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朱耀明被「操弄」成悲劇人物 兩大玩家才是「佔中」真正導演

博客文章

朱耀明被「操弄」成悲劇人物 兩大玩家才是「佔中」真正導演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朱耀明被「操弄」成悲劇人物 兩大玩家才是「佔中」真正導演

2023年11月22日 20:03 最後更新:20:36

年前離港長居台灣的「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近日在台出版新書《敲鐘者言:朱耀明回憶錄》,其中最重要章節,當然是他與陳健民、戴耀廷發起佔領行動,講述他如何不惜「違法」以實踐其信念。我當年每天都跟進「佔中」的過程,明白朱牧師的初心,確是想以「愛與和平」手段爭取民主,但事情發展完全不依他的劇本,台前幕後兩大玩家把持了行動,他從來沒一丁點主導權,結果「愛與和平」變形走樣,更留下日後黑暴的禍根。在這個狂亂的時代,朱牧師成了充滿無力感的悲劇人物。

「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近日在台灣出版新書《敲鐘者言》。他雖是佔領行動發起人,但由始至終不是主導者,只是被兩大玩家操弄的悲劇人物。

「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近日在台灣出版新書《敲鐘者言》。他雖是佔領行動發起人,但由始至終不是主導者,只是被兩大玩家操弄的悲劇人物。

朱牧師和其他「佔中兩子」最初的劇本,是發動一批和平人士,在中環靜坐爭取普選,警方來清場時,便束手被捕,營造公民抗命的「悲壯場面」,沒有對抗,更無暴力。但這幕戲還未上演,整個劇本就被黃之鋒及學聯等激進學生完全搞亂,他們深夜突然發難,偷襲佔據政總廣場,「佔中三子」變得完全被動,給激進學生牽着走,惟有硬着頭皮站上台,宣布佔中開始。

其後各路激進人馬齊集金鐘「支援」,強行佔領主要道路,並與布防的警員發生激烈衝突,令群眾愈聚愈多,夏慤道完全失陷,繼而擴散到銅鑼灣和旺角。朱牧師等所預期的「和平被捕」情境,從沒出現過。

除了台前的主角「雙學」,即學聯和學民思潮外,當時還有另一個玩家,就是黎智英。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講述一段秘聞,說在佔中開始後第三天,黎智英給他發短訊,表示想與他和李柱銘談談當時的凶險情況。他依約見面,黎智英向他提出結束佔領行動的兩個條件,一是中央的「831」方案可袋住先,但中央須承諾下一屆實現「真普選」;二是特首梁振英下台。

2014年的佔領行動,一開始就被激進學生牽引,而黎智英也在幕後台前插手,拿群眾行動做籌碼向中央施壓。

2014年的佔領行動,一開始就被激進學生牽引,而黎智英也在幕後台前插手,拿群眾行動做籌碼向中央施壓。

黎智英顯然想曾鈺成做 messager ,把這建議傳給北京,而群眾佔據中環正是他與北京「講數」的最大籌碼。曾鈺成知道中央一定不會接受,所以沒有答應將這訊息向任何方面轉達。

由這件事可見,黎智英當時想在幕後操控整場行動,對此意圖,除了民主黨核心少數人,相信連「雙學」領袖也未必知道,朱牧師等所謂「發起人」就更一無所知了。

至於當時在台前把持佔領行動的「雙學」領袖,根本不會聽「佔中三子」的話。朱牧師在其《被告欄的陳辭》中說過,他與其他人多番努力游說學生與政府對話,「可惜學生不願意再對話下去,良好的意願落空」,他只能禱告求上主指引前路。他也曾苦口婆心勸喻學生撤離,但當時群情洶湧,鬧得性起,只當幾個老人家發噏風。

有心水清政治學者看到情勢已瀕失控,指發起人和學聯都被激進分子綑綁,愈走愈激,最終被一些最激者騎劫,朱牧等完全站邊站。

面對這凶險情況,朱耀明牧師已無力挽狂瀾,惟有與陳健民、戴耀廷主動去自首,希望帶動其他人「光榮退場」,但這只是他們一廂情願,最後與他們一起自首的,僅數十人,朱牧的劇本到尾都成空。

朱牧發起「佔中」的一番壯志,由始至終被台前幕後玩家操弄,如今還要離開熱愛的香港,愁居台灣做異鄉人,實在令人欷歔不己。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大難臨頭 《蘋果》團隊慌亂有人跳船 黎智英「知大鑊」仍不顧手下盲衝

2024年02月22日 22:11 最後更新:22:32

曾幫過黎智英打工的人都知,他從來只想夥計仆心仆命,成就他的野心,而不會將他們的安危放在首位。今天《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作供,披露國安法實施前後,報社內部如何人心惶惶,急謀避險對策,而一位黎極器重的作者更匆匆跳船,部分高層當時不惜向黎「死諫」,不要用《蘋果》名義搞政治高危動作,黎老闆雖然知道今鋪「好大鑊」,卻仍一意孤行,似乎沒有把「沉船」上的夥計的安危放在眼裏。

《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今日再作供,披露了國安法實施後,高層匆匆作出避險應變,亦有主要作者「跳船」,由她所說可見,當時一眾高層都人心惶惶。

《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今日再作供,披露了國安法實施後,高層匆匆作出避險應變,亦有主要作者「跳船」,由她所說可見,當時一眾高層都人心惶惶。

陳沛敏披露,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前不久,黎智英仍繼續指示下屬在報章大搞「一人一信」活動,呼籲港人寫信給美總統特朗普,要求阻止落實這法例。陳沛敏可能擔心用《蘋果》名義做此事,對報社和員工都有危險,所以建議黎老闆用自己個名去搞。她感覺行政總裁張劍虹亦不想這樣做。不過黎老闆的態度是「點都要做」,其後又回覆她:「我們不能假裝小心和聰明」。

到《香港國安法》於6月30日實施後,黎智英仍繼續做「Live Chat」訪談節目,主要是外國嘉賓,包括一些敏感英美政界人物。陳沛敏當時有些驚慌,「我同事與我都試過問公司律師」,擔心節目內容有問題。張劍虹亦曾向黎老闆說感憂慮,但他仍照做沒有停。

在7月4日,總編輯羅偉光發出一條訊息,說「喺《蘋果》寫專欄15年嘅利世民(李兆富)決定封筆,肥佬黎話,睇到Simon封筆,唔好意思要Simon再處理佢個Twitter。國安法震懾之下,找個人處理 Twitter都難,肥佬黎都幾大鑊。」利世民是崇尚美式自由主義經濟的年輕學者,一直得到黎賞識,成為主要寫手,他「跳船」令其他仍在船上的同事感到驚訝。

當時《蘋果》高層為了第一時間商量應變,設立了一個「國安法應變委員會」群組,陳沛敏擔心Whatsapp群組未能保障私隱,建議改用另一通訊軟件Signal,設定在6小時後將訊息銷毀。她說大家都擔心討論《香港國安法》的事情時,會觸及敏感資料,而「好多人都話唔知條紅綫點畫」。

在7月中一次由張劍虹主持的「飯盒會」, 他已提出一些避險措施,包括多約海外作者;新聞字眼可作斟酌;不用太害怕,但要謹慎;加開法律講座,可找曾與國安交過手的同事作分享。此外,他亦指示由IT部門協助銷毀機密新聞材料。此外,張劍虹也曾提醒,評論版提制裁時「應要小心」。

由《蘋果》高層當時的內部情況,可以看到幾點:1是大家強烈感到危機逼近,處於風聲鶴唳的狀態,於是匆匆試圖摸清楚法律紅綫,並開始打穩陣波,盡可能不犯險;2是部分人開始「跳船」,或悄悄縮後,不站到最前;3是開始作最壞打算,做「棄船」準備,包括銷毀敏感材料;4是找法律專家搞清楚國安法的紅綫。

正當一眾高層惶恐不安,黎智英卻繼續高度亢奮,雖然向同事表示國安法比他想像更大鑊,但仍深信「國際壓力有用」,如西方加強制裁,可令北京妥協,於是不顧一切,仍盲目向前衝。

《蘋果》高層當時感覺,黎智英開始知道國安法比他想像中更大鑊,但他仍繼續高危動作,深信「國際壓力」有用。

《蘋果》高層當時感覺,黎智英開始知道國安法比他想像中更大鑊,但他仍繼續高危動作,深信「國際壓力」有用。

在他一意孤行下,「蘋果」號最後直撞懸崖,高層的應變措施沒法避禍,皆因舵手不肯扭軚,結果「一鑊熟」。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