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中國男子自由式大突破 從無奧運資格到首奪冠 潘展樂世錦賽三冠王笑傲長池

博客文章

中國男子自由式大突破 從無奧運資格到首奪冠 潘展樂世錦賽三冠王笑傲長池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中國男子自由式大突破 從無奧運資格到首奪冠 潘展樂世錦賽三冠王笑傲長池

2024年02月17日 10:57 最後更新:11:02

中國游泳隊在世錦賽接連有驚艷表現,特別是男子200米自由式接力,中國隊從沒有奧運資格,到在世錦賽上創歷史的首次奪冠,堪稱經典之戰。

AP圖片

AP圖片

此次男子自由式的接力賽事上,中國游泳隊派出了固定的陣容,從4x100米自由式接力,到4x200米自由式接力,都是季新傑、張展碩、王浩宇、潘展樂的名單。開賽首日,4人就拿到了冠軍,為中國隊打響了游泳項目的開門紅。其中潘展樂更是在決賽的開棒中,以46秒80成績打破了男子100米自由式的世界紀錄。原世界紀錄是由羅馬尼亞名將波波維奇保持的46秒86,潘展樂直接將原紀錄提高了0.06秒。

AP圖片

AP圖片

在之後的男子100米自由式項目上,潘展樂不負眾望,以47秒53,順利拿下了該項目的金牌,成就了個人首個單項世錦賽冠軍的突破。為了準備男子4x200米自由式接力,中國隊要全力爭取的奧運資格項目,潘展樂個人也是做出了犧牲,放棄了男子50米自由式項目,在第六個比賽日的預賽中,與季新傑、王浩宇、張展碩一起,以預賽第一的成績,順利晉級決賽,同時鎖定了巴黎奧運會該項目的入場券。

AP圖片

AP圖片

當晚的接力決賽中,中國隊第一棒派出的是季新傑,他的出發反應時間為0.67秒。前150米季新傑一直採用跟隨戰術,排在第6的位置。最後50米季新傑發力,200米交接棒用時1分46秒45,排名參賽隊伍第4位。

第二棒王浩宇出戰,在第一個轉身時,王浩宇幫助中國隊提升到了第3的位置,最後50米王浩宇再次實現超越,中國隊3分32秒14完成二三棒交接,排名僅次於美國隊。

第三棒中國隊派出的是潘展樂,他幫助中國隊保持住了第2的位置,並在交接棒時,將同美國隊的差距縮小到1.11秒。

最後一棒,張展碩在自己的第1個50米時,已經追到幾乎跟美國隊齊頭並進。最後60米張展碩超越美國選手,上升到了第1的位置。最後的衝刺階段,中國隊、南韓隊和美國隊幾乎是同時衝向終點,張展碩頂住壓力率先抵達終點。

AP圖片

AP圖片

最終中國隊奪冠成績7分01秒84,刷新了全國紀錄,更是打破了美國、澳洲及英國三支隊伍對該項目長達30年的壟斷,首次奪得冠軍。就在一天前,中國隊在該項目上還是沒有巴黎奧運會資格,但一天之內,中國隊從拿到奧運資格,再到歷史性首次奪冠,中國游泳隊再次創造歷史。而奪冠的四位隊員,都成就了多冠王,其中潘展樂成就三冠王,另外三人都是雙冠王。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日本時隔5年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 所為何事?

2024年04月18日 11:52 最後更新:12:13

日本發佈2024年版《外交藍皮書》,時隔5年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對此如何看?

深圳衛視直新聞特約評論員庚欣解讀了日本的意圖。

庚欣話,這次庚欣,再次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並強調了「構建穩定、建設性的中日關係的重要性」。這表明日本岸田政府在內外交困之中,依然希望在與美國強化關係的同時,和中國也保持「鬥而不破」的關係定位,強調保持建設性的穩定關係對兩國非常重要,雙方需要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當然,這也是在重申去年11月,兩國領導人對中日「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共識性再定位。

日本發佈2024年版《外交藍皮書》。

日本發佈2024年版《外交藍皮書》。

庚欣指出,日本這次談及的「戰略互惠關係」,是2008年胡錦濤主席訪問日本之時,雙方發表的《中日關於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聯合聲明》所提出的,中日戰略互惠關係的確立,其實就類似於今天中美關係要扣好的「第一粒鈕釦」的意義,這是中日關係一次重大的進展。

其實,百年來的中日關係一直都存在誰來主導、走向何方的問題。當然這中間有美國的因素,因為日美在二戰後至今的制度安排上,是美國在直接影響甚至在重大問題上主導著日本的一些外交決策。但是,在中日互動中,中方是主導的一方,而在建交之後開啟的中日關係發展的熱潮中,中方倡導的以「友好外交、人民外交、和平外交」為主要特徵的中日關係發展,應該說一直是順暢的。

但是,近年來,由於日本面對著「百年變局」等各種各樣的壓力。首先是中日關係力量對比的顯著變化。中國從以前遠遠落後於日本的經濟發展,到2010年經濟總量開始超越日本,到之後的十幾年間,中國的GDP已經是日本的三倍以上。而日本則明顯感受到了這樣的變化和壓力。而且伴隨中日經濟和綜合實力的這種明顯的變化,同時呈現出中日關係似乎在向著負面的方向發展。在中日經貿額不斷增長的同時,中日之間的政治信任和民間感情卻似乎在不斷的下降,這種微妙、複雜的中日關係取態,對中日都是壓力很大的,對日本尤其如此。

同時,中日兩國在戰後一直就存在很多既有的矛盾,比如「東亞爭雄」的問題、「歷史認識」的問題、台灣問題、兩國的領海劃界問題等等。近年來,中日都在走向大國化的進程中,又不斷地發生摩擦和碰撞。一定程度上,這也是日方近年少提甚至不提「中日戰略互惠關係」的原因。

那麼日本重申「中日戰略互惠關係」,對中日關係意味著什麼?日方還有政策調整嗎?

庚欣認為,日本是一個島嶼國家,所謂島嶼國家,就必須要成為「陸海聯動」的橋樑。但是,從戰後幾十年的實踐來看,日本和周邊各國的關係發展並不融洽。另外,日本畢竟是個經濟大國,它的經貿關係主要是靠和中國、韓國等亞洲國家的互動,而不是依靠美國。現在日本和中國每年經貿額達到3600多億美元,而和美國的經貿額只有中日經貿額的一半左右。地緣關係上大家又是「搬不走的鄰居」,這些都使得日本處處進退兩難。

其實,日本無論是自身的穩定、還是經濟繁榮以及大國化進程,都處處離不開中國。這就是為什麼近兩年來,岸田似乎和拜登走得很近,爭相送「投名狀」,但實際上他也在很積極地推動日本加入RCEP,加強和中國及亞洲的這種實質性的合作關係,以穩定自身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就在最近兩天,他跑到美國去和拜登「秀恩愛」的同時,又和中韓兩國爭取要在五月份舉辦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推動中日韓的合作。這些看似矛盾的表現,正是日本今天面對兩難困境和自身國家發展「焦慮」的一個真實寫照,美國的焦慮是「霸權的焦慮」,日本的焦慮可是「生死的煩惱」,所以就更顯得進退失據、捉襟見肘。

4月1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向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講。

4月1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向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講。

他認為,從這種意義上說,中國尤其要冷靜、準確地把握美日各自的矛盾,特別要重視日本的動向,調動中日關係中的積極因素,注意克服消極因素,中日關係也要扣好第一粒鈕釦,重建「戰略互惠關係」就是今天中日關係的第一粒鈕釦,進而也同樣用「和為貴、穩為重、信為本」的方針來建立中日相處之道,牢牢掌握住中日關係的主導權。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