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葉劉:羅奇再講「玩完論」減囂張 承認「過咗」驚得罪港財經猛人

博客文章

葉劉:羅奇再講「玩完論」減囂張 承認「過咗」驚得罪港財經猛人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葉劉:羅奇再講「玩完論」減囂張 承認「過咗」驚得罪港財經猛人

2024年02月27日 19:49 最後更新:21:34

大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 Stephen Roach)早前在《金融時報》撰文,基於3個原因,指「香港玩完」,他講到咁絕,即時引起香港與內地的強烈反應,其中包括行會召集人葉劉,她數度致函《金融時報》反駁羅奇,對方亦予回擊,擊出火花。面對群情洶湧,羅奇今日投稿《南華早報》再解釋「玩完論」,說自己深愛香港,文章原意是「警醒」,而非指香港「玩完」,態度顯然有改變。葉劉同我講,羅奇承認前一篇文的說法「過咗」,可能因為估不到反應咁大、反駁咁強,也似乎驚得罪香港一些財經界猛人。

大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早前說「香港玩完」,引起極大迴響,他昨天也撰文解釋自己的觀點,說原意只是想「警醒」香港,承認之前的說法「過咗」,但葉劉指他已對香港經濟聲譽造成傷害。

大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早前說「香港玩完」,引起極大迴響,他昨天也撰文解釋自己的觀點,說原意只是想「警醒」香港,承認之前的說法「過咗」,但葉劉指他已對香港經濟聲譽造成傷害。

羅奇在最新文章說「從沒有一個國家、經濟實體或城市,會絕對『玩完』」,並說他前文標題的原意,只是想給香港一個 wake-up call 。葉劉說,羅奇這篇文的語氣「已冇咁沙塵、囂張」,他也承認之前文章講得「過咗」,所以再出文解釋,自己本來的出發點是「警醒」香港,希望「兜返」。

她認為羅奇此舉可能有3個原因:1是原以為評論完之後就「冇嘢」,估不到反應這樣大,須平息一下;2是他也不想得罪一批他認識的財經猛人;3是她數度在《金融時報》公開反駁他,也促使他作出較正面回應。

葉劉在羅奇發表「香港玩完論」後,致函《金融時報》,反駁對方提出港股低迷的3個理由:2019年動亂後香港失去政治自主、內地經濟持久疲弱、中美衝突逼香港的東亞貿易夥伴歸邊,她認為影響港股的最大原因,是美聯儲局急劇加息,以及美國資金因地緣政治理由不來香港。

葉劉曾數度致函《金融時報》,反駁羅奇的「玩完論」,雙方交火激起火花。她說對這類言論必須有力反擊。

葉劉曾數度致函《金融時報》,反駁羅奇的「玩完論」,雙方交火激起火花。她說對這類言論必須有力反擊。

葉劉又引用2019年的數據,指香港當年IPO數字在全球名列前茅,只因隨後疫情爆發,打擊了香港的集資活動。

雖然羅奇最新文章強調,自已是出於「良好意願」,只想警醒,並無惡意,但葉劉指國際上這類「唱衰」香港的不客觀言論,對香港的聲譽已造成傷害。

所以,她認為對這些損害性評論,必須有力反駁,特別是要在國際媒體主動反擊,對方才不敢「越講越大」。

我同意葉劉所言,目前地緣政治環境複雜,不斷有人向香港放冷箭,部分帶有政治動機,想香港死;也有些為了地區競爭,想搶走香港的錢財和人才,所以香港不能再「有麝自然香」,要主動打宣傳戰。

說到反擊,新華社昨日便就香港投資環境,發了響響一砲。評論員港澳平直指,西方媒體和所謂專家對香港的投資和營商環境屢屢作出抹黑,說什麼企業、資金、人才都紛紛離開香港,頗具迷惑性。但只要略作研究就會發現,這些都是刻意製造的謊言,在具體的事實和數據面前一戳就破。

港澳平接着在企業、資金、人才3方面,列舉了大量具體數字,用事實作出有力反擊。正如葉劉所說,這樣的反駁文章要不斷出,如果能找到英文寫作高手,直接上國際媒體打「筆戰」,與抹黑者針鋒相對,效果就更佳。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在加「黃友」 申永居兩頭不到岸 示威促官員加鞭 你急佢唔急

2024年04月15日 20:07 最後更新:20:14

西方政府大駡23條立法是一回事,講到港人移居,又是另一回事。我早前講過,大批當年坐上加拿大「救生艇」的港人,申請永久居留時卻遭無了期拖延,搞到兩頭不到岸,這情況並未因23條立法而加快,官員仍大嘆慢板。部分「黃友」終於谷到爆,近日操去首都移民部請願,始知審批之所以慢如蝸牛,非因人手不足,而是悄悄削減了永居名額,這與政府的「拉閘」大政策有關,港人惟有繼續「坐艇」苦等下去。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一批「坐救生艇」港人拉隊向加拿大移民部請願,指申請永久居留受到拖延,苦不堪言,要求加快審批。

當年《香港國安法》實施,加拿大與美英大合唱,擺出「支援港人」姿態,於2021年推行「救生艇」計劃,參加的港人可獲3年工作簽證,再過渡至永久居留。官員當時說得天花龍鳳,大批不願留港的港人紛紛心動「上艇」,期待3年後「登岸」成為永久居民。

但料不到當正式入紙申請之後,等候審批等到頸都長,以今年1月的數字,移民部已收到的永久居留申請共15592份,尚待處理的,竟達8357份,即逾半仍未批出。

由於3年工作簽證快將到期,如果屆時他們仍未獲批永居,將失去合法留加身分,醫療保險亦失效,子女就學都成問題,十分慘情。傳媒訪問一名自稱當年曾參加「抗爭」的申請者,表示自已不宜返回香港,但又前景未明,而與他境況相近的人不在少數,惟有乾着急。

這批「黃友」陷於兩頭不到岸,只好硬着頭皮「行動起來」,近日拉隊到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向移民部官員請願,要求加快審批。

為何審批永久居留如此緩慢?原來背後有一個政策原因。協助他們的組織,曾會晤負責的移民部高官,得知問題並不是只因人手不足,而是移民部將「救生艇計劃」列入移民政策中的「人道及恩恤類別」,這類別今年的配額比去年少2235人,減到13750人,到2025年更跌到只有8000人。

加拿大大削移民人數,皆因之前杜魯多政府以為,放更多人入來可增加勞動力,刺激經濟,但大閘一開,新移民湧入「過咗龍」,去年人口暴增100萬,當中很大比例是新移居者,瀕臨失控。

後遺症亦隨即顯現,最立竿見影的,是屋租急升,據一個租務網站統計,過去一年多,加拿大房租上漲了22%,而醫療系統和社福設施受到的壓力也急增。

政策過了頭,政府惟有急踩「迫力」,把臨時居民人數大削20%,而對永久居民也設定上限,讓移民人數慢慢「陰乾」。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加拿大因之前的移民政策「放過龍」,造成不少後遺症,要急煞車,大削臨時居民人數,也影響港人獲批永久居留。

在政策急扭軚下,政府當然不會因23條立法而進一步擴大「救生艇計劃」,對之前己上艇的港人,審批永久居留仍將拖得就拖。所謂「支援港人」,只是漂亮囗號而己,說到底都先顧國家利益,「黃友」應睇化啲,早謀後路為上。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