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黎智英案|Mark Simon銀行戶口獲授權提取「G攬」眾籌款項 海外媒體廣告費經黎名下公司墊支

HotTV

HotTV

HotTV

黎智英案|Mark Simon銀行戶口獲授權提取「G攬」眾籌款項 海外媒體廣告費經黎名下公司墊支

2024年03月19日 13:42 最後更新:03月20日 07:24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3月19日展開第四十八日聆訊。 從犯證人、「十二港人」之一李宇軒第五日作供。控方展示李在2019年9月與眾籌平台「GoFundMe」職員及陳梓華之間的來往電郵,顯示因首名「美國有錢人」戶口未能提取眾籌款項,而要改由黎助理Mark Simon收款的原因和過程;而其後陳梓華亦透過黎名下加拿大公司Lais Hotel墊支1.85萬歐羅予西班牙媒體支付廣告費。

李宇軒續穿長袖白恤衫到庭接受控方主問。李昨供稱,2019年8月的「G攬」計劃中,透過「GofundMe」眾籌得180萬美元,後透過Mark Simon的戶口收款,並打算設立信託基金去持有眾籌款項。控方今展示,從李電腦中檢取、在相關時間段的電郵記錄。

更多相片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3月19日展開第四十八日聆訊。 從犯證人、「十二港人」之一李宇軒第五日作供。控方展示李在2019年9月與眾籌平台「GoFundMe」職員及陳梓華之間的來往電郵,顯示因首名「美國有錢人」戶口未能提取眾籌款項,而要改由黎助理Mark Simon收款的原因和過程;而其後陳梓華亦透過黎名下加拿大公司Lais Hotel墊支1.85萬歐羅予西班牙媒體支付廣告費。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李宇軒續穿長袖白恤衫到庭接受控方主問。李昨供稱,2019年8月的「G攬」計劃中,透過「GofundMe」眾籌得180萬美元,後透過Mark Simon的戶口收款,並打算設立信託基金去持有眾籌款項。控方今展示,從李電腦中檢取、在相關時間段的電郵記錄。

陳梓華提供Mark Simon資料予眾籌平台

《日經新聞》刊登廣告。 (網上圖片)

「G攬」廣告費共633萬港元 李及陳梓華各有墊支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 巴士的報記者攝

《日經》曾電郵聯絡周庭 廣告費最終由李墊支

警方在庭外佈防。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今穿深啡色皮褸和白恤衫到庭,其妻女及長子黎見恩續有到庭聽審。

在第四十七日聆訊中,李宇軒作供指,為登報眾籌而成立「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SWHK),即「重光團隊」,又指「攬抄巴」劉祖廸在連登具號召力,成為「精神領袖」,當時「攬炒巴」更提出把登廣告轉成實質政治行動,讓英國選民聯絡相應的國會議員聯署施壓;而在「G攬」眾籌活動中,眾籌目標超過180萬美元,因金額大故需有「美國有錢人」戶口收款,經陳梓華介紹找到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戶口收取眾籌款項,再轉入名為「Project Hong Kong Trust」戶口,信託人為美國公民,令款項不用留在本港銀行系統,避免被凍結風險。

首位美國「有錢人」不能提取眾籌資金

李確認,他在2019年9月7日曾透過自己電郵帳號「freedomhongkonger@gmail.com」向「GofundMe」平台職員「Kelsey」發電郵,指「another volunteer who would be withdrawing funds(另一志願者會提取資金)Please remove the previous one and work with our new volunteer(請把上一位志願者移除及與新志願者合作)」,李解釋,當時首位「美國有錢人」「啲錢砸住咗」,所以需找另一名美國人去提取資金,當時他亦有把電郵副本發給陳梓華,因陳梓華負責安排Mark Simon那邊。

控方續展示,陳梓華回覆李及Kelsey的電郵。李稱,其實當時陳梓華不應回覆自己,應是陳梓華與Mark Simon直接向GoFundMe提供資料。據相關電郵記錄,當時陳梓華在電郵中提到「I think a conference call should be made regarding the funds ASAP.(我想應該盡快就資金安排召開一個線上會議) It has been dragging for too long.(這事拖太耐)Please also kindly advise me about the USAA issue. Do you mean the funds are frozen at USAA? (請你就USAA問題提出建議。你的意思是USAA 的款項被凍結了?) 」。控方問及,甚麼是「USAA」?李稱,不記得是首名「有錢人」的銀行還是機構。 

控方展示 Kelsey 的回覆電郵,「I am still waiting to hear from our exec team if we have any connections at USAA who could resolve this situation without changing the beneficiary. We cannot begin the recall of the funds from the previous bank account until Monday, and that process will take 10 days (我仍在等待我們執行團隊的消息,看看我們在USAA是否有任何聯絡人,可在不改變現時收款人的情況下,解決這種情況。要到星期一才能從上一間銀行帳戶中退回款項,該過程需要 10 天)」。

陳梓華介紹另一位收款人 討論以有限公司收款 

李解釋,該電郵有關首名「有錢人」提取款項不果,與眾籌平台商討解決方法,一是「有錢人」與銀行處理;二是更換收款人,「首先啲錢要返去Go Fund Me嗰度,然之後由後來我哋知道嘅 Mark Simon withdraw(提取)返出嚟」。李指,他向陳梓華提及上述情況,陳表示「諗計」,後來他得悉陳那邊「會有新嘅人做 beneficiary(收款人)」。

李在2019年9月10日傳電郵給Kelsey,問及他們需否提供LLC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 有限責任公司)的戶口,來收取眾籌款項。李指,他曾與陳梓華及Mark Simon在WhatsApp上討論可否開立一個LLC去管理籌款,但李忘記確實日期及該建議由誰提出,只記得討論發生於9月間。

2019年9月11日,Kelsey回覆李的電郵,指成立有限責任公司作收款人的建議可行,要求獲得公司名稱及一個可管理公司資金的人名,亦問李是否想在美國成立有限責任公司,要求李提供一名美國公民的名字、與有限責任公司的關係、美國地址、美國社會安全號碼、個人電話號碼及出生年月日等資料。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陳梓華提供Mark Simon資料予眾籌平台

陳梓華在2019年9月17日傳電郵予Kelsey,提供名字Mark H Simon,指明與有限責任公司的關係為「Volunteer (義工)」,個人地址在美國紐澤西州摩里斯縣郡治摩里斯敦,另提供Mark Simon的美國匯豐銀行戶口號碼等資料。

控方續展示,陳梓華在2019年9月17日把Mark Simon個人資料發給Kelsey的電郵,但同日稍後時間,李再發電郵給Kelsey及另一GofundMe職員Lauren,當中提到「Sorry once again for switching withdrawers again and again.(抱歉要再更換提款人)We would like to remove the other withdrawer and move back to this email thread.(我們希望移除另一提款人及回到此電郵綫程)」。

李宇軒授權Mark Simon成為資金提款人

李解釋,當時陳梓華發的一系列電郵中,有人不小心加入了首位「美國有錢人」,而Mark Simon的資料不應披露給該名美國人,故他須處理。法官李運騰問及,相關電郵有否發副本給Mark Simon。李指,收件電郵地址中包括「e.pigeon@hotmail.com」,該電郵地址有可能屬於Mark Simon,又或因為陳梓華與Mark Simon「同一邊人」,「所以有T(陳梓華)我就當有埋Mark」。李亦稱,因GofundMe的帳戶是用他的電郵開立,故他亦在電郵中表示授權Mark Simon成為資金提款人。

李忘記何時經介紹識Mark Simon 或與美參議員會面時 

李官又問,2019年9月陳就美參議員訪港一事,介紹Mark Simon予李認識,是否代表陳就眾籌收款問題,傳送載有Mark Simon名字的電郵予李時,李已認識 Mark Simon?李指,陳梓華填寫Mark Simon與有限責任公司的關係為「Volunteer (義工)」,「應該係搞錯咗」,又指他當時沒留意收款人的法律地位,「因為當時只要T(陳梓華)及Kelsey安排到啲錢入戶口,咁就得啦,我無深究個戶口係咪要依個人(Mark Simon)持有」。李又忘記他是何時被介紹認識Mark Simon,但他認為大概是在與美國參議員Rick Scott會面的時候認識。 

「G攬」廣告費共633萬港元 李及陳梓華各有墊支

控方指,「G攬」計劃的廣告費支出約633萬港元,李供稱,陳梓華一方墊支約350萬港元,其餘的費用則由他本人墊支。控方問是否約270萬港元?李稱「我冇即刻計,但你計應該唔會錯,大概(270 萬元)」。

控方展示,西班牙媒體機構「Oblicua medios」在2019年8月16日向李發出的1.85萬歐羅收據,李確認該交易為「G攬」計劃在2019年8月19日,於西班牙《世界報》(El Mundo)刊登廣告費用。李亦傳送電郵予「Oblicua medios」員工,詢問有關支付廣告費事宜。

 控方指,匯款收據上部分資料被塗黑,詢問有何用意?李稱由他塗黑,「唔需要出埋中間牽涉過嘅嗰啲人嘅資料⋯除非當時將會搵嘅核數師,想睇某啲特定文件嘅 original,咁先畀返原本個doc(文件)佢」,否則不需要留下成員個人資料。

匯款收據顯示由Lais Hotel付1.85萬歐羅廣告費

控方展示,由陳梓華傳送予李的電郵,「Hi Li, Payment request approved.(你好,已批准付款要求)」,詢問是甚麼要求?李指是陳梓華一方墊支《世界報》廣告費,從加拿大銀行 Meridian Credit Union匯款收據顯示,由Lais Hotel支付1.85萬歐羅登報費。根據開案陳詞顯示,Lais Hotel 是黎智英名下加拿大公司。

法官李運騰問及,李是從文件上看到由Lais Hotel支付登報費,還是他本來就知道?李稱「猶如 My Lord 所講,我喺呢度睇到」。他解釋,「應該咁講,我知 T(陳梓華)嗰邊有 arrange 過墊支,今日睇到依個文件之前,邊間公司畀邊份報紙嘅墊支,當時我係知嘅,因為我整過呢個 account,跟住我唔記得邊個打邊個」。

《日經新聞》刊登廣告。 (網上圖片)

《日經新聞》刊登廣告。 (網上圖片)

《日經》曾電郵聯絡周庭 廣告費最終由李墊支  

控方再展示,2019年8月14日《日經新聞》(Nikkei)傳送至李及周庭的電郵,「Dear Ms Agnes Chow, This is Aki Kuroda from Nikkei.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confirmation for the ad insertion in Nikkei」。李翌日回覆《日經》,指將會接手支付登報費,並稱基於事件敏感,希望匿名處理,附上付費收據,涉2,040萬日圓。

控方另展示李的匯款通知書,可見李匯款約147 萬港元予三井住友銀行。另方面,《日經》向陳梓華傳送電郵,「We received HKD 1,470,840 from Mr. Li today. We will place the ad on 19 Aug(Mon). After the money from Canada is settled, we will refund Mr. Li full soon.(今天我們收到李先生匯款 1,470,840 港元。我們將於8月19日(星期一)登廣告。處理加拿大的款項後,我們會盡快全額退款給李先生)」。

李解釋,原本由陳向《日經》支付登報費,惟加拿大與日本有時差,趕不及向《日經》匯款,「咁就另外由我去withdraw咗147萬出嚟,拎咗去Nikkei office畀咗錢」,因此《日經》才會向陳梓華發電郵指,已經收到款項,可以登廣告。

不過,他指,電郵提到「會盡快全額退款給李先生」,是一個錯誤意思,其實是李已支付登報費,當陳梓華一方從加拿大向《日經》匯款後,《日經》會直接向陳一方退款。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 巴士的報記者攝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今穿深啡色皮褸和白恤衫到庭,其妻女及長子黎見恩續有到庭聽審。

警方在庭外佈防。 巴士的報記者攝

警方在庭外佈防。 巴士的報記者攝

在第四十七日聆訊中,李宇軒作供指,為登報眾籌而成立「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SWHK),即「重光團隊」,又指「攬抄巴」劉祖廸在連登具號召力,成為「精神領袖」,當時「攬炒巴」更提出把登廣告轉成實質政治行動,讓英國選民聯絡相應的國會議員聯署施壓;而在「G攬」眾籌活動中,眾籌目標超過180萬美元,因金額大故需有「美國有錢人」戶口收款,經陳梓華介紹找到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戶口收取眾籌款項,再轉入名為「Project Hong Kong Trust」戶口,信託人為美國公民,令款項不用留在本港銀行系統,避免被凍結風險。

Tags:

日圓

往下看更多文章

黎智英案|「重光團隊」按黎指示分工 改變國際游說策略 推動「攬炒」及制裁向政府施壓

2024年04月19日 17:24 最後更新:04月20日 10:40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六十三日聆訊下午繼續。 第五名從犯證人、律師助理陳梓華續供稱,在台北期間曾與劉祖廸及李宇軒進行網上會議,向李交代黎智英建議,改變國際游說方向,團結不同板塊及民間力量,達到「支爆」,推動制裁,3人決定分工,由劉做精神領袖及打「議會線」、李打「國際線」,陳則續聯繫「勇武派」及聯絡政治素人,並推廣「攬炒」論述,推動制裁政府措施。惟2020年4月,黎傳送美國政府內部「機密」訊息予陳,陳認為訊息反映美政府在制裁方面取態,當時並無足夠理據對香港做任何制裁措施,但之後Mark Simon約見陳時稱,黎打算帶幾名年輕人出席聽證會,推動制裁港府。

重光團隊成員

重光團隊成員

2020年1月12日陳梓華與劉祖廸跟施明德會面後,陳稱,二人在酒店與李宇軒進行網上會議,將與黎會面的內容重點告知李。陳指,因李是 SWHK(重光團隊)其中一個領導人,「如果『攬炒』(劉祖廸)想將成個SWHK跟隨黎智英思路去做的話,佢一定要李宇軒同意」。

陳與劉祖廸、李宇軒討論分工 推廣「攬炒」

陳續指,當時他們都同意黎指要團結各個板塊、對國際游說的理解,推動制裁,故討論分工及如何達到目標,「尤其是『攬炒』想做到『支爆』」。他解釋,當時討論由劉祖廸「打議會線」,及擔任精神領袖,「去推廣『攬炒』呢個論述,希望繼續壯大WHK」,李則因當時已有幾次赴外地見官員經驗,故決定由他進行國際游說,擴充國際上人脈;至於陳則繼續聯絡「勇武派」,「希望若然街頭上面仲有示威等等,大家可以(與勇武派)有一個聯絡渠道,同埋聯絡政治素人,睇吓佢哋會唔會參與到議會線」。

陳向黎匯報會議結果  黎認為劉與李應一齊打「國際線」

控方問及,李宇軒的國際游說是甚麼?陳稱是游說外國官員或政府推動制裁法案或經濟封鎖。控方再問甚麼是「攬炒」論述?陳稱,當時想告知香港政府,「係會有一個代價,若然你唔回應市民嘅訴求。當時我哋嘅口號係『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希望推動到制裁港府的措施。

3人完成網上會議後,陳以WhatsApp Call致電黎表明劉與李「都同意支持在國際線上跟隨你的行動」,亦告知黎,李會打「國際線」。惟黎認為應該是劉與李兩人一齊打「國際線」。陳於2020 年1月13日離開台北,訊息顯示當日陳向黎發訊息指「We three all safely home」,黎回覆「Great! Stay safe!」。

陳稱難接觸「枱底人」 黎著不要心急「係一個long game」 

控方展示,同年1月26日黎向陳發訊息,問陳能否致電他,陳稱可以。黎其後稱正與記者朋友晚飯,遂翌日再致電黎,陳確認,翌日兩人通電,陳告知黎,劉祖廸不想打「議會線」,「喺國際線上面,就會全力開火」;陳又提及李「打日本線」,「但我哋遇到啲問題,就係好難接觸到啲『枱底人』」,黎便著他找Mark Simon協助打「美國線」﹐「同埋叫我哋唔好咁心急,因為係一個long game」。

控方問及「日本線」是甚麼?陳稱,由李宇軒新開拓,涉及一名日本議員及當地SWHK(重光團隊)成員,以制裁港官;至於「美國線」,陳稱由劉祖廸、李宇軒及Shirley Ho帶領,「但係佢哋開始同當地一啲香港人組織有啲拗撬,所以當時我係想黎智英出面調停」。陳指,黎聽聞此情況後,著他找Mark Simon。陳其後跟Mark Simon稱李宇軒及劉祖廸與美國紐約一些港人組織「有啲矛盾」,望Mark Simon幫忙。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李宇軒、劉祖廸與海外港人組織有矛盾 黎著找Mark Simon幫手

控方問是甚麼矛盾?陳解釋,當時他們在某些活動上,對應使用甚麼定義有爭議,因很多SWHK 成員匿名,「但紐約港人團體等海外組織並非匿名,所以當佢哋去見嗰啲官員或者邀請制裁嘅時候,就出現咗個問題,就係制裁名單上面,究竟係出SWHK個名,抑或其他團體嘅名」。陳指,Mark Simon致電一名叫「Anna」的在紐約港人,「咁樣大致解決咗個問題﹐佢哋點樣去解決我唔知道,但嗰次之後,我知道成條美國線一直同Mark Simon有聯絡」。

陳指多個展覽由黎贊助 

控方展示2020年2月1日陳與黎的WhatsApp訊息,顯示陳向黎發送「Imagine Hong Kong」新聞稿,提到正舉行一個「香港重光後我想」展覽,當中簡介「Imagine Hong Kong」過往舉辦的展覽,如2019年7月的「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8月的「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全球報紙集合展 2.0」等。

控方問及,這些展覽是否由黎贊助?陳同意,「都係由我去墊支,然後黎智英畀返錢我」。控方問到,為何陳要向黎傳送該新聞稿?陳指「當時我想畀佢睇吓啲文宣發展成點樣」。

陳與黎討論立會初選  陳傳送初步參選分區名單有7人  

控方另提及陳與黎於2020年2月關於立會初選的訊息,當時陳發訊息指「眾志 Alliance: Confirmed plan. They are not bound by primary.(已確認的計劃,他們不受初選約束)新西:朱凱廸 、新東:立場姐姐(阿藍)、九東:黃之鋒(Plan B: 梁凱晴)、九西:Sunny、港島:羅冠聰、超區:岑敖暉」;當時黎回覆:「Thanks. We’ve to work on them. But if the primary has legitimacy, they will have to join. Let’s see.(謝謝。我們會努力處理,但如果初選有認受性,(眾志)他們就必須加入,讓我們看看)」,陳稱「I will try my best to work on it. At least not to let them ruin it.(我會盡力處理,至少不讓他們破壞)」。

陳向黎傳送的初選名單,提及黃之鋒等人。(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陳向黎傳送的初選名單,提及黃之鋒等人。(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黎指「需努力處理」 陳:希望參與者受初選結果約束 

控方問及,黎所稱的「我們需要努力處理」是甚麼?陳解釋,是希望令到上述名單內人士參與初選,以及受到初選結果約束。控方又問,陳所指的「至少不讓他們破壞」中的「他們」是指誰?陳解釋,是反對初選或不參與初選的人,「我諗當時都係指緊名單上面嗰啲人」。

法官杜麗冰問到,誰是「立場姐姐」?陳稱是柯桂藍。控方問及為何陳要向黎傳送此名單?陳指,黎於2019年11月下旬時,已提出初選想法,至2020年1月台灣之行與劉祖廸見面時,亦再次提及,「希望有一個初選」。陳指,去到2月時「開始有啲風聲」,故他將自己所獲得的訊息傳給黎。陳續指,當時他認為自己與黎之間有一個默契或共識,即應按照早前與黎、劉祖廸在台灣會面的內容行動,「同埋我個人認為,我如果能夠幫到黎智英的話,就係貢獻緊反修例運動」。

黎向陳傳送美政府「機密」訊息 陳:反映美沒足夠理據制裁香港

控方另展示2020年4月5日,黎向陳轉發一個訊息,提到美國政府非常關注美國記者被驅逐出北京、香港和澳門的問題,指這會在下一份「香港報告」中重點討論,但現時新聞是新冠疫情,以及新冠疫情對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害,並向陳稱這是非常機密,不要跟別人分享。

陳稱,當時他收到黎的訊息後,「我好想轉發畀李宇軒同劉祖廸,所以我打電話畀黎智英,問佢可唔可以透露畀佢哋知。佢話可以,唔好成段copy and paste畀人哋,但同佢哋兩個講一講啲內容」。陳續指,相關訊息是黎從美國政府內部得到的消息,又指訊息可表達美國政府在制裁方面取態,即美國當時認為並無足夠理據對香港做任何制裁措施;而訊息中提到「There will be no sanctions for police violence unless it rises to the level of things like torture, extrajudicial killings. They told Dems if you (have) evidence of such, let us have it (除非警方提升行動至酷刑或非法殺戮層次,否則不會實施制裁。如果Dems有相關證據,請交給我們)」。據開案陳詞提及,「Dems」相信指WhatsApp群組「DC Dems」,成員包括黎、Mark Simon、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沃夫維茲等。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下周二續審。巴士的報記者攝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下周二續審。巴士的報記者攝

陳:劉祖廸「比較難過」 因對華府有高期望

陳續指,劉祖廸聽到消息後「比較難過」,「但佢當時已經打緊北歐線,同埋因為嗰陣時疫情,都好難做到啲乜嘢,但佢當時話佢會同佢啲組員再開會」,李宇軒則沒特別反應。控方問陳如何得知劉「比較難過」?陳稱劉在對話裡面「流露出嚟」,又指他對美國政府有很高期望,認為會實施制裁。

Mark Simon約見談及黎打算帶年輕人出席聽證會推動制裁

陳又供稱,Mark Simon約他於2020年5月在美利酒店見面,Mark Simon 指他與黎已聯絡數間傳媒公司,協辦初選及選舉論壇,「佢話希望呢啲會變成選舉傳統,可以制衡香港政府」﹐又指「美國政府就係想利用選票,去制衡個政府,就會好過暴力嘅示威」,並打算與黎帶他及其他幾名年輕人出席聽證會,推動制裁港府。陳指,當日會面也談及眾籌,「佢希望我哋唔好再登報紙,應該將資源集中做國際游說」,以推動制裁。Mark Simon亦重申黎在台北提及的國際游說4 個步驟,「佢覺得依家咁樣係做得好好」。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