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一段秘史揭「自由亞洲台」前世今生 反華宣傳太勁連港英都「頂唔順」

博客文章

一段秘史揭「自由亞洲台」前世今生 反華宣傳太勁連港英都「頂唔順」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一段秘史揭「自由亞洲台」前世今生 反華宣傳太勁連港英都「頂唔順」

2024年04月02日 19:52 最後更新:20:57

由美國官方資助的「自由亞洲電台」(RFA),日前宣布撤走在香港的「檔口」,聲稱在23條立法後感到受威脅,不得不離開,藉這「自製事件」引證香港已失去新聞自由,玩政治把戲十分着跡。RFA宣布前兩天,我已報道它將撤走,指這與新聞自由根本無關,因它是美國政府經營的「宣傳機器」,非正常新聞媒體。政圈朋友看後,傳給我一段「秘史」,指其前身早已在港大搞「反共宣傳」 ,因為做得太過火,連港英政府都「頂唔順」,要與其切割,導致英美激烈爭拗,可見它是什麼貨色。

現時的RFA,於1996年啟播,最初由國務院轄下的美國新聞署管理,其後該署取消,改由美國廣播理事會接管,到了2017年,總統特朗普將它易名為美國國際媒體署,RFA直屬其下,其他還有美國之音(VOA)、自由歐洲電台等。

該署擺明車馬搞對外「政治宣傳」,與傳統新聞工作,是兩碼子事,其宗旨十分直白:「鼓勵和團結全世界人民支持自由和民主.....對美國的國家利益至關重要。」換言之,就是向其他國家灌輸美式政治意識型態,藉此擴大勢力範圍。

這副「洗腦機器」早在50年代冷戰時期就啟動,當時自由亞洲電台已具雛形,以香港為基地,向中國內地和東南亞廣播,主要通過「美國之音中文廣播」進行,主管機構是美國新聞署,而背後黑手則是CIA。

自由亞洲電台初設於50年代冷戰時期,是美國政府針對中國大陸打心理戰的「宣傳武器」,這任務至今未變。圖為當年政府爭取美國民眾支持該電台的單張。

自由亞洲電台初設於50年代冷戰時期,是美國政府針對中國大陸打心理戰的「宣傳武器」,這任務至今未變。圖為當年政府爭取美國民眾支持該電台的單張。

政圈朋友看過一位學者搜尋當時的檔案,指韓戰之後,美國對中國的心理戰升級,目標之一是「激起大陸民眾對政權和制度的反對」,而香港成為了橋頭堡,負責執行的則是美國新聞署。那時英國政府也予以配合,「美國之音」的中文廣播,每晚由香港電台轉播。

RFA為達到政治宣傳目的,不惜弄虛作假,將中國東北朝鮮婦女哀悼金正日的相片,當為一批朝鮮女工在中國丹東被強迫勞動。

RFA為達到政治宣傳目的,不惜弄虛作假,將中國東北朝鮮婦女哀悼金正日的相片,當為一批朝鮮女工在中國丹東被強迫勞動。

不過英方其後覺得,美國在港進行的反共宣傳十分過火,擔心會招來中國政府強烈反應,於是決定香港電台停止轉播「美國之言」的粵語新聞節目。

英方這一舉動,惹起美國方面雷霆大怒,據當時的內部文件,此事去到華盛頓,國務卿艾奇遜親自過問,下令美國駐港總領事walter McConaughy致函港英政府, 提出抗議,說「如果我們的敵人有自由攻擊我們(指美國),而我們卻沒有最好的設施來傳播真相,是不幸的」。

不過,港英政府始終沒有改變原來的決定,繼續停止港台轉播「美國之音」。由此可見,即使英國與美國是盟友,當時也不能容許對方任意進行這類「挑釁性」政治宣傳,要出手限制其「自由」。

在今次事件中,自由亞洲電台把撤離扯到「香港新聞自由」,是它慣用的「語言偽術」。不過,只要清楚其前世今生,便知道它如此胡謅亂扯,只是另一種宣傳把戲而己。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黎智英國際團隊「終極茅招」失效 指李宇軒被屈打成招「編劇」拙劣

2024年04月14日 20:18 最後更新:20:35

「編劇」不僅是一門藝術,也是政治玩家擅長的手法,為了達到目的,他們可以張着眼,憑空虛構一個情節,然後指天篤地說成是事實,但假的始終真不了,只會淪為笑柄。黎智英的國際法律團隊正是如此,他們黔驢技窮,惟有耍出終極茅招,指黎案主要證人李宇軒在內地拘留時被屈打成招,故證供皆不可信,並拿着這「劇本」向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申訴,企圖終止黎案審訊。不過這個「劇本」實在寫得太差劣,真憑實據完全欠奉,以至黎的代表律師盤問李宇軒時,無彈可發,惟有輕輕帶過,茅招終告失效。

黎智英國際法律團隊在無計可施下,耍出「終極茅招」,指李宇軒在內地扣留期間被屈打成招,其供詞虛假不可信,但這個「劇本」寫得拙劣,破綻百出,不攻自破。

黎智英國際法律團隊在無計可施下,耍出「終極茅招」,指李宇軒在內地扣留期間被屈打成招,其供詞虛假不可信,但這個「劇本」寫得拙劣,破綻百出,不攻自破。

黎智英國際法律團隊出此茅招之前,先打的是「政治牌」,以為憑着鷹派政客助力,可逼使英首相出手向北京和特區政府施壓,藉此救黎出生天。不過這算盤完全打不響,他們由去年1月開始,不斷要求與首相或外相會面,但次次都慘吃檸檬,只獲次級官員敷衍應酬,無功而回。

失望之餘,他們惟有耍出終極茅招,指黎案的主要證人李宇軒在內地拘留期間,曾遭酷刑逼供,他指證黎老闆的供詞,皆屬虛假,都不可信。他們所根據的,是《華盛頓郵報》去年底一篇「調查報道」。

該報道指,根據一些內地法庭文件、閉路電視畫面、獄中書信、多名參與事件「相關人士」的訪問等,整合出李宇軒被扣押時的經歷,相信他曾受虐待,屈打成招。報道所指的情況,多是由「事件相關人士」提供,非第一手採訪所得,而其中最主要的指控----李宇軒被逼供,證據極其單薄,甚至可說是「零」,唯一所謂「證據」,是「李宇軒囚室經常傳出尖叫聲」,但究竟是誰聽到的?什麼人發出尖叫?此事真的發生過嗎?都含含糊糊,留下N個疑點,編造痕跡太明顯,令人覺得「你講乜都得啦」。

是真是假不重要,最緊要夠膽講。報道出街後,黎智英國際法律團隊如「執到寶」,隨即於1月4日向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愛德華茲(Alice Edwards)提出申訴,質疑李宇軒所作證供是否公正、可靠。

那位報告員循例對此申訴「表示關注」,並隨即去信中國當局,要求回應。不過這都是敷衍一下,不痛不癢,很快就不了了之,對黎智英案審訊的影響極有限。

早前李宇軒出庭作供,辯方律師作出盤問時,也刻意問及他在內地海域遭執法人員截獲並拘留一事,如果辯方律師掌握他曾被逼供的具體證據,大可在那時指出,不過辯方並沒有提及。

李宇軒出庭作供時,完全沒提及扣留時受到虐待,而辯方律師也沒提出具體證據追問,可見這是個「虛構故事」。

李宇軒出庭作供時,完全沒提及扣留時受到虐待,而辯方律師也沒提出具體證據追問,可見這是個「虛構故事」。

至於李宇軒,在回應辯方盤問時,完全沒有隻字提及自己在內地拘留時曾受不合理對待。

此外,他過去數星期在庭上作供,一直都表現正常,並多次主動協助法庭釐清案情細節,由此可確定,他作供乃出於自願,而非受到脅逼。

李宇軒被屈打成招這「小說情節」明顯已不攻自破,黎智英國際團隊的終極茅招又告失效,看來再難再有新招可出。估不到的是,堂堂御用大狀,竟然如此「低裝」,編出了一個破綻百出的劇本,淪為笑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