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告別狂亂 周日投票迎區議會重生 把當年6大荒唐事送去堆填區

博客文章

告別狂亂 周日投票迎區議會重生 把當年6大荒唐事送去堆填區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告別狂亂 周日投票迎區議會重生 把當年6大荒唐事送去堆填區

2023年12月08日 19:44 最後更新:19:52

區議會選舉將於周日舉行,我在2019年的選舉一早去投票,希望憑自己一票阻止激進派當選,但失敗了;今次同樣會去投票,但推動力不再是「兩陣對決」的輸贏,而是要以手中一票,否定過去的狂亂,迎接區議會的重生。我與政圈朋友憶起那段黑暗歲月,都感慨萬千,一件件荒唐事,如今講起仍咬牙切齒,更覺值得去投一票,把這些亂象徹底送到堆填區。

黑暴期間選出的區議會,陷入極度狂亂,17個區議會的329個區議員竟可舉行違規的「特別會議」,要求撤回《香港國安法》,會上更展示「港獨」標語,觸目驚心。

黑暴期間選出的區議會,陷入極度狂亂,17個區議會的329個區議員竟可舉行違規的「特別會議」,要求撤回《香港國安法》,會上更展示「港獨」標語,觸目驚心。

任何民主選舉,如在大動亂中舉行,一定不會正常,2019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當然不能例外,那時候街頭烽火四起,社會秩序崩潰,建制派地區辦事處遭打砸蹤火,候選人不斷受襲,根本不可能有公平選舉。政圈朋友記得,當時建制派曾苦苦要求特首林鄭延遲選舉,因預見區議會必全面失陷,落入激進派之手,但林鄭漠視這預警,堅持選舉如期舉行。

結果一如所料,因選舉採用單議席單票制,亦即「隻揪隻」,雖然建制派奮力苦戰,並拿了41.3%選票,但泛民和激進派仍奪走389個議席(佔86%),取得17個區議會的主導權,成功達到「地區包圍中央」的態勢。大批激進分子殺入各區區議會後,原本只議論地區事務的區議會,變成了「革命基地」,亂象隨之叢生。

當時的區議會,有6大荒唐事,議事堂成為政治鬥爭的「革命基地」。經過中央和特區政府極大努力,區議會才得以重生,周日投票是對它「死而復生」的肯定。

當時的區議會,有6大荒唐事,議事堂成為政治鬥爭的「革命基地」。經過中央和特區政府極大努力,區議會才得以重生,周日投票是對它「死而復生」的肯定。

政圈朋友記得的「荒唐事」之首,是由泛民和激進派主導的17個區議會,在同一地點舉行「史無前例」的特別會議,有329個區議員出席,討論了15分鐘,就議決通過「要求撤回《香港國安法》」,並商討「成立香港公民議政平台」。

這次會議違反《區議會條例》,完全是「夾粗嚟」,而部分出席的議員更在會上展示「時代革命」標語,甚至喊出「港獨」囗號。

荒唐事之2,是劣幣驅逐良幣,一些劣質「素人」憑着選民的非理性投票,取代了在社區服務多年的優質區議員,最突出的例子,是一度被誤會是「智障人士」的陳梓維,既沒專長,也冇地區政績,卻以65票之微,擊敗任區議員11年的葉傲冬,成為當年政壇最不可思議事件。

荒唐事之3,是當局把關失效,「港獨」分子竟也可蒙混過關成為候選人,成功進入區議會。例如九龍城樂民選區的候選人林正軒,在選舉政綱大字標題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以及「願榮光歸香港」,最後選舉主任仍通知他提名有效。

這類人大批殺入區議會後,第4件荒唐事即出現,就是區議會主席屢屢濫用權力驅逐出席的官員離場,又擅自刪除時任警隊「一哥」鄧炳強出席區議會會議的議程。部分官員雖然飽受咒駡凌辱,仍據理力爭,例如鄧炳強和時任葵青區指揮官的謝振忠等,便曾偏向虎山行,與激進派議員針鋒相對,成為一時熱話。

荒唐事之5,是部分區議會亂批撥款,明益「同路人」,背後有冇利益輸送,昭然若揭。例如灣仔區議會社區建設及房屋事務委員會通過向「港語學」批出50萬元,向7800市民派搓手派,每支平均局達64元,後來才有人發現該組織召集人,曾是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的助理。

區議會被「手足」霸佔,區議員當中自然不少人「有案在身」,逾60人因不同罪名被捕或被控,包括最少4名區議會正副主席。區議會成為了犯法者聚集之地,這第6件荒唐事,也是前所未見。

我與政圈朋友憶起區議會的狂亂時代,仍心有餘悸,都覺得周日投下的一票,不單是選出心水候選人,還有多一重意義,就是肯定區議會的重生,讓過去的荒唐事,通通成為永不復現的「歷史陳跡」。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澳星紛出辣手對付「外國代理人」美英絕口不提 獨砌香港23條

2024年03月01日 19:58 最後更新:22:58

在國際「擂台」上,有些人(或國家)因過去惡慣,仍以為「誰夠惡,誰正確」,永遠打橫嚟不講道理。最新例子是,英國外相卡梅倫直斥香港23條立法新增的「境外干預」罪名內容模糊,欠缺司法監督,而美國則指23條立法可被用於「跨國鎮壓行動」,總而言之,是不可接受的「惡法」。可是他們對澳洲和新加坡政府最近紛出辣手遏制「外來干預」,嚴打「政治代理人」,卻絕口不提,其實比較「辣」的程度,香港23條仍差幾皮。

香港23條立法新增「境外干預」罪,只不過是步其他國家的後塵,澳洲的《2018年國家安全法立法修正案(間諜及外國干預)法》,就禁止任何人配合外國勢力,透過不當手段干預該國事務。到昨日,終於有首名涉案者被判罪成,須坐監33個月。

澳洲政府昨日首次引用《反外國干預法》,把一位華裔僑領判監禁,顯示澳洲打擊「外國干預」十分嚴厲,比香港23立法辣得多。

澳洲政府昨日首次引用《反外國干預法》,把一位華裔僑領判監禁,顯示澳洲打擊「外國干預」十分嚴厲,比香港23立法辣得多。

這位觸犯此法的人士,是長居澳洲的華裔社團僑領楊怡生,他於2020年11月被指「準備實行外國干預」,違反了《反外國干預法》,而案中提及他做過的事,究竟是否真的涉及「外國干預」,仍有很大爭議性。

案情指他年前從中國進囗一批囗罩,協助抗疫,但因無法運輸來澳,他最後將籌集的資金捐贈墨爾本醫院,並邀請時任教育部部長塔吉出席捐贈儀式。

由於澳洲當局發現楊怡生與「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有關,而該會疑與北京的統戰組織有連繫,據此指他涉嫌「企圖干預」部長級官員,遂控告他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楊怡生堅稱自己無罪,但經一個多月審訊後,陪審團昨天認定他罪名成立,法庭重判他入獄。

在此案判決前不久,新加坡也發生一宗「反干預」案件,同樣引起爭議。新加坡政府在本周一(2月26日),首次引用2021年通過的《防止外來干預(應對措施)法令》,把已入籍新加坡的當地香港商會會長陳文平,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

已入籍新加坡的港商陳文平,本周一被內政部正式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等於是「外國代理人」,受到當局嚴格管制。但美英政客對此「辣法」提也不提。

已入籍新加坡的港商陳文平,本周一被內政部正式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等於是「外國代理人」,受到當局嚴格管制。但美英政客對此「辣法」提也不提。

根據這條反外來干預法,內政部屬下的「外國關係與政治訊息披露註冊處」,經調查後,如認定某人是「具政治影響力人士」,那人就須每年向政府申報逾1萬元星幣的政治捐獻,以及所有外國機構的聯繫。即是說,被指為「代理人」的陳文平,也須遵守這些規定,受到管制,而整個過程沒有經過法庭審訊。

新加坡當局不但嚴厲管控它認定的「政治代理人」,還實行「外國影響力登記制度」,依法強制有關人士登記,當局這樣做是要把「外國干預」透明化,所有活動都逃不過它的法眼。英國去年7月制定的新國安法,也有類似的制度。香港23條立法雖提出新設「境外干預」罪,但經審慎考慮後,最後決定不引入這樣的登記制度。可見新加坡與英國的國安法律,都比香港的更「辣」。

美英政客只針對香港23條立法狂駡,對新加坡的「辣法」卻視若無睹,提也不提,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就在fb數度指出他們「扮盲」。例如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在一個座談會上說,23條立法草案中的「外部干預」是一個新概念,條文缺乏具體內容,振英哥就立即指出,新加坡去年已有反外部干預法,而且用來對付香港移民陳文平。

又例如,《華爾街日報》社論組撰文指,「香港針對與外國人接觸的本地人」。振英哥即挑戰該報,叫它寫一寫新加坡的狀況,特別是最近有關陳文平的案件,他被新加坡當局指涉及外國干預,卻沒經過法庭審訊。

當然,《華爾街日報》也好,攻擊23條立法的美英政客也好,只會按原來的劇本演下去,對澳星政府這類案件則繼續「扮盲」,當乜都睇唔到。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