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財經高人:官員駁完「遺址論」要思危 香港已輸三瓣 金融不能輸

博客文章

財經高人:官員駁完「遺址論」要思危 香港已輸三瓣 金融不能輸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財經高人:官員駁完「遺址論」要思危 香港已輸三瓣 金融不能輸

2023年12月01日 19:51 最後更新:20:29

兩個多月前,內地網上出現「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已變成遺址」的帖文,之後不斷發酵,譏嘲留言四圍傳,一些在外地的港人KOL趁機踩多幾腳,鬧得沸沸揚揚。我前文提到,一位財經高人指港府官員對這事不夠重視,回應欠力水,今日就見到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在網誌厲言反駁「遺址論」,並列舉數據說明香港金融中心仍然穩固,顯示官員從善如流。財經高人看後同我講,雖然香港金融優勢未減,但官員須居安思危,優化制度,不能讓金融倒退。

「遺址論」流傳多時,港府官員未見動靜,駐京辦主任早前回應立法會議員詢問時,說會留意和跟進,但做過什麼沒有公布,到今日,許正宇終於在網誌高調回應,說從現實數據客觀地看,香港金融市場具備國際性、綜合性及增長性的特點,變成「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說法完全站不住腳,顯出火氣。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許正宇,在網誌有力反駁內地網上的「遺址論」,指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仍然穩固,這論調完全站不住腳。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許正宇,在網誌有力反駁內地網上的「遺址論」,指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仍然穩固,這論調完全站不住腳。

他又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是一座高樓或一塊石碑,施加壓力即使之倒下,雖然外圍環境帶來種種挑戰,金融市場根基仍穩,韌力十足。意思是,不會因為一時逆境,就會戛然衰敗,成為供人憑弔的頹垣敗瓦。這段話顯然也是針對「遺址論」而講,頗有還擊意味。

財經高人說,內地確有些人唔like香港,故出現「遺址論」之類講法,而在外地港人KOL又借勢唱衰,以致越傳越廣,許正宇今次列舉數據,以「講道理」態度加以反駁,實有必要。不過,官員反駁完之後,也要居安思危,思考如何優化制度,激活市場,才可避免金融市場走向衰落。

富衛保險集團主席馬時亨對此說法甚有同感,他看過許正宇的網誌後同我講,香港金融中心有5條支柱撐住,地位仍然鞏固,不過制度上還存有問題,例如上市程序關卡太多,要加以簡化,才可增加IPO。

他又說,20幾年前,香港在文化和物流方面,都在亞洲居領先地位,而科技發展也有不少構想,但一直講多過做,到現時,這3個領域都輸咗,文化遠不及韓國,物流業中的海運排名跌到第10,而科技大大落後於深圳。目前只有金融業仍居世界前列,所以金融呢瓣絕對唔可以輸。

他把6年前一篇「回歸20周年」專訪傳給我看,當時他已發出警號,指香港科技、物流及文化都已被超越,剩下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與別國匹敵,然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未來10年,香港在金融呢方面一定要加把勁,維持都唔得,會畀人爬過」。

馬時亨在6年前的「回歸20年」專訪中已指出,香港在科技、物流、文化3瓣已被超越,失去領先地位,「金融中心絕不能輸!」

馬時亨在6年前的「回歸20年」專訪中已指出,香港在科技、物流、文化3瓣已被超越,失去領先地位,「金融中心絕不能輸!」

到今日,他說這警號仍然適用,其他3瓣就要追落後,雖然好似跑馬拉松咁,唔容易追,但仍要努力向前跑。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財爺汲取前任阿松慘痛教訓?當年減公僕薪踩中政治地雷

2024年02月29日 21:12 最後更新:21:23

過去兩年庫房入少出多,2023年度又「見紅」,赤字達1016億元,財爺陳茂波都幾「頭赤」。他昨天發表的新一份財政預算,提出了一些節流措施,部分與公務員有關,不過相當穩陣、温和,只凍結人手編制增長,沒提減薪,也不減員,寧願把「滅赤」步伐放慢些,避免大刀闊斧。一位政圈老鬼同我講,財爺在這方面未落藥重,可能是汲取了前財爺梁錦松當年的慘痛教訓,知道對公務員出手太重,隨時會踩中政治地雷,如今香港正「由治及興」,不宜激發風浪。

財爺陳茂波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採取了一些節流措施,但對公務員相當穩陣、溫和,只凍結編制,沒減薪,也沒減員,可能汲取了前財爺梁錦松當年的慘痛經驗。

財爺陳茂波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採取了一些節流措施,但對公務員相當穩陣、溫和,只凍結編制,沒減薪,也沒減員,可能汲取了前財爺梁錦松當年的慘痛經驗。

政圈老鬼回憶2002年政府的艱難歲月,當時亞洲金融風暴雖已過,香港經濟卻仍然低殘,2001年度政府出現656億元赤字,2002年度亦將「見紅」452億元。此時梁錦松剛由銀行轉入官場做財爺,立即要處理這危機,他長期在外資銀行任高管,見到赤字情況惡劣,認為事不宜拖,須果斷落刀。

他在2002年3月發表上任後首份預算案,提出由當年10月1日起,公務員減薪4.75%,同時相應減低資助機構員工的開支。這做法的確有效節流,估計政府每年可節省60億元,因公務員薪酬佔政府開支近七成,減薪可立竿見影。

事實上阿松可用的方法十分有限,新稅(如商品及服務稅)不能開,原來稅項可加的不多,煮限飯的米甚少,卻又要推出紓困措施,只好在公僕薪酬開支上重手cut一筆。

他當時也十分擔心,連年赤字將影響香港的評級,最壞情況可能引發金融危機,不可能再輕描淡寫。

為了決心節省開支,阿松在2003年繼續減低公務員薪酬,又將編制縮減10%,加上其他「勒緊荷包」措施,政府經營開支由03年度的2136億元,減至06年度的1998億元,幅度明顯。

從財政管理角度看,這些招數似乎事在必行,但是當時政治暗湧漸急,減公務員薪酬,猶如在風高物燥下點起火頭。結果那股怨氣與當時冒起的對抗情緒結合,助長了反對23條立法的氣勢。阿松當初可能也想不到,為「滅赤」的財政管理措施,竟會踩中政治地雷。

前財爺梁錦松當年大刀闊斧果斷處理赤字危機,除了減公務員薪,亦削編制,雖有效降低赤字,但引發怨氣,帶來了政治後果。

前財爺梁錦松當年大刀闊斧果斷處理赤字危機,除了減公務員薪,亦削編制,雖有效降低赤字,但引發怨氣,帶來了政治後果。

政圈老鬼說,財爺陳茂波今時今日面對的政治環境,風平浪靜得多,不過他可能汲取了阿松當年的慘痛教訓,知道如減公務員薪水,不單止會引發他們的怨氣,影響也會擴散到私人機構,以至全社會,結果導致整體打工仔收入下降,既不利經濟,政治後果也很大。

或因為這考慮,財爺只出了一招,就是公務員編制零增長,既不減薪,也不縮人手,寧願輕手扭細水喉(未來3年每年經常開支減1%)。

這做法的效果未必最大,但最緊要穩定,避免踩中政治地雷,激起不必要的矛盾。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