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黎智英案重點重溫|李宇軒發動三次眾籌 黎透過名下公司及助手Mark Simon暗中「泵水」

HotTV

HotTV

HotTV

黎智英案重點重溫|李宇軒發動三次眾籌 黎透過名下公司及助手Mark Simon暗中「泵水」

2024年04月02日 07:00 最後更新:04月03日 07:20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四名從犯證人、「十二港人」之一的李宇軒接受控方主問時透露,他曾先後發動3次眾籌,包括2019年6月的 G20全球登報計劃、同年7至8月的「中英聯合聲明」登報及「G攬」眾籌,而在三次眾籌中,涉及墊支費用、透過海外戶口收取款項等,黎智英都有透過其名下公司或助手Mark Simon作出支援。

首次「G20」眾籌中,美國《華盛頓郵報》的收據顯示,由黎名下公司LAIS Hotel Properties Limited墊支相關廣告費。

首次「G20」眾籌中,美國《華盛頓郵報》的收據顯示,由黎名下公司LAIS Hotel Properties Limited墊支相關廣告費。

李宇軒供稱,2019年6月在Telegram認識陳梓華,大家討論在在G20峰會前夕,透過全球登報計劃,冀把香港反修例示威的場面帶到國際舞台,爭取國際支持,這次是首次眾籌計劃。

更多相片
首次「G20」眾籌中,美國《華盛頓郵報》的收據顯示,由黎名下公司LAIS Hotel Properties Limited墊支相關廣告費。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四名從犯證人、「十二港人」之一的李宇軒接受控方主問時透露,他曾先後發動3次眾籌,包括2019年6月的 G20全球登報計劃、同年7至8月的「中英聯合聲明」登報及「G攬」眾籌,而在三次眾籌中,涉及墊支費用、透過海外戶口收取款項等,黎智英都有透過其名下公司或助手Mark Simon作出支援。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李宇軒供稱,2019年6月在Telegram認識陳梓華,大家討論在在G20峰會前夕,透過全球登報計劃,冀把香港反修例示威的場面帶到國際舞台,爭取國際支持,這次是首次眾籌計劃。

第二次眾籌涉及助「攬炒巴」在英國登報,主題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

李更指,當時與陳梓華相約在金鐘太古廣場見面交收,陳還透露,有「Uncle」可墊支500萬元,惟無透露是誰。而根據收支文件顯示,G20全球登報計劃向13個國家的17間傳媒機構支付了廣告費,未扣除行政費用,眾籌約得670萬港元,向傳媒機構支付596萬港元,約6萬元在Facebook及Google登廣告,尚餘約15萬港元,則捐予612基金。

第三次「G攬」眾籌,在加拿大《環球郵報》上刊登的廣告「Stand with Hong Kong until dawn」。

第二次眾籌,則涉及助「攬炒巴」劉祖廸在英國登報,當時主題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使用「GoFundMe」眾籌平台,最終籌約30.8萬英鎊,除登報費用外,餘款用作支持劉祖廸在英國的活動,如與英國國會議員會面、為香港區選的監選費、與「香港監察」羅傑斯合作、與前港督彭定康聯署簽名運動反國安法等。

同年亦進行了第三次眾籌,即「G攬」(G20×攬炒團隊),欲引起國際關注香港民主自由及修訂《逃犯條例》情況。眾籌目標款項逾180萬美元,由於收款戶口須曾處理大額交易,免面對「洗黑錢」風險,故找了一位「美國有錢人」,惟其後發現該戶口提取眾籌籌款項不果,需再找另一位有錢人,遂透過陳梓華找來Mark Simon借出其美國戶口。陳梓華於2019年9月向眾籌平台提供了Mark Simon名字、美銀行戶口號碼、地址、與有限公司關係等資料。

他們在「Go Get Funding」眾籌平台開網頁發動眾籌,TG群組內的連登討論區帳戶「家樂牌通心粉」助宣傳,最終籌得超過目標金額的逾700萬元。由於收取眾籌款項的戶口出問題,為趕及在海外報章登廣告,李宇軒遂動用300萬元積蓄墊支,惟仍未足夠付。此時,陳梓華就私訊提出協助,其後李從收據才得知,墊支的公司為加拿大公司LAIS Hotel Properties Limited和香港力高(Dico)顧問有限公司,而根據控方開案陳詞,2間公司均為黎智英名下公司。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Mark Simon。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李更指,當時與陳梓華相約在金鐘太古廣場見面交收,陳還透露,有「Uncle」可墊支500萬元,惟無透露是誰。而根據收支文件顯示,G20全球登報計劃向13個國家的17間傳媒機構支付了廣告費,未扣除行政費用,眾籌約得670萬港元,向傳媒機構支付596萬港元,約6萬元在Facebook及Google登廣告,尚餘約15萬港元,則捐予612基金。

當時,多份海外報章均以信件形式刊登「眾籌G20頭版公開信」,要求聲援,下款則是「香港市民」。而多份報章如英國《衛報》、美國《華盛頓郵報》的收據顯示,LAIS Hotel Properties Limited代繳了相關廣告費用,其中 《華盛頓郵報》傳給陳梓華的電郵更提到,付款單是由「Mark」寄出,即黎助理Mark Simon。另力高顧問有限公司亦支付了意大利《晚郵報》廣告費。

但陳梓華要求李宇軒簽署「本票」,作為G20登報計劃墊支款項的還款憑證,陳梓華曾對李稱,「上面嘅人」擔心走數。而陳梓華其後要求李把156萬港元的還款存入至Chartwell Holding Limited台灣公司,據早前財富調查證人供詞顯示,此公司董事為Mark Simon。

第二次眾籌涉及助「攬炒巴」在英國登報,主題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

第二次眾籌涉及助「攬炒巴」在英國登報,主題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

第二次眾籌,則涉及助「攬炒巴」劉祖廸在英國登報,當時主題與「中英聯合聲明」有關,使用「GoFundMe」眾籌平台,最終籌約30.8萬英鎊,除登報費用外,餘款用作支持劉祖廸在英國的活動,如與英國國會議員會面、為香港區選的監選費、與「香港監察」羅傑斯合作、與前港督彭定康聯署簽名運動反國安法等。

而在眾籌登報活動期間,由於需要一張「中英聯合聲明的戴卓爾夫人握手」新聞圖片,結果透過陳梓華,向黎智英提出批准借用《蘋果》的版權相。李宇軒亦作供透露,2019年8至9月,他們把海外登廣告的實體報紙,集合在香港舉辦了一場「報紙展」,獲《蘋果》基金資助。

第三次「G攬」眾籌,在加拿大《環球郵報》上刊登的廣告「Stand with Hong Kong until dawn」。

第三次「G攬」眾籌,在加拿大《環球郵報》上刊登的廣告「Stand with Hong Kong until dawn」。

同年亦進行了第三次眾籌,即「G攬」(G20×攬炒團隊),欲引起國際關注香港民主自由及修訂《逃犯條例》情況。眾籌目標款項逾180萬美元,由於收款戶口須曾處理大額交易,免面對「洗黑錢」風險,故找了一位「美國有錢人」,惟其後發現該戶口提取眾籌籌款項不果,需再找另一位有錢人,遂透過陳梓華找來Mark Simon借出其美國戶口。陳梓華於2019年9月向眾籌平台提供了Mark Simon名字、美銀行戶口號碼、地址、與有限公司關係等資料。

李供稱,當時Mark Simon要求把款項轉到信託戶口,遂開設「The Project Hong Kong Trust」戶口,減低被香港銀行系統凍結資金風險。據收支表顯示,眾籌總數為180萬美金,行動支出為730萬港元,當中633萬港元為廣告費,陳梓華墊支約350萬港元,李宇軒則墊支約270萬港元。據銀行匯款收據顯示,陳梓華一方的墊支,也是由黎名下加拿大公司Lais Hotel支付。

事實上,除三次眾籌外,2020年5月亦進行了第四次眾籌「重光計劃」,惟當時李與陳梓華、劉祖廸商討,認為李身處香港,而《國安法》將生效,使用香港銀行戶口,將冒上被指「洗黑錢」或遭凍結資金的風險,遂大家有共識認為李應退出眾籌。

Tags:

台灣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六十二日聆訊下午繼續。 第五名從犯證人、律師助理陳梓華續作供指,2019年底黎智英要求同「攬炒巴」劉祖廸見面,因黎留意到「攬炒團隊」發展得好,且認為陳應可聯絡「攬炒巴」。陳遂赴英與劉祖廸會面,並轉告黎結合「鐵三角」力量組成領導團隊的想法,惟劉對黎「和理非」手段有保留,後陳把劉的猶豫轉告黎,黎認為國際支持比勇武派支持更重要,指年青人正「搶話語權」,認為應用「老泛民」作主流意見,團結國際線同「攬炒派」。陳認為黎欲主導「國際線」,並希望年輕人留意立會初選,爭取年輕人選票;而最終黎與劉祖廸相約於2020年初於台北會面。

控方問及2019年12月李宇軒訪美行程,陳有否通知其他人,陳指當時他曾WhatsApp Call致電黎,但沒有人接聽,故陳聯絡Mark Simon,才知黎智英「生日所以唔得閒」。控方提及,陳上午供稱當時已決定由李宇軒及「攬炒巴」劉祖廸「打國際線」,陳補充,2019年1至2月陳曾致電向Mark Simon透露李宇軒「同我講做過啲乜嘢」,包括李前往日本展示催淚彈彈頭。

「攬炒巴」劉祖廸

「攬炒巴」劉祖廸

陳:黎要求與「攬炒巴」劉祖廸見面 

控方問及黎及陳於2019年12月的WhatsApp對話,當時陳表示「the guest agrees to fly to Jap for a meeting. I will be going to UK to see him.(嘉賓同意飛往日本參加會議。我會到英國見他。)」陳解釋,「the guest」是指劉祖廸,而當時黎要求與「攬炒巴」劉祖廸見面。

控方問為何黎要求與劉見面?陳指,早前與黎會面後,黎曾與他有電話聯絡,指黎留意到「攬炒團隊」「發展得好好」,黎又得悉陳無法聯絡勇武小隊,但指陳應可聯絡在國際線及文宣上較出名的「攬炒巴」,故陳聯絡劉祖廸,表達黎希望與劉會面,「見一見佢,了解佢嘅諗法」。陳指最終他於同年12月於英國與劉會面。

控方再展示陳和黎的WhatsApp 對話,陳向黎發訊息指「I am going to meet him in person this week. Then I will let you know in advance about his schedule. He feels right to meet you in taipei/ japan subject to you availability. (這星期我會親自與他見面,然後我會提前告訴你他的行程。他覺得在台北/日本與你會面合適,視乎你是否有空。)」

陳指黎冀與劉商組成「鐵三角」領導團隊 惟劉對「和理非」手段有保留

控方問及為何黎想與劉會面?陳指,黎想「傾吓組成嗰個領袖團隊嗰個諗法」。陳指,當他與劉會面時,把黎的想法,即結合「鐵三角」力量組成領袖團隊的想法告知劉,而劉當時有猶豫。陳指,劉對於黎認為應該以「和理非」抗爭手段作為主旨有保留。陳稱,當時提議劉及黎二人可直接對話,而且黎會負擔相關費用,包括機票及住宿等,最終劉同意與黎會面,於2020年1月在台北會面。

陳梓華在英期間曾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會面。

陳梓華在英期間曾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會面。

陳於英國之行曾見「人權監察」羅傑斯

陳又指,他到英國除與劉會面外,亦與「香港監察」創辦人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會面。陳稱,黎本希望他再與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David Alton)會面,但最終因對方沒空而未能成事。控方問及,為何黎想陳與奧爾頓勳爵及羅傑斯會面?陳解釋,因黎想他「識多啲人」,方便將來參與國際游說工作。

陳補充,他在英國與羅傑斯會面時,對方問及香港情況,及探討「會唔會有一啲途徑解決到啲矛盾」,即香港人同政府之間的矛盾,當時羅傑斯提議「我可唔可以將社會問題,例如反修例運動呢件事,放上去國際嘅法庭去解決」。陳解釋,羅傑斯相信最終要通過對話解決香港問題,對方又問「有冇一啲具體嘅嘢,其實我可以講到出嚟,要求到外國嘅人幫手」。陳又稱,羅傑斯當時問他接下來要做甚麼,陳透露會去見「攬炒巴」,羅傑斯「聽得明呢個字」,並表示「見過佢(『攬炒巴』劉祖廸)同識佢」。陳指,他之後有與黎及李宇軒提及英國之行情況,陳指當時由他自行負擔旅費,但最終黎向他退還款項。

陳:黎認為國際支持比勇武派支持更重要 指年青人正「搶話語權」

控方展示陳與黎於2019年12月31日的WhatsApp對話,黎發訊息建議與陳會面,二人再於黎的座駕內見面。當時黎希望陳向他講述在英國與劉祖廸見面的情況,陳遂指劉祖廸有猶豫,因劉認為黎對「勇武派」的取態,「似乎唔適合佢哋兩個見面」。陳又引述當時黎指「佢希望我明白,佢唔係唔支持勇武,只係佢需要迎合西方,去獲得國際嘅支持,所以佢需要有咁樣嘅姿態」。而黎又認為「無可否認地,國際嘅支持比起勇武派嘅支持更加重要」。

陳指,當時國際線上「係好亂嘅,有唔同嘅聲音,有人提倡港獨」,但亦有人只想捍衛「一國兩制」,亦有人提倡制裁或者封鎖香港,而黎認為「年青人喺度搶緊嗰個話語權」,即主流意見,而黎不同意此取態。陳續指,黎認為應用「『老泛民』嗰種思想去作為一種主流意見,同埋佢想團結國際線同埋攬炒派」。

陳梓華再與黎智英在其座駕見面。(網上截圖)

陳梓華再與黎智英在其座駕見面。(網上截圖)

陳認為黎想主導國際線 冀陳轉告初選事宜 吸納年輕人選票  

陳指,據其理解「佢(黎)想主導成條國際線」。陳稱,當日會面時,黎著他把當天內容,及後來「佢講初選嗰啲嘢,話畀年輕人知」,包括指年輕人應多注意選舉工作,「咁樣啲民氣先會集結,同埋佢講初選有啲好處」。

陳供稱,黎認為「搞初選」可集中「黃絲」票源,而由於2019年反修例運動有大量年輕人參與,黎認為初選可「吸納到呢啲年青人嘅票」,提高投票率;若有素人參選,如果素人在初選中敗選,最終立法會選舉時,相關票源「可以流落去佢哋啲老泛民嗰到」,其他候選人可以得到這些票源,最終可鞏固泛民立會議席。

陳:李宇軒對立會選舉無興趣

控方問及,陳有否把2019年12月與黎會面的內容轉告李宇軒?陳確認有轉達黎的意思,另包括黎將與「攬炒巴」劉祖廸會面、「黎智英唔想我哋咁搶咪、攞咗個話語權」及在國際線上應統一講「五大訴求」及初選等告知李。但陳稱,李當時回應,立法會選舉「有一段時間先到」,所以李沒興趣。

黎與「攬炒巴」台北會面 同場包括李永達、何俊仁及施明德夫婦 

控方再展示黎與陳於2020年1月2日的WhatsApp對話,當中黎問「Has our guest confirm the Taipei trip for Monday and Tuesday?(我們的嘉賓確定周一與周二在台北行程嗎?)」陳確認,「the guest」為劉祖廸。陳又確認,最終劉及黎於1月10至12日在台北會面,出席者包括陳本人、劉祖廸、黎智英、林姓女子,李永達夫婦、何俊仁夫婦及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夫婦。

控方問及,黎似乎在訊息中多次提及想與劉會面,為何黎想見劉?陳解釋,因黎「真係好想成立領袖團隊」,而劉則領導「攬炒團隊」及「SWHK」(重光團隊)。

控方另展示黎發訊息給陳,指「I don't know anyone who's free for you to meet because it's election time. If you want to meet施明德, a true revolutionary, I can arrange. (我不知道有任何人有空見你,因正值大選期間。如果你想見施明德、一位真正的革命者,我可安排。)」。

陳:黎曾問及李宇軒是否「港獨派」

陳又供稱,隨後再告知李宇軒指會到台灣「睇大選」,以及與黎會面,屆時再進行線上會議,但黎沒提及「可唔可以帶李宇軒」,陳亦沒問黎「李宇軒可唔可以去」,而李亦覺得無所謂。控方問及,陳有否於2020年1月向黎提及李宇軒?陳確認有,指眾籌時「統籌嗰個係佢(李)唔係我」。之後黎又曾問李宇軒是否「港獨派」,「我話我相信唔係」。黎又問為何陳沒去聯合國,「因為當時明明其實應該係我去講嘅,點解讓畀人哋」?陳在以上對話都提及李宇軒。

赴台北同行林姓女子 曾提供勇武派資訊

控方續問及2020年1月在台北的會面情況。陳稱,參與者包括一名林姓女子,當時他在Telegram群組提到與黎會面,有人提出欲與黎見面,就是姓林女子,她亦曾提供勇武派資訊。至於施明德,陳形容他是台灣民主運動人士,曾「坐咗好多年監」,曾發起「百萬人民倒扁運動」,而最令他印象深刻是「紅衫軍」事件,因陳與施見面時「佢有畀我睇」。

第三天與施明德會面 後返酒店開會 

控方續問及台北之行,陳憶述,當時抵達桃園機場後,再到君悅酒店休息,翌日陳及林姓女子由司機接送到位於陽明山的黎別墅會面,後陳、劉祖廸、黎智英、林姓女子4人午膳,該晚劉祖廸離席後,陳、黎智英、林姓女子、李永達夫婦、何俊仁夫婦及施明德夫婦在黎「屋企睇電視」直播台灣大選;而第三天行程則與施明德見面,劉祖廸及姓林女子亦有參與,之後再返回酒店與劉祖廸及李宇軒開網上會議。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