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中國用十年佈大局 秘魯港口年底營運 貨船不再經美國控制的巴拿馬運河直奔東亞

博客文章

中國用十年佈大局 秘魯港口年底營運 貨船不再經美國控制的巴拿馬運河直奔東亞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中國用十年佈大局 秘魯港口年底營運 貨船不再經美國控制的巴拿馬運河直奔東亞

2024年01月22日 08:00

外長王毅今年在新年伊始,不止出訪非洲,還去到南美洲的巴西,進一步鞏固與巴西關係,王毅形容中國和巴西的合作是「上到太空,下到大豆」,中國連續15年成為巴最大貿易夥伴、出口市場和貿易順差來源國。巴西也是中國在拉美最大貿易夥伴國。

王毅訪問巴西,與總統盧拉會面。

王毅訪問巴西,與總統盧拉會面。

巴西是美國後院最大的國家,也是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加強與南美洲合作的寫照,既惠及當地,也是在尋找遠離美國搞局的安全路線。

近日,路透社報道,中企承建的秘魯錢凱港碼頭項目將於今年年底投入運營,這不僅為秘魯打通通往中國的直接門戶,還吸引了巴西等多個南美國家的合作興趣。秘魯貿易部長薩拉薩爾表示,錢凱港的目標是將秘魯打造成南美和亞洲之間的戰略商業和港口樞紐,因為巴西等企業都看中這個港口,因為從這裡運往亞洲的航線,可以避開美國主導的巴拿馬運河。

路透社報導稱,作為中方「一帶一路」倡議下合作專案,錢凱港是中美在拉美地區爭奪貿易主導權的又一體現。中國的貿易實力和務實態度幫助它贏得了盟友,並在政治論壇、金融和技術領域獲得了影響力。

錢凱港位於秘魯首都利馬以北約80公里,屬天然深水港,於2011年開工,預計將於今年11月一期完工。2019年,中遠海運集團所屬中遠海運港口有限公司收購錢凱碼頭60%股權,這將是中國在南美洲管理運營的第一個港口,有望為南美與中國的貿易關係注入新的活力,並成為中秘友好經貿往來新的連接點和溝通橋樑。

位於秘魯的錢凱港碼頭將成為拉美地區重要的樞紐港和太平洋門戶港。

位於秘魯的錢凱港碼頭將成為拉美地區重要的樞紐港和太平洋門戶港。

竣工後,錢凱港將能容納世界上最大的貨輪,同時為駛向亞洲的出口商縮短近兩周的航程。按照規劃,這裡將成長為拉美地區重要的樞紐港和太平洋門戶港。

報導還稱,北京和利馬同時還希望錢凱港能成為一個拉美地區的樞紐,既能滿足安第斯國家的銅出口需求,又能滿足巴西西部的大豆出口。一直以來,從這裡運往中國的大豆都要通過巴拿馬運河或繞過大西洋才行。

具體而言,秘魯政府正計畫在港口附近建立專屬經濟區,中遠集團還希望建立一個工業中心,加工包括巴西穀物和肉類等原材料,再將其運往亞洲。

去年9月,曾有一批巴西農民和官員參觀錢凱港建設。參加過此次活動的巴西西部阿克里州農業企業家達席爾瓦日前透露,秘魯和巴西兩國官員正在就解決陸路運輸難題進行會談。

巴西駐秘魯大使蘇亞雷斯證實道,雙方計畫在今年年初舉行官員會議,尋求解決邊境的物流、衛生和官僚主義問題,以便巴西貨櫃車能更容易地抵達港口。

蘇亞雷斯補充說,這是糧食和肉類生產從錢凱港運往亞洲的一個機會。巴西企業很高興可以不用再通過巴拿馬運河將貨物運往亞洲。他們正研究投資改建現有的一條公路,讓秘魯更南部的地方能夠穿過安第斯山脈直達巴西。

路透社指出,過去十年間,中國拿下南美的大豆、玉米和銅出口,已取代美國成為南美最大的貿易夥伴,在南美洲和中美洲的貿易額都超過了美國。拜登政府上任後雖試圖扭轉特朗普時期造成的落後局面,但雙方差距仍在擴大。

十年前,秘魯作為世界第二大銅生產國,與美國的貿易額略高於中國。最新的年度資料顯示,中國現在在雙邊貿易中反超領先100多億美元。

在採訪了二十多位官員、商界領袖和貿易專家,並對十年來的貿易資料進行分析後,路透社將這一領先成績歸因於中國在南美進行貿易和投資時的務實態度。

過去十年,秘魯與中國的貿易額翻了一番,到2022年達到330億美元;同期,中國在秘魯的礦山、電網、交通和水力發電領域投資了約240億美元。

去年年底,秘魯總統博魯阿爾特與中方在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論壇與中方會面時,讚揚錢凱港將「顯著促進自由貿易和新的中國投資」;相反,博魯阿爾特卻與美國總統拜登進行了一次尷尬的對話,雙方沒有進行正式的雙邊會談。

前白宮顧問和國務院官員、現任美洲理事會和美洲協會拉丁美洲專家的埃裡克·法恩斯沃斯抱怨說,中國正在利用美國的缺席,他指錢凱港的建成將鞏固中國在秘魯的地位,並在那裡創造一個「杠杆點」。

另有兩名地區外交官也稱,與兩個世紀前中國移民潮去秘魯做棉花工人、開中餐館大不同的是,如今的中國憑藉其背後雄厚的資金支援,在這一地區表現得越加雄心勃勃。

報導還提到,多名專家認為,雖然存在一些不利因素,但可以肯定的是,鑒於該地區急需融資,中國在南美的地位仍將得到進一步鞏固。

一名駐南美的歐洲高級外交官員分析稱,該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資金缺口巨大,美國很難以強硬態度要求當局拒絕中國的投資。與此同時,全球對如鋰、銅和谷物等南美資源的興趣與日俱增,拉丁美洲已成為美國、歐洲和中國爭奪這些礦產的新戰場。

中國外交部曾多次回應表示,中國同發展中國家開展投融資合作,始終遵循國際規則、市場規律和債務可持續原則,尊重有關國家意願,不附加政治條件。「脅迫」的帽子扣不到中國頭上。期待美方拿出真金白銀的方案,而不是一味搞地緣博弈。

從錢凱港的貨船不用經巴拿馬運河,直接前往日本、南韓、中國的上海航程縮短近2周。

從錢凱港的貨船不用經巴拿馬運河,直接前往日本、南韓、中國的上海航程縮短近2周。

一直以來,美國透過控制巴拿馬運河,在拉美地區獲得了軍事、經濟上的絕對優勢,拉美地區同亞洲航運貿易要經過巴拿馬運河,很容易受地緣政治影響。不過,錢凱港啟用後,拉美的貨物可以經陸路運往港口,由錢凱港直接經太平洋往亞洲,由現在的目前35到40天,縮短至23天內抵達,更重要是避開了美國控制的巴拿馬運河。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特朗普

往下看更多文章

日本時隔5年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 所為何事?

2024年04月18日 11:52 最後更新:12:13

日本發佈2024年版《外交藍皮書》,時隔5年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對此如何看?

深圳衛視直新聞特約評論員庚欣解讀了日本的意圖。

庚欣話,這次庚欣,再次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並強調了「構建穩定、建設性的中日關係的重要性」。這表明日本岸田政府在內外交困之中,依然希望在與美國強化關係的同時,和中國也保持「鬥而不破」的關係定位,強調保持建設性的穩定關係對兩國非常重要,雙方需要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當然,這也是在重申去年11月,兩國領導人對中日「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共識性再定位。

日本發佈2024年版《外交藍皮書》。

日本發佈2024年版《外交藍皮書》。

庚欣指出,日本這次談及的「戰略互惠關係」,是2008年胡錦濤主席訪問日本之時,雙方發表的《中日關於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聯合聲明》所提出的,中日戰略互惠關係的確立,其實就類似於今天中美關係要扣好的「第一粒鈕釦」的意義,這是中日關係一次重大的進展。

其實,百年來的中日關係一直都存在誰來主導、走向何方的問題。當然這中間有美國的因素,因為日美在二戰後至今的制度安排上,是美國在直接影響甚至在重大問題上主導著日本的一些外交決策。但是,在中日互動中,中方是主導的一方,而在建交之後開啟的中日關係發展的熱潮中,中方倡導的以「友好外交、人民外交、和平外交」為主要特徵的中日關係發展,應該說一直是順暢的。

但是,近年來,由於日本面對著「百年變局」等各種各樣的壓力。首先是中日關係力量對比的顯著變化。中國從以前遠遠落後於日本的經濟發展,到2010年經濟總量開始超越日本,到之後的十幾年間,中國的GDP已經是日本的三倍以上。而日本則明顯感受到了這樣的變化和壓力。而且伴隨中日經濟和綜合實力的這種明顯的變化,同時呈現出中日關係似乎在向著負面的方向發展。在中日經貿額不斷增長的同時,中日之間的政治信任和民間感情卻似乎在不斷的下降,這種微妙、複雜的中日關係取態,對中日都是壓力很大的,對日本尤其如此。

同時,中日兩國在戰後一直就存在很多既有的矛盾,比如「東亞爭雄」的問題、「歷史認識」的問題、台灣問題、兩國的領海劃界問題等等。近年來,中日都在走向大國化的進程中,又不斷地發生摩擦和碰撞。一定程度上,這也是日方近年少提甚至不提「中日戰略互惠關係」的原因。

那麼日本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對中日關係意味著什麼?日方還有政策調整嗎?

庚欣認為,日本是一個島嶼國家,所謂島嶼國家,就必須要成為「陸海聯動」的橋樑。但是,從戰後幾十年的實踐來看,日本和周邊各國的關係發展並不融洽。另外,日本畢竟是個經濟大國,它的經貿關係主要是靠和中國、韓國等亞洲國家的互動,而不是依靠美國。現在日本和中國每年經貿額達到3600多億美元,而和美國的經貿額只有中日經貿額的一半左右。地緣關係上大家又是「搬不走的鄰居」,這些都使得日本處處進退兩難。

其實,日本無論是自身的穩定、還是經濟繁榮以及大國化進程,都處處離不開中國。這就是為什麼近兩年來,岸田似乎和拜登走得很近,爭相送「投名狀」,但實際上他也在很積極地推動日本加入RCEP,加強和中國及亞洲的這種實質性的合作關係,以穩定自身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就在最近兩天,他跑到美國去和拜登「秀恩愛」的同時,又和中韓兩國爭取要在五月份舉辦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推動中日韓的合作。這些看似矛盾的表現,正是日本今天面對兩難困境和自身國家發展「焦慮」的一個真實寫照,美國的焦慮是「霸權的焦慮」,日本的焦慮可是「生死的煩惱」,所以就更顯得進退失據、捉襟見肘。

4月1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向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講。

4月1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向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講。

他認為,從這種意義上說,中國尤其要冷靜、準確地把握美日各自的矛盾,特別要重視日本的動向,調動中日關係中的積極因素,注意克服消極因素,中日關係也要扣好第一粒鈕釦,重建「戰略互惠關係」就是今天中日關係的第一粒鈕釦,進而也同樣用「和為貴、穩為重、信為本」的方針來建立中日相處之道,牢牢掌握住中日關係的主導權。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