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大難臨頭 《蘋果》團隊慌亂有人跳船 黎智英「知大鑊」仍不顧手下盲衝

博客文章

大難臨頭 《蘋果》團隊慌亂有人跳船 黎智英「知大鑊」仍不顧手下盲衝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大難臨頭 《蘋果》團隊慌亂有人跳船 黎智英「知大鑊」仍不顧手下盲衝

2024年02月22日 22:11 最後更新:22:32

曾幫過黎智英打工的人都知,他從來只想夥計仆心仆命,成就他的野心,而不會將他們的安危放在首位。今天《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作供,披露國安法實施前後,報社內部如何人心惶惶,急謀避險對策,而一位黎極器重的作者更匆匆跳船,部分高層當時不惜向黎「死諫」,不要用《蘋果》名義搞政治高危動作,黎老闆雖然知道今鋪「好大鑊」,卻仍一意孤行,似乎沒有把「沉船」上的夥計的安危放在眼裏。

《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今日再作供,披露了國安法實施後,高層匆匆作出避險應變,亦有主要作者「跳船」,由她所說可見,當時一眾高層都人心惶惶。

《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今日再作供,披露了國安法實施後,高層匆匆作出避險應變,亦有主要作者「跳船」,由她所說可見,當時一眾高層都人心惶惶。

陳沛敏披露,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前不久,黎智英仍繼續指示下屬在報章大搞「一人一信」活動,呼籲港人寫信給美總統特朗普,要求阻止落實這法例。陳沛敏可能擔心用《蘋果》名義做此事,對報社和員工都有危險,所以建議黎老闆用自己個名去搞。她感覺行政總裁張劍虹亦不想這樣做。不過黎老闆的態度是「點都要做」,其後又回覆她:「我們不能假裝小心和聰明」。

到《香港國安法》於6月30日實施後,黎智英仍繼續做「Live Chat」訪談節目,主要是外國嘉賓,包括一些敏感英美政界人物。陳沛敏當時有些驚慌,「我同事與我都試過問公司律師」,擔心節目內容有問題。張劍虹亦曾向黎老闆說感憂慮,但他仍照做沒有停。

在7月4日,總編輯羅偉光發出一條訊息,說「喺《蘋果》寫專欄15年嘅利世民(李兆富)決定封筆,肥佬黎話,睇到Simon封筆,唔好意思要Simon再處理佢個Twitter。國安法震懾之下,找個人處理 Twitter都難,肥佬黎都幾大鑊。」利世民是崇尚美式自由主義經濟的年輕學者,一直得到黎賞識,成為主要寫手,他「跳船」令其他仍在船上的同事感到驚訝。

當時《蘋果》高層為了第一時間商量應變,設立了一個「國安法應變委員會」群組,陳沛敏擔心Whatsapp群組未能保障私隱,建議改用另一通訊軟件Signal,設定在6小時後將訊息銷毀。她說大家都擔心討論《香港國安法》的事情時,會觸及敏感資料,而「好多人都話唔知條紅綫點畫」。

在7月中一次由張劍虹主持的「飯盒會」, 他已提出一些避險措施,包括多約海外作者;新聞字眼可作斟酌;不用太害怕,但要謹慎;加開法律講座,可找曾與國安交過手的同事作分享。此外,他亦指示由IT部門協助銷毀機密新聞材料。此外,張劍虹也曾提醒,評論版提制裁時「應要小心」。

由《蘋果》高層當時的內部情況,可以看到幾點:1是大家強烈感到危機逼近,處於風聲鶴唳的狀態,於是匆匆試圖摸清楚法律紅綫,並開始打穩陣波,盡可能不犯險;2是部分人開始「跳船」,或悄悄縮後,不站到最前;3是開始作最壞打算,做「棄船」準備,包括銷毀敏感材料;4是找法律專家搞清楚國安法的紅綫。

正當一眾高層惶恐不安,黎智英卻繼續高度亢奮,雖然向同事表示國安法比他想像更大鑊,但仍深信「國際壓力有用」,如西方加強制裁,可令北京妥協,於是不顧一切,仍盲目向前衝。

《蘋果》高層當時感覺,黎智英開始知道國安法比他想像中更大鑊,但他仍繼續高危動作,深信「國際壓力」有用。

《蘋果》高層當時感覺,黎智英開始知道國安法比他想像中更大鑊,但他仍繼續高危動作,深信「國際壓力」有用。

在他一意孤行下,「蘋果」號最後直撞懸崖,高層的應變措施沒法避禍,皆因舵手不肯扭軚,結果「一鑊熟」。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在加「黃友」 申永居兩頭不到岸 示威促官員加鞭 你急佢唔急

2024年04月15日 20:07 最後更新:20:14

西方政府大駡23條立法是一回事,講到港人移居,又是另一回事。我早前講過,大批當年坐上加拿大「救生艇」的港人,申請永久居留時卻遭無了期拖延,搞到兩頭不到岸,這情況並未因23條立法而加快,官員仍大嘆慢板。部分「黃友」終於谷到爆,近日操去首都移民部請願,始知審批之所以慢如蝸牛,非因人手不足,而是悄悄削減了永居名額,這與政府的「拉閘」大政策有關,港人惟有繼續「坐艇」苦等下去。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當年《香港國安法》實施,加拿大與美英大合唱,擺出「支援港人」姿態,於2021年推行「救生艇」計劃,參加的港人可獲3年工作簽證,再過渡至永久居留。官員當時說得天花龍鳳,大批不願留港的港人紛紛心動「上艇」,期待3年後「登岸」成為永久居民。

但料不到當正式入紙申請之後,等候審批等到頸都長,以今年1月的數字,移民部已收到的永久居留申請共15592份,尚待處理的,竟達8357份,即逾半仍未批出。

由於3年工作簽證快將到期,如果屆時他們仍未獲批永居,將失去合法留加身分,醫療保險亦失效,子女就學都成問題,十分慘情。傳媒訪問一名自稱當年曾參加「抗爭」的申請者,表示自已不宜返回香港,但又前景未明,而與他境況相近的人不在少數,惟有乾着急。

這批「黃友」陷於兩頭不到岸,只好硬着頭皮「行動起來」,近日拉隊到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向移民部官員請願,要求加快審批。

為何審批永久居留如此緩慢?原來背後有一個政策原因。協助他們的組織,曾會晤負責的移民部高官,得知問題並不是只因人手不足,而是移民部將「救生艇計劃」列入移民政策中的「人道及恩恤類別」,這類別今年的配額比去年少2235人,減到13750人,到2025年更跌到只有8000人。

加拿大大削移民人數,皆因之前杜魯多政府以為,放更多人入來可增加勞動力,刺激經濟,但大閘一開,新移民湧入「過咗龍」,去年人口暴增100萬,當中很大比例是新移居者,瀕臨失控。

後遺症亦隨即顯現,最立竿見影的,是屋租急升,據一個租務網站統計,過去一年多,加拿大房租上漲了22%,而醫療系統和社福設施受到的壓力也急增。

政策過了頭,政府惟有急踩「迫力」,把臨時居民人數大削20%,而對永久居民也設定上限,讓移民人數慢慢「陰乾」。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在政策急扭軚下,政府當然不會因23條立法而進一步擴大「救生艇計劃」,對之前己上艇的港人,審批永久居留仍將拖得就拖。所謂「支援港人」,只是漂亮囗號而己,說到底都先顧國家利益,「黃友」應睇化啲,早謀後路為上。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