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內地紡織業大爆發!貨車排隊3小時等裝貨!印度恐怕要倒退5年

博客文章

內地紡織業大爆發!貨車排隊3小時等裝貨!印度恐怕要倒退5年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內地紡織業大爆發!貨車排隊3小時等裝貨!印度恐怕要倒退5年

2020年10月29日 11:59 最後更新:12:01

不控制好新冠疫情,所付出的經濟代價,並不是事前可以想像得到。其中一個受害者是印度。

在地球那一邊,印度疫情爆發不止,昨天新增確診4.4萬例,累計確診799萬例,是僅次美國全球第二多人確診的國家。有專家分析印度疫情嚴重低估,實際確診人數10倍以上也不止。工廠長期停工,廠家唯有撤離。

在地球的這一邊的中國,從9月份開始,淅江紡織公司的的訂單呈現爆發式增長,現在過來的訂單至少要一個月後才能交貨。

央視財經記者走訪了江浙地區的紡織企業,了解具體情況。

浙江的紡織業企業產值暴增。

浙江的紡織業企業產值暴增。

在位於浙江義烏的一家生產家紡產品的企業里,記者看到幾十平米的車間里,10多位工人正忙碌地趕制著桌布。

浙江金華橫崗家紡有限公司總經理舒介武告訴記者,公司主要生產桌布、抱枕套等家紡用品,是一家剛成立4年的小企業。今年3月份的時候,他還在為工人的工資發愁,沒想到近期居然接到了來自國際品牌ZARA的訂單。

舒介武話,新訂單來自印度、越南也有,客戶跟我們說,這麼大的量,外地的工廠可能完成不了,後來過了大概一個月左右,客戶又說那邊的工廠可能因為疫情要停工。

舒介武告訴記者,為了接下這個訂單,他反反復復給客戶寄了10多次樣品,最終成功接下幾十萬桌布的訂單,而這一個訂單就佔到公司總產量的60%。

江蘇服裝業同樣火爆。

江蘇服裝業同樣火爆。

在江蘇盛澤的一家服裝企業裏,記者同樣看到了忙碌的景象。企業負責人說由於目前國外疫情依然比較嚴峻,很多生產廠家處於停工狀態,導致交不出貨。

而國內紡織行業,開機率基本已經恢復到了九成以上,所以很多訂單開始回流。而這些回流訂單中又以毛巾、家紡、家居服等消耗品為主。

數據顯示,1-8月,全國紡織品服裝出口額1874.1億美元,同比增長5.6%。僅8月份,全國紡織品出口額147.2億美元,同比增長47%;服裝出口額162.1億美元,同比增長3.2%,實現年內首次月度正增長。

下游訂單的火爆,也帶動了上游原料量價齊升。

紡織原料銷售火爆,貨車排隊裝貨。

紡織原料銷售火爆,貨車排隊裝貨。

在江蘇盛澤的一家紡織原料生產企業的門口,記者看到,一輛輛裝滿了化纖原料的大貨車,正排著隊等待出廠。廠區的空地上還排著不少等待裝貨的貨車。

司機胡師傅告訴記者,等了近3小時,終於輪到他裝貨了。

江蘇貨車司機 胡師傅:一天要跑好幾趟,有些排隊都來不及。最忙是加夜裝貨,晚上也裝貨,8月開始忙的,一直到現在每天都是挺忙的。

企業相關負責人介紹這樣排隊的場面已經好久沒見到了,從9月份開始,公司的訂單呈現爆發式增長。公司主要的產品是滌綸長絲,這是目前市面上很多服裝、家紡產品的主要原材料。現在過來的訂單至少要一個月後才能交貨。

江蘇盛虹化纖營銷中心總經理 朱軍營:我們持續了20多天,每天產銷率都超過100%,現在庫存是今年的最低位。雙11的準備,電商這一塊需求量非常大,冬天用的絨類產品供不應求,下遊客戶的產品也是供不應求。

除了訂單量增長,原材料的價格也在漲。數據顯示,國慶節後滌綸長絲市場表現火爆。截至到10月16日,滌綸POY、滌綸DTY、滌綸FDY價格相比9月價格底部,分別上漲了500/噸、350/噸、550元/噸。其他原料如棉花、氨綸、粘膠等化纖價格也在上漲。

如今除了歐美之外,南亞疫情非常嚴重,印度這個大國首當其衝,外界估計廠家將生產外移後,沒有3至5年不會回頭。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6月12日,歐盟委員會公佈關於對華電動汽車反補貼調查的初步裁決,計劃對從中國進口的電動汽車徵收高達38.1%臨時反補貼稅。這一舉動引發了中國業界的強烈反彈,紛紛譴責歐盟此舉的不合理性,並敦促中國政府採取相應的反制措施。


2024年6月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車輛駛過歐盟委員會大樓。新華社圖片

2024年6月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車輛駛過歐盟委員會大樓。新華社圖片

據業內人士透露,中方內部正在推進提高大排量汽油車進口暫定關稅的相關程序。同時,商務部早在年初已對源自歐盟的白蘭地啓動反傾銷調查,業內專家預測,此案的初步裁定有望在8月底之前公佈。

針對歐方表態,外交部、國家發改委、商務部有關負責人表示,中方將密切關注歐方後續進展,並將堅決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堅定捍衛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2024年5月4日,參觀者在2024北京車展比亞迪品牌展台參觀。新華社圖片

2024年5月4日,參觀者在2024北京車展比亞迪品牌展台參觀。新華社圖片

央視資深政經記者「玉淵潭天」深度解讀此次爭端,據一位參與應對調查的中方人員指出,中國的「堅決反對」有明確、足夠的法理依據。他強調,從調查啓動的那一刻起,直至最近發佈的初裁披露,整個過程都暴露出「不合理」的標籤。

首先,今次調查的發起方式打破了常規,是由歐委會主動發起,而非歐盟相關產業主動申訴。

2024年1月17日,人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辦的2024布魯塞爾汽車展上參觀上汽名爵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2024年1月17日,人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辦的2024布魯塞爾汽車展上參觀上汽名爵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相關產業發起和歐委會發起,區別在哪兒?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是這次調查的行業抗辯方,孫曉紅作為該商會汽車國際化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對這次調查的情況非常了解。孫曉紅表示,歷史上,歐委會幾乎沒有主動發起反補貼調查的先例。通常情況下,反補貼調查多由受到潛在競爭壓力的產業界自行發起。他們由於擔憂外國產品的競爭優勢可能損害自身的經濟利益,因此會提出調查請求,並提供實質性的證據支持。

那麼,今次歐委會發起的理由是什麼呢?是歐委會主觀判斷中國電動汽車產業「有威脅」。

在隨後的調查過程中,也有很多不合理之處。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直言,今次調查存在「缺乏公正性、客觀性及透明度」的問題。

2024年5月29日,馬耳他哈桑-扎米特汽車公司首席執行官德古阿拉(左)介紹一輛比亞迪純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2024年5月29日,馬耳他哈桑-扎米特汽車公司首席執行官德古阿拉(左)介紹一輛比亞迪純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首先是抽樣的不公正。

歐委會抽取的三家企業,是上汽、吉利和比亞迪。為什麼抽取這三家,歐委會並沒有給出有說服力的理由。

國家發展改革委對外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郝潔表示,為達到預設目標,構造並誇大所謂「補貼」項目,歐盟委員會罔顧世貿組織規則,摒棄出口量最大代表性標準,在抽樣中排除了出口量靠前的歐美企業,只選擇中國本土企業,抽樣標準不合規、過程不透明、結果不公正。

相關數據統計,中國品牌在歐洲電動汽車市場的份額大概在8%左右,這三家企業佔的比例只會更少。

歐委會嘴裡的「威脅」從何而來,人們本就不得而知。而面對這樣的「威脅」,歐委會要求中國電動汽車企業提供的調查信息,異常苛刻。

3家被抽樣的中國企業有超過200家關聯企業被要求提交問卷,並答復了超過100份補充問卷,配合歐委會進行了長達數月的實地核查。無論是時間還是調查樣本量,在孫曉紅的印象中都是歷史少見的。

從發佈的初裁披露來看,歐委會對3家中國車企徵收的稅率從17.4%到38.1%不等,差距之大,歐委會尚未給出解釋。

孫曉紅說,中國企業反映歐方在調查中,要求他們提供電池的配方。

據他了解,歐委會要求中國企業提供的信息中,有很多都是涉及企業隱私、商業機密、核心技術等信息或數據。

2024年1月26日,在匈牙利比奧托爾巴吉,員工在蔚來能源歐洲工廠工作。新華社圖片

2024年1月26日,在匈牙利比奧托爾巴吉,員工在蔚來能源歐洲工廠工作。新華社圖片

這些都是中國電動汽車行業的核心競爭力,歐盟電動汽車競爭不過中國電動汽車,歐委會就想用搶的方式來獲取嗎?

孫曉紅表示,更加不透明不合理的是,歐盟還採用自己收集的數據來補充那些他們拿不到的數據,至於這些數據是否客觀真實,並不在他們的考慮中。

在整個調查過程中,面對中方的抗辯,歐委會也從未進行實質性回應。

孫曉紅表示,在多輪調查及聽證會期間,中方的立場與關切,從未被歐委會考慮,他們似乎並不看重交流,注意力始終全部放在完成調查上,做完自己想做的。

面對這樣的調查,中方也用一句話形容:是赤裸裸的保護主義行為,是製造並升級貿易摩擦,是以「維護公平競爭」為名行「破壞公平競爭」之實,是最大的「不公平」。

面對這樣的行徑,中方當然要採取措施,進行反制。

事實上,這也不是中方第一次面對來自歐洲的反補貼調查。

根據專業機構梳理,自2010年歐盟對華發起第一起反補貼調查開始,到目前,歐方對華發起了十多起反補貼調查。

其中,最為大家熟知的,就是歐盟對中國光伏產業發起的反補貼和反傾銷調查。

中國光伏製造企業主要以出口為主,當時,歐洲是中國光伏企業主要的出口市場。

在這種情況下,歐盟在初裁中計劃對中國徵收47.6%的關稅,無疑是想把中國光伏產業拒之門外。

消息發佈後,中歐開展了多輪政府間談判。最終,歐盟終止了自己徵收關稅的行動。

中國政府會堅定捍衛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對於中國企業而言,如果歐方的行為損害了自己的利益,中國企業也會發出維護自身權益的聲音。

現在,離作出裁定還有一段時間。亡羊補牢,為時未晚,這也意味著,歐方還有著重回正確軌道的機會。

什麼是正確軌道,歐方內部,並不是不清楚。

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在歐委會決定對進口自中國的電動汽車徵收臨時反補貼稅的消息傳出後,德國、匈牙利、瑞典等國家,第一時間站出來表示了反對。

這些國家,恰恰是歐盟內部與中國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合作走在前列的國家。

2024年4月30日,觀眾在2024北京車展寧德時代展區參觀。新華社圖片

2024年4月30日,觀眾在2024北京車展寧德時代展區參觀。新華社圖片

在全球化時代,只有發揮比較優勢,各國才能獲得更好發展。中歐汽車產業雖有競爭,更有合作。

合作之下的雙贏,不只體現在汽車行業——與中國加強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合作,還有利於歐洲應對氣候變化以及經濟的綠色轉型。

根據歐洲運輸與環境協會數據,2023年歐洲銷售的電動汽車中有19.5%(約30萬輛)產自中國,按照每輛電動汽車每年可減碳約1.66噸估算,相當於每年減碳49.8萬噸。

歐盟一直自詡為全球綠色轉型的「先行者」。歐委會對中國電動汽車加徵關稅的決定,不僅將阻礙其汽車產業轉型步伐,也將損毀其綠色轉型「先行者」的形象。

事實上,就連歐洲媒體自己都在說,歐盟一邊要求消費者轉向電動汽車,一邊卻又試圖阻止性價比高的電動汽車的供應,此舉荒謬可笑。

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合則兩利、鬥則俱傷,中歐汽車產業高度互補,雙方合作有基礎、有空間、有前景。中國積極支持各國汽車公平競爭,維護全球汽車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但如果歐盟罔顧自身產業界呼籲、基本市場規律和世貿組織規則,執意對中國電動汽車強加關稅,破壞中歐汽車產業合作基礎,中方將採取一切必要手段,維護中國企業合法權利。

是選擇雙贏還是選擇損人不利己,歐盟還有思考的時間。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