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中六生離港高峯已過創10年低 移民潮降溫 讀本地大專慳好多

博客文章

中六生離港高峯已過創10年低 移民潮降溫 讀本地大專慳好多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中六生離港高峯已過創10年低 移民潮降溫 讀本地大專慳好多

2024年05月02日 20:27 最後更新:20:38

對玄學有些認識的人都知,今年開始進入「九運」,香港亦將轉運,首年或仍有波動,但大勢應向好。流年之說,姑且聽之,不宜盡信,不過近期確出現了一些轉勢跡象,先不說財經和政治,講講教育,據教育局對中六學生離港升學的最新調查,去年繼續升學的DSE考生當中,只有9.4%出外留學,比起2020年的14.5%,明顯下跌,更創了10年新低,這亦可以說是一種「轉勢」。教育界人士分析,原因有幾個,包括升讀本地大專的機會增加等,但與移民熱潮漸冷,亦有一定關係。

中六生考完DSE後,慣常有部分到外地留學,不過佔繼續升學者的比率,就有高有低,以過去10年的數字說,2020年達到14.5%的高峯,2021年仍高企於14.3%,之後就持續回落,2023年降到9.4%,比10年前的數字還稍低,可見高峯期已過。

教育局的最新調查報告指,去年離港出外留學的DSE考生,只佔繼續升學學生的9.4%,是十年新低,比起 2020年高峯期的14.5%大幅回落。

教育局的最新調查報告指,去年離港出外留學的DSE考生,只佔繼續升學學生的9.4%,是十年新低,比起 2020年高峯期的14.5%大幅回落。

教育界朋友指,那兩年中六生離港升學比率猛升,與反修例動亂後出現移民熱潮,有一定關係;即使家長沒有移民,也多了人出於政治考慮,把子女送到外地留學,當中有人不滿香港現狀,也有人擔心子女受激進思潮熏陶,想法雖不同,造成的後果卻一樣,就是把中六生離港升學的人數推高。

多了中六生留港升讀大專,教育界人士指有幾個原因,其中之一是移民熱潮降溫。

多了中六生留港升讀大專,教育界人士指有幾個原因,其中之一是移民熱潮降溫。

2022年後,移民熱潮漸退,社會回復正常,中六生選擇是否出外留學,主要考慮的,是升讀本地大專的機會有多大。教育界人士指,由於人口結構改變,加上部分中四、中五學生已去了留學,DSE考生人數減少,大專學額卻仍維持,故升學競爭不如以往激烈,獲取錄不難,自然多了家長和學生選擇在本地升學。

對不少中產家長而言,近年香港經濟陷低潮,工作與收入不如過往穩定,不得不居安思危,如送子女去留學,皮費甚高,負擔都幾攞命,升讀本地大學就划算得多。教育局的最新調查結果,正正反映家長這種心態。

事實上,子女留學花費的確很嚇人,一位朋友幾年前安排兩個囝囝去澳洲升大,每人一年學費和生活費起碼要60萬港元,即共120萬,讀4年就要480萬了。如果留在香港升學,省下的錢十分可觀。

教界界朋友指,多了家長和中六生選擇留港讀書,還因為本地大學在國際排名表現亮麗,質素有保證,肯定好過去外國讀二、三綫大學。人同此心,離港升學者自然減少。

這趨勢對香港的大專教育發展,亦是大大好事。朋友說,大學近年大力提升教師質素和教學設施,又擴張應用科學大學的規模,最擔心的,是生源不足,如果留港學生增加,就可避免大專「產能過剩」。

我早前曾寫過,香港中小幼學生流失「危機」已呈現逆轉,2023至24學年的跌幅,比上一學年勁減86%,明顯與移民潮放緩有關,而中六生離港升學減少,進一步證明這趨勢,實在可喜可賀。

說香港「轉運」,可能太玄,但事實擺在眼前,又唔到你唔信。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教育局

往下看更多文章

英當局處理 Trickett 暴斃手法古怪 指死因「無可疑」曖昧 似有隱瞞

2024年05月26日 20:17 最後更新:20:25

世間怪事何其多!最近英國執法部門平地一聲雷,聲稱破獲《國安法》通過後首宗大案,並劍指「境外黑手」,暗示是香港情報機構,但政圈朋友細看案件發展,發現古怪之處不少,當局的表現也曖曖昧昧,「編劇」痕跡漸現,令人愈來愈感疑惑。古怪事之一,是被告Matthew Trickett 離奇陳屍公園一事,英警方處理手法詭異,至今仍沒透露半點實情,留下一大片空白,顯然想隱瞞一些秘密。

英國國安案被告之一 Matthew Trickett 離奇陳屍公園,英國執法當局先是封鎖消息,幾天後說「死因不明」,繼而又指「死因無可疑」,卻未提供任何具體資料,包括是否自殺等,做法古怪,似有嘢隱瞞。

英國國安案被告之一 Matthew Trickett 離奇陳屍公園,英國執法當局先是封鎖消息,幾天後說「死因不明」,繼而又指「死因無可疑」,卻未提供任何具體資料,包括是否自殺等,做法古怪,似有嘢隱瞞。

曾經當過兵上戰場的保安顧問Matthew Trickett ,在提堂前幾天,陳屍於公園,為這宗案件增添了極大懸疑性。政圈朋友留意到,屍體是上周日被發現的,但英國有關當局即時做法,是封鎖消息,直至上周二才公布,當時的說法是「死因不明」,十分之含糊,予人無限想像,任由各種陰謀論滿天飛。

這狀態維持了一段時間,到6天之後,當局才用最簡短的方式發出一則聲明,表示他「死因無可疑」,無一字交代任何較具體的資料。

由於控方提過 ,Matthew Trickett 在拘留期間,曾表示如獲保釋外出,他就會自殺,要求繼續還押,所以「自殺」是較可信的死因。不過當局指死者「死因無可疑」,卻又沒確定他是否自殺,也不提有否其他致死原因,實在令人費解。以法醫的調查技術,用了差不多一星期時間,仍沒法判斷他的真正死因,並不合理,除非箇中另有不能公開的內情。

此外,英國媒體曾報道,Matthew Trickett 患有「性腺功能減退症」,荷爾蒙失調,需每天服用睪酮,但他被覊留期間,拘留所拒絕向他提供藥物,令他身體狀態變壞,情緒也極之低落。究竟這會否導致他保釋後暴斃?抑或因在拘留所受到不恰當對待,引發自殺念頭?這種種可能性,英國當局半句也沒提及,由始至終諱莫如深,難免令人質疑它因某種原因,不想公開真相。

政圈朋友看到的另一古怪事,是涉案另外兩名被告,在英國時間上周五早上到倫敦法庭應訊,獲准繼續保釋,控方要求審訊日期竟然是2025年2月,即足足9個月之後。這令人合理懷疑,警方與情報機構草率去馬,目前手中掌握的證據確仍甚「稀水」,若憑這些料開庭,將難以打得入,所以拖長保釋時間,希望能找到更多真憑實據以「補飛」。

案件另兩名被告,包括香港駐倫敦經貿辦職員袁松彪,於上周五提堂,但當局要求到明年2月才再審訊,令人懷疑其手上的證據甚「稀水」,部分且是魚目混珠,須用更多時間「補飛」。

案件另兩名被告,包括香港駐倫敦經貿辦職員袁松彪,於上周五提堂,但當局要求到明年2月才再審訊,令人懷疑其手上的證據甚「稀水」,部分且是魚目混珠,須用更多時間「補飛」。

從「起訴書」中初步透露的案情,所謂「監視」居英泛民人士羅冠聰和蒙兆達,可見的證據相當單薄,從一般刑事法律的角度看,並非違法行為。至於警方即場查獲Matthew Trickett 上門滋擾一名居英香港女子,則百分百屬於私人錢銀糾紛,與政治毫無關係,如依據刑事法處理,或可告得入,不過罪行輕微,若以「國安法」起訴,則必然受到挑戰,英國當局對此應心知肚明。

至於香港駐倫敦經貿辦的角色,看來英國執法當局也難攻得入。做過保安局局長的行會召集人葉劉,今日就在《南華早報》撰文指,經貿辦在回歸前後,都有提供等同「領事服務」的責任,而近年訪英的香港官員,包括前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都曾受過居英香港激進分子襲擊,他們到辦事處外滋擾更屢有發生,所以經貿辦須加強保護,有必要留意一些對香港敵對的行動。

照葉劉的講法,英國警方與情報機構堆砌所謂「外國干預」,顯然有「編造案件」之嫌。也許因為英當局自己心虛,所以辦事古古怪怪,似是「2仔底」充「4條」,這場官司如打下去,很大機會虎頭蛇尾,以鬧劇收場。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