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黎智英案重點重溫|主筆楊清奇形容《蘋果》「鳥籠自主」 緊跟黎立場支持抗爭制裁 圖爆中共內幕引關注

HotTV

HotTV

HotTV

黎智英案重點重溫|主筆楊清奇形容《蘋果》「鳥籠自主」 緊跟黎立場支持抗爭制裁 圖爆中共內幕引關注

2024年04月01日 07:00 最後更新:04月02日 10:06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三名「從犯證人」、筆名「李平」的前《蘋果》主筆楊清奇作供時,曾形容《蘋果》的編採自主,是「鳥籠自主」,由老闆黎智英設定立場,編採人員不可踰越黎設定的框架,如反修例期間,無論社論或論壇版文章觀點都要支持抗爭、鼓勵上街、要求外國制裁、黎更曾吩咐楊尋找「中共權鬥內幕」的寫手撰文,藉此增《蘋果》影響力,引國際關注。

主筆楊清奇曾供稱,《蘋果》的編採自主,僅是黎設定的「鳥籠」自主。(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主筆楊清奇曾供稱,《蘋果》的編採自主,僅是黎設定的「鳥籠」自主。(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楊清奇負責撰寫「蘋論」及主管論壇版,他曾供稱,自己會參加管理層的「飯盒會」,亦會受邀到黎智英住所晚膳,聽取黎對時政的看法,對論壇版選取寫手及文章的要求,如2020年5至6月期間,便三次到黎家晚膳,同場還有筆名「利世民」(Simon Lee)的李兆富、桑普、筆名「盧峰」的另一主筆馮偉光等。楊憶述,當時黎要開Twitter帳戶,圖擴大黎本人及《蘋果》的影響力,故要求他們提供新聞、評論文章讓他發佈,議題圍繞抗爭、六四、人權受打壓等,冀引國際關注,以制裁牽制中港。

黎更曾提出額外月付1萬元予楊清奇,作為Twitter供稿及搜尋資料的報酬,議題包括反《香港國安法》、中共權鬥及南韓光州運動等。為掌握黎的立場,楊常參考黎的專欄「成敗樂一笑」,作為「寫稿揀稿」指引,而黎的專欄都直接籲巿民上街,亦支持「和勇不分」,在政治、經濟、軍事上對中共採取強有力的制裁等。

楊又供稱,論壇版選稿有三原則,包括支持民主、經濟市場化、惟不支持港獨,但黎要求不時更換作者。惟因《國安法》實施,不少作家「跳船」,如專欄作家古德明、幫黎打理Twitter的Simon Lee,也恐違法而辭職。

筆名「李平」的 楊清奇供稱,常參考黎的專欄「成敗樂一笑」,作為自己寫社論或選文的指引。(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筆名「李平」的 楊清奇供稱,常參考黎的專欄「成敗樂一笑」,作為自己寫社論或選文的指引。(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楊坦言,幫《蘋果》寫稿風險係特別高他自己亦恐違法,但又要保持《蘋果》支持制裁等立場,故寫文和選文都採取「打擦邊球』方式,游走於「灰色地帶」。楊曾向黎反映論壇版作者不足,對方指示多找海外作者,因他們對《國安法》顧忌較少,批評政府亦較尖銳。

黎又曾要求楊清奇為《蘋果》英文版物色擅長寫中國高層權鬥消息的寫手,讓英文版「爆內幕」,增加在國際上的影響力。黎亦會親自推薦寫手,如曾親游說赴美後批評中國人權狀況的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撰文;又曾透過《蘋果》副社長陳沛敏指示找桑普寫專欄,惟因桑普曾公開支持港獨,楊建議不要找他寫,怕有麻煩。但事實上,即使《國安法》出台後,楊認為《蘋果》都無改變立場,黎更在飯局中明言「唔驚被拉」,因相信英美不會坐視不理。

1998年加入《蘋果》、到2015年升任為主筆的楊清奇,形容黎是「一個慷慨老闆,又係一個殘忍嘅老闆」,會派股票給員工,造就早期高層成千萬甚至億萬富翁,惟「用人用到盡,如果唔啱佢心意,好快就換人 」,若想留在《蘋果》,要聽從老闆指示。

楊清奇作供時指,2018年10月時任美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政策演講,是黎的立場變激進的轉捩點。

楊清奇作供時指,2018年10月時任美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政策演講,是黎的立場變激進的轉捩點。

楊曾供稱,2016年黎推薦論壇版作者名單時,包括「建制派領袖人物」,故楊認為,黎立場變激進的轉捩點,是2018年10月時任美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政策演講。

楊指,當時黎曾跟他說「美國反枱」,帶領日本、西方國反華,黎認為正是好時機,「趁中國弱乘機落井下石」,故楊撰寫社論時,都表明「美國發宣戰檄文 香港挺身撞槍口」,當美國「舉槍對中國時,香港企起身擋住槍口,送一個目標畀美國打」。楊多次強調,相關撰文立場都緊跟黎的觀點。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六十二日聆訊下午繼續。 第五名從犯證人、律師助理陳梓華續作供指,2019年底黎智英要求同「攬炒巴」劉祖廸見面,因黎留意到「攬炒團隊」發展得好,且認為陳應可聯絡「攬炒巴」。陳遂赴英與劉祖廸會面,並轉告黎結合「鐵三角」力量組成領導團隊的想法,惟劉對黎「和理非」手段有保留,後陳把劉的猶豫轉告黎,黎認為國際支持比勇武派支持更重要,指年青人正「搶話語權」,認為應用「老泛民」作主流意見,團結國際線同「攬炒派」。陳認為黎欲主導「國際線」,並希望年輕人留意立會初選,爭取年輕人選票;而最終黎與劉祖廸相約於2020年初於台北會面。

控方問及2019年12月李宇軒訪美行程,陳有否通知其他人,陳指當時他曾WhatsApp Call致電黎,但沒有人接聽,故陳聯絡Mark Simon,才知黎智英「生日所以唔得閒」。控方提及,陳上午供稱當時已決定由李宇軒及「攬炒巴」劉祖廸「打國際線」,陳補充,2019年1至2月陳曾致電向Mark Simon透露李宇軒「同我講做過啲乜嘢」,包括李前往日本展示催淚彈彈頭。

「攬炒巴」劉祖廸

「攬炒巴」劉祖廸

陳:黎要求與「攬炒巴」劉祖廸見面 

控方問及黎及陳於2019年12月的WhatsApp對話,當時陳表示「the guest agrees to fly to Jap for a meeting. I will be going to UK to see him.(嘉賓同意飛往日本參加會議。我會到英國見他。)」陳解釋,「the guest」是指劉祖廸,而當時黎要求與「攬炒巴」劉祖廸見面。

控方問為何黎要求與劉見面?陳指,早前與黎會面後,黎曾與他有電話聯絡,指黎留意到「攬炒團隊」「發展得好好」,黎又得悉陳無法聯絡勇武小隊,但指陳應可聯絡在國際線及文宣上較出名的「攬炒巴」,故陳聯絡劉祖廸,表達黎希望與劉會面,「見一見佢,了解佢嘅諗法」。陳指最終他於同年12月於英國與劉會面。

控方再展示陳和黎的WhatsApp 對話,陳向黎發訊息指「I am going to meet him in person this week. Then I will let you know in advance about his schedule. He feels right to meet you in taipei/ japan subject to you availability. (這星期我會親自與他見面,然後我會提前告訴你他的行程。他覺得在台北/日本與你會面合適,視乎你是否有空。)」

陳指黎冀與劉商組成「鐵三角」領導團隊 惟劉對「和理非」手段有保留

控方問及為何黎想與劉會面?陳指,黎想「傾吓組成嗰個領袖團隊嗰個諗法」。陳指,當他與劉會面時,把黎的想法,即結合「鐵三角」力量組成領袖團隊的想法告知劉,而劉當時有猶豫。陳指,劉對於黎認為應該以「和理非」抗爭手段作為主旨有保留。陳稱,當時提議劉及黎二人可直接對話,而且黎會負擔相關費用,包括機票及住宿等,最終劉同意與黎會面,於2020年1月在台北會面。

陳梓華在英期間曾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會面。

陳梓華在英期間曾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會面。

陳於英國之行曾見「人權監察」羅傑斯

陳又指,他到英國除與劉會面外,亦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會面。陳稱,黎本希望他再與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David Alton)會面,但最終因對方沒空而未能成事。控方問及,為何黎想陳與奧爾頓勳爵及羅傑斯會面?陳解釋,因黎想他「識多啲人」,方便將來參與國際游說工作。

陳補充,他在英國與羅傑斯會面時,對方問及香港情況,及探討「會唔會有一啲途徑解決到啲矛盾」,即香港人同政府之間的矛盾,當時羅傑斯提議「我可唔可以將社會問題,例如反修例運動呢件事,放上去國際嘅法庭去解決」。陳解釋,羅傑斯相信最終要通過對話解決香港問題,對方又問「有冇一啲具體嘅嘢,其實我可以講到出嚟,要求到外國嘅人幫手」。陳又稱,羅傑斯當時問他接下來要做甚麼,陳透露會去見「攬炒巴」,羅傑斯「聽得明呢個字」,並表示「見過佢(『攬炒巴』劉祖廸)同識佢」。陳指,他之後有與黎及李宇軒提及英國之行情況,陳指當時由他自行負擔旅費,但最終黎向他退還款項。

陳:黎認為國際支持比勇武派支持更重要 指年青人正「搶話語權」

控方展示陳與黎於2019年12月31日的WhatsApp對話,黎發訊息建議與陳會面,二人再於黎的座駕內見面。當時黎希望陳向他講述在英國與劉祖廸見面的情況,陳遂指劉祖廸有猶豫,因劉認為黎對「勇武派」的取態,「似乎唔適合佢哋兩個見面」。陳又引述當時黎指「佢希望我明白,佢唔係唔支持勇武,只係佢需要迎合西方,去獲得國際嘅支持,所以佢需要有咁樣嘅姿態」。而黎又認為「無可否認地,國際嘅支持比起勇武派嘅支持更加重要」。

陳指,當時國際線上「係好亂嘅,有唔同嘅聲音,有人提倡港獨」,但亦有人只想捍衛「一國兩制」,亦有人提倡制裁或者封鎖香港,而黎認為「年青人喺度搶緊嗰個話語權」,即主流意見,而黎不同意此取態。陳續指,黎認為應用「『老泛民』嗰種思想去作為一種主流意見,同埋佢想團結國際線同埋攬炒派」。

陳梓華再與黎智英在其座駕見面。(網上截圖)

陳梓華再與黎智英在其座駕見面。(網上截圖)

陳認為黎想主導國際線 冀陳轉告初選事宜 吸納年輕人選票  

陳指,據其理解「佢(黎)想主導成條國際線」。陳稱,當日會面時,黎著他把當天內容,及後來「佢講初選嗰啲嘢,話畀年輕人知」,包括指年輕人應多注意選舉工作,「咁樣啲民氣先會集結,同埋佢講初選有啲好處」。

陳供稱,黎認為「搞初選」可集中「黃絲」票源,而由於2019年反修例運動有大量年輕人參與,黎認為初選可「吸納到呢啲年青人嘅票」,提高投票率;若有素人參選,如果素人在初選中敗選,最終立法會選舉時,相關票源「可以流落去佢哋啲老泛民嗰到」,其他候選人可以得到這些票源,最終可鞏固泛民立會議席。

陳:李宇軒對立會選舉無興趣

控方問及,陳有否把2019年12月與黎會面的內容轉告李宇軒?陳確認有轉達黎的意思,另包括黎將與「攬炒巴」劉祖廸會面、「黎智英唔想我哋咁搶咪、攞咗個話語權」及在國際線上應統一講「五大訴求」及初選等告知李。但陳稱,李當時回應,立法會選舉「有一段時間先到」,所以李沒興趣。

黎與「攬炒巴」台北會面 同場包括李永達、何俊仁及施明德夫婦 

控方再展示黎與陳於2020年1月2日的WhatsApp對話,當中黎問「Has our guest confirm the Taipei trip for Monday and Tuesday?(我們的嘉賓確定周一與周二在台北行程嗎?)」陳確認,「the guest」為劉祖廸。陳又確認,最終劉及黎於1月10至12日在台北會面,出席者包括陳本人、劉祖廸、黎智英、林姓女子,李永達夫婦、何俊仁夫婦及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夫婦。

控方問及,黎似乎在訊息中多次提及想與劉會面,為何黎想見劉?陳解釋,因黎「真係好想成立領袖團隊」,而劉則領導「攬炒團隊」及「SWHK」(重光團隊)。

控方另展示黎發訊息給陳,指「I don't know anyone who's free for you to meet because it's election time. If you want to meet施明德, a true revolutionary, I can arrange. (我不知道有任何人有空見你,因正值大選期間。如果你想見施明德、一位真正的革命者,我可安排。)」。

陳:黎曾問及李宇軒是否「港獨派」

陳又供稱,隨後再告知李宇軒指會到台灣「睇大選」,以及與黎會面,屆時再進行線上會議,但黎沒提及「可唔可以帶李宇軒」,陳亦沒問黎「李宇軒可唔可以去」,而李亦覺得無所謂。控方問及,陳有否於2020年1月向黎提及李宇軒?陳確認有,指眾籌時「統籌嗰個係佢(李)唔係我」。之後黎又曾問李宇軒是否「港獨派」,「我話我相信唔係」。黎又問為何陳沒去聯合國,「因為當時明明其實應該係我去講嘅,點解讓畀人哋」?陳在以上對話都提及李宇軒。

赴台北同行林姓女子 曾提供勇武派資訊

控方續問及2020年1月在台北的會面情況。陳稱,參與者包括一名林姓女子,當時他在Telegram群組提到與黎會面,有人提出欲與黎見面,就是姓林女子,她亦曾提供勇武派資訊。至於施明德,陳形容他是台灣民主運動人士,曾「坐咗好多年監」,曾發起「百萬人民倒扁運動」,而最令他印象深刻是「紅衫軍」事件,因陳與施見面時「佢有畀我睇」。

第三天與施明德會面 後返酒店開會 

控方續問及台北之行,陳憶述,當時抵達桃園機場後,再到君悅酒店休息,翌日陳及林姓女子由司機接送到位於陽明山的黎別墅會面,後陳、劉祖廸、黎智英、林姓女子4人午膳,該晚劉祖廸離席後,陳、黎智英、林姓女子、李永達夫婦、何俊仁夫婦及施明德夫婦在黎「屋企睇電視」直播台灣大選;而第三天行程則與施明德見面,劉祖廸及姓林女子亦有參與,之後再返回酒店與劉祖廸及李宇軒開網上會議。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