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阿Trump七情上面 黎智英死心塌地 「超級粉絲」押下重注無退路

博客文章

阿Trump七情上面 黎智英死心塌地 「超級粉絲」押下重注無退路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阿Trump七情上面 黎智英死心塌地 「超級粉絲」押下重注無退路

2024年02月26日 20:36 最後更新:20:59

看連日來黎智英案的證供,貫穿他思路的一個最重要人物,是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他由始至終深信阿Trump敢同北京play hard ball,而成功連任機會亦很大,雖然《香港國安法》出台後「比想像更大鑊」,仍押重注於自己的偶像。阿Trump是出名好戲的政客,對「超級粉絲」黎智英大加讚揚,七情上面,令他更信心十足,期待形勢將可逆轉,遂如過河卒子,有前無後。《蘋果》副社長陳沛敏今日作供指,黎智英被捕後,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大讚他是「非常勇敢的人」,並送上祝福,他亦隨即衷心感謝,而在這之後,《蘋果》的方針亦維持不變。

黎智英自稱特朗普的「忠實粉絲」,認為對方是最敢同北京play hard ball的總統;而他被捕後,阿 Trump又七情上面,大讚他是「非常勇敢的人」。這令他把重注押在對方身上。

黎智英自稱特朗普的「忠實粉絲」,認為對方是最敢同北京play hard ball的總統;而他被捕後,阿 Trump又七情上面,大讚他是「非常勇敢的人」。這令他把重注押在對方身上。

2020年5月,《香港國安法》己逐步逼近,對黎智英而言,可說風聲鶴唳,據審訊披露,他當時有幾個動作,都與特朗普有關:1是由《蘋果》搞「一人一信」運動,發動港人寫信給特普朗,促反對《香港國安法》。一些高層同事不同意這樣做,連黃之鋒也在外面反對,說「真係冇理由叫人哋嘅總統來save HK」。不過黎仍一意孤行,一切寄望於阿Trump。

第2個做法是趕緊出版《蘋果》英文版,以此作為直接渠道,請求特朗普和其他政要,加強制裁中國和香港特區。黎智英特別向同事下了一個硬指令,英文版內容絕不可像CNN和《紐約時報》般踩特朗普,因《蘋果》靠他保命。

對特朗普敢同中國 play hard ball, 黎智英深信不疑,他於當年5月底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指特朗普是對付中國最有效的總統,沒有任何一個總統比他更強硬,所以美國可以帶領其他國家反對「國安法」。

到了11月初,美國總統大選已進入大直路,黎智英也高調表態支持特普朗,在其Twitter帳戶推文,正式宣布支持阿Trump連任,並預測可取得「壓倒性勝利」。他還自稱是阿Trump的「忠實粉絲」,盡數其卓越政績,「擦」得相當露骨。他對拜登則踩了幾腳,說擔心拜登如勝出,對香港議題一定冷處理。

黎智英到2020年11月初美國大選前不久,仍深信阿Trump可壓倒性勝出,期望香港形勢可逆轉。

黎智英到2020年11月初美國大選前不久,仍深信阿Trump可壓倒性勝出,期望香港形勢可逆轉。

據陳沛敏在庭上所說,當時黎老闆曾批評《蘋果》國際組,對拜登及其家人的「醜聞」,做得不夠大,誰是朋友,誰是敵人,十分清楚。

美國大選前的大半年間,特朗普不但七情上面讚黎是「一個好人」、「一個非常勇敢的人」,也許背後還有一些未公開的諾言,但對政客而言,「表演」和「承諾」從來沒有什麼成本,說了就算,何况阿Trump最後意外「落馬」,連任成空,黎智英的所有寄望亦隨之一筆撇清。

到了此時,黎已無路可退,而與他有恩怨的拜登,會幫他幾盡,大家都心裏有數了。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在加「黃友」 申永居兩頭不到岸 示威促官員加鞭 你急佢唔急

2024年04月15日 20:07 最後更新:20:14

西方政府大駡23條立法是一回事,講到港人移居,又是另一回事。我早前講過,大批當年坐上加拿大「救生艇」的港人,申請永久居留時卻遭無了期拖延,搞到兩頭不到岸,這情況並未因23條立法而加快,官員仍大嘆慢板。部分「黃友」終於谷到爆,近日操去首都移民部請願,始知審批之所以慢如蝸牛,非因人手不足,而是悄悄削減了永居名額,這與政府的「拉閘」大政策有關,港人惟有繼續「坐艇」苦等下去。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當年《香港國安法》實施,加拿大與美英大合唱,擺出「支援港人」姿態,於2021年推行「救生艇」計劃,參加的港人可獲3年工作簽證,再過渡至永久居留。官員當時說得天花龍鳳,大批不願留港的港人紛紛心動「上艇」,期待3年後「登岸」成為永久居民。

但料不到當正式入紙申請之後,等候審批等到頸都長,以今年1月的數字,移民部已收到的永久居留申請共15592份,尚待處理的,竟達8357份,即逾半仍未批出。

由於3年工作簽證快將到期,如果屆時他們仍未獲批永居,將失去合法留加身分,醫療保險亦失效,子女就學都成問題,十分慘情。傳媒訪問一名自稱當年曾參加「抗爭」的申請者,表示自已不宜返回香港,但又前景未明,而與他境況相近的人不在少數,惟有乾着急。

這批「黃友」陷於兩頭不到岸,只好硬着頭皮「行動起來」,近日拉隊到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向移民部官員請願,要求加快審批。

為何審批永久居留如此緩慢?原來背後有一個政策原因。協助他們的組織,曾會晤負責的移民部高官,得知問題並不是只因人手不足,而是移民部將「救生艇計劃」列入移民政策中的「人道及恩恤類別」,這類別今年的配額比去年少2235人,減到13750人,到2025年更跌到只有8000人。

加拿大大削移民人數,皆因之前杜魯多政府以為,放更多人入來可增加勞動力,刺激經濟,但大閘一開,新移民湧入「過咗龍」,去年人口暴增100萬,當中很大比例是新移居者,瀕臨失控。

後遺症亦隨即顯現,最立竿見影的,是屋租急升,據一個租務網站統計,過去一年多,加拿大房租上漲了22%,而醫療系統和社福設施受到的壓力也急增。

政策過了頭,政府惟有急踩「迫力」,把臨時居民人數大削20%,而對永久居民也設定上限,讓移民人數慢慢「陰乾」。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在政策急扭軚下,政府當然不會因23條立法而進一步擴大「救生艇計劃」,對之前己上艇的港人,審批永久居留仍將拖得就拖。所謂「支援港人」,只是漂亮囗號而己,說到底都先顧國家利益,「黃友」應睇化啲,早謀後路為上。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