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內地有人買彩票中2.2億廣受質疑 數學家:投注方式非常奇葩

博客文章

內地有人買彩票中2.2億廣受質疑 數學家:投注方式非常奇葩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內地有人買彩票中2.2億廣受質疑 數學家:投注方式非常奇葩

2023年12月07日 13:23 最後更新:13:31

近日,江西一市民花10萬元人民幣買福利彩票「快樂8」,結果竟然獨攬2.2億元巨獎,這個消息持續發酵,引發廣泛關注,點燃各種發財夢。

在部分網友看來,由於該中獎情況與常識不符,因此引發各種質疑和討論。與此同時,也將「快樂8」這種彩票也被推向風口浪尖,讓網友對這種彩票的中獎率和返獎率產生更多好奇。

「快樂8」開獎現場。

「快樂8」開獎現場。

內地潮新聞追踪中獎的來龍去脈。

首先,我們來把事件程序簡單梳理一遍——12月2日,中國福利彩票「快樂8」開獎,按照以往開獎資訊發佈速度,開獎情況大概每天晚上10時左右就會出爐,但當晚卻足足晚了一個多小時。

根據開獎結果,中國福利彩票「快樂8」開出20個中獎號碼即:10 11 20 21 26 27 29 40 41 42 43 44 47 57 59 63 64 65 72 73。

這種福利彩票的玩法是在20個中獎號碼中,選幾個號碼全中,就可得不同的大獎。當期全國「選十中十」大獎沒有中出,「選九中九」大獎全國也僅中出1注,單注獎金30萬元。可令人詫異的是,平時一般在100注左右中獎的「選七中七」,竟然中出了驚天的50159注,總獎金高達2.2億多元。

很快,有彩票群轉發出一張終端機截圖。截圖顯示,12月2日,有人在「快樂8」選七玩法中,一次性購買「40、41、42、44、63、64、65」數共49250注(98500元),意味著也就是說,有彩民一次性中了近5萬注大獎。

網傳終端機截圖。

網傳終端機截圖。

隨即,中獎資訊引發輿論關注,這筆大獎以及中獎人也備受質疑。

據江西日報報導,12月5日,中獎市民現身江西省福彩中心兌獎時表示:「我就是那個快樂8大獎得主。」他稱,自己購買彩票超過5年,家庭經濟條件不錯,每週會購買彩票3至4次,每次買相同號碼,結果今次中獎。12月5日晚,江西省福利彩票發行中心官網也刊登了大獎得主現身兌獎的消息。

據了解,由於該彩民的中獎金額超過了限賠額度,單注獎金只能達到4475元。根據福彩相關規定,如果單注中獎金額在一萬元以上,就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而在一萬元以下則不需要繳稅。因此,該彩民領取2.2億元獎金時,無需繳納稅款,這也讓其有可能成為中國彩票歷史上第一位不用交稅的億元獎得主。他總共投了同樣的49200注。

12月6日,內地潮新聞專訪知名教育博主、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教師李永樂,專精物理與數學的他,可說是一位數學家,他從數學角度為公眾分析這份「幸運」背後的邏輯以及概率。

「但事實上,和該彩民一樣的這種中獎概率是極小的。通過概率論計算得出,‘快樂8’的‘選7中7’平均中獎概率約為四萬分之一,以此推斷,如果每天買一注,大約需要連續購買四萬多天,也就是大約112年,才能中得大獎;同理,下一注即中500萬的平均中獎概率為1/891萬,即每天都買一注,更是要一直買上24410年。」李永樂告訴潮新聞記者,他根據中國福利彩票官閘道於「快樂8」遊戲規則,得以計算推斷出此結論,具體計算過程如下:

李永樂提供的計算過程圖。

李永樂提供的計算過程圖。

李永樂介紹,利用這種方法,他把選10的所有情況都計算出來,就得到了各種情況的中獎概率。利用同樣的方法,就可以計算出其他更多情況的中獎概率。如果畫出中獎概率圖,就會發現:選4中獎概率最高,大約有25.8%;選1其次,為25%;買選1或者選4,大約每4次能夠中獎1次。選2中獎概率最低,大約每16次才能中獎1次。

李永樂畫出「快樂8」各種情況中獎概率圖。

李永樂畫出「快樂8」各種情況中獎概率圖。

「不能光看中獎概率,還要看每次中獎獲得多少獎金,也就是計算中獎期望。」根據李永樂計算,雖然不同玩法中獎率差別很大,但是返還獎金的數學期望值大約都在1.14-1.16之間,平均大約1.15。

「如果畫出圖表,就會發現,選4的平均獎金期望值是1.16,比其它的玩法都要高一些。」李永樂解釋說,因此買「快樂8」彩票,選4可能是最划算的,中獎概率25.8%最高,平均返獎率也是最高的,「平均買一注彩票(2元),大約可以拿回1.16元,虧掉0.84元。通俗地理解,這0.84元就是你為福利事業做出的貢獻。」

快樂8各種玩法返獎的數學期望。

快樂8各種玩法返獎的數學期望。

「回過頭來,我個人依舊認為江西這位彩民的下注方式是非常奇葩和冒險的。如果想要中大獎,肯定不應選擇這樣的彩票投注方式。」李永樂直言,雖然「快樂8」是一種中獎率和期望值相對較高的彩票,但是玩法眾多,想中大獎的概率更微乎其微,「如果下注如此大的金額想得到同樣回報,理論上應該選擇類似‘雙色球’這種玩法單一、單注中獎金額又更豐厚的彩票。」對此,李永樂建議,網友不應效仿該彩民的作法,彩票也不應當做主要投資或「暴富」的手段。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打擊非法捕撈?美海警自曝登中國漁船搜查 專家:長臂管轄

2024年02月29日 14:22 最後更新:14:35

美國「強行」監督中國漁民捕撈作業,專家分析稱,這不僅體現了美國的「強盜邏輯」,還是一種長臂管轄行為。

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南太平洋海域執法

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南太平洋海域執法

《環球時報》援引路透社報道稱,有美國海岸警衛隊官員證實,美國海岸警衛隊和基里巴斯海警在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開展「打擊非法捕魚」的行動。

這名官員特意提到一件事,即美國海岸警衛隊隊員登上了兩艘懸掛中國國旗的漁船,檢查了船艙內打撈的海貨,還要求中方漁民出具相關證件。其承認,兩艘中國漁船和漁民均不存在任何問題。

基里巴斯當地警員

基里巴斯當地警員

此外,路透社還不忘渲染中美在太平洋地區進行競爭。報道提及基里巴斯官員上周稱,中國警方正在基里巴斯開展社區警務合作。而美國提出在基里巴斯建立大使館與中國競爭的計劃,但尚未付諸實施。

3日路透社記者就此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問詢,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回應稱:「我不了解你提到的具體情況,請向中方主管部門了解。作為原則,中方始終在平等相待、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和開放包容的基礎上同有關國家開展合作。」

據《騰訊網》軍事專欄「海事先鋒」,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漁業國家,漁船總數超過50萬艘,比全球其他所有國家的漁船之和還要多。因此,如何確保中方漁民在海上執行正常捕撈作業時,不受到某些別有用心之人的非法侵犯,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放眼全世界,包括中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漁民都是「很守規矩」的,會在遠洋捕撈方面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並接受正常監督。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至於美國海岸警衛隊為何要「不遠萬里」地跑到太平洋南部,與基里巴斯這個島國搞「專屬經濟區聯合執法」,其實答案也很簡單,基里巴斯這個國家壓根就沒有像樣的軍事和准軍事力量。作為一個總人口僅有約12萬人的太平洋南部島國,基里巴斯的國家經濟體量極其有限,甚至養不起一支專業的軍隊,僅有約500名警員負責維持國內治安。至於該國的國防工作,則「外包」給了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漁業執法工作也由澳方海巡船隻負責。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不僅如此,為了盡可能地實現「左右逢源」,此前基里巴斯政府也和美國簽訂了合作協議,允許美方在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同基海警開展聯合執法,美國海岸警衛隊由此擁有了合法的執法權。當然,與之前共同負責漁業執法工作的澳大利亞海巡船相比,美國海岸警衛隊的軍事意味更加濃厚,畢竟其本就屬於美利堅的六大正規軍種之一,與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和太空軍享有同等的地位。此次美國海岸警衛隊隊員登上中國遠洋漁船搜查,即是基里巴斯官方授權下的一次行動。

「海事先鋒」說,按理來說,美方的行動是獲得授權的合法行為,中方漁船和漁民的捕撈作業亦是合法行為,美國海岸警衛隊官員本無必要「特意將此事拎出來說」。其之所以要特別强調「針對中方漁船的登船檢查」,大概率還是一種「與中國做對抗」和「刻意噁心中方」的潜在心理在作怪,仿佛此事是一件值得加以「大肆宣傳」的「重要功績」。

中國籍遠洋捕撈漁船

中國籍遠洋捕撈漁船

事實上,每天在中國專屬經濟區內開展正常作業的外籍漁船也有很多,中國海上執法部門同樣會對它們的捕撈作業予以監督,並在必要之時實施登船檢查,這基本就是個「日常」。但我們鮮少會聽到海警部門「單獨挑出某個國家的漁船被檢查」的消息,畢竟這種事情壓根就沒必要染上政治色彩,也用不著過分解讀。而在美國這裡,其却要為此事刻意渲染出幾分政治意味,只能說這種强行加戲的做法實在是有些太小兒科了,一點都不像是「超級大國」該有的氣量與格局。

日常執行任務的中國海警船

日常執行任務的中國海警船

相信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的中國遠洋漁船,都會得到來自美國海岸警衛隊的「重點關照」。在這一過程中,美方若正常執法,那一切自然都好說,相信正常作業的中方漁民也會積極配合。但若美方故意以此為由做出某些帶有不友好意味的行徑,那就不屬 「執法」的範疇了,一旦鬧出什麽不愉快的事情,責任理應全部由美方承擔,中國官方不會對此視而不見。所以說,即便是執行執法任務的美國海岸警衛隊,最好也是依法辦事才行。

華東師範大學亞太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弘26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同幾個太平洋島國簽有協議,可以在後者附近海域進行所謂「聯合執法」。但實際上,這是一種「強盜邏輯」,是對相關太平洋島國主權的一種剝奪。美國打着打擊「非法捕撈」的幌子到別的國家去對另外一個國家進行執法,本身是一種長臂管轄行為。陳弘認為,美國的行為是一個超級大國對弱小國家主權的侵蝕,同時也是對正常漁業作業的干擾。

陳弘認為,中美在基里巴斯不存在競爭,中國也無意與美國競爭。基里巴斯最關注的問題是經濟發展和氣候變化,而不是所謂的「非法捕魚」。如果美國真的想幫助基里巴斯,應好好為當地做些實事。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