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黎智英案|陳沛敏:黎諒解非和平示威 不想反修例運動消失或停止

HotTV

HotTV

HotTV

黎智英案|陳沛敏:黎諒解非和平示威 不想反修例運動消失或停止

2024年03月01日 13:12 最後更新:03月02日 09:27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3月1日展開第三十六天聆訊。《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第四日接受辯方盤問、亦是其第十五日作供。辯方指媒體有不同報道角度是常見情況,而《蘋果》屬較批判政府及自由的媒體,陳指「可以咁講」;而控方覆問時,陳供稱黎諒解非和平示威手法如七一衝擊立會事件,因佢「唔想運動消失或停止」。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圍繞《壹傳媒》的編採自主情況提問。辯方提及集團於2017年出售《壹週刊》,《壹週刊》於2017年7月20日封面刊登一幅帶貶損意思(unflattering photograph)的黎智英頭像圖片,陳指不肯定辯方所指是甚麼報道內容。

更多相片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3月1日展開第三十六天聆訊。《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第四日接受辯方盤問、亦是其第十五日作供。辯方指媒體有不同報道角度是常見情況,而《蘋果》屬較批判政府及自由的媒體,陳指「可以咁講」;而控方覆問時,陳供稱黎諒解非和平示威手法如七一衝擊立會事件,因佢「唔想運動消失或停止」。

《壹週刊》於2017年7月20日封面 (網上圖片)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圍繞《壹傳媒》的編採自主情況提問。辯方提及集團於2017年出售《壹週刊》,《壹週刊》於2017年7月20日封面刊登一幅帶貶損意思(unflattering photograph)的黎智英頭像圖片,陳指不肯定辯方所指是甚麼報道內容。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已完成對陳沛敏的盤問。 (巴士的報記者攝)

2017年《壹週刊》賣盤 封面標題「出賣內幕」 有人受罰? 陳:「不清楚」

7.1衝擊立法會事件(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黎支持反修例運動 陳:諒解非和平手法

《蘋果》應審計部門要求草擬「編採室約章」

黎妻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陳:新聞報道要基於事實 「靠同事意識」確保編採自主

陳沛敏丈夫鍾沛權(右)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今穿皮褸和灰藍色恤衫到庭,其妻及女兒如常到庭聽審;陳沛敏則穿藍色外套,其夫、前「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續旁聽。

在第三十五天的聆訊中,辯方提出,黎智英成立「飯盒會」目的是改善《蘋果》業務及報章內容,非為下達編採指示,惟陳沛敏不同意,強調黎有交代編採指示,亦有表達個人對時政的理念,並側重討論「佢想講既」議題;《壹傳媒》內部平台Slack亦有不同群組,討論不同部門的議題,陳指,黎比較強勢,就算有討論都由黎「一錘定音」。

《壹週刊》於2017年7月20日封面 (網上圖片)

《壹週刊》於2017年7月20日封面 (網上圖片)

2017年《壹週刊》賣盤  封面標題「出賣內幕」 有人受罰? 陳:「不清楚」      

辯方展示相關雜誌封面,顯示封面題為「出賣壹週刊內幕」,另有黎的頭像。辯方指,當中是否意指黎背叛他自己創立的《壹週刊》?陳回應指,不清楚當時定標題的人是否有辯方所指的意思。法官李運騰追問,「出賣」可以有背叛的意思?陳同意。

辯方續指,當時《壹週刊》社長為黃麗裳,她當時沒因出版此文章而受到懲罰?陳指,對《壹週刊》內部事情並不清楚,但知道黃麗裳於《壹週刊》任職。

辯方指《蘋果》較批判及自由 陳:「可以咁講」

辯方續問及《蘋果》報道角度,辯方指不同報章、媒體持有不同的報道角度,是非常常見的情況?陳同意。辯方舉例,指《蘋果》於2019年至2020年間,相較其他報章批判政府及自由(liberal)?陳指「可以咁講」。辯方續指,《明報》或《經濟日報》則相較保守及親政府?陳回應「唔想演繹其他傳媒嗰個路線」。辯方指,那麼《文匯報》及《大公報》則更親中?陳形容「我觀察到都係」。辯方追問,報章有不同的報道角度,並無不妥之處?陳指「可以咁講」。辯方完成盤問。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已完成對陳沛敏的盤問。 (巴士的報記者攝)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已完成對陳沛敏的盤問。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支持反修例運動  陳:諒解非和平手法 

控方開始覆問。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問陳沛敏,是否曾指黎智英支持和平示威,陳解釋「非和平手法佢會諒解,譬如7月1日立法會事件,佢畀我指示係,唔想運動消失或者停止,所以佢對於衝擊立法會的非和平示威者,會叫我哋訪問多啲佢哋嘅心聲,令公眾諒解和明白佢哋點解咁做」。

陳沛敏又供稱,「當時啲示威者之間有個口號『和勇不分』,即係團結咁嘅意思」,而由於黎對反修例運動有堅持,故黎也同意「和勇不分」的想法,她亦按黎的想法行事。

7.1衝擊立法會事件(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7.1衝擊立法會事件(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蘋果》應審計部門要求草擬「編採室約章」

陳指,張劍虹在2019年1月16日前要求她草擬《蘋果日報編採室約章》,她解釋,由於母公司為上市公司,需進行公司審計工作,張劍虹曾告訴她《約章》是由審計部門建議草擬的。

《蘋果日報編採室約章》第四章《編輯室人員操守》第13條指出:「甲方應堅守編業分離,新聞報道不得與廣告客戶內容混淆,若本報刊登廣告之編排形式有異於傳統做法,基本原則是必須足以讓合理的讀者辨識內容並非新聞」;第18條指出:「本公約生效起一周內,由甲方公告通知,並以電郵分發全體員工」,即《約章》在2019年4月1日生效,當時生效日子是否與財政年度有關?陳指,不記得為何會在當日生效。

《蘋果日報編採室約章》第一章第5條指出:「新聞報道秉持真實、公正、客觀、獨立原則,這並非等於把各方觀點、所有資料全部舖陳出來,而是不受任何政治、商業、宗教或其他利益左右,力求呈現全面的事實真相,無所偏袒或畏懼,並給予受指控或牽涉的持份者,充分解釋交代的機會」。

陳:新聞報道要基於事實 「靠同事意識」確保編採自主 

法官李運騰問及,第13條提及「編業分離」,而第5條則提及「新聞報道秉持真實、公正、客觀、獨立原則」,兩條條文是否有關係?陳解釋,第5條會「闊啲」,因為包括不受政治、商業、宗教及其他利益左右,第13條則講及商業利益,屬第15條的其中一個因素。

陳指,每間報紙的報道角道不同,但對於報紙的政治立場,報章應只「可以在《社論》討論相信邊套政治制度」,但新聞報道像《蘋果日報編採室約章》第一章第5條所指,必須基於事實真相。陳指,新聞報道與評論會有所不同,舉例「如果有人向論壇版投稿,作者寫佢嘅立場同佢個觀點,但新聞報道就係基於事實」。法官李運騰問及,如何確保《蘋果》秉持編採自主,陳回答:「其實都係靠同事自己個意識(自己的意識)囉」。

陳指反修例期間常改版 較少審閱內文

控方提到2019年9月1日《蘋果》頭版報道題為《港鐵大搜捕釀元朗恐襲2.0 速龍無差別毆巿民》,而辯方早前就此頭版新聞盤問時,陳提到當時同意林文宗將反修例示威中的「太子站831事件」改頭版及認為標題沒問題。

控方展示2019年8月31日晚,林文宗與陳沛敏的WhatsApp對話,當時陳已下班,她同意林文宗將太子站新聞改為頭版及在凌晨再提醒「太子可能要改版」。控方問及,當時頭版的版面及設計等有否提供給她,陳稱有,但指內文有時仍未放入版面內,而她本身亦較少看內文,因記者會交稿給採訪主任後,採訪主任和林文宗都會審閱。

法官李運騰關注,兩人對話內容並沒有附件,問陳是如何收到版面設計等,陳答稱,可能是由其他同事發給她,又指為在反修例事件期間,不時在8時後發生需改版的情況,而她在凌晨時提醒林文宗可能要改版,是因她當時身在家中看新聞、可得知最新動向,她擔心同事在報館內太忙碌而不知道情況。

控方指,當日頭版印「第二次版」與陳凌晨的訊息有關,陳同意,並確認文章標題將太子站事件與「元朗721事件」作比較;而新聞內文首段指「特首林鄭月娥一邊稱累,卻同時把威權統治全面升級,……逾百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察趕到月台驅散,再上演元朗恐襲翻版」,控方提到文章有記者姓名「陳珏明」,陳確認,指是實體報章的同事。

陳:黎是泛民支持者 《蘋果》支持「三罷」頭版開天窗 

控方展示,黎在2018年5月6日曾向陳沛敏傳WhatsApp訊息指「沛敏,例如今天的頭條我們是否可以找退休警官或前ICAC撰寫些insight融合其中?」,而該日頭條新聞正是有關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被捕一事,陳解釋:「依個都算係黎生重視嘅新聞,因為黎生都係泛民嘅支持者」。

控方又展示2019年8月1日由林文宗向陳傳訊息,林文宗指:「星期一頭版開天窗」,陳沛敏指該訊息與當年三罷(罷工罷課罷市)有關,她指《蘋果》支持罷工,經管理層商討後,認為《蘋果》頭版開天窗,既能解釋到《蘋果》「點解參加唔到罷工,但又表達咗態度」。

陳補充,當年張劍虹曾應黎要求「寫過一啲毛筆字」,製作成反修例字眼、「罷工罷市罷課」的黃底黑字直幡,就此「好多同事知道黎生支持罷工」,而有一部分同事曾提出他們可否行使其罷工權利,陳稱:「咁我哋管理層就覺得,我哋作為新聞機構啲角色,我哋唔可以話參與罷工,就唔出報紙」,「公司都拗咗依個問題好耐」,最終決定以「頭版開天窗」的形式,去表達《蘋果》支持罷工。

控方問黎「想好策略對付」意思  陳:「好空泛」  理解為報道用字要謹慎

控方指,《香港國安法》生效後,黎於2020年7月1日向陳發訊息,提及「看了國安法細節嚇了一跳⋯先要想好策略對付,不容魯莽。」控方問,當時黎所指的「想好策略對付,不容魯莽」意指甚麼?陳指,當時黎「就咁好空泛咁講完啦」,因為之後張劍虹亦作提醒,如早前作供提及,「報道啲敏感字眼、題目要謹慎啲呀,我理解張劍虹先生係講緊呢樣嘢。」

控方再問,訊息中提及的「想好策略對付」,是要對付甚麼?陳指當時沒有「細心去諗佢對付啲乜嘢」,因為黎在訊息指「劍虹已有方案」,「所以我當時係諗住,張生會同我哋再詳細講,冇深究黎生呢度講嘅具體策略係乜嘢。」控方引述,辯方曾問陳當時有否採取行動,避免使用一些字眼?而張劍虹曾與陳商討敏感字眼的問題,陳確認。控方續指,早前證供提到陳和其他採主避免使用某些用字,問陳是指甚麼字眼,例如「武漢肺炎」?陳稱「武肺嗰個係相對後期啲」,並指當時由《蘋果》前總編輯羅偉光統一用詞。

控方再問陳於2020年12月10日探望還柙的黎智英時,黎曾否說「撐住」,陳指「黎生話佢喺獄中OK囉」,黎當時向同事及讀者說:「仍然要往前行」。控方欲關注黎是否有「要撐住」的意思,但遭法官李運騰打斷,指無助舉證。

黎為818非法集結案被告之一 陳:判斷後認為新聞重點應為李柱銘 

控方又展示,《蘋果》在2021年6月18日刊文章《夫︰她冷靜堅強鎮定 陳沛敏選擇留在災難現場》,內文提及探監以外,她會去法庭旁聽,偶爾送車聲援黎,「有次她身穿白色上衣、黑色半截裙,架上太陽眼鏡站在西九法庭門外,怎看都不似『送車師』。傳統新聞教育說,記者的角色要中立、持平、客觀,到底用甚麼心態送車?她答:『用一個香港人囉』。」

內容又提到:「敏姐說,雖然與黎智英共事多年,不影響新聞判斷,當日頭條重點是資深大律師中資歷最深的李柱銘首次被判罪成」。 陳解釋,當時所指的「新聞判斷」,意指「818非法集結案」的「新聞判斷」,黎亦是該案被告之一,「有編輯話重點係咪要擺喺黎生度,我同另外一啲同事就覺得李柱銘首次被判罪成」應成為報道重點。

黎妻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妻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今穿皮褸和灰藍色恤衫到庭,其妻及女兒如常到庭聽審;陳沛敏則穿藍色外套,其夫、前「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續旁聽。

陳沛敏丈夫鍾沛權(右)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陳沛敏丈夫鍾沛權(右)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在第三十五天的聆訊中,辯方提出,黎智英成立「飯盒會」目的是改善《蘋果》業務及報章內容,非為下達編採指示,惟陳沛敏不同意,強調黎有交代編採指示,亦有表達個人對時政的理念,並側重討論「佢想講既」議題;《壹傳媒》內部平台Slack亦有不同群組,討論不同部門的議題,陳指,黎比較強勢,就算有討論都由黎「一錘定音」。

Tags:

港鐵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六十三日聆訊下午繼續。 第五名從犯證人、律師助理陳梓華續供稱,在台北期間曾與劉祖廸及李宇軒進行網上會議,向李交代黎智英建議,改變國際游說方向,團結不同板塊及民間力量,達到「支爆」,推動制裁,3人決定分工,由劉做精神領袖及打「議會線」、李打「國際線」,陳則續聯繫「勇武派」及聯絡政治素人,並推廣「攬炒」論述,推動制裁政府措施。惟2020年4月,黎傳送美國政府內部「機密」訊息予陳,陳認為訊息反映美政府在制裁方面取態,當時並無足夠理據對香港做任何制裁措施,但之後Mark Simon約見陳時稱,黎打算帶幾名年輕人出席聽證會,推動制裁港府。

重光團隊成員

重光團隊成員

2020年1月12日陳梓華與劉祖廸跟施明德會面後,陳稱,二人在酒店與李宇軒進行網上會議,將與黎會面的內容重點告知李。陳指,因李是 SWHK(重光團隊)其中一個領導人,「如果『攬炒』(劉祖廸)想將成個SWHK跟隨黎智英思路去做的話,佢一定要李宇軒同意」。

陳與劉祖廸、李宇軒討論分工 推廣「攬炒」

陳續指,當時他們都同意黎指要團結各個板塊、對國際游說的理解,推動制裁,故討論分工及如何達到目標,「尤其是『攬炒』想做到『支爆』」。他解釋,當時討論由劉祖廸「打議會線」,及擔任精神領袖,「去推廣『攬炒』呢個論述,希望繼續壯大WHK」,李則因當時已有幾次赴外地見官員經驗,故決定由他進行國際游說,擴充國際上人脈;至於陳則繼續聯絡「勇武派」,「希望若然街頭上面仲有示威等等,大家可以(與勇武派)有一個聯絡渠道,同埋聯絡政治素人,睇吓佢哋會唔會參與到議會線」。

陳向黎匯報會議結果  黎認為劉與李應一齊打「國際線」

控方問及,李宇軒的國際游說是甚麼?陳稱是游說外國官員或政府推動制裁法案或經濟封鎖。控方再問甚麼是「攬炒」論述?陳稱,當時想告知香港政府,「係會有一個代價,若然你唔回應市民嘅訴求。當時我哋嘅口號係『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希望推動到制裁港府的措施。

3人完成網上會議後,陳以WhatsApp Call致電黎表明劉與李「都同意支持在國際線上跟隨你的行動」,亦告知黎,李會打「國際線」。惟黎認為應該是劉與李兩人一齊打「國際線」。陳於2020 年1月13日離開台北,訊息顯示當日陳向黎發訊息指「We three all safely home」,黎回覆「Great! Stay safe!」。

陳稱難接觸「枱底人」 黎著不要心急「係一個long game」 

控方展示,同年1月26日黎向陳發訊息,問陳能否致電他,陳稱可以。黎其後稱正與記者朋友晚飯,遂翌日再致電黎,陳確認,翌日兩人通電,陳告知黎,劉祖廸不想打「議會線」,「喺國際線上面,就會全力開火」;陳又提及李「打日本線」,「但我哋遇到啲問題,就係好難接觸到啲『枱底人』」,黎便著他找Mark Simon協助打「美國線」﹐「同埋叫我哋唔好咁心急,因為係一個long game」。

控方問及「日本線」是甚麼?陳稱,由李宇軒新開拓,涉及一名日本議員及當地SWHK(重光團隊)成員,以制裁港官;至於「美國線」,陳稱由劉祖廸、李宇軒及Shirley Ho帶領,「但係佢哋開始同當地一啲香港人組織有啲拗撬,所以當時我係想黎智英出面調停」。陳指,黎聽聞此情況後,著他找Mark Simon。陳其後跟Mark Simon稱李宇軒及劉祖廸與美國紐約一些港人組織「有啲矛盾」,望Mark Simon幫忙。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李宇軒、劉祖廸與海外港人組織有矛盾 黎著找Mark Simon幫手

控方問是甚麼矛盾?陳解釋,當時他們在某些活動上,對應使用甚麼定義有爭議,因很多SWHK 成員匿名,「但紐約港人團體等海外組織並非匿名,所以當佢哋去見嗰啲官員或者邀請制裁嘅時候,就出現咗個問題,就係制裁名單上面,究竟係出SWHK個名,抑或其他團體嘅名」。陳指,Mark Simon致電一名叫「Anna」的在紐約港人,「咁樣大致解決咗個問題﹐佢哋點樣去解決我唔知道,但嗰次之後,我知道成條美國線一直同Mark Simon有聯絡」。

陳指多個展覽由黎贊助 

控方展示2020年2月1日陳與黎的WhatsApp訊息,顯示陳向黎發送「Imagine Hong Kong」新聞稿,提到正舉行一個「香港重光後我想」展覽,當中簡介「Imagine Hong Kong」過往舉辦的展覽,如2019年7月的「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8月的「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 2.0」等。

控方問及,這些展覽是否由黎贊助?陳同意,「都係由我去墊支,然後黎智英畀返錢我」。控方問到,為何陳要向黎傳送該新聞稿?陳指「當時我想畀佢睇吓啲文宣發展成點樣」。

陳與黎討論立會初選  陳傳送初步參選分區名單有7人  

控方另提及陳與黎於2020年2月關於立會初選的訊息,當時陳發訊息指「眾志 Alliance: Confirmed plan. They are not bound by primary.(已確認的計劃,他們不受初選約束)新西:朱凱廸 、新東:立場姐姐(阿藍)、九東:黃之鋒(Plan B: 梁凱晴)、九西:Sunny、港島:羅冠聰、超區:岑敖暉」;當時黎回覆:「Thanks. We’ve to work on them. But if the primary has legitimacy, they will have to join. Let’s see.(謝謝。我們會努力處理,但如果初選有認受性,(眾志)他們就必須加入,讓我們看看)」,陳稱「I will try my best to work on it. At least not to let them ruin it.(我會盡力處理,至少不讓他們破壞)」。

陳向黎傳送的初選名單,提及黃之鋒等人。(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陳向黎傳送的初選名單,提及黃之鋒等人。(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黎指「需努力處理」 陳:希望參與者受初選結果約束 

控方問及,黎所稱的「我們需要努力處理」是甚麼?陳解釋,是希望令到上述名單內人士參與初選,以及受到初選結果約束。控方又問,陳所指的「至少不讓他們破壞」中的「他們」是指誰?陳解釋,是反對初選或不參與初選的人,「我諗當時都係指緊名單上面嗰啲人」。

法官杜麗冰問到,誰是「立場姐姐」?陳稱是柯桂藍。控方問及為何陳要向黎傳送此名單?陳指,黎於2019年11月下旬時,已提出初選想法,至2020年1月台灣之行與劉祖廸見面時,亦再次提及,「希望有一個初選」。陳指,去到2月時「開始有啲風聲」,故他將自己所獲得的訊息傳給黎。陳續指,當時他認為自己與黎之間有一個默契或共識,即應按照早前與黎、劉祖廸在台灣會面的內容行動,「同埋我個人認為,我如果能夠幫到黎智英的話,就係貢獻緊反修例運動」。

黎向陳傳送美政府「機密」訊息 陳:反映美沒足夠理據制裁香港

控方另展示2020年4月5日,黎向陳轉發一個訊息,提到美國政府非常關注美國記者被驅逐出北京、香港和澳門的問題,指這會在下一份「香港報告」中重點討論,但現時新聞是新冠疫情,以及新冠疫情對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害,並向陳稱這是非常機密,不要跟別人分享。

陳稱,當時他收到黎的訊息後,「我好想轉發畀李宇軒同劉祖廸,所以我打電話畀黎智英,問佢可唔可以透露畀佢哋知。佢話可以,唔好成段copy and paste畀人哋,但同佢哋兩個講一講啲內容」。陳續指,相關訊息是黎從美國政府內部得到的消息,又指訊息可表達美國政府在制裁方面取態,即美國當時認為並無足夠理據對香港做任何制裁措施;而訊息中提到「There will be no sanctions for police violence unless it rises to the level of things like torture, extrajudicial killings. They told Dems if you (have) evidence of such, let us have it (除非警方提升行動至酷刑或非法殺戮層次,否則不會實施制裁。如果Dems有相關證據,請交給我們)」。據開案陳詞提及,「Dems」相信指WhatsApp群組「DC Dems」,成員包括黎、Mark Simon、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沃夫維茲等。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下周二續審。巴士的報記者攝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下周二續審。巴士的報記者攝

陳:劉祖廸「比較難過」 因對華府有高期望

陳續指,劉祖廸聽到消息後「比較難過」,「但佢當時已經打緊北歐線,同埋因為嗰陣時疫情,都好難做到啲乜嘢,但佢當時話佢會同佢啲組員再開會」,李宇軒則沒特別反應。控方問陳如何得知劉「比較難過」?陳稱劉在對話裡面「流露出嚟」,又指他對美國政府有很高期望,認為會實施制裁。

Mark Simon約見談及黎打算帶年輕人出席聽證會推動制裁

陳又供稱,Mark Simon約他於2020年5月在美利酒店見面,Mark Simon 指他與黎已聯絡數間傳媒公司,協辦初選及選舉論壇,「佢話希望呢啲會變成選舉傳統,可以制衡香港政府」﹐又指「美國政府就係想利用選票,去制衡個政府,就會好過暴力嘅示威」,並打算與黎帶他及其他幾名年輕人出席聽證會,推動制裁港府。陳指,當日會面也談及眾籌,「佢希望我哋唔好再登報紙,應該將資源集中做國際游說」,以推動制裁。Mark Simon亦重申黎在台北提及的國際游說4 個步驟,「佢覺得依家咁樣係做得好好」。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