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華爾街日報》亞洲新主管不駐港 改往新加坡辦公 有政治考慮?

博客文章

《華爾街日報》亞洲新主管不駐港 改往新加坡辦公 有政治考慮?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華爾街日報》亞洲新主管不駐港 改往新加坡辦公 有政治考慮?

2024年04月09日 20:20 最後更新:20:40

早前「自由亞洲電台」把在港員工調去台北,整個「檔囗」關門大吉,其主管表明是擔心員工安全,引起一陣議論。本來一個正常新聞媒體,依法在港進行正常採訪,一點問題也沒有,但對一些心存偏見的外媒,難免會「疑心生暗鬼」。最近《華爾街日報》任命新的亞洲區新聞主管,但其駐地與過往不同,由香港轉到了新加坡,究竟是什麼原因?公布沒有講明,卻令我聯想到,外交部駐港專員公署和港府都曾對該報的偏頗評論,作出強烈反駁,該報在此時作上述安排,似乎不只是技術考慮咁簡單。

《華爾街日報》的亞洲新聞主管,一向都是駐在香港,但剛於4月1日接任此職的Deborah Ball,則轉到新加坡辦公,是否出於政治考慮,惹人遐想。

《華爾街日報》的亞洲新聞主管,一向都是駐在香港,但剛於4月1日接任此職的Deborah Ball,則轉到新加坡辦公,是否出於政治考慮,惹人遐想。

一位經常接觸外媒的朋友,把《華爾街日報》新聞主管執位的消息傳給我看,原來負責亞洲區新聞的 Andrew Dowell,將調去杜拜,擔任中東區主管。過去7年多,他一直駐在香港,在這裏指揮亞洲區的採訪工作。

接手出任亞洲區主管的 Deborah Ball,於4月1日履職,她與原任不同的是,不會長駐香港,而轉到新加坡辦公,在那裏遙距指揮亞洲各地的編採人員,只會間中去一去香港。

至於原來在香港亞洲總部的人員,仍會留低,並非整個「檔囗」搬走,不過朋友估計,這可能只是第一步,主管先往星洲,一些下屬或逐步轉移,相信還有後着。

《華爾街日報》的公布,沒有說此安排是否與政治有關,不過23條成功立法後,該報的社論曾引來外交部駐港公署猛轟,火藥味甚濃。那篇社論題為《香港的大倒退》,指香港已有國安法,竟覺得「還不夠」,仍要進行23條立法,以後香港將變得「更危險」,並指港府集中精力拼經濟「為時已晚」。外交部駐港公署去信該報,直斥社論把聳人聽聞的把戲,發揮到了極致。當中的說法,完全是充滿惡意的炒作。

外交部駐港公署早前致函《華爾街日報》,強烈反駁其有關23條立法的社論,指該報將聳人聽聞的把戲發揮到了極致,充滿惡意炒作。

外交部駐港公署早前致函《華爾街日報》,強烈反駁其有關23條立法的社論,指該報將聳人聽聞的把戲發揮到了極致,充滿惡意炒作。

除了對23條立法的辛辣評論,《華爾街日報》也在黎智英案中被提及,披露當年該報某些高層與黎關係密切,例如該報專欄作家、前白宮首席撰稿人麥偉林,以及該報前出版人 Gordon Crovitz,都與黎甚老友,令兩個傳媒機構成為夥伴,所以該報多次發文要求釋放黎智英。

朋友同我講,《華爾街日報》社論組和新聞部是兩個不同部門,乃分開運作,不過在目前的關係下,新聞部可能要打「穩陣波」,先睇定形勢。

外媒的憂慮,其實是「自己嚇自己」居多,只是將心中的偏見當成真實而巳。律政司司長林定國重複說過,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中心,非常依賴資訊自由流通,在維護國安的大前提下,仍須鞏固這獨特優勢。換言之,駐港外媒只要守法,沒有不可告人的意圖,就可以自由工作,不會有問題。

《華爾街日報》亞洲主管轉往新加坡工作,是否就沒風險?只要看看過往新加坡如何對待攻擊政府的外媒,便知道香港其實寬容得多。想當年,向來不懼怕外媒的政治強人李光耀,曾辣手「懲罰」被指惡意抨擊政府的《時代》雜誌、《華爾街日報》和《泰晤士報》等,包括把它們的發行量限於極低數量,甚至不准登廣告,部分外媒最後終要跪低。

如果《華爾街日報》今次安排真的出於政治考慮,我作為行家,希望它再想一想,不要因為自已的「幻覺」,失去一個更好的區域新聞採訪基地。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戴耀廷示範「高分低智」害己累人 曾鈺成兩點KO「攬炒合法」詭辯

2024年05月29日 19:46 最後更新:20:24

47人涉違《香港國安法》顛覆政權罪的案件,將於周四和周五裁決,案中核心人物戴耀廷早已率先認罪,以求減刑。政圈朋友翻看資料,他舉起大旗搞這場初選「死亡遊戲」之時,曾振振有詞說,運用「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這大殺傷力武器,符合《基本法》,並不違法,沒有問題,部分參選者對這位法學院副教授所言信以為真,結果搞到雞毛鴨血,證明他是典型的「高分低智」,結果害己累人。其後曾鈺成直指他的說法大錯特錯,用簡單兩點把他KO。

戴耀廷在當年初選前,振振有詞說,動用「否決預算案」這大殺傷力武器,並不違法,一批參選者相信了這位法學院副教授的「權威解釋」,被他的「高分低智」誤導, 搞到雞毛鴨血。

戴耀廷在當年初選前,振振有詞說,動用「否決預算案」這大殺傷力武器,並不違法,一批參選者相信了這位法學院副教授的「權威解釋」,被他的「高分低智」誤導, 搞到雞毛鴨血。

戴耀廷掛着「法律副教授」的名銜,當時登上戰車的各派人馬,不少都相信他的法律解釋,其中一個重要說法,是《基本法》賦予立法會權力,去否決財政預算案,所以並不違法,非但不怕DQ,要告亦告不入。他也在公開記者會提過這點,說服公眾支持。

此案審訊期間,被告之一、「民主動力」前副召集人鍾錦麟作供時披露一事,正與此有關。他說,當時建制派開始向「否決預算案計劃」發砲,他感到中央會施「組合拳」對付,所以在2020年4月中一次選區協調會議後,拉戴耀廷埋一邊,詢問對方這做法有冇問題,戴耀廷回答說,其所用字眼是「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否決財政預算案」,意即做法是合法的,「唔會有問題啦」。

鍾錦麟說自己當時「拗唔過戴耀廷」,畢竟戴是教法學的學者,精通法律,而《基本法》亦確有這一條,所以最後對戴的講法「疑中留情」。由這事例可見,戴的「權威」解釋,蒙蔽了一些參選者的危機感,盲樁樁向前衝,直至墮崖。

戴耀廷這論點其實不堪一擊,不久之後,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YouTube的評論節目中,一針見血指他大錯特錯。

政圈朋友把那段片傳給我看,曾鈺成說《基本法》73條的寫法是,特區立法會行使下列職權,其中之一是「根據政府的提案,審核、通過財政預算」。關鍵在於「審核」二字,立法會可以不通過,但要經過審議過程,看預算案是否對社會民生有利。戴耀廷提出的「攬炒」,全不是這回事,只看政府是否答應他們的政治訴求,如不應承,無論預算案內容如何,一概否決。「咁就唔係《基本法》賦予嘅職權喎!」

曾鈺成在2021年初已在 YouTube頻道中,以兩點KO戴耀廷,指其說法大錯特錯。

曾鈺成在2021年初已在 YouTube頻道中,以兩點KO戴耀廷,指其說法大錯特錯。

曾鈺成指,這樣「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不但違反《基本法》73條,而且嚴重干預、阻撓、破壞立法機關依法履行其職責,行動本身就符合《香港國安法》22條的元素,可視為以非法手段顛覆政權了。

曾鈺成簡單幾句,就把法學院副教授戴耀廷KO,有兩個可能原因,1是戴貌似高智,其實低B,睇不出《基本法》條文關鍵之處;2是他亦可能被政治激情衝昏頭腦,失去理性判斷能力,卻因而誤導了大批初選參加者,齊齊跟着他瘋狂,撲火焚身。

由當年搞佔中,到本案的顛覆行動,戴耀廷「高分低智」的事例還有不少,不說別,他把本應嚴守秘密的「攬炒十步」行動計劃,完完整整在《蘋果日報》刊出,就愚蠢至極,結果是累己累人,更害了全香港。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