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港大是屬於香港人的

博客文章

港大是屬於香港人的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港大是屬於香港人的

2024年06月11日 18:44 最後更新:06月12日 00:12

香港大學校長與校委會爭議越演越烈,雙方各執一詞,爭拗不休。

整件事的緣起是去年有疑似港大校內「吹哨人」,發出多封電郵投訴校長行為不當,包括違反程序購買貴價寶馬車等等。後來校委會委任調查小組研究事件,到今年4月12日港大校委會公開發布決議,除了指出調查小組可掌握的證據,不足以確立吹哨者電郵中對校長行為不當的指控,還指出了學校管治存在問題,明確要「交由轄下的人力資源政策委員會、財務委員會及其他委員會檢視報告的調查結果,就已採取和/或將採取的措施向校委會報告」。

由於校長張翔在整個事件中反應強烈,和校委會主席王沛詩發生齟齬,令外界有一個印象,覺得這是張翔和王沛詩的糾紛。及後港大校委會在5月28日暫委5名副校長,又再觸發和張翔的爭議。張翔聲稱對委任副校長事件毫不知情。校委會就表示早在4月22號一個本應由張翔出席、其後他委派了代表出席的人力資源政策委員會會議上,已經討論過臨時委任副校長事宜。雙方各執一詞,事件變成了羅生門。

或許不少人抱著剝花生的心態,認為這是港大校長和校委會主席的宮鬥。但是想深一層,香港大學使用大量公帑,港大2022至2023財政年度總開支達到122億,在爭議聲中暴露出來的港大管治問題,的確惹人關注,令人懷疑港大現任管理層,是否可以有效地管理好巨額公帑的運用。

現在暴露出來的管理問題,除過去電郵指控的事件,還包括多個事項。第一,多個副校長職位懸空多年,沒有完整的管理團隊,令管理問題頻出,都很難想像在最近這次委任之前,港大7個副校長有三個懸空,有一個職位「副校長(環球事務)」 更懸空了5.5年。副校長職位懸空,令決策權進一步聚焦在校長身上。

第二,校長長期缺席會議。校長顯然忙不過來,本應一年要主持3至4次的學術委員會會議,但校長多年以來只開過一次, 即是等於長期缺席會議。即使財務委會會議亦只是開了三分之一,令人很懷疑校長究竟有多少精力去處理大學的管理。大學不單是一個學術機構,還是一個龐大的組織,需要強健的管理,才能避免資源濫用,以及規劃出良好的發展方向,否則即使短期排名上升,但結構上的問題叢生,在5年10年之後,這些病情爆發出來,下一手校長就只能接一個爛攤子了。

特首是大學的監督,絕對有權直接參與大學的管治。在一般情況之下,政府會放手給大學的最高機構校委會,以及負責日常行政的校長來處理。在過去一年多在港大的風波當中,政府頂多只是擔任一個和事老的角色,搞搞勸和促談的工作,特首李家超亦曾經約見過校委會主席王沛詩和校長張翔,希望他們可以化解分歧。

特首周二評論港大事件時說,「港大是屬於香港的,不是屬於任何一個個人,不是屬於校長個人,亦不屬於校委會,香港人愛惜它…任何事情,必須以大學的利益為首位。」特首提到大學要不斷自我完善,如果港大行政有不當的就要改善,重要崗位長期懸空要填補,程序上不清楚的要寫清楚,大學的財務要清晰問責。政府對大學撥款每年以百億元計,公帑必須用得其所,大學的行政和管治必須符合撥款要求,大學必須遵守。大學亦簽署了有關資助的問責協議,內容對管治和發展是有要求的。他曾經會見校委會主席和校長,協調溝通,提醒良好溝通和互相配合的重要性,提醒政府的資助是有要求的,必須以大學的利益為首要考慮。

特首講得對,「港大是屬於香港的」。港大事件表面看來是個人意氣之爭,但背後潛藏了大學管治問題。估計政府由做一個和事老,變成落場的球證,促進港大,重新走上一條健康的治理軌道。

盧永雄

往下看更多文章

唯改革創新者勝

2024年07月19日 19:05 最後更新:19:26

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結束,為中國未來的改革開放定調,其中最突出的是提出2029年這個時間點。

國家過去提出過兩個清晰的時間目標,第一是到2035年要全面建成「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是第二個100年(第一個100年是建黨100年即2021年),即建國100年到2049年時,「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如今三中全會再提出 一個中期目標,去到2029年即5年之後,在新中國成立80年之時,要完成這次三中全會決定提出的改革任務。換言之是要各個領域的改革開放措施,都要全面到位,然後集中力量衝刺。

要了解這一次三中全會的背景,主要有兩個方面。

第一,百年不遇的大變局。中國已經發展到快要全面超越美國,但美國做慣世界霸主,忍受不到中國在各個領域被一步一步超越,所以就要想方設法,用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打壓中國,造成中國外部環境的最大挑戰。

第二,中國的體制改革去到深水區。中國的發展已經是出現一個從量到質的變化,過去利用大量的廉價勞動力,釋放巨大的生產力,將中國的製造水平,特別是勞動力密集的製造業推上世界的前列。但當中國經濟體量去到現在這種規模的時候,要達到每年5%的增長目標,就等於每年要生一個瑞士的經濟出來。加上中國的勞動力成本開始增加,未來發展只能夠從量到質的超越,要全面發展高質量的產業,這是一個重大的結構轉變。

中國面對內、外環境的挑戰,改革亦去到一個深水區。三中全會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召開,為未來全面深化改革,推進「中國式現代法」定調。

細看三中全會的會議公報,主要有幾個重點。

第一,唯改革創新者勝。中國自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 開始全面推進改革開放,發展出一種全新的社會主義巿場經濟模式,當中主要政策包括1. 對內改革和2. 對外開放。今次全會亦是要全面推動中國的改革創新,當中各行各業都要迎接根本性的創新變革,將生產力進一步釋放出來。

中央委員、中央財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表示,要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用改革的辦法來解決推動中國式現代化進程中的問題,特別是要堅決克服體制機制方面的障礙。

聽完這些與會者的解讀,可以總結為中國要建設一個全新型的舉國體制。新華社的總結為:「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而具體的做法是要推進建設大量世界一流的企業。

以廣東為例,中央委員、廣東省省長王偉中表示,廣東要把構建「全過程創新鏈」作為構建支持全面創新體制機制的重大抓手,談到建構「新質生產力」的話題,他表示要圍繞從「0到1」的原始創新, 持續加大基礎研究投入,下大力氣推動「從1到10」的創新成果轉化, 以及「從10到100」的產業化,佈局一批概念驗證中心和中試平台,更大力度提升創新效能。

如果很多人不明白什麼是新質生產力,以電動車為例,從0到1的原始創新是包括電池等的基礎研究,從1到10就是如何將創新成果轉化,將研究成果變成為可以盡量短時間充電和高效的鋰電池,從10到100的產業化就是建構成好像寧德時代和比亞迪這些世界領先的電池和電動車企業。

第二,全面對外開放。開放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標誌,當美國發動全世界要對中國脫鉤斷鏈、甚至想阻礙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時,中國就反其道而行,進一步開放,歡迎外資到中國投資。中央委員、商務部部長王文濤表示,此次全會進一步強調必須堅持對外開放基本國策,完善高水平對外開放體制機制。他說要「進一步擦亮投資『中國品牌』,做好負面清單的『減法』(即是減少限制外資進入或持股的行業)、營商環境的『加法』(即是盡力改善外商投資中國的環境),讓中國大市場成為全球創新活動的『強磁場』。深化產業鏈供應鏈國際合作,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

新華社的總結是,「開放和改革從來都是相伴而生,相互促進,開放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標誌。」

第三,發展中重安全。新華社指,安全與發展是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國家安全是中國式現代化行穩致遠的重要基礎。有外部分析指三中全會提出強化安全觀,將國家安全和中國式現代化連在一起,加上將宏觀調控和財稅金融改革置前,可見中共重視內外的安全,他們因而有三中全會決定「偏緊」的印象。我認為這只是一個錯覺,發展不能夠不注重安全,特別是在現在這樣的地緣政治環境裏,更加應該要注重安全。不過,中央並不是要將安全置於改革開放之前,反而是認為 安全和發展是要兼顧的兩個並行不悖的目標,全會決定並無「偏緊」的意味。

或許外界期望三中全會會有很明確的改革開放新政策,估計中央的確有這些政策,而且會陸續出台,但是面對現在國際環境的變局,中央亦無必要一下子將牌打盡,特別是特朗普很大機會再度成為美國總統,說不定又可能會與中國重打貿易戰,留一手應對未來的變局,亦是合理的做法。總體而言,以中國的往績和中共的執行力,2029年的目標必可以達到。

盧永雄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