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周庭----最佳的反面教材

博客文章

周庭----最佳的反面教材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周庭----最佳的反面教材

2023年12月04日 18:41 最後更新:18:52

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棄保潛逃,在加拿大多倫多宣布,不會再回香港。周庭身負《港區國安法》中「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的罪名,警方國安處批准她赴加拿大多倫多留學,結果她就一去不回。

按周庭自述的版本,外逃事件有幾個要點。第一,警方國安處容許她離港到加拿大升學的唯一一個條件,是在國安處人員陪同下到深圳一天,安排她參觀「改革開放展覽」和騰訊總部,之後寫親筆信感謝警方安排,就讓她九月中順利離港到加拿大多倫多升學。第二,周庭說考慮香港的形勢、自身安全、生理和心理健康等後,決定不回香港報到,大概一輩子也不會回港了。第三,周庭強調並無事先計劃潛逃,還買了12月回港的機票,「所以如果有人要說我處心積慮欺騙國安,那絕對是錯誤的陳述。」

看了周庭自述的版本,我心裡只想到4個字:「仁至義盡」。文天祥在《絕命詞》中有4句,講述孔孟仁義至理,「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意思是孔子教導成仁,孟子教導取義,要先把道義實踐到極點,然後仁德自然也就達到極致。

換一個角度,政府有不同考慮。第一,按《港區國安法》第42條,涉嫌觸犯相關法例的疑人不准保釋。警方國安處容許周庭保釋外出,本身已是一個寬大而例外的安排。其次,周庭作為一個年輕人,想到加拿大留學,警方容許她離港留學,自然要冒上她棄保潛逃的風險,相信警方是平衡了執法風險和對年輕人寛大處理兩個角度,最後選取了寬大處理。第三,政府容許周庭外地留學的唯一條件,是安排她回深圳參觀一天,看看祖國的最新發展,對一個面對重罪起訴的人來說,這根本不算是什麼條件,只能說一個遊歷,看完以後深受感動也好,或看完嗤之以鼻也罷,對一個等候起訴還想外出留學的嫌犯來說,這是低到不能再低的條件。所以總括而言,特區政府對周庭的處理,只能用「仁至義盡」4個字去形容,希望用仁德感化一個意圖勾結外國勢力推翻政府的犯罪者,希望她能浪子回頭。

一般而言,按平均數字,監禁期滿出獄後的釋囚,重犯的比率高達五成,所以想感化犯罪者是一個推石上山的行為,但政府仍努力不懈去做,就是一種治病救人的心態,希望幫到一個得一個。

不過,周庭事件的結局,就成了一個最佳的反面教材。你在馬路上見到一條蛇,怕蛇被汽車輾死,想方設法把牠移離路面,怎知離開路面後,蛇反過來咬你一口,被咬的好心人有苦自己知,只能說蛇躺在馬路那種軟癱癱很可憐的樣子,只是一個偽裝而已。

如今周庭不只棄保逃潛,還要聲稱一輩子都不會回港,憎恨之情,溢於言表。到頭來,這只是一個「累街坊」的行為,周庭當年的兄弟姐妹朋友,很多仍在等候審訊,經此一役,相信無論是政府或法庭,都會引以為戒,對疑犯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些人想獲得保釋或得到其他寬鬆安排,就變得難上加難了。

盧永雄

Tags:

周庭

往下看更多文章

借金融議題打的輿論戰

2024年02月26日 19:32 最後更新:22:39

在香港討論23條立法之時,生起所謂香港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爭議,還有大摩亞洲區前主席羅奇「香港已死論」。這是一場輿論戰,對手的打法比較隱蔽。

香港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既是香港的憲制責任,包括美西方在內,世界各地都會進行國安立法,要從原則上否定香港立法,很難站得住腳。現實上,香港的政治趨向穩定,想發動人直接攻擊23條立法亦有困難,所以對手就繞道經濟金融戰線進軍,而輿論攻勢亦是圍繞著「香港已死」的邏輯推進。

香港在疫後的確面臨一定的經濟困難,包括:一,美國暴力加息超過5厘,資金成本高企,經營困難。二,由於環球經濟放緩,國家經濟在疫後復甦亦比較緩慢,雖然去年中國經濟有5.2%增長已屬難能可貴,但難有更快速的增長。三,或許更加重要的是,美西方基於政治的考慮,大力在香港抽資,甚至警告基金不要投資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他們直接出手打壓香港股市。

對手的玩法是顛倒因果關係,將香港面對的經濟困難和股市低迷,百分百歸咎於國安立法和相關執法。由此演化出一個簡單邏輯:「香港現在已經很穩定,就不要再搞那些國安東西了,只要不再追究犯罪者,和美國重建關係,香港什麼也會好起來。」

這種「回到過去」式的論調,聽起來十分吸引,因為香港人幾十年來都是活在一個中美關係友好的環境下,香港就是靠做中介賺錢。

這種「回到過去」的觀點,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只要不搞國安,就可以「舞照跳、股照炒」了。推動者不遺餘力大做宣傳,他們製造輿論的句式通常是「我不反對23條立法,但是….」背後的意見等於說23條立法趕走外商,不搞也罷。

其實這種邏輯不堪一擊,主要有幾個方面。

一,香港受壓正好是因為美國施壓。其實香港金融巿場面對的壓力正正是美國抽資的結果,在特朗普當總統的年代,已經明言要打跨香港股市,要港股交易地乾涸。這是一個陽謀,不是一個陰謀。

無論香港有沒有23條立法,無論香港告不告黎智英,世界的地緣政治局勢已發生巨變,美國已認定中國為主要對手,美國打壓香港的行為不會停止。

二,香港精英們要放棄幻想。無論商界人士也好,還是傳統精英也罷,都應該放棄幻想,不是因為阿爺對美國過度強硬,不是因為香港政府有應變反駁隊,美國才針對香港。去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和美國總統拜登會晤,一定程度上回應了美方的要求,包括重啟中美兩國的禁毒協作和恢復中美軍方高層對話,但不見美國有一毫子的讓步,取消對中國產品的附加關稅。美國的策略是好處盡要,打壓不停。

三,香港人要團結打好輿論仗。就我接觸中央官員所知,他們對香港的要求非常簡單,是希望香港團結起來,形成有力的隊伍對抗敵人,其中一個環節是打好輿論仗。中共認為槍桿子、筆桿子出政權,如今保江山,亦是要靠筆桿子,靠大家團結打仗。

這不單是要擊退敵人的輿論攻勢,亦是要保持著自己隊伍的信心。經濟周期有起落,捱過了低谷就會有美好的明天,但如果信了對方一套,自亂陣腳,在低谷自殘跳車,就永遠不會有明天了。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