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英國學者:中國正處於過去2000年的第6個再次復興時期 「世界上確實存在治理危機,但危機不是在中國」

博客文章

英國學者:中國正處於過去2000年的第6個再次復興時期 「世界上確實存在治理危機,但危機不是在中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英國學者:中國正處於過去2000年的第6個再次復興時期 「世界上確實存在治理危機,但危機不是在中國」

2021年05月26日 10:40 最後更新:06月19日 10:13

歐美政客在國際輿論場經常散播一種聲音:「他們反對中國共產黨,但支持中國人民。」這種講法旨在挑撥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矛盾。但據加拿大學者做的民調,有98%中國人支持中共執政的政府。

英國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馬丁·雅克通過視頻連線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指出,「中共比西方現在任何一個政府都更能代表人民」。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週年,馬丁·雅克跟記者詳細談論了中共的持久性和韌性、西方與中國不同的政治組織方式、西方對中共的誤讀等話題。

英國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馬丁·雅克。

英國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馬丁·雅克。

中共「以極其活躍的方式進行自我更新」

環球時報:在過去幾十年裡,一些西方學者曾預言中共「垮台」,比如中共的領導不會超過70年等,但事實證明這些預測都錯了。您認為當年此類預測的邏輯是什麼?

馬丁·雅克:這是一種典型的思維範式,即西方的民主模式是世界上唯一可行的、可持續的政治體系。這是西方一種普遍的觀點:除了基於普選、多黨制、法治和三權分立的制度以外,其他的制度都是不民主的、不具代表性的、不負責任的,因此也是不可持續的。

西方的政要和學者認為,西方的政治模式應該具有普遍性,他們也一直在竭盡全力地推動這一目標,甚至不惜通過武力,將一種完全不適合當地社會文化的制度,強加給另一個國家,例如在伊拉克推動政權更迭,就是一個好例子。

這一論調背後的另一個因素是,在上世紀冷戰時,共產主義被宣傳為一種「工具主義、獨裁主義和專制主義」的制度,因此「共產主義」這個名詞和制度在西方不會得到民意支持,也被認為會崩潰。而2016年新冷戰思維在西方回潮後,這一論調也再次上升。這是西方在智力和政治水平上的極大倒退。

中共今年慶祝建黨100週年,中共以極其活躍的方式進行自我更新。

中共今年慶祝建黨100週年,中共以極其活躍的方式進行自我更新。

環球時報:他們的預測錯在哪裡?中共的「持久性」和「韌性」源自哪裡?

馬丁·雅克: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但西方卻很少探究它的答案。西方總是在道德上譴責中國,然後期待它「倒台」,卻沒有認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為什麼中共可以一直執政?我認為,中共得到人民的大力支持,這是它可以長期執政的真正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中共在逆境中自我更新、自我恢復、自我改變的能力。比如,上世紀鄧小平引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力推動中國融入世界的努力,就充分顯示出中共可以在必要的時候,做出深刻的轉變,而這是世界上任何其他政黨難以做到的。

中共之所以根基深厚,是因為它代表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利益。換句話說,中共也必須不斷兌現自己對民眾的承諾,贏得民眾對自己的支持。這是構成中共「持久性」的另一個重要因素。

總之,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結果就是,中共從1949年至今的表現,是一個史詩般的故事:極端貧困被消除,人民的生活水平顯著提高,中國從一個弱國變成了一個強大的國家。在這種情況下,誰不支持中共呢?

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是,如果我們用更廣闊的視角來觀察中國,比如把時間擴展到過去兩千年,我們會發現中國在漢、唐、宋、明和清初等五個歷史時期都是世界最先進的社會和文化之一。在這5個時期之間,中國有過衰落,但它總是能重塑自我,更新血液,並實現復興——這在世界其他國家裡非常罕見。而現在,中國或許就正處在它第6個再次復興的時期。這不僅和中共有關,更是一個有關中國文明演進的有趣思考。

環球時報:西方認為中國是「一黨專制」,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馬丁·雅克:對中國「一黨專制」的批評,基於一個觀點:中國只有一個執政黨,因此,中國不存在選擇,也不存在改變,只有多黨競爭,才能提供選擇和改變。然而,這是一種片面的觀點。正如我此前提到的,中國從「毛澤東時代」到「鄧小平時代」的政策改變是巨大的,這正是中共自我更新能力的體現。而中共現在管理中國的方式,也與十年前或二十年前的方式不同。中共一直在變化,它以極其活躍的方式進行自我更新。

當然,我並不是說「一黨制」就是最好的——這種觀點也是錯誤的,比如蘇聯的「一黨制」具備西方所批評的缺點。但中國的情況很不一樣,我認為實際上中共比1945年來任何西方政治體制,都更具創造力,更能改變和更能向前走。

「世界上確實存在治理危機,但危機不是在中國」

環球時報:您認為,中共黨員和西方政黨的黨員最大的差別是什麼?

馬丁·雅克:兩者有很大不同,這也折射出中國與西方政治制度的差異。儘管存在一些例外,但大部分英國政客都很擅長辯論,他們幾乎每次演講都要批判自己的對手政黨。這是一種集團主義的體現,集團主義是西方政治的一大障礙。比如,我是左翼人士,我見過的大多數英國工黨政客,基本不會從戰略的角度來考慮問題。

對於英國政客來說,「講得好」意味著一切,所以演講是一門必修課。人們更在意政客說了什麼,而不是實際做了什麼,因此很多英國政客缺乏真正的政績。很多人在成為議員之前是律師或商人,右翼有一些來自傳媒界,左翼可能來自工會或教育界,但他們對經營、管理某個領域,缺乏經驗,我認為這是英國政治制度的一大缺陷。美國也有同樣的問題,即一切都是為了當選,而不是改善社會。

環球時報:您此前也提到過,西方對於政治的關注大多著眼于選舉民主,而中共則更注重治理能力。您如何看待中、西方在這方面的不同?歷史會證明孰優孰劣嗎?

馬丁·雅克:西方有關政府的討論,大多集中在政府是如何產生的,而並非政府是如何治理、如何做事情的。所以我們看到,西方很注重討論普選、多黨制等。與之相比,中國則更關注政府的有效性、能否履行承諾等。

這也就產生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政治組織方式。英美法德等國的政治體系,圍繞著大選,這會導致一種相對短視的心態。中國的制度則更容易從長遠考慮,比如定出2049年的目標,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在我看來,也是更科學的方式。

從政治家的角度來看,西方政治家更多考慮的是受歡迎的程度,因此他們的承諾也大多停留在口頭上。西方當然也有像德國總理默克爾這樣優秀的政治家,但太少了。對於中國的政治家來說,只有在各級政府和黨內有非常優秀的表現,才有可能成為黨和國家的領導人。

通常,中國的領導人在多個地區有著豐富的治理經驗,而英國首相約翰遜又做過什麼呢?他曾是一名記者,後來當了幾年倫敦市市長。而前首相布萊爾先是律師,後來成為議員,但議員不負責任何治理工作。所以他們在政府層面沒有經驗。

坦率講,我認為世界上確實存在治理危機,但不是在中國。我想,西方未來將要認真地進行改革,但這或許需要很長時間。

環球時報:在您看來,當下西方社會對中共最大的誤解是什麼?

馬丁·雅克:西方對中共最大的誤讀是:中共不代表中國人民。但我認為,中共比西方現在任何一個政府都更能代表人民,因為它有能力回應人民的訴求。事實上,從民眾對中國政府滿意度、民眾對社會治理參與程度以及中國社會的變革方式等指標來看,以上答案都是顯而易見的。

我並不反對選舉,我亦不認為英國或西方就應該有中國的政治制度,這是行不通的,因為我們有完全不同的歷史和文化傳統。但同樣地,中國也和西方有著完全不同的歷史根源和文化語境,沒有必要一定採取西方的制度。事實上,並不存在一種放之四海皆准的政制模式,因為我們所處的是一個複雜的世界。

西方對中共的誤讀本質上建立在「西方人優於其他所有人」的基礎之上,即西方統治了世界,它應該統治世界,西方的規範就應該是世界的規範。很抱歉,那個時代已經結束了,也不會再復活了。正好相反,西方正處在衰落之中。

環球時報:近兩年來,我們看到西方似乎被極大地“妖魔化”中共。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現象?

馬丁·雅克:我認為這一現象主要是從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後開始明朗化的。上世紀九十年代到2015年間,中國和西方有過一段相對和諧的時光,西方對中國的態度比較開放,也更加樂於探索瞭解中國。

改變這一局面的關鍵因素是美國。此前,美國一直認為它能與中國建立合作的良性關係。這一態度基於兩個假設:一是中國很難成為美國經濟地位的挑戰者,二是隨著中國的現代化,它會逐漸西化。

正如我們現在看到的,美國極大地誤判了中國,這兩件事都沒有發生。中共的統治力沒有被削弱,而且在國內和國際上的影響力和支持度顯著上升。

因此從2016年前後,堅信自己是「天選之國」的美國,不再用舊式的視角,看待中國,而開始將中國視為一種威脅、是美國自身全球霸權的威脅。這是其態度轉變的根本原因。

現在,我們正面臨著西方對中國妖魔化日漸嚴重的時期,一個謊言接著另一個謊言。但它不會永遠持續下去,不過很可能會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要走出這一狀況,根本辦法還是美國需要在某個時刻意識到,它必須平等地對待中國,不能再期待和強求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有至高無上的地位。當美國出現這種社會意識時——從長遠來看,我認為這會發生的——一種與當下不同的中美關係,才有存在的條件。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6月12日,歐盟委員會公佈關於對華電動汽車反補貼調查的初步裁決,計劃對從中國進口的電動汽車徵收高達38.1%臨時反補貼稅。這一舉動引發了中國業界的強烈反彈,紛紛譴責歐盟此舉的不合理性,並敦促中國政府採取相應的反制措施。


2024年6月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車輛駛過歐盟委員會大樓。新華社圖片

2024年6月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車輛駛過歐盟委員會大樓。新華社圖片

據業內人士透露,中方內部正在推進提高大排量汽油車進口暫定關稅的相關程序。同時,商務部早在年初已對源自歐盟的白蘭地啓動反傾銷調查,業內專家預測,此案的初步裁定有望在8月底之前公佈。

針對歐方表態,外交部、國家發改委、商務部有關負責人表示,中方將密切關注歐方後續進展,並將堅決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堅定捍衛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2024年5月4日,參觀者在2024北京車展比亞迪品牌展台參觀。新華社圖片

2024年5月4日,參觀者在2024北京車展比亞迪品牌展台參觀。新華社圖片

央視資深政經記者「玉淵潭天」深度解讀此次爭端,據一位參與應對調查的中方人員指出,中國的「堅決反對」有明確、足夠的法理依據。他強調,從調查啓動的那一刻起,直至最近發佈的初裁披露,整個過程都暴露出「不合理」的標籤。

首先,今次調查的發起方式打破了常規,是由歐委會主動發起,而非歐盟相關產業主動申訴。

2024年1月17日,人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辦的2024布魯塞爾汽車展上參觀上汽名爵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2024年1月17日,人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辦的2024布魯塞爾汽車展上參觀上汽名爵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相關產業發起和歐委會發起,區別在哪兒?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是這次調查的行業抗辯方,孫曉紅作為該商會汽車國際化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對這次調查的情況非常了解。孫曉紅表示,歷史上,歐委會幾乎沒有主動發起反補貼調查的先例。通常情況下,反補貼調查多由受到潛在競爭壓力的產業界自行發起。他們由於擔憂外國產品的競爭優勢可能損害自身的經濟利益,因此會提出調查請求,並提供實質性的證據支持。

那麼,今次歐委會發起的理由是什麼呢?是歐委會主觀判斷中國電動汽車產業「有威脅」。

在隨後的調查過程中,也有很多不合理之處。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直言,今次調查存在「缺乏公正性、客觀性及透明度」的問題。

2024年5月29日,馬耳他哈桑-扎米特汽車公司首席執行官德古阿拉(左)介紹一輛比亞迪純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2024年5月29日,馬耳他哈桑-扎米特汽車公司首席執行官德古阿拉(左)介紹一輛比亞迪純電動汽車。新華社圖片

首先是抽樣的不公正。

歐委會抽取的三家企業,是上汽、吉利和比亞迪。為什麼抽取這三家,歐委會並沒有給出有說服力的理由。

國家發展改革委對外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郝潔表示,為達到預設目標,構造並誇大所謂「補貼」項目,歐盟委員會罔顧世貿組織規則,摒棄出口量最大代表性標準,在抽樣中排除了出口量靠前的歐美企業,只選擇中國本土企業,抽樣標準不合規、過程不透明、結果不公正。

相關數據統計,中國品牌在歐洲電動汽車市場的份額大概在8%左右,這三家企業佔的比例只會更少。

歐委會嘴裡的「威脅」從何而來,人們本就不得而知。而面對這樣的「威脅」,歐委會要求中國電動汽車企業提供的調查信息,異常苛刻。

3家被抽樣的中國企業有超過200家關聯企業被要求提交問卷,並答復了超過100份補充問卷,配合歐委會進行了長達數月的實地核查。無論是時間還是調查樣本量,在孫曉紅的印象中都是歷史少見的。

從發佈的初裁披露來看,歐委會對3家中國車企徵收的稅率從17.4%到38.1%不等,差距之大,歐委會尚未給出解釋。

孫曉紅說,中國企業反映歐方在調查中,要求他們提供電池的配方。

據他了解,歐委會要求中國企業提供的信息中,有很多都是涉及企業隱私、商業機密、核心技術等信息或數據。

2024年1月26日,在匈牙利比奧托爾巴吉,員工在蔚來能源歐洲工廠工作。新華社圖片

2024年1月26日,在匈牙利比奧托爾巴吉,員工在蔚來能源歐洲工廠工作。新華社圖片

這些都是中國電動汽車行業的核心競爭力,歐盟電動汽車競爭不過中國電動汽車,歐委會就想用搶的方式來獲取嗎?

孫曉紅表示,更加不透明不合理的是,歐盟還採用自己收集的數據來補充那些他們拿不到的數據,至於這些數據是否客觀真實,並不在他們的考慮中。

在整個調查過程中,面對中方的抗辯,歐委會也從未進行實質性回應。

孫曉紅表示,在多輪調查及聽證會期間,中方的立場與關切,從未被歐委會考慮,他們似乎並不看重交流,注意力始終全部放在完成調查上,做完自己想做的。

面對這樣的調查,中方也用一句話形容:是赤裸裸的保護主義行為,是製造並升級貿易摩擦,是以「維護公平競爭」為名行「破壞公平競爭」之實,是最大的「不公平」。

面對這樣的行徑,中方當然要採取措施,進行反制。

事實上,這也不是中方第一次面對來自歐洲的反補貼調查。

根據專業機構梳理,自2010年歐盟對華發起第一起反補貼調查開始,到目前,歐方對華發起了十多起反補貼調查。

其中,最為大家熟知的,就是歐盟對中國光伏產業發起的反補貼和反傾銷調查。

中國光伏製造企業主要以出口為主,當時,歐洲是中國光伏企業主要的出口市場。

在這種情況下,歐盟在初裁中計劃對中國徵收47.6%的關稅,無疑是想把中國光伏產業拒之門外。

消息發佈後,中歐開展了多輪政府間談判。最終,歐盟終止了自己徵收關稅的行動。

中國政府會堅定捍衛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對於中國企業而言,如果歐方的行為損害了自己的利益,中國企業也會發出維護自身權益的聲音。

現在,離作出裁定還有一段時間。亡羊補牢,為時未晚,這也意味著,歐方還有著重回正確軌道的機會。

什麼是正確軌道,歐方內部,並不是不清楚。

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在歐委會決定對進口自中國的電動汽車徵收臨時反補貼稅的消息傳出後,德國、匈牙利、瑞典等國家,第一時間站出來表示了反對。

這些國家,恰恰是歐盟內部與中國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合作走在前列的國家。

2024年4月30日,觀眾在2024北京車展寧德時代展區參觀。新華社圖片

2024年4月30日,觀眾在2024北京車展寧德時代展區參觀。新華社圖片

在全球化時代,只有發揮比較優勢,各國才能獲得更好發展。中歐汽車產業雖有競爭,更有合作。

合作之下的雙贏,不只體現在汽車行業——與中國加強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合作,還有利於歐洲應對氣候變化以及經濟的綠色轉型。

根據歐洲運輸與環境協會數據,2023年歐洲銷售的電動汽車中有19.5%(約30萬輛)產自中國,按照每輛電動汽車每年可減碳約1.66噸估算,相當於每年減碳49.8萬噸。

歐盟一直自詡為全球綠色轉型的「先行者」。歐委會對中國電動汽車加徵關稅的決定,不僅將阻礙其汽車產業轉型步伐,也將損毀其綠色轉型「先行者」的形象。

事實上,就連歐洲媒體自己都在說,歐盟一邊要求消費者轉向電動汽車,一邊卻又試圖阻止性價比高的電動汽車的供應,此舉荒謬可笑。

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合則兩利、鬥則俱傷,中歐汽車產業高度互補,雙方合作有基礎、有空間、有前景。中國積極支持各國汽車公平競爭,維護全球汽車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但如果歐盟罔顧自身產業界呼籲、基本市場規律和世貿組織規則,執意對中國電動汽車強加關稅,破壞中歐汽車產業合作基礎,中方將採取一切必要手段,維護中國企業合法權利。

是選擇雙贏還是選擇損人不利己,歐盟還有思考的時間。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