*

upload_article_image

【歷史長河】高級戰俘明英宗的塞外生活

明英宗在位期間,蒙古瓦刺部部落首領也先,以明朝賞賜減少為由,大舉進犯中原。於是明英宗在宦官王振慫恿下,親率五十萬大軍迎敵,結果兵敗土木堡,皇帝成了戰俘。明英宋被俘的事跡,楊銘的《正統臨戎錄》中有詳細記載,本名哈銘的他,將在漠北侍衛著英宗時的所見所聞記錄了下來。

 

明代軍隊 (網上圖片)

明代軍隊 (網上圖片)

 

土木堡之敗,主要原因是明軍指揮失當。《明史紀事本末》記載,當時數十萬大軍,人馬沒飲水兩天,最終因為了喝河水令陣型大亂,給蒙古騎兵突襲機會。皇帝朱祁鎮所在的中軍迅速與數十萬主力脫離。護衛天子的御林軍寧死不退,五十多名王公貴族力戰殉國,身邊護衛軍全部拚死,朱祁鎮知道突圍已不可能,於是坐定定等待敵人:「初,師既敗,上乃下馬盤膝面南坐。」

 

 

明英宗畫像 (網上圖片)

明英宗畫像 (網上圖片)

 

《正統臨戎錄》載,當蒙古軍士發現了這個看似冷靜的人,就報告也先。也先隨即經過確認,落實了朱祁鎮的皇帝身分。成為俘虜的朱祁鎮,就被帶入了瓦剌軍營。與宋金時期的徽欽兩宗被俘不一樣,瓦剌人抓住大明天子並沒胡作非為,他們反而懷著誠惶誠恐的心情對待這位少年皇帝。

 

當時,有一些瓦剌貴族說要殺掉朱祁鎮,最終被也先的弟弟伯顏帖木兒阻止,認為大明每年給予不少賞賜,不能做些有遺忠孝仁義之事。瓦剌領袖也先亦主張禮遇朱祁鎮,命弟弟看管、照料他。

 

影視中英宗被俘 (網上圖片)

影視中英宗被俘 (網上圖片)

 

據了解,踏入農曆八月,塞外進入冬季。為了不讓英宗凍親,也先為他送上鋪蓋、皮襖。適逢朱祁鎮生日,也先更「進黃蟒龍,貂鼠皮襖」。在飲食方面,朱祁鎮被俘時,當然不能像宮裡那麼講究,只能隨著蒙古人的飲食習慣。

 

據載,當時瓦剌人,每兩天給朱祁鎮獻上一隻羊,每七天,送上一頭牛。朱祁鎮過生日時,也先還專門宰了一匹馬,大擺筵席。當時,蒙古人最喜愛的飲品「馬奶」,「高級戰俘」朱祁鎮也能經常享受草原美味。

 

當時,大明皇帝朱祁鎮不是住在戰俘營的。伯顏專門為他準備「窩兒帳房」,起居與普通蒙古人家一樣:「所居者帷帳布韓,席地而寢」。伯顏夫人還派出侍女照料英宗起居飲食,賓至如歸。據說英宗時常與伯顏談人生及理想,竟感動到伯顏跪拜。誇張的還有,也先想將妹妹許配給英宗,與大明天子聯姻,但遭英宗拒絕。

 

影視中英宗塞外生活 (網上圖片)

影視中英宗塞外生活 (網上圖片)

 

羈押在塞外的朱祁鎮,一直陪在皇帝身邊有侍衛兩人,其中一人就是記錄英宗塞外事蹟《正統臨戎錄》的作者哈銘,朱祁鎮與他們相依為命,時常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來保護他們。其後英宗獲釋回到北京,哈銘跟隨著,被賜姓楊,接替擔任錦衣衛都指揮使,多次奉召出使瓦剌。

 

在英宗被俘期間,皇太后孫氏命英宗弟弟郕王朱祁鈺監國,不久即帝位,是為景帝,尊英宗為太上皇。到了英宗回國時,景帝因怕失去帝位,將其兄長英宗軟禁南宮,遭受嚴密監控。英宗當時的生活反比漠北時期更糟糕,飲食常缺,得不到禮遇。

 

適逢景帝朱祁鈺生病,對抗瓦剌立下大功的將領石亨為自身利益,有意協助英宗奪回帝位。拉攏身邊人,與宦官曹吉祥、都督張軏等人,趁朱祁鈺病重時帶千多士兵偷襲紫禁城,救出南宮被禁的英宗,再向守城門的將士說:「朕乃太上皇帝也。」命將士打開城門,最終成功坐於龍椅,是為「奪門之變」。英宗復辟後,朱祁鈺被遷至西宮,不久去世。

 

影視中的奪門之變 (網上圖片)

影視中的奪門之變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