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打擊非法捕撈?美海警自曝登中國漁船搜查 專家:長臂管轄

博客文章

打擊非法捕撈?美海警自曝登中國漁船搜查 專家:長臂管轄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打擊非法捕撈?美海警自曝登中國漁船搜查 專家:長臂管轄

2024年02月29日 14:22 最後更新:14:35

美國「強行」監督中國漁民捕撈作業,專家分析稱,這不僅體現了美國的「強盜邏輯」,還是一種長臂管轄行為。

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南太平洋海域執法

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南太平洋海域執法

《環球時報》援引路透社報道稱,有美國海岸警衛隊官員證實,美國海岸警衛隊和基里巴斯海警在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開展「打擊非法捕魚」的行動。

更多相片
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南太平洋海域執法

美國「強行」監督中國漁民捕撈作業,專家分析稱,這不僅體現了美國的「強盜邏輯」,還是一種長臂管轄行為。

基里巴斯當地警員

《環球時報》援引路透社報道稱,有美國海岸警衛隊官員證實,美國海岸警衛隊和基里巴斯海警在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開展「打擊非法捕魚」的行動。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此外,路透社還不忘渲染中美在太平洋地區進行競爭。報道提及基里巴斯官員上周稱,中國警方正在基里巴斯開展社區警務合作。而美國提出在基里巴斯建立大使館與中國競爭的計劃,但尚未付諸實施。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至於美國海岸警衛隊為何要「不遠萬里」地跑到太平洋南部,與基里巴斯這個島國搞「專屬經濟區聯合執法」,其實答案也很簡單,基里巴斯這個國家壓根就沒有像樣的軍事和准軍事力量。作為一個總人口僅有約12萬人的太平洋南部島國,基里巴斯的國家經濟體量極其有限,甚至養不起一支專業的軍隊,僅有約500名警員負責維持國內治安。至於該國的國防工作,則「外包」給了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漁業執法工作也由澳方海巡船隻負責。

中國籍遠洋捕撈漁船

不僅如此,為了盡可能地實現「左右逢源」,此前基里巴斯政府也和美國簽訂了合作協議,允許美方在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同基海警開展聯合執法,美國海岸警衛隊由此擁有了合法的執法權。當然,與之前共同負責漁業執法工作的澳大利亞海巡船相比,美國海岸警衛隊的軍事意味更加濃厚,畢竟其本就屬於美利堅的六大正規軍種之一,與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和太空軍享有同等的地位。此次美國海岸警衛隊隊員登上中國遠洋漁船搜查,即是基里巴斯官方授權下的一次行動。

日常執行任務的中國海警船

事實上,每天在中國專屬經濟區內開展正常作業的外籍漁船也有很多,中國海上執法部門同樣會對它們的捕撈作業予以監督,並在必要之時實施登船檢查,這基本就是個「日常」。但我們鮮少會聽到海警部門「單獨挑出某個國家的漁船被檢查」的消息,畢竟這種事情壓根就沒必要染上政治色彩,也用不著過分解讀。而在美國這裡,其却要為此事刻意渲染出幾分政治意味,只能說這種强行加戲的做法實在是有些太小兒科了,一點都不像是「超級大國」該有的氣量與格局。

這名官員特意提到一件事,即美國海岸警衛隊隊員登上了兩艘懸掛中國國旗的漁船,檢查了船艙內打撈的海貨,還要求中方漁民出具相關證件。其承認,兩艘中國漁船和漁民均不存在任何問題。

基里巴斯當地警員

基里巴斯當地警員

此外,路透社還不忘渲染中美在太平洋地區進行競爭。報道提及基里巴斯官員上周稱,中國警方正在基里巴斯開展社區警務合作。而美國提出在基里巴斯建立大使館與中國競爭的計劃,但尚未付諸實施。

3日路透社記者就此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問詢,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回應稱:「我不了解你提到的具體情況,請向中方主管部門了解。作為原則,中方始終在平等相待、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和開放包容的基礎上同有關國家開展合作。」

據《騰訊網》軍事專欄「海事先鋒」,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漁業國家,漁船總數超過50萬艘,比全球其他所有國家的漁船之和還要多。因此,如何確保中方漁民在海上執行正常捕撈作業時,不受到某些別有用心之人的非法侵犯,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放眼全世界,包括中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漁民都是「很守規矩」的,會在遠洋捕撈方面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並接受正常監督。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至於美國海岸警衛隊為何要「不遠萬里」地跑到太平洋南部,與基里巴斯這個島國搞「專屬經濟區聯合執法」,其實答案也很簡單,基里巴斯這個國家壓根就沒有像樣的軍事和准軍事力量。作為一個總人口僅有約12萬人的太平洋南部島國,基里巴斯的國家經濟體量極其有限,甚至養不起一支專業的軍隊,僅有約500名警員負責維持國內治安。至於該國的國防工作,則「外包」給了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漁業執法工作也由澳方海巡船隻負責。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美國六大軍種之一的海岸警衛隊

不僅如此,為了盡可能地實現「左右逢源」,此前基里巴斯政府也和美國簽訂了合作協議,允許美方在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同基海警開展聯合執法,美國海岸警衛隊由此擁有了合法的執法權。當然,與之前共同負責漁業執法工作的澳大利亞海巡船相比,美國海岸警衛隊的軍事意味更加濃厚,畢竟其本就屬於美利堅的六大正規軍種之一,與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和太空軍享有同等的地位。此次美國海岸警衛隊隊員登上中國遠洋漁船搜查,即是基里巴斯官方授權下的一次行動。

「海事先鋒」說,按理來說,美方的行動是獲得授權的合法行為,中方漁船和漁民的捕撈作業亦是合法行為,美國海岸警衛隊官員本無必要「特意將此事拎出來說」。其之所以要特別强調「針對中方漁船的登船檢查」,大概率還是一種「與中國做對抗」和「刻意噁心中方」的潜在心理在作怪,仿佛此事是一件值得加以「大肆宣傳」的「重要功績」。

中國籍遠洋捕撈漁船

中國籍遠洋捕撈漁船

事實上,每天在中國專屬經濟區內開展正常作業的外籍漁船也有很多,中國海上執法部門同樣會對它們的捕撈作業予以監督,並在必要之時實施登船檢查,這基本就是個「日常」。但我們鮮少會聽到海警部門「單獨挑出某個國家的漁船被檢查」的消息,畢竟這種事情壓根就沒必要染上政治色彩,也用不著過分解讀。而在美國這裡,其却要為此事刻意渲染出幾分政治意味,只能說這種强行加戲的做法實在是有些太小兒科了,一點都不像是「超級大國」該有的氣量與格局。

日常執行任務的中國海警船

日常執行任務的中國海警船

相信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基里巴斯專屬經濟區內的中國遠洋漁船,都會得到來自美國海岸警衛隊的「重點關照」。在這一過程中,美方若正常執法,那一切自然都好說,相信正常作業的中方漁民也會積極配合。但若美方故意以此為由做出某些帶有不友好意味的行徑,那就不屬 「執法」的範疇了,一旦鬧出什麽不愉快的事情,責任理應全部由美方承擔,中國官方不會對此視而不見。所以說,即便是執行執法任務的美國海岸警衛隊,最好也是依法辦事才行。

華東師範大學亞太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弘26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同幾個太平洋島國簽有協議,可以在後者附近海域進行所謂「聯合執法」。但實際上,這是一種「強盜邏輯」,是對相關太平洋島國主權的一種剝奪。美國打着打擊「非法捕撈」的幌子到別的國家去對另外一個國家進行執法,本身是一種長臂管轄行為。陳弘認為,美國的行為是一個超級大國對弱小國家主權的侵蝕,同時也是對正常漁業作業的干擾。

陳弘認為,中美在基里巴斯不存在競爭,中國也無意與美國競爭。基里巴斯最關注的問題是經濟發展和氣候變化,而不是所謂的「非法捕魚」。如果美國真的想幫助基里巴斯,應好好為當地做些實事。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4月25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女子離婚冷靜期內被丈夫當街捅殺案」一審公開宣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趙留超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部分被害人及其親屬、被告人親屬等十餘人旁聽了宣判。

法院判決

法院判決

「我準備拿著判决書,去姐姐的牌位前,跟她講一講。她去世前一直擔驚受怕,現在終於可以安心了。」4月25日,被害人周某霞(化名)的妹妹小玲哭著告訴《瀟湘晨報》記者,對於一審判决結果,作為被害人家屬,他們感到很欣慰。

受害者周某霞照片(家屬提供)

受害者周某霞照片(家屬提供)

小玲透露了一個宣判現場的細節,「判决後,法官問趙留超對結果有沒有什麽意見,他反問法官死刑是立即執行嗎,法官說是立即執行,然後趙留超說他不是故意殺人的,然後被拉走了……」

案發現場

案發現場

案發現場

案發現場

2023年7月20日,在遞交離婚申請後第13天,廣東女子周某霞(化名)被丈夫趙某超當街捅殺,同行的親友中,有四人受傷。

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趙留超、被害人周某霞於2011年登記結婚,2023年7月7日因感情不和向河南省平輿縣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申請協議離婚。2023年7月30日晚,周某霞在親友周某等六人陪同下與趙留超約定在廣州市某工業園門口見面。趙留超到達後徑直走向周某霞,被周某等人阻攔,趙留超持隨身携帶的尖刀朝周某、周某霞等人捅刺,致周某霞死亡,周某等四人受傷。

法院認為,被告人趙留超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一人輕傷,三人輕微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趙留超主觀惡性大,犯罪手段殘忍,後果嚴重,應予嚴懲,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受害者家屬

受害者家屬

據早前報道,2024年3月21日上午9時30分,該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周某霞的妹妹小玲(化名)告訴記者,庭審現場,趙某超否認自己家暴,辯稱自己不想置妻子於死地,也沒想要傷害其他親戚,「但公訴人的反駁讓他無話可說,你不想殺人,為什麽會帶著刀去,要連續在被害人胸部捅刺七八刀,往他們的身體要害部位捅刺?」

「我女兒到底和他有什麽深仇大恨,能下得了這麽狠的手?」庭審現場,被害人的母親看到案發時的監控錄像,在情緒崩潰中問出這句話。

小玲表示,姐姐周某霞遇害後,趙某超的父母家人從未表達歉意,小玲和家人已决定放弃向趙某超提起民事訴求,也拒絕出具諒解書,只希望法院判處趙某超死刑,還死者一個公道。「我們沒有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賠償,那些錢沾著我姐姐的血,我們不要。我們只要求嚴懲凶手,希望能判處死刑。我姐姐才30多歲,不該是這樣的結局。」

據瀟湘晨報此前報道,小玲透露,小霞為趙留超生了一兒一女,十多年的婚姻裏,她在外辛苦工作,省吃儉用,為趙留超買車,花費百萬為趙留超一家在河南老家購置房産,回到家還要為趙留超洗衣做飯,「趙留超稍不如意,就是一頓打,姐姐身上都是淤青。」

「趙留超同意離婚後,我姐同意將房産留給孩子,並且給他40萬元,就是個騙局。」小玲稱,離婚冷靜期間,趙留超不肯離婚,多次揚言威脅,以家人相威脅逼迫小霞見面。然而帶著五男一女赴約的小霞,還是倒在了血泊裏。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