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他們才是真正的「政治犯」港英年代「白屋」囚禁者揭可怖經歷

博客文章

他們才是真正的「政治犯」港英年代「白屋」囚禁者揭可怖經歷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他們才是真正的「政治犯」港英年代「白屋」囚禁者揭可怖經歷

2024年03月03日 19:45 最後更新:22:51

美國與英國的政客,常用同一套路,把黎智英等違法者包裝為「政治犯」,在他們口中,執法部門依足司法程序進行拘控,變成了「政治逼害」,近日美國駐港總領事梅儒瑞就高唱此調,與英外相卡梅倫互相和應。什麼才是真真正正的「政治犯」?其實英美政府比任何人更心知肚明,在60年代港英管治期間,大批市民未經司法審訊,純因政治原因,被長期拘留在暗無天日的摩星嶺拘留中心(俗稱「白屋」),何時重獲自由,全由警隊政治部定奪。我近日聽幾位當時的「政治犯」訴說這段可怖經歷,揭露當局如何無法無天,令人震慄。英國政府至今仍未洗脫這歷史污點,有什麼資格誣蔑別人逼害「政治犯」?

近日我出席「67動力研究社」的團拜,難得見到多位在「67風暴」中被捕人士,他們部分遭港英政治部囚禁於俗稱「白屋」的摩星嶺扣押中心,沒有經過任何司法程序,是名副其實的「政治犯」 。我在台下聽他們憶述身陷「白屋」的經歷,難以想像在法治社會中,港英政府竟可以如此無法無天。

於67年遭港英政治部囚禁於摩星嶺扣押中心的「政治犯」,憶述當年港英政府如何無法無天,「白屋」內怎樣黑暗,令人震慄!

於67年遭港英政治部囚禁於摩星嶺扣押中心的「政治犯」,憶述當年港英政府如何無法無天,「白屋」內怎樣黑暗,令人震慄!

前臨時立法會議員羅叔青(圖右)當年是西貢區的愛國人士,他回憶說,那時候一批西貢村民在區內響應市區工人的行動,警方隨即進村拉人,政治部探員拘捕了老少共8人,未經任何起訴和法庭審訊,就把他們囚禁於政治部設於摩星嶺的「集中營」。與羅叔青一起上台講述這段往事的,正是當年8名「政治犯」中的兩位。

那時候遭政治部拘留的人,一般都是黑布蒙眼,坐車進入位於域多利道的「白屋」,但他們都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進入扣押中心後,各人分別單獨囚禁在沒有窗的監房,有時整日全無燈光,黑漆一片,有時24小時都開了燈,房內的人不知日與夜,精神飽受折磨。

政治部人員會對他們進行審訊,但不知道何時結束。被捕者送進扣押中心,並沒有經任何司法程序,所以亦無所謂「刑期」,直至政治部決定放人,才可以出獄,警方、監獄署和法院都無任何正式的釋放紀錄。這幾名「政治犯」大約被囚禁了逾一年才獲自由。

過往也有其他「政治犯」披露在扣押中心的非人情況,同樣可怖,例如愛國社團人士蔡渭衡就曾憶述,自已被囚於6呎乘4呎的囚室,只有一張木板床,房內裝了強力風扇和射燈,24小時受強風和燈光滋擾,十分難受。

即使67年時經法庭判處坐監的犯人,也要受政治部探員審問。被捕時是金文泰中學中五學生的楊向杰(咩哥),在其自傳《英氣:阿咩正傳》中,講述了這段經歷,說自己被拘留後不久,就被送到灣仔軍器廠街警察總部旁一幢白色舊樓,那裏原來是政治部所在。進去之後,政治部探員就不斷盤問他,說「你朋友已供出金文泰的搞事分子了,你也快些招供,誰是帶你搞事的頭頭」,然後講出一串名字。當時他裝扮成只是被左派學校朋友教唆的無知少年,其後就沒再被逼供。

由於當年的「政治犯」未經司法程序,所以也沒有正式法庭紀錄,究竟有多少人曾囚於摩星嶺的「黑獄」,至今仍很難找到完整資料。專門研究「67風暴」的資深傳媒人張家偉,年前往英國國家檔案館搜尋解密檔案,終於找到一份曾囚禁於「白屋」的52名「政治犯」名單,若非他鍥而不捨發掘,什麼人曾受政治拘押,將永遠石沉大海,成為永遠不會見光的秘密。

資深傳媒人張家偉,在英國檔案館搜尋到67年被囚「白屋」的52名「政治犯」名單,令這秘密曝光。

資深傳媒人張家偉,在英國檔案館搜尋到67年被囚「白屋」的52名「政治犯」名單,令這秘密曝光。

英國政府和政客,包括振振有詞的末代港督彭定康,不會不知道當年英方對待香港「政治犯」的醜陋歷史,如今他們卻大放厥詞,把被依法拘控的違法者捧為「政治犯」,不是既可笑、又可恥嗎?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在美「黃友」狙擊許正宇自暴其弱 港人組織「撒豆成兵」官員當冇到

2024年04月12日 20:42 最後更新:20:53

在這裏要為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鼓掌,他在23條立法後「風頭火勢」之際,敢深入「敵陣」,前往美國向商界說好香港故事,勇氣可嘉。在當地的流亡港人與「黃友」則恨之入骨,發動人馬到活動地點「招呼」他,但據場所見,「示威群眾」數來數去都只得12丁,可說自暴其弱,顯示「反23條」完全搞唔起個勢;此外,21個港人組織齊發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但這些組織有多少成員,從來冇人知,今次不過又重施「撒豆成兵」虛張聲勢的故技,在目前政治環境下,看來美國官員對此不會有何實質反應。

許正宇訪美期間,在美「黃友」和流亡港人到活動地點「狙擊」踩場,但示威者寥寥可數,僅有12人。另外,21個「港人組織」發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也只是撒豆成兵,虛張聲勢。

許正宇訪美期間,在美「黃友」和流亡港人到活動地點「狙擊」踩場,但示威者寥寥可數,僅有12人。另外,21個「港人組織」發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也只是撒豆成兵,虛張聲勢。

許正宇由4月8日到12日訪美4天,是2019年以來,訪問美國的最高級別香港官員。他昨晚到芝加哥聯合俱樂部出席晚宴,向當地商界介紹香港的經貿金融情況。

許正宇在23條立法完成後不久,即「深入敵陣」說好香港故事,值得鼓掌。

許正宇在23條立法完成後不久,即「深入敵陣」說好香港故事,值得鼓掌。

一批在美「黃友」與流亡港人聞風殺去踩場,發起的組織叫「芝援香港」,拉隊在俱樂部門外贈興。但到場的示威者寥寥可數,只有「小貓」12隻,不過各人仍交足戲,高舉「許正宇滾!」、「關閉香港經貿辦」、「反抗獨裁統冶」的標語,當然少不了「時代革命」港獨黑旗。

這場面使我想起許正宇年前訪問倫敦,與英國經貿官員會晤,在英的「黑衣人」同樣爆晒火前往狙擊,但動員的兵馬只得十丁八丁,為了搶眼球,他們不惜衝出馬路攔截許的座駕,結果被保安制服,而官員亦未因此改變態度。

今次除了「幾丁友」到現場示威,21個海外港人組織,包括香港民主委員會、香港自由委員會基金會等,也發表「聯合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呼籲官員不參與他出席的活動,而總統應盡快發布行政命令,制裁中國及香港特區官員,並實施《香港經貿辦認證法》。

一直以來,這些所謂「海外港人組織」,都是採取大堆頭策略,每次針對某議題表態,都以「數十」計,做到聲勢浩大,例如「反對23條立法」便用此招。但看多幾次就知,這不過是「撒豆成兵」的技倆,究竟每個組織有何實力、有幾多成員,只有它們自己知道,所以對美英政府構成不了多大壓力。它們的最大作用,是背後的「鷹派」政客如想玩嘢,就把它抬出來,以示代表「港人」發聲,做好場戲。

今次情況也是一樣,不過美英近期的政治氣氛皆有變,兩個政府都不想與中國鬧得太激,所以對這些「港人組織」要求對北京和香港特區加強施壓,都有點「軟皮蛇」,愛理不理。在這環境下,可以預料這21個港人組織打完一輪鑼鼓後,將一無所得,悻悻然散 bang!

其實他們早前已受過一次挫折。一個多月前,港府火速完成23條立法,但拜登敷衍了事,未有強烈砲轟,他們對此已極不是味道,所以「香港民主委員會」聯同23個組織,發聲明指美國政府回應不足,更直指國務卿布林肯「不夠強硬」,要求他立即出手制裁特區高官。不過政府官員沒有強烈反應,未見什麼大動作,他們自然無癮到極。

雖然如此,在美的亂港組織是不會死心的,未來香港官員如赴美出席活動,他們仍會扭盡六壬滋擾,對此不可不防。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