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大蠱惑」劉細良曾是特首辦要員 獲曾蔭權器重 與黎智英緣深

博客文章

「大蠱惑」劉細良曾是特首辦要員 獲曾蔭權器重 與黎智英緣深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大蠱惑」劉細良曾是特首辦要員 獲曾蔭權器重 與黎智英緣深

2024年02月20日 19:04 最後更新:19:21

回歸後香港政治有幾亂?由一個「大蠱惑」人物的故事,可見一二。今日黎智英案續審,證供披露黎點名叫《蘋果》副社長陳沛敏找劉細良寫評論,但對此君是何方人馬,就沒有詳細說明。其實他的故事「成匹布咁長」,在香港動盪的歲月,他雖有濃厚泛民色彩,卻在政圈與傳媒界都吃得開,並周旋於政黨、特首、傳媒大亨和財團之間,最戲劇性的,是曾獲曾蔭權器重,成為「大內」要員,天天在特首辦返工,對曾的施政策略有一定影響,可說十分離奇、詭異。

劉細良曾成為特首曾蔭權的「大內」要員,究竟是否反對派的「無間道」,仍是個謎。

劉細良曾成為特首曾蔭權的「大內」要員,究竟是否反對派的「無間道」,仍是個謎。

劉細良中大畢業後,因熱衷政治,加入民主黨前身港同盟,做研究工作。當時民主派班大佬己與黎智英經常來往,劉細良的「鬼才」受到黎欣賞,被拉入《壹周刊》搞政治新聞,也是兩人首次結緣。

他其後獲「鄭大班」鄭經翰提携,為其創辦的《茶杯》雜誌擔大旗,任總編輯,後來此刊物被 Tom集團收購,而該集團老闆正是商界女強人周凱旋。

2003年香港經歷過大動盪,一年後特首董伯「腳痛」下台,曾蔭權坐正,他意志昂揚,想有一番抱負,圖突破當時的政府的困局。眾所周知,「鄭大班」是曾蔭權的知交,經常在背後出謀獻策,並引薦他的得力馬仔劉細良給特首,幫手策劃新策略。

那時曾蔭權很着意如何「搞掂」泛民,以成功推行政制改革,希望立到大功,所以寄望有泛民底、又有「蠱惑思維」的劉細良,可成為其手下尖兵。因此,特首於2006年2月,委任劉細良為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更直接到特首辦去班,被視為「大內班子」的人員。

這個在傳統政府生態中很不正常的現象,一直推持了幾年,究竟劉細良真的幫曾蔭權推行政改,還是有兩重身份,是反對派滲入政府核心的「無間道」,至今依然不清不楚,人鬼難辨。

2012年特首改朝換代,梁振英登上大位,劉細良當然再沒法立足。此時他便不用顧忌,隨即現出原形,與一批人士創辦了《主場新聞》,也就是後來涉嫌煽動動亂的《立埸新聞》的前身。

曾蔭權當選特首後,想以新策略突破政府的困局,他拉劉細良入特首辦,原想有一番作為。其後梁振英上台後,劉細良即被掃出門。

曾蔭權當選特首後,想以新策略突破政府的困局,他拉劉細良入特首辦,原想有一番作為。其後梁振英上台後,劉細良即被掃出門。

與此同時,他與黎智英也越行越埋,以《蘋果日報》為發砲平台,兩人還不時開咪,言論越來越激,不單止砲轟港府,推動「造反」,還把矛頭指向「中共極權」。

到黎智英於2020年底被捕拘留,劉細良也意識到處境高危,遂密謀遠遁,在2021年4月把北角一個豪宅高價賣出套現,獲利達3150萬元,然後急急移居溫哥華,帶着巨款「印印腳」做寓公。

他與其他泛民大佬最不同的,是他始終是個「大蠱惑」,所以在風騷多年之後,仍可挾着名利,全身而退,其他正在獄中的「兄弟」,只能空嘆息了!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李光耀留3大「秘笈」給新領導人 第4代總理要聽 港府也可學嘢

2024年04月17日 20:31 最後更新:20:53

新加坡即將改朝換代,李顯龍掌權近20年後退位,5月15日正式交棒給第4代總理黃循財。不過,新加坡有別於大多數「黨派更替」的國家,管治模式的延續性極強,不會出現「人去政息」,而其中的核心領導理念,由「國父」李光耀傳給兒子李顯龍,以至新一代領導人,延綿不絕,這正是新加坡國力持續強勁的主因。美國著名國際關係學者艾利森(Graham Allison,《中美注定一戰?》作者),摘錄了李光耀歷年的講話與訪談,編成《去問李光耀》一書,當中有關如何領導政府的部分,是留給新一代接班人的「秘笈」,我認為也值得港府高層細味,從中學嘢。

李顯龍於5月15日正式交棒給黃循財(右),新加坡將改朝換代,不過「國父」李光耀的一套領導和施政秘笈,將會延續下去。新加坡管治模式延續性極強,是其國力保持強勁的主因。

李顯龍於5月15日正式交棒給黃循財(右),新加坡將改朝換代,不過「國父」李光耀的一套領導和施政秘笈,將會延續下去。新加坡管治模式延續性極強,是其國力保持強勁的主因。

在這部分,艾利森首先提出一個問題:政府的角色是什麼?他從李光耀的大量言談中尋找答案,其中幾段話很精警:

「政府的任務就是.... 作出堅決的決定,使得人民在事務上有確定性、穩定性。」

「政府的藝術,就是把國家能掌握的有限資源,利用到最大程度。」

「好政府被期許的,不僅是執行及維持標準,還要提升標準。最最重要的,是在經濟範疇一定要有建樹,必須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必須讓更多人分享繁榮。」

「政府從基層而起,有責任讓代表站穩基層,確保在苦況和不滿尚未到達嚴重程度前,就已採取補救動作.... 政府不僅要知道他們的苦楚,也要接觸、組織他們。」

我的簡略總結是,李光耀教落:第1,政府要把國家可用的資源用到最盡,將效益最大化,不容絲毫浪費;第2,把標準提得更高,在經濟領域做出成績,並要雨露均霑;第3,對民生苦困先知先覺,而非到爆發後才補鑊。

艾利森接着問:領導人的角色是什麽?李光耀在多次講話中對此也有論及,其「領導術」也甚精彩:

「領導人的職責是灌輸信心給人民,讓他們能自立自強.... 軍隊無論多勇敢,將帥無能即不可能戰勝。領導人必須有能力計劃,為未來綢繆堅守路綫.... 當他們面對逆勢,並肩作戰而勝,人民和領導人之間會鍛造出命運一體感,有如部隊與將帥並肩作戰之後那股不可動搖的信賴感。」

「領導人的工作就是鼓舞和激勵,而非分擔你的憂慮,如你這麼做,會使人民士氣渙散。」

「政治領導人必須向人民描繪未來的前景,然後把前景化為政策,必須說服人民這些政策值得支持,最後要激勵他們協助領導人實施這些政策。」

「當我們認識到這些焦慮的存在,必須帶頭驅除,不能消極地任由事情懸而不決.... 我們必須訂出解決方案,促進共同福祉。」

對此的小結是:第1,領導人要在逆境中建立民眾的信心,加強他們對政府的信賴感;第2,向民眾展示前景,同時提出具體解決方法,爭取他們支持。實例是,新加坡政府當年成功抗疫,就是有效地採取這策略。

艾利森提的第3個問題是:領導人對民意應如何回應?李光耀的答案,與一般的想法大不相同:

「我學會不大理睬專家和準專家的批評和建議,特別是社會科學和政治科學界學者的意見。他們自有一套鍾愛的理論,高談闊論應如何脗合他們的理想。我一向嘗試要求正確,但不搞政治正確那一套。」

「你在治理時,不必總是顧慮如何才能獲得民心.... 有時你必須徹底不顧慮民心。.... 如果你天天想的是民意支持度,你的施政會失去重點。」

「我從來沒有過份關切或迷戀民意調查,我認為只顧民意支持數字高低的領導人,是弱勢領導人。.... 至於群眾在不同時候怎樣看待我,我認為完全不重要.... 只要我知道這是對的,我就勇往直前。我深信,經過一段時間,事態明朗後,我會贏得人們了解。」

知名美國學者艾利森,在李光耀大量訪談和講話中,萃取了他在多方面的精闢見解,編成 《The Grand Master's Insights》一書,其中關於政府角色和領導術的「秘笈」十分精警,港府高層也可學嘢。

知名美國學者艾利森,在李光耀大量訪談和講話中,萃取了他在多方面的精闢見解,編成 《The Grand Master's Insights》一書,其中關於政府角色和領導術的「秘笈」十分精警,港府高層也可學嘢。

李光耀不愧是政治強人(他自認是中世紀權術理論大師馬基維利(Machiavelli)的信徒),拒絕被民意調查牽着走,而是建立施政強勢,定了正確方向後,就昂首前行。這當然只能在新加坡的政治制度下,才可以實行。

黃循財下月接棒任總理後,李顯龍將擔任「國務資政」,提供經驗和指導,這與當年李顯龍坐上總理之位時,李光耀仍以「內閣資政」身份加入決策核心一樣,此安排令李光耀的「治國秘笈」得以貫徹,不會左搖右擺。

無可否認,新加坡在政府施政方面,確有不少比香港優勝之處,李光耀這位「政治大智者」的領導心法,值得港府高層細心領悟,增進自己的功力。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