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港「勇武派」台灣受軍訓首次曝光 台獨組織秘密建「黑暴」後勤綫

博客文章

港「勇武派」台灣受軍訓首次曝光 台獨組織秘密建「黑暴」後勤綫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港「勇武派」台灣受軍訓首次曝光 台獨組織秘密建「黑暴」後勤綫

2024年02月21日 20:59 最後更新:21:18

近幾天,兩宗驚天大案審訊同時進行,爆出不少震撼內情,外界目光較多集中於黎智英案,其實「屠龍小隊」涉嫌發動殺警恐襲,過程也十分驚心動魄。昨天案情披露,「屠龍小組」與串謀的另一個激進組織,曾於2019年9月往台灣接受軍事訓練,為進行殺警恐襲作準備,其後在香港獲得槍械和炸藥。有關傳聞曾於2020年6月吹出,但一直未獲證實,今次首度在法庭公開,顯示台灣方面的確直接介入香港「黑暴」武力行動,更成為秘密訓練和後勤基地,可是在那時候,當局對這「外部干預」 卻束手無策。

警方於2019年底拘捕「屠龍小隊」核心成員,他們計劃進行驚天動地的恐襲殺警行動,並曾赴台接受軍事訓練。

警方於2019年底拘捕「屠龍小隊」核心成員,他們計劃進行驚天動地的恐襲殺警行動,並曾赴台接受軍事訓練。

2019年年尾,黑暴已把香港搞到翻天覆地,但一些「勇武派」認為,再用汽油彈等與警方打城市游擊戰,已無法令政府屈服,必須使用更高程度武力。當時「民陣」在12月8日於港島舉行遊行,「屠龍小隊」及另一激進組織,涉嫌策劃一次驚天動地的恐襲行動,殺死一批在現場的警員。

據案情披露,他們準備在軒尼詩道遊行路綫,放置由10公斤至20公斤炸藥製成的兩個炸彈,先由「屠龍小隊」首領黃振強率領一支步兵,到軒尼詩道放炸彈地點附近,打砸中資商店,誘使警員前往驅散,那時候就引爆其中一個炸彈,並在建築物高點用AR--15步槍狙擊警員。待大批警員趕往支援時,再引爆另一個炸彈,造成更大傷亡。

整個部署絕非「柴娃娃」,他們擁有大死傷力炸彈,以及精良槍械,如讓他們得手,很可能釀成一場血腥殺戳,不止警員,無辜市民也會傷亡慘重。幸好警方己成功偵查到他們正部署恐襲行動,快一步出手,於同日凌晨拘捕黃振強等組織兩名頭目,令這個驚天陰謀胎死腹中。

這次計劃更駭人的地方,是他們可在嚴管槍械的香港,取得先進的AR—15步槍,並具大死傷力的炸藥。此外,還受過使用槍械及裝置炸彈的訓練,背後必然有軍事專業人員的協助。

在這方面,案情首次揭露了一個未公開過的秘密,就是「屠龍小隊」與另一個激進組織的成員,曾於於2019年9月中下旬赴台灣接受軍事訓練,包括戰地作戰的技巧。他們其後在香港獲得了槍械和炸藥,並曾在西貢偏遠郊外練槍,及試製引爆裝置。

究竟台灣方面是那些組織負責訓練他們?案中的槍械和炸藥又是什麼人提供?案情沒有具體披露,但若細看黑暴前後,台獨組織如何介入這場動亂,便能找到多一點蛛絲馬跡。

早在2020年6月,已有消息傳出,指一批「勇武派」於2019年初黑暴爆發前,已到過台南受軍事訓練,可能是「屠龍小隊」以外的另一批人。到同年6月後,街道暴亂越演烈,台獨組織「時代力量」開始在社交平台發出募捐號召,向香港示威者提供「抗爭」物資,當時在香港衝突現場使用的頭盔、囗罩、防毒面具等,大部分都來自台灣。

除了「時代力量」力量外,5大台獨組織,包括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公共事務會、基督教長老會等,當時都向香港激進組織輸送大量物資,並聲言會協助被捕者前往台灣。

5大台獨組織在明在暗支援香港「黑暴」,包括提供大量「抗爭」物資,及培訓其鬥爭戰術。

5大台獨組織在明在暗支援香港「黑暴」,包括提供大量「抗爭」物資,及培訓其鬥爭戰術。

回看這段驚心動魄的往事,最大領悟是,台獨組織介入香港「黑暴」,比我們想像的深得多,而在它們背後,還存在一股更大的勢力,最近黎智英案提及的一些美國政要,就與台灣「綠營」緊密相連,對港策略和目的都一致。所以,若23條立法不築起抵禦「外力干預」的防綫,歷史必然會重演。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兩次秘密飯局透露想做「盟主」 黎智英欲奪大旗領導勇武派

2024年04月16日 20:31 最後更新:20:51

黎智英案審訊又現高潮,「從犯證人」陳梓華披露,黎與他單對單見面,以及與泛民大佬的秘密飯局中,都提出想領導勇武派,建立一個橫跨「和勇」的大台,主導整個運動的方向,以爭取國際支持。陳梓華因而數度被黎要求聯絡勇武派頭目,但始終交不到差,黎想做「盟主」的野心亦告落空。這段內情顯示,黎一直不願與「黑暴」割席,反而欲加以操縱,依其策略行事,不過這全是一廂情願,當暴力從「潘多拉盒子」放出來,便再沒法控制了。

從犯證人陳梓華今天在庭上披露,黎智英在「黑暴」後期,想領導和主導勇武派,建立一個「大台」。換言之,由他擔大旗做「盟主」,但想法最後落空 。

從犯證人陳梓華今天在庭上披露,黎智英在「黑暴」後期,想領導和主導勇武派,建立一個「大台」。換言之,由他擔大旗做「盟主」,但想法最後落空 。

陳梓華今日作供披露,2019年11月時,暴力行動日趨激烈,更發生黑衣人在馬鞍山放火燒人事件,黎於11月12日發訊息給陳說:「是時候考慮下一步了。」意即要重新想想整場運動的策略。

陳梓華說,黎智英約他和民主黨大佬林卓廷、李永達和李卓人到其大宅吃飯,黎在席上說勇武派無組織、無分寸,整個運動會失去道德高地,也會失去國際支持。

據陳梓華的講法,黎智英當時看到「運動」出了問題,卻沒與暴力割席,而是「好想建立一個領袖團隊」,而這個「大台」應橫跨勇武派與「和理非」。陳的理解是,黎智英欲領導或主導勇武派,而整個運動應以泛民的手法,作為主要抗爭手段。

其實早在當年7月「黑暴」初起時,黎智英已留意到勇武派「大台」的問題。陳梓華初認識黎不久,黎約他和李柱銘開了一次「3人飯局」,那時已要求陳聯絡勇武派,認為他們有「大台」,會有一批頭頭下指令指揮示威者。黎還說,年輕人(指勇武派)做不到的事,他旗下傳媒的力量可以做到。可見黎當時已考慮與勇武派結合,歸於統一領導。

所以,黎一直要求陳梓華透過社交平台,積極聯絡勇武派,但陳幾次面對面同黎老闆講,真的找不到其領袖,因為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是勇武派。到理大爆發暴亂後,陳終於與一個Telegram的勇武派群組互傳訊息,但他們對有人想搞「大台」很反感,亦完全不信任,「打就係佢哋打,畀人拉嘅又係佢哋.... 然後你就想有一個大台!」

雖然陳梓華交不到差,但黎智英同佢講,原來自己曾找過一名勇武派人物張崑陽見面,表示可提供贊助,但對方表示靠眾籌已夠,不用黎捐錢。可見黎智英當時曾親自拉攏勇武派人馬,想建立其幕後「盟主」的地位。

黎智英原來曾親自找過勇武派的頭頭,也叫陳梓華積極聯絡他們,欲把「和勇」兩股力量結合起來,盡地一煲。

黎智英原來曾親自找過勇武派的頭頭,也叫陳梓華積極聯絡他們,欲把「和勇」兩股力量結合起來,盡地一煲。

回看壹傳媒兩名高層張劍虹和陳沛敏早前的供詞,黎智英一直的策略是「和勇不分」,企圖運用這兩股力量,對政府製造的最大衝擊力,所以《蘋果》從來沒與暴力割席,反而持同情態度。

張劍虹就披露,到後期暴力愈趨激烈時,黎智英的立場是不把「和勇」對立起來,所以《蘋果》對暴力場面照刊登,並予以同情。張劍虹坦言自己覺得這做法有問題,但無奈要執行老闆的政策。

陳沛敏亦說,黎智英認為勇武派與「和理非」示威者要團結,因不想反修例運動停止、消失。

黎智英到了「黑暴」後期,想建起勇武派的「大台」,由他做盟主,重新主導整場運動,不過他又再次嚴重誤判,當時暴力已經完全失控,就像打開了「潘多拉盒子」,放出來的魔怪漫天亂舞,再沒有誰可以操弄於股掌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