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黎智英案|全球多國報章刊「G攬」廣告 要求向中央及香港政府施壓 包括制裁或限售防暴裝備

黎智英案

黎智英案|全球多國報章刊「G攬」廣告  要求向中央及香港政府施壓 包括制裁或限售防暴裝備
黎智英案

黎智英案

黎智英案|全球多國報章刊「G攬」廣告 要求向中央及香港政府施壓 包括制裁或限售防暴裝備

2024年03月19日 17:20 最後更新:03月20日 07:24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四十八日下午續聆訊,由「十二港人」之一李宇軒作供。控方展示「G攬」計劃刊登廣告的報刊及相關廣告費收據,當中包括英國《泰晤士報》、《衛報》等9則廣告,涉約12萬英鎊廣告費;瑞典2份報章共約4萬瑞典克朗等;及加拿大《環球郵報》涉13萬元加元廣告費,而當中廣告內容提到要求加政府向中港政府施壓,如制裁與禁武器出口;另《紐約時報》廣告內呼籲參眾議員支持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限制向香港警方出售人群管制或防暴裝備等。

李作供指,《日經新聞》的廣告費原本由陳梓華一方支付,但由於陳一方從加拿大匯款需時,團隊希望在廣告費截止時間前完成付費,遂決定實行臨時措施,先由李提款147萬港元現金墊支,交到《日經》辦公室,避免受銀行工作日所限,當加拿大匯款到《日經》的款項由《日經》收到後,《日經》便向李還款147萬港元。

更多相片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四十八日下午續聆訊,由「十二港人」之一李宇軒作供。控方展示「G攬」計劃刊登廣告的報刊及相關廣告費收據,當中包括英國《泰晤士報》、《衛報》等9則廣告,涉約12萬英鎊廣告費;瑞典2份報章共約4萬瑞典克朗等;及加拿大《環球郵報》涉13萬元加元廣告費,而當中廣告內容提到要求加政府向中港政府施壓,如制裁與禁武器出口;另《紐約時報》廣告內呼籲參眾議員支持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限制向香港警方出售人群管制或防暴裝備等。

加拿大《環球郵報》廣告 (網上圖片)

李作供指,《日經新聞》的廣告費原本由陳梓華一方支付,但由於陳一方從加拿大匯款需時,團隊希望在廣告費截止時間前完成付費,遂決定實行臨時措施,先由李提款147萬港元現金墊支,交到《日經》辦公室,避免受銀行工作日所限,當加拿大匯款到《日經》的款項由《日經》收到後,《日經》便向李還款147萬港元。

《紐約時報》廣告 (網上圖片)

《日經》廣告費由李先墊支 收加拿大匯款後再退回給李

《紐時》廣告要求限售裝備予港警 通過人權法案

眾籌餘款約69萬美元 李:不知去向

加拿大《環球郵報》廣告 (網上圖片)

加拿大《環球郵報》廣告 (網上圖片)

《日經》廣告費由李先墊支 收加拿大匯款後再退回給李

控方問及,為何陳一方不直接向李轉帳147萬港元,李解釋,因陳一方當時已從加拿大匯款至《日經》,若陳再向李轉賬147萬港元,便會支付了兩筆錢,且若陳一方向《日經》付款,李又向《日經》支付現金,《日經》則會得到兩筆錢,故應由《日經》向李還款147萬港元。

英國多份報章及瑞典2報章刊「G攬」廣告

控方另展示,由「TBS Partners」發出的收據,當中提及到英國《倫敦旗幟晚報》、《City AM》、《泰晤士報》、《衛報》、《The Week》、《Time》及《Economist UK》,涉及在2019年8月19日至31日刊登的9則廣告,廣告費約為12萬英鎊,李確認相關廣告均與「G攬」計劃相關,並確認控方展示的一張Meridian單據,當中顯示以加拿大元支付上述費用,李指該單據從陳梓華手中取得。 

控方續展示,瑞典《每日新聞報》及《每日工業報》的收據,顯示廣告費共約16.4萬瑞典克朗,李確認與「G攬」計劃相關;另德國《法蘭克福匯報》涉廣告費4.8萬歐羅、韓國《京鄉新聞》廣告費為 2,200 萬韓元,李確認。 

加拿大《環球郵報》廣告要求加政府施壓包括制裁

李又同意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涉13萬元加元的廣告費,由他墊支。控方讀出該廣告部分內容,提及讀者可通過一些方法來支持他們,包括要求加拿大政府向港府及中國政府施加政治壓力,例如制裁與禁武器出口。李指,相關廣告的主題為支持香港的自由與民主,但廣告的文字與設計是由團隊其他成員負責,李不知道他們是誰。

控方另又展示其他「G攬」廣告,內容提到團隊希望當地市民籲政府向中國及香港政府施加外交壓力,採取行動推動香港自由、權利、安全,如實施制裁等,敦促當地政府認可香港政府及警方已犯下侵犯人權罪,在選舉中投票選出會爭取市民自由、權利、生活方式的人選,也希望當地市民成為香港人自由爭奪戰的目擊證人,當香港人無法說出香港人故事,則冀當地市民幫忙說出香港人故事。

《紐約時報》廣告 (網上圖片)

《紐約時報》廣告 (網上圖片)

《紐時》廣告要求限售裝備予港警 通過人權法案 

控方另展示,美國《紐約時報》廣告,當中呼籲聯絡參議員及眾議員支持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限制向香港警方出售人群管制或防暴裝備。控方問及,是否所有「G攬」計劃相關廣告都是類似內容,李指「唔敢講全部都係咁樣」,因並非他負責廣告設計或內容,又指當時收集文件時有看過所有廣告,但沒仔細看當中內容,故不能肯定內容都一樣,「唯一共識係同支持當時香港自由民主有關」,並指廣告由「G攬」計劃其他成員設計。

眾籌餘款約69萬美元 李:不知去向 

控方續展示「重光團隊」網站截圖,當中有標題為「全球登報制裁港共眾籌活動」的財務報表,李稱,這是2020年5月「重光計劃」眾籌前發布的資料,顯示先前眾籌款項的用途。控方指,財務報表顯示,約有69萬美元餘款,李稱他也不知道去向,但指該報表是截至2020年5月尾為止,而款項其後仍繼續用於各地有關支持香港自由民主的活動。控方問及,是否即關於「重光團隊」的活動,李指「可以咁理解」。

控方另展示,多間傳媒公司的收據,李確認,他有向法國《世界報》(Le Monde)支付2.6萬歐羅、丹麥《貝林時報》 (Berlingske Tidende)約 5.49 萬克朗、經「Anson Cheung 」向《澳洲人報》支付約4.09萬澳元、向台灣《自由時報》支付約33.6萬港元廣告費、及向芬蘭《赫爾辛基日報》 (Helsingin Sanomat)支付約1.4萬歐羅等,而該些廣告交易均與「G攬」計劃相關。

往下看更多文章

黎智英案│ 陳梓華:黎及Mark Simon為G20全球登報計劃共墊支150萬 願續提供經濟等協助

2024年04月12日 16:58 最後更新:04月13日 10:37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五十九日聆訊下午繼續。 第五名從犯證人、律師助理陳梓華續供稱,在「G20全球登報計劃」中,黎及Mark Simon最終墊支共約150萬元,惟Mark Simon雖曾向陳指在《蘋果》旗下報章登廣告時可「先登後付」,惟李宇軒聯絡《台蘋》登報時卻不能,陳遂發電郵向Mark Simon求助。其後,陳與Mark Simon見面,對方大讚G20全球登報有效果,認為未來文宣方向應延續影響力,並願意提供經濟、人脈及傳媒方面的協助。

控方續問及「G20」眾籌登報收據,陳梓華確認部分付款紀錄顯示,由「力高」及「Lais Hotel」付款。控方問到,Mark Simon 當時有否向他提及兩間公司的資料?陳稱當時沒有,但之後有,「喺我同Mark Simon第一次見面嘅時候」,即 2019年7月提及。

陳:黎為「G20」登報共墊支150萬元

控方問為何李宇軒需要匯款紀錄?陳稱「當時佢話佢需要作記錄,同埋有一啲報刊佢需要你有個 receipt(收據)證明你付咗款」。控方問到,李宇軒如何將匯款紀錄給陳?陳指兩人相約在金鐘太古廣場交收,但該次並非兩人首次見面,首次見面是簽署借據。控方又指,陳供稱黎及Mark Simon可墊支500萬元,最終他們在「G20」登報墊支了多少錢?陳指大約150萬元。

控方展示台灣《蘋果日報》職員與李宇軒之間的電郵,職員著李「宇軒好 付款資料如下 麻煩匯款後通知我 謝謝」,陳向Mark Simon轉發此電郵,「Hi Mark,Please help me out with this.」。控方又展示,《台蘋》發票,顯示廣告客戶為李宇軒,金額為120萬新台幣,刊登日期為2019年6月28日,付款日期則寫着「刊前付現」,陳確認。

陳找Mark Simon處理《台蘋》登報付款問題

陳解釋,Mark Simon曾指「如果喺《蘋果》旗下嘅報章登報紙,係可以先行登報,後付款」。但當李宇軒向《台蘋》登報時,「發現唔係可以先行刊登再付款,所以我就將呢一張單再send返畀 Mark,再打咗個WhatsApp Call畀Mark,希望佢處理返好」。Mark Simon其後回覆指「處理咗」,陳再向李轉述情況,李後來自行支付《台蘋》登報費。

Mark Simon

Mark Simon

Mark Simon提供3個銀行戶口供還款

控方問及,陳有否與李宇軒商討如何還款?陳指,他之後給李由Mark Simon轉寄的付款收據、3 個銀行戶口資料,分別是加拿大、香港及台灣戶口。他稱「當時 Mark Simon 同我講,希望如果可以,send返啲錢去加拿大,但係若然方便你哋,你哋揀任何一個戶口都可以,因為3個戶口都係屬於佢老細」。

陳指,完成「G20登報」計劃、即在13個國家共20份報章登報後,遂問李宇軒是否已獲得眾籌費用,惟李一直「唔應機」。陳問網友怎麼辦,當中有人提議應該用 promissory note(本票)要求李簽名,讓他個人承擔150萬元,「我認為呢種做法,係無論對Mark Simon、黎智英,定抑或係 G20本身都係一個負責任嘅做法」。陳續指,他草擬借據後致電李,向李稱Mark Simon一方有人問「嗰筆錢會幾時返翻嚟」、「有冇時間表」,最終兩人相約在金鐘力寶中心簽署借據。

李墊支近400萬元 指「為咗香港就算按咗層樓都會咁做」

陳又澄清與李宇軒見面的次數,提到兩人首次見面應是2019年6月下旬,「嗰次就係純粹大家見過面」,交收匯款紀錄。當時陳問李為何墊支登報費,因據他所知,李差不多要墊支400萬元,而黎智英一方則墊支200萬元,總數為600萬元,「就會係當時佢差唔多可以攞到眾籌嗰筆款項」,而李當時回覆稱「為咗香港都一定要咁做,就算按咗層樓,佢都會咁做」,重申當時僅知他是「rip」,還未知道其真名是李宇軒。

他指,與李宇軒第二次見面才是簽署借據。控方問及,李在簽署借據時的反應是甚麼?陳稱沒太留意,「因為我認為當時首要嘅係,將件事處理好」。

陳:Mark Simon指示「成筆錢」歸還去「老細」戶口 

陳又供稱,簽署借據的雙方是他及李宇軒,陳是代表 Mark Simon,涉及金額約150萬元,並由2名網友作見證人。控方問及,當時Mark Simon已給陳還款戶口資料,陳有否跟Mark Simon商討還款事宜?陳指當時尚未討論,加上李宇軒後來告知陳,「佢唔知道應該transfer (匯款) 去邊個戶口,所以先還唔到錢」。

陳指,與李簽署借據後,當晚致電Mark Simon,指李宇軒願意個人承擔這筆款項,「所以佢唔會拖呢筆數」,又指因Mark Simon提供3個銀行戶口,「佢未知道應該用邊個戶口去畀」及是否一次過還款。陳指,Mark Simon後來回覆「嗰3個戶口隨便一個,但最好成筆錢咁樣」,李宇軒最終向Mark Simon 一方還款。控方問及,Mark Simon 有否告訴陳3個銀行戶口的持有人是誰?陳稱沒有,「佢只係話都係佢老細,冇話個holder 係邊個」。

Mark Simon大讚G20登報成果 願提供經濟、人脈及傳媒方面協助

陳指,與Mark Simon首次親身見面是在2019年7月,在中環文華東方酒店,「我入去Café(咖啡廳)嘅時候,好快就揾到Mark Simon」,指Mark Simon向他招手,待他坐下後,Mark Simon透露「佢係黎智英助手,基本上就執行佢boss(老闆)嘅order(指示)」。

陳又稱,Mark Simon大讚G20全球登報文宣、「非常滿意個成果同埋效果」,「佢認為未來嘅文宣方向應該係延續返G20登報嘅影響力,佢畀左個例子『展覽』」。Mark Simon指「並唔係人人都會睇報紙」、「我哋可以係呢方面繼續做多啲,亦都符合佢地嘅政治理念」、「佢地願意提供經濟上、人脈上……同埋傳媒方面嘅協助」。

Mark Simon指可助陳開離岸公司戶口

控方問到,Mark Simon有否提及甚麼政治理念?陳指Mark Simon無仔細談及,「但係佢有幾次強調『民主』」,又指該次見面沒談及還款事項,但指Mark Simon問他「未來想做啲乜嘢」。陳稱,當時有朋友邀他一起做生意,「其實我鍾意做生意多啲」,又指難在港開到一個離岸公司的銀行戶口。Mark Simon稱「應該唔難,其實我可以幫到你,你當係一個獎勵畀自己」。控方問是甚麼獎勵?陳稱當時Mark Simon沒說清楚。

陳:繼續本土文宣及國際游說 包括「五大訴求」

陳又指,Mark Simon當時問他會否繼續參與文宣工作,陳答會繼續。控方問是甚麼文宣工作?陳稱,是本土文宣及國際游說,「但係當時我對lobbying(游說)冇咩認知,所以我同佢講,我應該會嘗試參加更加多嘅報紙展覽」。

控方問「游說」指甚麼?陳指是「五大訴求」,即撤回逃犯條例、推翻612暴動定性、釋放及承諾不檢控被捕示威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及落實雙普選。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載着黎智英的囚車離開法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陳指第二次眾籌由「攬炒團隊」統籌  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

控方另問2019年7月是否有另一次眾籌活動?陳指「有,但唔係同一班人」,是「攬炒團隊」的「JD眾籌」。控方問及,陳如何知道這次眾籌?陳稱,當時在不同文宣、「公海」群組及網上論壇「都有講『攬炒團隊』準備做眾籌,想做一個登報行動,但個主題就同我哋G20嗰次唔同,我哋主題係反修例同五大訴求」,而「JD眾籌」則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希望英國政府可以履行道德責任」。

法官李運騰關注,「公海群組」是公開群組?陳稱「所有人都可以(加入),所以個人數先可以做到咁龐大」。陳指,他們又不斷在其他群組散播「公海群組」連結,吸引注意力及招募相同想法的人士,然後再問有沒有人想參與特定項目,如在「G20全球登報計劃」中便涉及很多不同語言的報章,他們便開了不同的「Sub-group」,分別處理不同報章後,再交給李宇軒及其他活躍的管理員「去做最後確認」。陳亦確認「Sub-group」不會是公開群組。

控方又問到「攬炒團隊」是指甚麼人?陳稱,是指在「連登」成名的「攬炒巴」劉祖廸,他在2019年12月認識對方。控方問除「攬炒巴」,「攬炒團隊」還有誰?陳稱還有李宇軒。法官李運騰問到,陳為何視李宇軒是「攬炒團隊」成員之一?陳稱當時「攬炒團隊」需要人手幫忙處理眾籌,他理解李想找人幫忙墊支,遂向李稱「你去做啦」,因李有眾籌經驗,「已經有足夠嘅能力,去幫佢哋處理晒所有眾籌嘅嘢」。陳補充,兩人再聊天時,李已在「攬炒團隊」處理眾籌計劃。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