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政府扭軚避墮「失分陷阱」明智 評估推垃圾收費後果 恐引爆「炸彈」

博客文章

政府扭軚避墮「失分陷阱」明智 評估推垃圾收費後果 恐引爆「炸彈」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政府扭軚避墮「失分陷阱」明智 評估推垃圾收費後果 恐引爆「炸彈」

2024年05月27日 22:13 最後更新:05月30日 16:53

我本月初參透幾位高官「話中有話」的玄機,預測垃圾收費勢必暫緩,結果中咗,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今午宣布此政策暫緩實施,並不設期限。他列出作這决定的理由,包括市民有保留、回收配套不足、影響行業經營不利經濟復原等。我與政圈朋友談論此事,相信政府今次「煞車」前,曾全面評估過硬推政策可能出現的一些「最壞後果」,擔心會嚴重甩轆,引發民怨,挫弱市民對政府施政的信心,不利「拚經濟」大方向。此外,比起其他更重要的政策,垃圾收費並不急切,無謂為此墮入「失分陷阱」,權衡利害下,扭軚實在極之明智。

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宣布暫緩垃圾收費,政圈朋友估計,政府作此決定時,曾評估過政策實施的幾個「最壞後果」,擔心會引爆民怨,激化矛盾,令政府墮入「失分陷阱」,故最後「扭軚」。

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宣布暫緩垃圾收費,政圈朋友估計,政府作此決定時,曾評估過政策實施的幾個「最壞後果」,擔心會引爆民怨,激化矛盾,令政府墮入「失分陷阱」,故最後「扭軚」。

由於回收配套不足,市民意識薄弱,以及小微企成本增加,可預見的第1個「最壞後果」,是出現大量違例棄置的垃圾,因數量太多,根本難以執法,結果很可能全面失控。「垃圾圍城」令衛生環境急劇惡化,守法的市民身受其害,怨氣不斷積累。

事實上,政府已由不同方面收到訊息,指市民會千方百計丟放垃圾,包括拿上巴士當遺失物品,甚至放在公共處所,至於棄置於街道和樓梯,更將成風。即使管理較好的屋苑,情況也會變壞。

由於條件不足,政府擔心大量垃圾違法棄置,卻難以執法防止,造成災難性後果。

由於條件不足,政府擔心大量垃圾違法棄置,卻難以執法防止,造成災難性後果。

由此衍生的第2個「最壞情況」,是清潔、物業管理、飲食等行業紛紛「爆煲」,從業員不滿加劇,最後以抗議行動向政府宣洩。

第3個「最壞情況」是,回收設施全面超負荷,許多市民為了環保,守規矩把大量廢物放入回收箱,結果卻一大批一大批被送到了堆填區,令這類市民怨氣沖天,回收業者卻又有心無力,極度挫折,形成另一股怨氣。

到了政策硬推一段時間後,廢物總量本應減少,但以目前的生活模式和棄廢習慣,可以預見會出現第4個「最壞情況」,就是廢物量沒有減少,甚至增加,當市民看到這結果,更覺政策勞民傷才,卻無成效,對政府的觀感變得更差。

政圈朋友估計,政府考慮是否暫緩垃圾收費時,主要考慮之一,是在目前政府重建民望、凝聚共識「拚經濟」的階段,須避免政策激發社會矛盾,引起民怨,導致分化。例如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麥美娟早前往訪北京和浙江後,引述浙江的「楓橋經驗」說,核心是「減少矛盾,而一旦產生矛盾,須及時化解」,相信這也是整個政府高層的思路。

全國政協委員李大壯同我講,他曾與一些內地官員討論過垃圾收費,對方也有類似的想法。

今屆政府的施政目標是,提高市民的「幸福感」 ,不少政策都以此為目標,政圈朋友指,政府也看到硬推垃圾收費的後果,與此背道而馳,所以須果斷「收韁」止蝕。

朋友相信政府另一個考量是,以重要性和急切性排列,垃圾收費並不高,無謂為此點起火頭,製造大麻煩,令政府分散腦力和人力,沒法集中於土地房屋、金融、創科等須優先力拚的政策。

幾位政圈朋友都認為政府今次「扭軚」是明智的,可避免墮入陷阱,為此大失民望分,不過今次也予人「决而不行」的觀感,它應拿出一套積極計劃和部署,例如利用其他大灣區城市的焚化設施解決問題,以顯示減廢决心,才可避免在這方面失分。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戴耀廷2性格缺憾釀今日下場 執迷操控大局「救世主」上身

2024年06月25日 20:22 最後更新:20:50

「35+」顛覆案各被告今日(6月25日)開始分批求情,其中一個關注點,是如何裁定某些被告是「首要分子」,這對判刑極其重要,因據《香港國安法》,「首要分子須判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究竟被指為計劃「大腦及主要推手」的戴耀廷是否「首要分子」?法官稍後量刑時將有定論,最後結果如何,目前看來似沒什麼懸念。政圈朋友多年來一直觀察戴耀廷所言所為,認為他今日有這下場,原因之一,是他的兩個性格缺憾造成判斷盲點,以至在錯路上愈走愈遠,終於墮下懸崖。

法庭今天開始處理戴耀廷等的求情,稍後將判刑。政圈朋友指,他兩個性格缺憾造成判斷上的盲點,以至一路錯下去,終於墮崖。

法庭今天開始處理戴耀廷等的求情,稍後將判刑。政圈朋友指,他兩個性格缺憾造成判斷上的盲點,以至一路錯下去,終於墮崖。

政圈朋友憶述,戴耀廷於港大法律學院畢業後,雖熱衷政治,並曾任李柱銘的法案助理,但沒走上從政之路,在政圈中無甚角色,直至2013年他提出「佔領中環」構想,竟一舉成為了民主派爭取民主的「火車頭」,而且因為是佔中領導者,可以與時任律政司司長的同班同學袁國強平起平坐,就政改交鋒,自我大大提升,其操控大局的性格傾向亦愈來愈強烈。

「佔中」曾經轟轟烈烈,最後卻以散檔收場,政圈朋友說,他事後以「就義」姿態前往自首,但公眾反應冷淡,難免感到失落。到2016年他操控大局的雄心又再現,帶頭推出「雷動計劃」立法會選舉策略投票機制,促使所有候選人跟隨他的「遊戲規則」玩,自己就成為背後的扯綫人,但卻引來傳統泛民候選人一片駡聲。雖然計劃弄至一團糟,他反而越玩越high,於翌年再接再厲,用同一套套路,推行特首選舉的「民間公投」。

政圈朋友說,當年特首舉行換屆選舉,戴耀廷提出在特首選舉投票前,搞一場「民間公投」,目標是一百萬市民參與,而選委會部分委員承諾跟隨「公投」結果投票,選那個候選人做特首。如果這套新的「遊戲規則」得以落失,戴耀廷就可影響特首寶座誰屬,成為「造王者」。

然而他今次又再甩轆,300名傾向泛民的選委中,只有27人承諾跟「民間公投」結果投票,而參加公投的市民更不足6萬人,距離一百萬的目標甚遠。

他一直有操控大局的強烈性格,2017年就推出有百萬市民參與的「民間公投」,以影響選委投票選特首,結果只有6萬市民參加,令他的「造王夢」再破滅。

他一直有操控大局的強烈性格,2017年就推出有百萬市民參與的「民間公投」,以影響選委投票選特首,結果只有6萬市民參加,令他的「造王夢」再破滅。

政圈朋友說,雖然「民間公投」慘淡收場,但他在連場大龍鳳中成為焦點人物,令他操控大局之心更紅,終於在2020年再搞出「致命」的立會選舉初選,並且發表「攬炒十步」路綫圖,確定自己的「舵手」角色。

當時《香港國安法》已殺到埋身,戴耀廷為免成台戲冧檔,在內部和對外都振振有詞說,作為研究普通法法制30多年的學者,他認為初選既不違《基本法》,也不觸犯《香港國安法》,照搞也不會有事,無需擔心。

政圈朋友指,這完全以自我為中心,只憑學者的執着,去判斷初選是否犯法,實在天真得可笑,可見其性格令他瞎了眼,看不清楚當時真實的政治形勢。

他另一性格缺憾,是「救世主上身」,典倒事例之一,是他於2020年9月底,明知情況越來越險惡,仍提出搞「拉撒路計劃」,希望糾合4千人,擬出香港未來的藍圖,「讓香港重生」。拉撒路是《新約聖經》中一個人物,他死後埋在墓中4天,最後獲耶穌打救,奇跡復活。很明顯,戴耀廷自比為耶穌,要救活香港,特別是「已變成喪屍」的法治制度。

究竟戴耀廷最後下場如何,仍待法官判刑時才有分曉,但他的兩個性格缺憾既害了他、害了泛民,更害了香港,則已可以肯定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