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黎智英案|陳沛敏:黎以老闆身份建議 推薦「香港監察」羅傑斯新聞稿作報道 難置之不理

HotTV

HotTV

HotTV

黎智英案|陳沛敏:黎以老闆身份建議 推薦「香港監察」羅傑斯新聞稿作報道 難置之不理

2024年02月28日 11:43 最後更新:02月29日 07:46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2月28日展開第三十四天聆訊。「從犯證人」、《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第二日接受辯方盤問、亦是其第十三日作供。辯方提到,黎智英曾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新聞稿轉發給陳沛敏,僅因他們是朋友,報道決定權留給陳,惟陳指,她理解黎是以老闆身份推薦作報道,又強調由黎親自提出的「建議」,她很難置之不理。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續盤問陳沛敏。辯方本周二(27日)提出,黎智英不會要求《蘋果》記者怎樣做或不做,只提出建議,但陳指「有時我會覺得係一個指示」。

更多相片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2月28日展開第三十四天聆訊。「從犯證人」、《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第二日接受辯方盤問、亦是其第十三日作供。辯方提到,黎智英曾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新聞稿轉發給陳沛敏,僅因他們是朋友,報道決定權留給陳,惟陳指,她理解黎是以老闆身份推薦作報道,又強調由黎親自提出的「建議」,她很難置之不理。

「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續盤問陳沛敏。辯方本周二(27日)提出,黎智英不會要求《蘋果》記者怎樣做或不做,只提出建議,但陳指「有時我會覺得係一個指示」。

831太子站事件

黎轉發羅傑斯新聞稿 陳:黎以老闆身份推薦作報道

8.31太子站事件刊頭版 陳:黎好重視警暴新聞

黎的直播節目和專欄文章在國安法生效後,仍續推出。(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蘋果》有行動避免違國安法 惟黎的直播節目及專欄文章照推出

辯方再展示,黎於2020年12月被起訴後,張劍虹及陳之間的對話。當中張指「老闆在副刊、Twitter live、Twitter post、外媒訪問,不少列出證據」,陳回應「Chris 問使唔使seek legal advice(徵詢法律意見)問使唔使下架」。辯方問,當時他們有採取進一步行動,把黎部分文章下架?陳確認。

辯方指,黎智英無叫公司同事「撐住」。星島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辯方指黎僅轉發有關「shit list」訊息非指示 陳:「俾我睇係叫我哋做跟進」

辯方律師團隊指需時整理證據,法官將案押後至明日下午。 (巴士的報記者攝)

辯方稱黎說「無人會逼你做烈士」意指違國安法 陳:「留喺到做呢份工係自己決定」

黎智英女兒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辯方向法官指,只餘下最後一個環節盤問證人,冀法庭給予時間整理證供,法官遂應辯方要求將審訊押後至明下午繼續。

陳沛敏丈夫鍾沛權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今續穿米色西裝外套、白恤衫到庭,向前來旁聽的妻女打招呼;而陳沛敏則穿淺啡色外套,其夫、前「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如常聽審。

陳沛敏 (資料圖片)

在第三十三天聆訊中,控方展示陳沛敏及楊清奇的對話顯示,黎還柙後仍欲邀作家桑普撰文,惟楊清奇指桑普公開主張港獨,讓他開專欄「有麻煩」;而陳沛敏於2021年6月17日被捕獲保釋後,向葉一堅提出請辭,惟6月24日最後一期刊印100萬份,仍經她同意。陳又供稱,黎曾不滿《蘋果》實體版把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外國醞釀向中港施壓的新聞僅做A1頂部,認為應放大做全版;但陳接受辯方盤問時否認自己有絕對編採自主,直指「如果黎生無出聲時都係」;陳又承認自己反對國安法,憂影響新聞自由,同意《蘋果》文章傾向批判,強調亦反映黎的立場。

辯方指黎僅向陳作編採建議 陳:黎親提出好難置之不理 

辯方今引述陳及黎之間於2018年5 月6日的WhatsApp對話內容,黎向陳發訊息指「例如今日的頭條我們是否可以找退休警官或前ICAC官員撰寫些insight融合其中?」以及「Just a thought.」,陳確認。

辯方又展示,黎2019年4月18日轉發前民主黨主席李永達的訊息予陳,指「沛敏,以上是李永達提議,是否可以像他提議再處理,或甚至找到這人訪問,可以不出面用背影出現?」辯方形容,當時黎是提出建議?陳回答指黎的語氣是「客氣」,「但佢親自咁樣提出嘅話,我好難置之不理咁囉」;陳又指,有時黎提出的建議,前行政總裁張劍虹亦得悉,「張生都會問我跟進、進展點樣,咁所以我話視之為要去執行嘅一啲事囉。」但辯方指,有些情況下,黎會提出建議後表明,由陳決定如何處理?陳同意。

「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

「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

黎轉發羅傑斯新聞稿 陳:黎以老闆身份推薦作報道 

辯方提到,黎曾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Benedict Rogers)的新聞稿轉發給陳,可能是因黎與羅傑斯是朋友,而黎想把報道的決定權留給陳沛敏等人,但陳沛敏指:「黎生作為我哋老闆,係推薦我哋出呢個新聞稿」,指黎好重視羅傑斯及由對方創立的「香港監察」的新聞。法官李運騰問及,會否有可能黎不是作出指示,僅陳的個人感受為指示,陳沛敏指,可能性不大,因如果黎不重視羅傑斯及「香港監察」,他大可讓羅傑斯自行聯絡《蘋果》的編輯。陳又指,黎是叫她處理該新聞稿,「俾我嘅印象係佢都重視(「香港監察」),想幫助佢哋」。

辯方指《蘋果》「開天窗」沒問黎 陳:「唔清楚張劍虹有無講」

辯方指,黎有時的訊息,用字較似發指示,但這情況屬例外,非經常發生?陳答,難以說明這情況有多經常發生,但她早前作供時提及例子,如黎就美國大選的報道提出意見,如何處理七一立法會衝突等,「點樣去採訪邊啲人,我都會覺得係指示囉」。辯方續問,黎甚少跟進他自己提出的建議?陳認為「可以咁講」,但張劍虹同時亦會收到相關指示,張會問陳跟進情況。

辯方展示,陳與林文宗於2019年的訊息對話,當中陳指「我已跟社長打了招呼,星期一頭版開天窗,並會有段文字交代一下我們支持罷工,但基於社會角色欲罷不能之類」。辯方問及,作出「開天窗」的決定,陳完全沒問黎的意見?陳指她本人沒有,但她告知張劍虹,張同意其做法,「咁我唔清楚佢有冇同黎生講」。

831太子站事件

831太子站事件

8.31太子站事件刊頭版  陳:黎好重視警暴新聞

辯方再展示,《蘋果》2019年9月1日頭版報道「港鐵大搜捕釀元朗恐襲2.0 速龍無差別毆打市民」。辯方指,陳及林的訊息顯示,二人自行制定標題?訊息顯示林指,「我改太子站無差別打人做 A1」。陳回應「Ok (emoji)好離譜」,又提及「無線片好清楚」。陳解釋,當時她已離開公司,而新聞較夜發生,林文宗把相關新聞改成頭版,「咁當然我係同意佢轉做A1嘅」,陳解釋,「因我喺屋企睇電視新聞,或者係睇social media上面啲片段,同埋輿論即時嗰個反應,我都覺得係可以做 A1 嘅。」

辯方追問,陳認為相關報道有新聞價值?陳同意。辯方再指,內容亦與陳反警暴的想法一致?陳確認,但強調「我同林文宗先生都知道,黎生好重視警暴呢啲新聞」。 辯方又問,當時陳有檢視新聞報道內容,認為標題符合內容?陳指「可以咁講」,並憶述她當時要依賴報館同事,因對方才可看到記者的撰文。陳指,標題是根據文章內容而制定,理論上報館同事最清楚內容,「會睇到點樣起條題,先最貼合篇文嘅內容」,「所以我會知道佢哋起咗條咩題,除非我睇完好大疑問,我會問返佢」,否則會依賴報館同事制定標題。辯方指,陳在檢視新聞片段後,認為標題合適?陳指「冇異議囉當時」。

辯方指黎反對港獨 陳:「無聽過佢講有咁嘅主張」

辯方指,2019年7月間陳沛敏多次主動聯絡時任主筆楊清奇,包括向對方發送與社運相關讀者投稿,最後楊回應以即時新聞處理,此反映陳會作出建議後,由楊自行決定,惟陳指「我冇俾建議佢,我收到讀者投稿,再轉交畀佢」。辯方遂問,收到投稿再轉交他人的說法,與黎向陳轉發新聞稿,唯一不同就是黎是老闆,陳指「係呀,雖然佢(楊)請假要我簽,但我冇乜指示佢論壇要點做呢個工作。」

根據對話訊息紀錄,陳曾向主筆楊清奇(筆名李平)傳送題為「最後一根稻草—公務員罷工」的文章,並表示「讀者投稿,請看是否合用」,楊當時回覆:「出online吧,報紙無位」。陳亦曾向楊提供作家Olivia Wong(筆名:小可)的聯絡方法。 辯方指,陳亦曾向楊清奇推薦論壇版寫手,如她曾透過WhatsApp傳訊息推薦有線電視前採主及記者在論壇版刊登文章,陳同意。

辯方再指,陳曾傳訊息給楊清奇「桑普有冇定期專欄」、「老闆建議找他寫。論壇有位嗎?」,而楊回覆「他的文章怪怪的,而且公開主張港獨,所以一直沒敢讓他開專欄」,最終桑普並沒在《蘋果》撰文。陳解釋,因張劍虹轉述黎想找桑普寫文章,故她轉告楊清奇,而她亦有將楊清奇的想法告知張劍虹,當時張表示「既然有法律上嘅考慮,咁就算啦,唔好揾佢啦」。

辯方問及,陳認識黎多年,黎有否主張港獨,陳稱「無聽過佢講有咁嘅主張」,辯方續指其實黎反對港獨,陳指「我無深入同佢討論過呢個問題……」。

辯方指黎重任主席挽虧損 陳:訂閱收入升 

辯方指,黎於2014年辭任《壹傳媒》主席,當年集團有超過一億六千萬元盈餘,但隨後3年出現虧蝕。辯方問及,當時黎並無積極參與《壹傳媒》的業務?陳指,由於其崗位主要負責編採事宜,故對整個集團生意實際情況,並不清楚。

辯方續指,黎於2019年重任集團主席,隨後集團虧蝕情況改善,陳指「好似係」。辯方問及,一般而言,報章主要收入來源為廣告收入,甚至為銷售報紙所獲的收入兩倍,陳確認。但辯方指,於2020年《蘋果》實體版的銷售收入及訂閱收入,比廣告收入還多?陳指不記得,但知道訂閱「有段時間升得好犀利嘅」。

梁振英發起針對《蘋果》廣告商行動 陳確認2019年廣告收入跌

辯方再提及,2019年3月前特首梁振英針對《蘋果》的廣告商發起行動,會在其Facebook專頁公開《蘋果》廣告商,陳確認。辯方指,當時梁振英的行動引起廣泛關注,組織「無國界記者」亦有發稿回應其行動,陳確認。辯方指,自2019年3月《蘋果》的廣告收入大幅下降?陳回應「我記得你頭先講件事令廣告有減少,但我唔記得幅度,同埋相對sales、報紙銷量係點」。

《蘋果》有行動避免違國安法 惟黎的直播節目及專欄文章照推出 

辯方展示《蘋果》刊登陳方安生與美國前副總統彭斯的會面頭版報道,顯為「彭斯晤陳太 關注港人權 學者:高規格接待向京施壓」,辯方指當時其他香港傳媒均有廣泛報道事件?陳確認。

辯方另展示一張台灣《蘋果》的截圖,問香港和台灣《蘋果》的編採和運作是否獨立,陳確認。

辯方再引述黎及陳的WhatsApp對話內容,顯示黎指「沛敏,看了國安法細節嚇了一跳⋯香港將無法治和自由,政府行政無法無天,泛民寸步難移,動彈不得,先要想好策略對付,不容魯莽。」辯方指,顯示黎指示《蘋果》採取行動,以免觸犯國安法。?陳確認,但指對「黎生Live chat個節目,啲同事覺得有啲驚訝囉」。

黎的直播節目和專欄文章在國安法生效後,仍續推出。(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黎的直播節目和專欄文章在國安法生效後,仍續推出。(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辯方再展示,黎於2020年12月被起訴後,張劍虹及陳之間的對話。當中張指「老闆在副刊、Twitter live、Twitter post、外媒訪問,不少列出證據」,陳回應「Chris 問使唔使seek legal advice(徵詢法律意見)問使唔使下架」。辯方問,當時他們有採取進一步行動,把黎部分文章下架?陳確認。

辯方形容,《香港國安法》生效後,《蘋果》亦有行動避免違反《香港國安法》?陳同意。辯方再問及,在黎被起訴前,陳並不認為《蘋果》的行為有違反《香港國安法》?陳確認,指因2020年8月黎被捕時,警方雖有搜查報館,但警方的說法「唔係針對新聞材料嘅,當時涉案嘅人⋯李宇軒嗰啲都唔係同我哋報館有關,所以當時我哋認知,以為係同新聞報道冇關係嘅」。

辯方指,黎沒吩咐他們做一些可被視為違反《香港國安法》的行為?陳指「可以咁講」,但黎的「Live Chat」及專欄文章,都分別在《蘋果》電子平台及實體報紙推出,雖然陳沒參與製作內容,但同事亦有「登到嗰篇文出嚟,可以咁講,當然登嗰時唔係肯定知佢違唔違法,即係喺咁嘅情況底下登咗出嚟」。 辯方續問,若陳知悉內容違國安法,便不會刊登相關文章?陳同意,指張劍虹亦提醒他們要小心處理,「但係黎生嗰啲文基本上唔會改動而出㗎啦,而Live Chat我哋更加冇得參與」。

辯方引述於2020年12月12日張劍虹與陳的WhatsApp對話,顯示《蘋果》於《香港國安法》實施半年後,即黎被正式檢控勾結外國勢力罪1日後,才諮詢律師意見及採取行動,將部分黎的文章及Live Chat節目下架。

辯方指黎僅轉發有關「shit list」訊息非指示 陳:「俾我睇係叫我哋做跟進」

辯方重提及,黎曾向陳發送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的白宮新聞稿,另加數段文字,談及製作有關制裁人物的「shit list」。辯方指,該數段文字像是美國人口吻,不像是黎所寫,有可能整個訊息均是轉發他人的訊息,也是其「慣用表達方法」?法官李運騰追問,陳當時以為是黎給她的指示,但其實黎只是轉發相關訊息給她?陳稱:「我覺得好奇怪,佢整呢段嘢畀我睇,當係人哋寫畀佢啦,佢又唔講呢個係咩人同佢講,咁佢又send畀我,我唔明佢用意係咩」,陳說:「我當時理解,俾我睇係叫我哋做跟進」。

辯方又提到,《蘋果》在2020年7月18日發表題為「美制裁名單 韓正 林鄭 PK鄧上榜」的文章,又指該美國制裁名單實際是出自彭博新聞社的消息。

辯方指,黎智英無叫公司同事「撐住」。星島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辯方指,黎智英無叫公司同事「撐住」。星島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辯方稱黎說「無人會逼你做烈士」意指違國安法  陳:「留喺到做呢份工係自己決定」 

下午開庭。辯方播放2020年《蘋果》25 周年報慶,黎智英的發言片段,當中黎稱「依家《國安法》都嚟埋添,都唔知點去做喇真係⋯我哋對住《國安法》嘅做法係,你哋用返你哋對自己嘅責任,對社會嘅責任、對你個家庭嘅責任,去做呢份工作,冇人會逼你點樣去做,冇人會逼你做烈士,但係你哋攞住你哋個良知,攞住對自己嘅良知、攞住對社會嘅良知去做,我唔會叫你哋點去做」。

辯方指,黎稱「冇人會逼你點樣去做,冇人會逼你做烈士」,是叫同事不要違反《國安法》?陳形容「我諗佢係一個好空泛嘅講法,留喺度都係自己嘅決定,留喺度返呢份工。」 辯方指,黎被還柙後,只表示會「撐住」,但沒要求其他人「撐住」?陳指記憶中黎有向公司同事講「撐住」。

辯方再引述2020年12月張劍虹與陳之間的對話,當時張向陳提及黎的說話,張表示「老闆說,不要把他的新聞做太大,我說已經沒有」,張又指「我問他有甚麼跟同事和讀者說,黎提到「不用擔心我」、 「對我來說,係造化、有機會定落睇吓書」、「亂世,仍然要往前行」。陳回應「收到,他很勇敢,宗教信仰也有幫助」。

辯方指黎無叫「其他人撐住」 陳:是叫政界及社運界朋友

辯方指,訊息中沒提及黎表示要其他人「撐住」?陳指「呢度冇用呢個字眼」。 辯方再指,陳親自探訪黎時,黎只提及自己會「撐住」,沒叫其他人「撐住」?辯方同時引述由陳撰寫的文章「文明能壓碎情懷不衰 無論枯乾山水」,此文章同時於《蘋果》 及《立場新聞》刊登。

辯方指,文章內容提到「今次是第二次探他⋯他說讀報看到有關47人案的文章,很感動。『我會撐住,但我唔會叫出面啲人撐住囉。』他的意思是,香港情況太壞,叫人撐住,撐下去的人承擔的代價可能很大。聽到這裏,我有點感觸,這是他在獄中三個月的感悟。」 陳解釋,如果沒記錯,當時語境是黎提及「47人案呢件事」。陳指「我諗因為黎生有啲朋友都係政界嘅人,我當時理解佢講『出面啲人』,係政界或者社運界佢識得嘅人囉。」陳續指,據其了解,「撐下去的人承擔的代價可能很大」意指這些朋友。

辯方律師團隊指需時整理證據,法官將案押後至明日下午。 (巴士的報記者攝)

辯方律師團隊指需時整理證據,法官將案押後至明日下午。 (巴士的報記者攝)

辯方向法官指,只餘下最後一個環節盤問證人,冀法庭給予時間整理證供,法官遂應辯方要求將審訊押後至明下午繼續。

黎智英女兒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女兒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今續穿米色西裝外套、白恤衫到庭,向前來旁聽的妻女打招呼;而陳沛敏則穿淺啡色外套,其夫、前「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如常聽審。

陳沛敏丈夫鍾沛權 (巴士的報記者攝)

陳沛敏丈夫鍾沛權 (巴士的報記者攝)

在第三十三天聆訊中,控方展示陳沛敏及楊清奇的對話顯示,黎還柙後仍欲邀作家桑普撰文,惟楊清奇指桑普公開主張港獨,讓他開專欄「有麻煩」;而陳沛敏於2021年6月17日被捕獲保釋後,向葉一堅提出請辭,惟6月24日最後一期刊印100萬份,仍經她同意。陳又供稱,黎曾不滿《蘋果》實體版把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外國醞釀向中港施壓的新聞僅做A1頂部,認為應放大做全版;但陳接受辯方盤問時否認自己有絕對編採自主,直指「如果黎生無出聲時都係」;陳又承認自己反對國安法,憂影響新聞自由,同意《蘋果》文章傾向批判,強調亦反映黎的立場。

陳沛敏 (資料圖片)

陳沛敏 (資料圖片)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五十九日聆訊下午繼續。 第五名從犯證人、律師助理陳梓華續供稱,在「G20全球登報計劃」中,黎及Mark Simon最終墊支共約150萬元,惟Mark Simon雖曾向陳指在《蘋果》旗下報章登廣告時可「先登後付」,惟李宇軒聯絡《台蘋》登報時卻不能,陳遂發電郵向Mark Simon求助。其後,陳與Mark Simon見面,對方大讚G20全球登報有效果,認為未來文宣方向應延續影響力,並願意提供經濟、人脈及傳媒方面的協助。

控方續問及「G20」眾籌登報收據,陳梓華確認部分付款紀錄顯示,由「力高」及「Lais Hotel」付款。控方問到,Mark Simon 當時有否向他提及兩間公司的資料?陳稱當時沒有,但之後有,「喺我同Mark Simon第一次見面嘅時候」,即 2019年7月提及。

陳:黎為「G20」登報共墊支150萬元

控方問為何李宇軒需要匯款紀錄?陳稱「當時佢話佢需要作記錄,同埋有一啲報刊佢需要你有個 receipt(收據)證明你付咗款」。控方問到,李宇軒如何將匯款紀錄給陳?陳指兩人相約在金鐘太古廣場交收,但該次並非兩人首次見面,首次見面是簽署借據。控方又指,陳供稱黎及Mark Simon可墊支500萬元,最終他們在「G20」登報墊支了多少錢?陳指大約150萬元。

控方展示台灣《蘋果日報》職員與李宇軒之間的電郵,職員著李「宇軒好 付款資料如下 麻煩匯款後通知我 謝謝」,陳向Mark Simon轉發此電郵,「Hi Mark,Please help me out with this.」。控方又展示,《台蘋》發票,顯示廣告客戶為李宇軒,金額為120萬新台幣,刊登日期為2019年6月28日,付款日期則寫着「刊前付現」,陳確認。

陳找Mark Simon處理《台蘋》登報付款問題

陳解釋,Mark Simon曾指「如果喺《蘋果》旗下嘅報章登報紙,係可以先行登報,後付款」。但當李宇軒向《台蘋》登報時,「發現唔係可以先行刊登再付款,所以我就將呢一張單再send返畀 Mark,再打咗個WhatsApp Call畀Mark,希望佢處理返好」。Mark Simon其後回覆指「處理咗」,陳再向李轉述情況,李後來自行支付《台蘋》登報費。

Mark Simon

Mark Simon

Mark Simon提供3個銀行戶口供還款

控方問及,陳有否與李宇軒商討如何還款?陳指,他之後給李由Mark Simon轉寄的付款收據、3 個銀行戶口資料,分別是加拿大、香港及台灣戶口。他稱「當時 Mark Simon 同我講,希望如果可以,send返啲錢去加拿大,但係若然方便你哋,你哋揀任何一個戶口都可以,因為3個戶口都係屬於佢老細」。

陳指,完成「G20登報」計劃、即在13個國家共20份報章登報後,遂問李宇軒是否已獲得眾籌費用,惟李一直「唔應機」。陳問網友怎麼辦,當中有人提議應該用 promissory note(本票)要求李簽名,讓他個人承擔150萬元,「我認為呢種做法,係無論對Mark Simon、黎智英,定抑或係 G20本身都係一個負責任嘅做法」。陳續指,他草擬借據後致電李,向李稱Mark Simon一方有人問「嗰筆錢會幾時返翻嚟」、「有冇時間表」,最終兩人相約在金鐘力寶中心簽署借據。

李墊支近400萬元 指「為咗香港就算按咗層樓都會咁做」

陳又澄清與李宇軒見面的次數,提到兩人首次見面應是2019年6月下旬,「嗰次就係純粹大家見過面」,交收匯款紀錄。當時陳問李為何墊支登報費,因據他所知,李差不多要墊支400萬元,而黎智英一方則墊支200萬元,總數為600萬元,「就會係當時佢差唔多可以攞到眾籌嗰筆款項」,而李當時回覆稱「為咗香港都一定要咁做,就算按咗層樓,佢都會咁做」,重申當時僅知他是「rip」,還未知道其真名是李宇軒。

他指,與李宇軒第二次見面才是簽署借據。控方問及,李在簽署借據時的反應是甚麼?陳稱沒太留意,「因為我認為當時首要嘅係,將件事處理好」。

陳:Mark Simon指示「成筆錢」歸還去「老細」戶口 

陳又供稱,簽署借據的雙方是他及李宇軒,陳是代表 Mark Simon,涉及金額約150萬元,並由2名網友作見證人。控方問及,當時Mark Simon已給陳還款戶口資料,陳有否跟Mark Simon商討還款事宜?陳指當時尚未討論,加上李宇軒後來告知陳,「佢唔知道應該transfer (匯款) 去邊個戶口,所以先還唔到錢」。

陳指,與李簽署借據後,當晚致電Mark Simon,指李宇軒願意個人承擔這筆款項,「所以佢唔會拖呢筆數」,又指因Mark Simon提供3個銀行戶口,「佢未知道應該用邊個戶口去畀」及是否一次過還款。陳指,Mark Simon後來回覆「嗰3個戶口隨便一個,但最好成筆錢咁樣」,李宇軒最終向Mark Simon 一方還款。控方問及,Mark Simon 有否告訴陳3個銀行戶口的持有人是誰?陳稱沒有,「佢只係話都係佢老細,冇話個holder 係邊個」。

Mark Simon大讚G20登報成果 願提供經濟、人脈及傳媒方面協助

陳指,與Mark Simon首次親身見面是在2019年7月,在中環文華東方酒店,「我入去Café(咖啡廳)嘅時候,好快就揾到Mark Simon」,指Mark Simon向他招手,待他坐下後,Mark Simon透露「佢係黎智英助手,基本上就執行佢boss(老闆)嘅order(指示)」。

陳又稱,Mark Simon大讚G20全球登報文宣、「非常滿意個成果同埋效果」,「佢認為未來嘅文宣方向應該係延續返G20登報嘅影響力,佢畀左個例子『展覽』」。Mark Simon指「並唔係人人都會睇報紙」、「我哋可以係呢方面繼續做多啲,亦都符合佢地嘅政治理念」、「佢地願意提供經濟上、人脈上……同埋傳媒方面嘅協助」。

Mark Simon指可助陳開離岸公司戶口

控方問到,Mark Simon有否提及甚麼政治理念?陳指Mark Simon無仔細談及,「但係佢有幾次強調『民主』」,又指該次見面沒談及還款事項,但指Mark Simon問他「未來想做啲乜嘢」。陳稱,當時有朋友邀他一起做生意,「其實我鍾意做生意多啲」,又指難在港開到一個離岸公司的銀行戶口。Mark Simon稱「應該唔難,其實我可以幫到你,你當係一個獎勵畀自己」。控方問是甚麼獎勵?陳稱當時Mark Simon沒說清楚。

陳:繼續本土文宣及國際游說 包括「五大訴求」

陳又指,Mark Simon當時問他會否繼續參與文宣工作,陳答會繼續。控方問是甚麼文宣工作?陳稱,是本土文宣及國際游說,「但係當時我對lobbying(游說)冇咩認知,所以我同佢講,我應該會嘗試參加更加多嘅報紙展覽」。

控方問「游說」指甚麼?陳指是「五大訴求」,即撤回逃犯條例、推翻612暴動定性、釋放及承諾不檢控被捕示威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及落實雙普選。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陳指第二次眾籌由「攬炒團隊」統籌  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

控方另問2019年7月是否有另一次眾籌活動?陳指「有,但唔係同一班人」,是「攬炒團隊」的「JD眾籌」。控方問及,陳如何知道這次眾籌?陳稱,當時在不同文宣、「公海」群組及網上論壇「都有講『攬炒團隊』準備做眾籌,想做一個登報行動,但個主題就同我哋G20嗰次唔同,我哋主題係反修例同五大訴求」,而「JD眾籌」則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希望英國政府可以履行道德責任」。

法官李運騰關注,「公海群組」是公開群組?陳稱「所有人都可以(加入),所以個人數先可以做到咁龐大」。陳指,他們又不斷在其他群組散播「公海群組」連結,吸引注意力及招募相同想法的人士,然後再問有沒有人想參與特定項目,如在「G20全球登報計劃」中便涉及很多不同語言的報章,他們便開了不同的「Sub-group」,分別處理不同報章後,再交給李宇軒及其他活躍的管理員「去做最後確認」。陳亦確認「Sub-group」不會是公開群組。

控方又問到「攬炒團隊」是指甚麼人?陳稱,是指在「連登」成名的「攬炒巴」劉祖廸,他在2019年12月認識對方。控方問除「攬炒巴」,「攬炒團隊」還有誰?陳稱還有李宇軒。法官李運騰問到,陳為何視李宇軒是「攬炒團隊」成員之一?陳稱當時「攬炒團隊」需要人手幫忙處理眾籌,他理解李想找人幫忙墊支,遂向李稱「你去做啦」,因李有眾籌經驗,「已經有足夠嘅能力,去幫佢哋處理晒所有眾籌嘅嘢」。陳補充,兩人再聊天時,李已在「攬炒團隊」處理眾籌計劃。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