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朱耀明未醒信黎智英背十字架 甘被利用為他做「秘密水喉」

博客文章

朱耀明未醒信黎智英背十字架 甘被利用為他做「秘密水喉」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朱耀明未醒信黎智英背十字架 甘被利用為他做「秘密水喉」

2023年11月27日 19:39 最後更新:19:43

「佔中」發起人朱耀明牧師在台灣出版自傳《敲鐘者言》,聲稱甘願成為一個敲鐘者,「喚醒人間昏睡的靈魂」,但他前天接受台媒訪問時聲淚俱下說,深信黎智英真的背起了十字架,看來這個「敲鐘者」連自己都還未敲醒,仍對黎的「神聖包裝」執迷不悟,實在可悲。翻查當年揭發的內幕,他數度甘心被黎智英利用做「秘密水喉」,向亂港行動泵水,成為黎操弄於股掌的一隻棋子。

「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在台出版自傳《敲鐘者言》,前天接受台媒訪問時說,黎智英對他說自己像耶穌那樣背起了十字架,反映他仍對黎的「魔力」執迷不悟。

「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在台出版自傳《敲鐘者言》,前天接受台媒訪問時說,黎智英對他說自己像耶穌那樣背起了十字架,反映他仍對黎的「魔力」執迷不悟。

朱牧在訪問中說,每當憶起一同爭取民主而入獄的「戰友」,如李卓人、何俊仁等,都悲慟莫名,而他特別提到黎智英,「有一次我寫信給黎智英,他回信是耶穌基督釘十字架,他真的背起了十字架」,意即仍深信他頭上那個戴了多年的神聖光環。

對某些人來說,黎智英那種操控別人的「魔力」確沒法擋,朱牧多年前已墮入其無形圈套,為他的政治圖謀賣力。翻看「佔中」前後的一批被曝光的密件,朱牧與黎智英的幕後關係千絲萬縷,當中涉及逾百萬元的政治捐助,更引發過一場風波。

在2014年「佔中」行動爆發前大半年,朱耀明牧師以「無名氏」名義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港大法律學院和文學院捐了145萬元,主要用於推動普選的全民投票和研討會,接受捐助的人之一,正是當時在港大任教的戴耀廷,而所有項目都是為日後的「佔中」鋪路。

黎智英於佔中前後曾捐百萬元給朱牧,而在那段時間,朱牧以「無名氏」身份捐了145萬給港大的戴耀廷等,為佔中舖路。

黎智英於佔中前後曾捐百萬元給朱牧,而在那段時間,朱牧以「無名氏」身份捐了145萬給港大的戴耀廷等,為佔中舖路。

「佔中」爆發後,香港大學校委會終於要徹查這些「無名氏」捐款是什麼來路,背後有否違規,而戴耀廷自然成為被查的對象。面對這壓力,策劃行動的組織「和平佔中」終於公開承認,「無名氏」就是朱耀明牧師,他在2013年分4次捐款145萬元給港大3個單位,但聲稱這幾筆錢是來自「熱心市民的捐款」。至於「熱心市民」是誰,它就秘而不宣,留下了一個謎團。

一個多月後,有人在網上揭露一批涉及黎智英的密件,當中3筆出自黎囗袋的捐款,都與朱牧有關,包括2013年4月黎捐了20萬元給朱牧的「香港公民教育基金會」(有朱牧簽名的收據)、當年9月黎的心腹Mark Simon給朱牧另一組織「民主發展網絡」捐50萬元、2014年4月黎再捐助「香港公民教育基金會」20萬元。

黎智英給朱牧這幾筆捐款,時間上與「無名氏」捐錢給港大戴耀廷等相當脗合,可能性之一,是朱牧收到黎智英的錢後,以「無名氏」名義轉到戴耀廷等手裏,用作推動「爭取真普選」的行動經費。

那段時間也發生了一件事,也與黎智英有關。據台灣《中國時報》爆料,在2013年10月,朱牧曾與鄭宇碩、李卓人赴台,與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會面,交流組織群眾運動的心得,而背後拉綫的人,正是黎智英。

這些內幕說明了一點,就是朱牧一直甘心受黎智英以「爭取民主」之名操控,為他做「秘密水喉」,泵水給台前的不同勢力,掀起對抗北京和特區政府的政治浪潮。

可悲的是,這個「敲鐘者」至今仍然未醒,繼續執迷相信黎智英是一個背負十字架的「聖人」。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美鐵腕遏校園示威卻駡港冇自由 當年理大變「軍火庫」牛髀同蚊髀

2024年04月21日 20:33 最後更新:21:17

俗語說「五十步笑一百步」 ,意即有人其身不正,卻嘲笑更不正的人,在現實世界,更荒謬的是「一百步笑五十步」,自己差劣到加零一,卻聲大大直斥別人,竟全無愧色。最近G7外長(包括美國國務卿布肯林)指香港23條立法,將進一步侵蝕港人人權自由,但剛巧在這時候,美國警察衝入哥倫比亞大學校園,粗暴打壓支持巴勒斯坦的和平示威,除了清除所有帳篷,還拘捕近200名學生和教職員,對他們的人權自由不屑一願,政客說一套做一套,莫此為甚。

紐約警方進入哥倫比亞大學,以武力打壓學生支持巴勒斯坦人的和平示威,對他們的人權自由不屑一顧。但與此同時,G7外長(包括布林肯)反而指責香港23條立法限制港人自由,完全講一套做一套。

紐約警方進入哥倫比亞大學,以武力打壓學生支持巴勒斯坦人的和平示威,對他們的人權自由不屑一顧。但與此同時,G7外長(包括布林肯)反而指責香港23條立法限制港人自由,完全講一套做一套。

這令政圈朋友想起2019年時,理工大學被大批激進分子佔領,校園內放滿汽油彈、化學液體和攻擊性武器,與哥大的和平情況,可說牛髀同蚊髀,但港警當時嚴陣包圍,卻被外國政客和外媒指為打壓學生自由,黑白顛倒,到了極致,這到今日仍然沒有改變。

2019年理大成為戰場,校園變了「軍火庫」,哥大的示威與之相比,是蚊髀同牛髀,但當時外國政府和外媒反而斥責港警打壓學生的「示威自由」 。

2019年理大成為戰場,校園變了「軍火庫」,哥大的示威與之相比,是蚊髀同牛髀,但當時外國政府和外媒反而斥責港警打壓學生的「示威自由」 。

以色列不顧巴勒斯坦民眾死活,陸海空強攻加沙,百萬人在煉獄中飽受煎熬,美國大學生為此大撕裂,素有學運傳统的哥倫比亞大學,一批支持巴勒斯坦人的學生和教職員,於上周三在校園內舉行和平示威,並在草坪搭起帳幕,準備長期留守。

哥大和不少名牌大學一樣,在以巴問題上不得不向「錢」看,須處處睇親以色列商界的面色,並緊跟主流政治路綫,自然會傾向以色列一邊。在這情況下,哥大校長沙菲克不可能讓支持巴靳斯坦的示威鬧下去。她隨即到華盛頓,就校方如何「應對反猶太主義」向眾議院作證,其後給紐約執法當局發出訊息,要求警方進入校園清埸。

校長沙菲克擺明車馬強硬對付示威學生,要求幾名學生臨時停學,並警告示威者,必須撤離佔領區,否則會紀律處分。

由於得到校長首肯,大批紐約市警員穿上防暴裝備,如狼似虎衝入校園,拆除在佔領區的帳幕,強行驅趕和拘捕示威學生,甚至出動化學噴劑,當時學生只是手牽手圍成人鏈,沒以暴力反抗。結果200多人被推上巴士帶走。

警方強行進入哥大校園打壓示威,今次並非首次,1987年校方就曾與警方配合,安排警員介入驅散校園示威;在60年代學生反越戰的火紅年代,過千警察於1968年4月闖入校園,以武力鎮壓佔領行動,拘捕了700多人,逾100人受傷,校園血跡斑斑。但比起肯特大學4名示威學生被國民警衛軍槍殺,警方已非最辣手。

美國警方對示威者搞佔領,從來都不手軟,不會容許「滋事分子」有此自由。2011年近千人在紐約祖科蒂公園聚集,展開「佔領華爾街」運動,抗議資本主義不公平,最後警方武力清場,驅趕淨盡,一個不留,聲稱是為恢復社會秩序,半句也不提人權自由。

政圈朋友看見今次哥大迅速清場,警察打壓和平示威乾脆利落,即想起2019年發生在大學的事,感慨很大。

他說當時大學校園成了「三不管」地帶,校長如報警要求回復校內秩序,是「罪大惡極」,立即成為批鬥目標,處境兇險,所以很少人敢這樣做。結果校園「自由」被濫用,陷入了極可怖的無政府狀態。

此外,與香港幾間大學相比,哥大的情況可算十分「小兒科」。當時理大校園成為放滿汽油彈、化學液體和攻擊性武器的「軍火庫」,校門外勇武派與警方武力衝突沒停過,而中大的情況也相差無幾。

但那時候,外國政府和外媒卻全都閉上眼,對充滿暴力的兇險境況視而不見,反指警方打壓示威者表達意見的自由,剝奪大學的「學術自主」,荒謬之程度,到了極點。

政圈朋友很想問布林肯一個問題:如果他說23條立法限制港人的公民自由,那麼,他又怎樣解釋紐約警方進入哥大校園,以武力打壓學生和平示威的自由?他是否應先譴責哥大校長和紐約警方?如果他回答不到,就請他馬上收囗好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