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在美「黃友」狙擊許正宇自暴其弱 港人組織「撒豆成兵」官員當冇到

博客文章

在美「黃友」狙擊許正宇自暴其弱 港人組織「撒豆成兵」官員當冇到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在美「黃友」狙擊許正宇自暴其弱 港人組織「撒豆成兵」官員當冇到

2024年04月12日 20:42 最後更新:20:53

在這裏要為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鼓掌,他在23條立法後「風頭火勢」之際,敢深入「敵陣」,前往美國向商界說好香港故事,勇氣可嘉。在當地的流亡港人與「黃友」則恨之入骨,發動人馬到活動地點「招呼」他,但據場所見,「示威群眾」數來數去都只得12丁,可說自暴其弱,顯示「反23條」完全搞唔起個勢;此外,21個港人組織齊發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但這些組織有多少成員,從來冇人知,今次不過又重施「撒豆成兵」虛張聲勢的故技,在目前政治環境下,看來美國官員對此不會有何實質反應。

許正宇訪美期間,在美「黃友」和流亡港人到活動地點「狙擊」踩場,但示威者寥寥可數,僅有12人。另外,21個「港人組織」發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也只是撒豆成兵,虛張聲勢。

許正宇訪美期間,在美「黃友」和流亡港人到活動地點「狙擊」踩場,但示威者寥寥可數,僅有12人。另外,21個「港人組織」發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也只是撒豆成兵,虛張聲勢。

許正宇由4月8日到12日訪美4天,是2019年以來,訪問美國的最高級別香港官員。他昨晚到芝加哥聯合俱樂部出席晚宴,向當地商界介紹香港的經貿金融情況。

許正宇在23條立法完成後不久,即「深入敵陣」說好香港故事,值得鼓掌。

許正宇在23條立法完成後不久,即「深入敵陣」說好香港故事,值得鼓掌。

一批在美「黃友」與流亡港人聞風殺去踩場,發起的組織叫「芝援香港」,拉隊在俱樂部門外贈興。但到場的示威者寥寥可數,只有「小貓」12隻,不過各人仍交足戲,高舉「許正宇滾!」、「關閉香港經貿辦」、「反抗獨裁統冶」的標語,當然少不了「時代革命」港獨黑旗。

這場面使我想起許正宇年前訪問倫敦,與英國經貿官員會晤,在英的「黑衣人」同樣爆晒火前往狙擊,但動員的兵馬只得十丁八丁,為了搶眼球,他們不惜衝出馬路攔截許的座駕,結果被保安制服,而官員亦未因此改變態度。

今次除了「幾丁友」到現場示威,21個海外港人組織,包括香港民主委員會、香港自由委員會基金會等,也發表「聯合聲明」,反對許正宇訪美,呼籲官員不參與他出席的活動,而總統應盡快發布行政命令,制裁中國及香港特區官員,並實施《香港經貿辦認證法》。

一直以來,這些所謂「海外港人組織」,都是採取大堆頭策略,每次針對某議題表態,都以「數十」計,做到聲勢浩大,例如「反對23條立法」便用此招。但看多幾次就知,這不過是「撒豆成兵」的技倆,究竟每個組織有何實力、有幾多成員,只有它們自己知道,所以對美英政府構成不了多大壓力。它們的最大作用,是背後的「鷹派」政客如想玩嘢,就把它抬出來,以示代表「港人」發聲,做好場戲。

今次情況也是一樣,不過美英近期的政治氣氛皆有變,兩個政府都不想與中國鬧得太激,所以對這些「港人組織」要求對北京和香港特區加強施壓,都有點「軟皮蛇」,愛理不理。在這環境下,可以預料這21個港人組織打完一輪鑼鼓後,將一無所得,悻悻然散 bang!

其實他們早前已受過一次挫折。一個多月前,港府火速完成23條立法,但拜登敷衍了事,未有強烈砲轟,他們對此已極不是味道,所以「香港民主委員會」聯同23個組織,發聲明指美國政府回應不足,更直指國務卿布林肯「不夠強硬」,要求他立即出手制裁特區高官。不過政府官員沒有強烈反應,未見什麼大動作,他們自然無癮到極。

雖然如此,在美的亂港組織是不會死心的,未來香港官員如赴美出席活動,他們仍會扭盡六壬滋擾,對此不可不防。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英當局處理 Trickett 暴斃手法古怪 指死因「無可疑」曖昧 似有隱瞞

2024年05月26日 20:17 最後更新:20:25

世間怪事何其多!最近英國執法部門平地一聲雷,聲稱破獲《國安法》通過後首宗大案,並劍指「境外黑手」,暗示是香港情報機構,但政圈朋友細看案件發展,發現古怪之處不少,當局的表現也曖曖昧昧,「編劇」痕跡漸現,令人愈來愈感疑惑。古怪事之一,是被告Matthew Trickett 離奇陳屍公園一事,英警方處理手法詭異,至今仍沒透露半點實情,留下一大片空白,顯然想隱瞞一些秘密。

英國國安案被告之一 Matthew Trickett 離奇陳屍公園,英國執法當局先是封鎖消息,幾天後說「死因不明」,繼而又指「死因無可疑」,卻未提供任何具體資料,包括是否自殺等,做法古怪,似有嘢隱瞞。

英國國安案被告之一 Matthew Trickett 離奇陳屍公園,英國執法當局先是封鎖消息,幾天後說「死因不明」,繼而又指「死因無可疑」,卻未提供任何具體資料,包括是否自殺等,做法古怪,似有嘢隱瞞。

曾經當過兵上戰場的保安顧問Matthew Trickett ,在提堂前幾天,陳屍於公園,為這宗案件增添了極大懸疑性。政圈朋友留意到,屍體是上周日被發現的,但英國有關當局即時做法,是封鎖消息,直至上周二才公布,當時的說法是「死因不明」,十分之含糊,予人無限想像,任由各種陰謀論滿天飛。

這狀態維持了一段時間,到6天之後,當局才用最簡短的方式發出一則聲明,表示他「死因無可疑」,無一字交代任何較具體的資料。

由於控方提過 ,Matthew Trickett 在拘留期間,曾表示如獲保釋外出,他就會自殺,要求繼續還押,所以「自殺」是較可信的死因。不過當局指死者「死因無可疑」,卻又沒確定他是否自殺,也不提有否其他致死原因,實在令人費解。以法醫的調查技術,用了差不多一星期時間,仍沒法判斷他的真正死因,並不合理,除非箇中另有不能公開的內情。

此外,英國媒體曾報道,Matthew Trickett 患有「性腺功能減退症」,荷爾蒙失調,需每天服用睪酮,但他被覊留期間,拘留所拒絕向他提供藥物,令他身體狀態變壞,情緒也極之低落。究竟這會否導致他保釋後暴斃?抑或因在拘留所受到不恰當對待,引發自殺念頭?這種種可能性,英國當局半句也沒提及,由始至終諱莫如深,難免令人質疑它因某種原因,不想公開真相。

政圈朋友看到的另一古怪事,是涉案另外兩名被告,在英國時間上周五早上到倫敦法庭應訊,獲准繼續保釋,控方要求審訊日期竟然是2025年2月,即足足9個月之後。這令人合理懷疑,警方與情報機構草率去馬,目前手中掌握的證據確仍甚「稀水」,若憑這些料開庭,將難以打得入,所以拖長保釋時間,希望能找到更多真憑實據以「補飛」。

案件另兩名被告,包括香港駐倫敦經貿辦職員袁松彪,於上周五提堂,但當局要求到明年2月才再審訊,令人懷疑其手上的證據甚「稀水」,部分且是魚目混珠,須用更多時間「補飛」。

案件另兩名被告,包括香港駐倫敦經貿辦職員袁松彪,於上周五提堂,但當局要求到明年2月才再審訊,令人懷疑其手上的證據甚「稀水」,部分且是魚目混珠,須用更多時間「補飛」。

從「起訴書」中初步透露的案情,所謂「監視」居英泛民人士羅冠聰和蒙兆達,可見的證據相當單薄,從一般刑事法律的角度看,並非違法行為。至於警方即場查獲Matthew Trickett 上門滋擾一名居英香港女子,則百分百屬於私人錢銀糾紛,與政治毫無關係,如依據刑事法處理,或可告得入,不過罪行輕微,若以「國安法」起訴,則必然受到挑戰,英國當局對此應心知肚明。

至於香港駐倫敦經貿辦的角色,看來英國執法當局也難攻得入。做過保安局局長的行會召集人葉劉,今日就在《南華早報》撰文指,經貿辦在回歸前後,都有提供等同「領事服務」的責任,而近年訪英的香港官員,包括前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都曾受過居英香港激進分子襲擊,他們到辦事處外滋擾更屢有發生,所以經貿辦須加強保護,有必要留意一些對香港敵對的行動。

照葉劉的講法,英國警方與情報機構堆砌所謂「外國干預」,顯然有「編造案件」之嫌。也許因為英當局自己心虛,所以辦事古古怪怪,似是「2仔底」充「4條」,這場官司如打下去,很大機會虎頭蛇尾,以鬧劇收場。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