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張超雄護黎智英未申報利益 當年工黨收黎錢 曾上廉署助查

博客文章

張超雄護黎智英未申報利益 當年工黨收黎錢 曾上廉署助查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張超雄護黎智英未申報利益 當年工黨收黎錢 曾上廉署助查

2024年02月16日 19:21 最後更新:19:36

曾經風光一時的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自兩年前遠走加拿大後,一直低調,很少露面,日前忽然於加拿大眾議院聽證會亮相,振振有詞為黎智英發聲,又說香港已淪為一個「大監獄」,十分之勇猛。政圈朋友看後同我講,張超雄大聲疾呼護黎,漏做了一件事,就是未申報利益,當年他所屬的工黨收過黎智英一大筆捐款,今日他投桃報李,為救黎出力,應該先公開講清楚這利益關係,並交代黎智英前前後後共給工黨捐過多少錢。

張超雄在加拿大國會聽證會作供,對黎智英大肆吹捧,但發言前未申報他當年所屬的工黨,曾收過黎智英以百萬計利益。

張超雄在加拿大國會聽證會作供,對黎智英大肆吹捧,但發言前未申報他當年所屬的工黨,曾收過黎智英以百萬計利益。

張超雄今次為黎智英作供,可謂好話說盡,稱黎不止是傳媒大亨,而且是香港自由的捍衛者,他被囚禁與《蘋果日報》被逼倒閉,是香港新聞自由被打壓的明顯例證。他這番令人「毛管戙」的讚頌之詞,究竟有幾成真?黎是新聞自由鬥士,還是政治玩家?其實張超雄比許多人更心知肚明。

在2012至2014期間,香港政治風起雲湧,當時張超正擔任工黨立法會議員,算是泛民「大佬」,對黎智英的幕後角色,當然十分了解,肯定知道黎除了是傳媒老闆,更是秘密向泛民人士和政黨大量「泵水」的金主。

黎智英曾於2013至14年間,秘密給予工黨主席李卓人150萬元,到2019年時,又捐了100萬元給工黨。

黎智英曾於2013至14年間,秘密給予工黨主席李卓人150萬元,到2019年時,又捐了100萬元給工黨。

據黎智英案控方供詞透露,在2013年至2020年間,黎通過助手Mark Simon總共向泛民人士和政黨派錢逾9300萬元,其中當然包括張超雄所屬的工黨。

早在2013至2014年時,黎智英已搭了水喉向工黨「供水」,據當年網上洩露的密件,黎分兩次向工黨主席李卓人捐款150萬元,此事曝光後,李卓人不得不公開直認,但因他把其中50萬元放在自己銀行戶囗9個月,惹來「落格」疑雲,搞到廉政公署要出動調查。

由於張超雄是工黨核心成員,在2013年3月間,曾3度被廉署叫到北角總部協助調查,雖然後來冇事,也嚇餐死。不論如何,他一定十分清楚黎智英是工黨的「金主」之一,感恩圖報也是人之常情。

在這風波之後,黎智英給工黨的金錢捐助並沒有停,據黎案控方透露,在2019年9月至10月,黎智英利用名下的公司如LAIS Hotel(CA)等,向工黨轉帳約100萬元,相信張超雄亦知道此事。

張超雄兩年前悄悄遠遁多倫多,加入「叫人衝、自己鬆」行列,因身處 Safe Zone ,可以繼續聲大大扮英雄,似乎未見他對過往所犯錯誤有何反省,也沒有考慮香港的利益。所以他大聲疾呼促加政府引用《馬格尼茨基人權法》,制裁有份將黎智英送入監獄的官員和法官。此外,應讓加拿大企業知道,在香港營商不再安全。他這個呼籲,目的是令香港經濟「陰乾」,與戴耀廷的「攬炒」策略同出一轍。

他救黎智英心切,不惜巧言為黎「貼金」,其用心不難看穿,不過他作為一位曾經有頭有面的政治人物,在發言之前,應該申報利益,清楚講白他所屬的工黨,曾接受過黎智英以百萬計的金錢捐款,讓大家能更客觀判斷,在這「利益關係」下,他所說的有多少是美化、有多少是真實?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加拿大

往下看更多文章

在加「黃友」 申永居兩頭不到岸 示威促官員加鞭 你急佢唔急

2024年04月15日 20:07 最後更新:20:14

西方政府大駡23條立法是一回事,講到港人移居,又是另一回事。我早前講過,大批當年坐上加拿大「救生艇」的港人,申請永久居留時卻遭無了期拖延,搞到兩頭不到岸,這情況並未因23條立法而加快,官員仍大嘆慢板。部分「黃友」終於谷到爆,近日操去首都移民部請願,始知審批之所以慢如蝸牛,非因人手不足,而是悄悄削減了永居名額,這與政府的「拉閘」大政策有關,港人惟有繼續「坐艇」苦等下去。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當年《香港國安法》實施,加拿大與美英大合唱,擺出「支援港人」姿態,於2021年推行「救生艇」計劃,參加的港人可獲3年工作簽證,再過渡至永久居留。官員當時說得天花龍鳳,大批不願留港的港人紛紛心動「上艇」,期待3年後「登岸」成為永久居民。

但料不到當正式入紙申請之後,等候審批等到頸都長,以今年1月的數字,移民部已收到的永久居留申請共15592份,尚待處理的,竟達8357份,即逾半仍未批出。

由於3年工作簽證快將到期,如果屆時他們仍未獲批永居,將失去合法留加身分,醫療保險亦失效,子女就學都成問題,十分慘情。傳媒訪問一名自稱當年曾參加「抗爭」的申請者,表示自已不宜返回香港,但又前景未明,而與他境況相近的人不在少數,惟有乾着急。

這批「黃友」陷於兩頭不到岸,只好硬着頭皮「行動起來」,近日拉隊到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向移民部官員請願,要求加快審批。

為何審批永久居留如此緩慢?原來背後有一個政策原因。協助他們的組織,曾會晤負責的移民部高官,得知問題並不是只因人手不足,而是移民部將「救生艇計劃」列入移民政策中的「人道及恩恤類別」,這類別今年的配額比去年少2235人,減到13750人,到2025年更跌到只有8000人。

加拿大大削移民人數,皆因之前杜魯多政府以為,放更多人入來可增加勞動力,刺激經濟,但大閘一開,新移民湧入「過咗龍」,去年人口暴增100萬,當中很大比例是新移居者,瀕臨失控。

後遺症亦隨即顯現,最立竿見影的,是屋租急升,據一個租務網站統計,過去一年多,加拿大房租上漲了22%,而醫療系統和社福設施受到的壓力也急增。

政策過了頭,政府惟有急踩「迫力」,把臨時居民人數大削20%,而對永久居民也設定上限,讓移民人數慢慢「陰乾」。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在政策急扭軚下,政府當然不會因23條立法而進一步擴大「救生艇計劃」,對之前己上艇的港人,審批永久居留仍將拖得就拖。所謂「支援港人」,只是漂亮囗號而己,說到底都先顧國家利益,「黃友」應睇化啲,早謀後路為上。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