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英懲罰煽暴比港重手 10倍 曝露《香港報告》勁不公平

博客文章

英懲罰煽暴比港重手 10倍 曝露《香港報告》勁不公平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英懲罰煽暴比港重手 10倍 曝露《香港報告》勁不公平

2023年01月29日 20:42 最後更新:20:51

英國外交部春節前發表《香港半年報告》,嚴斥香港使用煽動罪打壓異見者,剝奪港人自由,但話囗未完,英國法院前日裁定一名 19歲青年在網上煽動暴力罪名成立,重判入獄11年半,出手勁辣。一位熟識法律的政圈朋友同我講,對類似案件的判刑,香港一般比英國輕,《香港半年報告》的指控絕對不公平,「雙標」得十分肉酸。

英國 19歲青年哈理斯因在網上煽動暴力,被法庭重囚 11年半,比香港判罰煽暴罪行重手得多。

英國 19歲青年哈理斯因在網上煽動暴力,被法庭重囚 11年半,比香港判罰煽暴罪行重手得多。

這名英國青年名叫哈里斯,被指是新納粹主義者,案情稱他在網上發放片段,煽動使用暴力,美國兩名極右分子受其影響,在美向人開槍造成傷亡,法庭裁定他鼓吹恐怖主義等罪名成立,重判他坐監11年半,極之嚴厲。

英國外交部近日發表《香港半年報告》,指香港用煽動罪打壓異見者,上述案件令報告的「雙重標準」表露無遺。

英國外交部近日發表《香港半年報告》,指香港用煽動罪打壓異見者,上述案件令報告的「雙重標準」表露無遺。

政圈朋友看過不少案例,他說英國政府指香港使用煽動罪打壓異見分子,其實英國自已對這類罪行的判刑,比香港重手得多,如果這名只有 19歲的青少年在香港受審,有機會只判入教導所。

他舉例說,幾年前3人在蠔涌亞視舊廠房製造爆炸品,其中罪行最重的被告被判入獄46個月,其餘兩人分別判囚26個月和36個月。另外,一名中六學生於 2019年携帶爆炸品回校,法官指他犯案時只 18歲,或因年少輕狂犯案,輕判他入勞教中心。由此可見,即使有實際恐襲企圖,香港罪犯受到的懲罰遠輕於上述英國青年的判刑。

至於煽動暴力罪,前學運領袖岑敖暉於 2020年5月在社媒帖文,題為「周梓樂被香港警察謀殺身亡,半年」,指制度不彰,公義不顯,「報仇是理所當然」,而「有些手足向着更高規格的裝備發展,有槍有炸彈」,顯然有煽動暴力的含意。不過法院最後也只判他藐視法庭,被判坐監6星期。

政圈朋友說,根據英國的《2008反恐怖主義法》,任何「偽政治目的」使用暴力,包括任何使公眾陷入恐怖而使用暴力,都是「恐怖活動」,犯罪者最低刑罰是監禁 14年,情節嚴重者,最高可判終身監禁。至於分裂國家罪行,最高刑罰同樣是終身監禁。可見英國對這類罪行絕不手軟,使用「極辣」嚴刑峻法遏制。

英國政府囗囗聲聲說香港「打壓」煽動者,其實講到打壓力度,香港「未有耐」追得上英國,那位煽暴青年被重囚 11年半就是赤裸裸的例子,這次判刑完全曝露了《香港半年報告》的雙重標準,肉酸得令人發笑。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史墨客當年跣黃之鋒 如今扮懺悔 推「河童」衝鋒卻過橋抽板

2024年07月22日 20:05 最後更新:20:29

搞政治總要有點演技,高手更可做到七情上面,一個新例子,是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滿臉悔咎神情說,「我們無法(給黃之鋒等)提供幫助... 將他們救出來」。不知道當時發生過什麼事的人,也許會被他的演技騙倒,實情是他當時在背後推動黃之鋒和泛民衝鋒,但到形勢逆轉時,領事館和美國政府不但沒伸援手,還因怕惹火上身,狠心過橋拍板,跣到黃之鋒等攤攤腰,如今他卻扮晒懺悔,實在假得可笑。

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在訪問中,說當日救不到黃之鋒等,是一場悲劇,面露悔咎神情。查實那時候美方為怕給自己惹來大麻煩,拉閘拒予黃之鋒庇護,過橋抽板盡顯無情。

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在訪問中,說當日救不到黃之鋒等,是一場悲劇,面露悔咎神情。查實那時候美方為怕給自己惹來大麻煩,拉閘拒予黃之鋒庇護,過橋抽板盡顯無情。

史墨客於2019年6月獲任為駐港總領事,不久之後,香港就爆發反修例動亂,對美國政府而言,這場群眾運動有助反對派奪權,正是香港出現大變局的黃金時機,史墨客因而全力介入,與黎智英、黃之鋒、羅冠聰等頻頻會面,也密晤泛民元老和政黨頭頭,共商大計。

當年8月反修例風起雲湧之時,有人看到黃之鋒、羅冠聰及兩名港大學生會領袖現身萬豪酒店大堂,在場還有美領館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其後各人到酒店內一房間密會更高級官員,相信那就是史墨客。

在那一兩天,史墨客又被發現在交易廣場美國會所與李柱銘、陳方安生等泛民人士見面,在一起的還有美領館官員Julie Eadeh。此外,他還去過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的律師樓,與黨魁楊岳橋等人閉門密斟。由這一連串秘密串連可見,他當時正積極介入「運動」,扮演着推手的角色。

史墨客在自由亞洲電台的訪問中,也透露了一個秘密,就是他原來曾於當年10月低調前往北京,嘗試與港澳辦官員見面,討論香港形勢,但在最後一刻被取消。當時美國政府正藉香港的「群眾抗爭」向北京施壓,欲影響香港特區的政治發展,圖謀已畢露,而場仗亦打到埋身,阿爺拒不與他對話亦理所當然。

到了2020年3月,黃之鋒、劉穎匡等還公開求見史墨客,向他提交15萬個市民及團體的簽名,要求美國啟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中的制裁機制,強攻特區政府,這行動明顯是兩方夾埋唱雙簧,試圖最後一博。但3個月之後,阿爺即以雷霆之勢祭出《香港國安法》,黃之鋒此時終於識驚,知道形勢兇險,在極度惶恐下,倉皇向美國總領事館求助。

在國安法實施當日上午,他與美領館官員在花國道聖約翰大廈見面,明言想進入對面馬路的美領館尋求政治庇護,但即時遭到拒絕,慘吃閉門羮。政圈朋友有理由相信,這決定是由總領事史墨客作出,因為如讓黃之鋒入內匿藏,將帶來極大麻煩。

其後黃之鋒直接發電郵向國務卿蓬佩奧求助,同樣不獲理睬,當他隱形。有消息指,那時美方考慮過安排他由水路潛逃,但擔心如被截獲,會引發外交風波,對美國不利,故最後決定袖手旁觀,由得「河童」自生自滅。

黃之鋒黑暴期間曾與史墨客及美領館官頻频密會,但到「國安法」臨頭,對方為了美國利益把他離棄,讓他淪為階下囚。

黃之鋒黑暴期間曾與史墨客及美領館官頻频密會,但到「國安法」臨頭,對方為了美國利益把他離棄,讓他淪為階下囚。

史墨客也好,蓬佩奧也好,當時都是從美國利益出發,作出「棄卒」的無情決定,反正阿爺出重手後,「時代革命」大勢已去,黃之鋒等的利用價值暴跌,對美方而言,營救他們再沒有什麼好處。在這情況下,「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成為了他們的宿命。

史墨客對當時為何「無法提供幫助... 把他們救出來」,當然心知肚明,政治本來就沒有情義好講,黃之鋒怪不了人,只是史墨客如今仍想裝扮得有情有義,為那段往事懊悔不己,就顯得「太假」,反而惹人發笑。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