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亂局終極大對決的破局:先發制人,後發制於人

昨晚飯局,在座的都是香港成長的香港人,看見今日的大亂局,不禁嘆息及無奈,大部份人認為這種暴力衝擊行為會沒了沒完,除非國家出動解放軍或武警平亂,實行一國一制!

我大膽直說,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今日的新中國是不會接受有第二次的六四事件,更重要是對付香港的亂局,是條條大路通羅馬,根本唔需要出動解放軍或武警,我認為問題將會在30天內,會有一場大對決。

對中方而言,45天後就是10月1號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典禮,不能有亂局!還有如果這場真的是有幕後組織操縱的香港顏色革命,搞亂香港的人,除了達致其政治目的外,更希望在這金融市場上混水摸魚,進行經濟沽空活動,九月會是最好的時機,在亂局中,如果解放軍或武警進駐香港,金融市場大跌,就會是他們橫財就手的最好時機!所以未來三星期內,我相信一定會有更激的衝擊行動,而衝擊的方法,也會重複當日大罷工的堵塞道路及襲擊警署的游擊行動,目的是為警隊製造執法的樽頸效應,然後迫使解放軍或武警出動。

實情解放軍是不會在香港平亂,人民解放軍是對外敵的,平內亂的只會是人民武警,因為他們有足夠的克制暴亂硬實力與訓練及裝備。

我認為要以先發制人,後發制於人的策略,在危機產生之前,採取積極行動先解決!特區政府在兩個月內,曾經擁有化解危機的機會,但後知後覺,才造成現在的大亂局!

以有法制無法:現在的環境下,只要香港政府在特首會同行政會成員同意下,執行香港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已先發制人,後發制於人的方法,界定戰略性的公共設施,例如機場,高鐵站,鐵路系統,過海隧道及主要幹道,金融中心,遊客區與及政府建築物,特別警署與及公務員宿舍,不能進行集會示威活動,如有違反會立即進行搜捕行動,實行零容忍政策!

我也對香港警察有信心,這條條例從刑事責任上,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從簡易治罪條例執法,將會是$5000罰款或兩年監禁,是一條十分辣的法例,有權查封建築物或營運中的機構,驅逐擾亂公安的相關人士出境,權力極大,2018年12月增加修改。有行會成員認為這措施是冒險的,但現在的狀態是危險的,幸好沒有死人,萬一搞出人命,不論是市民,暴徒或警察,社會的動盪及其後遺症更為嚴重,到時平亂必須要使用中國武警,才執行這條法例,就會失去原有法例預防性的本質。也是他們的團隊重複後知後覺的慣性特區管治錯誤。

以和制不和:平息部份市民的憤怒,給他們有尊嚴,有尊重的下台階平息怒火,使他們回復正常生活,暫時不再上街,最好的辦法就是正式撤回逃犯條例,還要要求部份問責官員下台,還有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提早退休前休假,但林鄭月娥不能走,她要留下來收拾現時的亂局才能退下來。

以無限為有限:市民的和平集會權利要保持,不能限制申請及主辦,只要和平就要保持,這也是對政府的最好的寒暑表,如果政府日後施政做得好,市民上街的怒氣減少,就自然集中精力在日常正常生活,冇人想出來搞事,香港人好現實,最緊要他們覺得公道,還有對未來的希望。

非常時期,非常手段:已撥亂反正新管治方法,今天的亂局,不能將所有責任推至林鄭月娥身上,回歸後22年累積的管治與社會問題,就有如一間房屋不斷充滿了石油氣氣體,只不過點火人是林鄭月娥,中央不得不承認他們對香港的形勢判斷是有不足的,要撥亂反正,我相信他們已經胸有成竹,倒不如微調一國兩制的執行方法,特派張曉明來香港為中央駐港特派員,協調亂局後過渡期的香港特區政治與民生的工作,不能說不是一件好事,也不能說是京人治港,已張曉明在香港工作多年的時間,我相信他也會有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所以他也是一位香港人,有感情的香港人,也熟悉這裏的文化與政治脈落。

平亂是重要的,但如何以德服人的善後工程,平復港人對特區,對中央的信任態度,是更加重要的!現在的管治班子,在太平盛世中也不能做好他們的工作,你怎能期望他們在亂世後有能力重建港人與中央的信任,真的是有點難道嗎?你話呢!

黃毅力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