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抗日救亡活動的重要場所 大鵬所城抗戰遺址群

歷史長河

抗日救亡活動的重要場所 大鵬所城抗戰遺址群
歷史長河

歷史長河

抗日救亡活動的重要場所 大鵬所城抗戰遺址群

2024年06月14日 10:00

大鵬所城位於深圳市大鵬新區大鵬辦事處鵬城社區鵬飛路,北靠排牙山,南望大亞灣,自然環境優美。大鵬所城內有鵬城學校遺址、東江縱隊青年幹部培訓班遺址兩處遺址,城東門東山寺有東江縱隊抗日軍政幹部學校遺址。而我們所說的大鵬所城抗戰遺址群就包含了以上三處遺址。

大鵬所城 (網上圖片)

大鵬所城 (網上圖片)

大鵬所城始建於明洪武27年,是明清兩代嶺南重要的海防軍事城堡。大鵬所城內有眾多文物遺跡,為廣州、惠州、潮州間的經濟文化相交地,以說「軍語」大鵬話為主,大鵬山歌、瀨粉仔製作技藝、大鵬涼帽、米餅製作技藝等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流傳至今。

更多相片
大鵬所城 (網上圖片)

大鵬所城 (網上圖片)

1938年10月11日,日本華南派遣軍主力分乘106艘大船,在日本海軍第五艦隊的擭衛下集結廣東大亞灣海面。圖為日軍正在海面集結。(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1日,日本華南派遣軍主力分乘106艘大船,在日本海軍第五艦隊的擭衛下集結廣東大亞灣海面。圖為日軍正在海面集結。(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2日,日軍登陸大亞灣。(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2日,日軍登陸大亞灣。(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5日,日軍佔領惠州城,城市一片廢墟。(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5日,日軍佔領惠州城,城市一片廢墟。(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至1940年3月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和東寶惠邊人民抗日游擊大隊等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活動地區示意圖。(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至1940年3月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和東寶惠邊人民抗日游擊大隊等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活動地區示意圖。(資料圖片)

1943年,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打開了東江游擊戰爭的新局面。12月,改編為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圖為坪山軍民慶祝東江縱隊成立大會情景。(資料圖片)

1943年,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打開了東江游擊戰爭的新局面。12月,改編為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圖為坪山軍民慶祝東江縱隊成立大會情景。(資料圖片)

東江縱隊歷史沿革表 (資料圖片)

東江縱隊歷史沿革表 (資料圖片)

大鵬所城內的鵬城學校是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在大鵬半島開展抗日救亡活動的重要場所之一,許多進步青年以教師職業為掩護,在這裡從事革命活動,例如發動學生和群眾支持抗日遊擊隊、宣傳救亡圖存的道理等。

1938年10月11日,日本華南派遣軍主力分乘106艘大船,在日本海軍第五艦隊的擭衛下集結廣東大亞灣海面。圖為日軍正在海面集結。(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1日,日本華南派遣軍主力分乘106艘大船,在日本海軍第五艦隊的擭衛下集結廣東大亞灣海面。圖為日軍正在海面集結。(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2日,日軍登陸大亞灣。(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2日,日軍登陸大亞灣。(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5日,日軍佔領惠州城,城市一片廢墟。(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15日,日軍佔領惠州城,城市一片廢墟。(資料圖片)

1943年,東江縱隊政治部在大鵬所城賴恩爵將軍第內的西座,開辦了首期青年幹部培訓班,由黃文俞,張江明負責。訓練班後來隨東江縱隊司令部遷移到羅浮山。在大鵬所城時期的培訓班前後一共辦了7期,每期100多人。其中從粵北地區來的進步青年先後有600多人,他們衝破國民黨當局的層層封鎖,克服重重困難,到達東江,來到大鵬參加青幹班學習並加入東江縱隊。訓練班採取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的辦校方針,學員們過著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軍事化生活。傅澤銘在《星光熠耀》一書中這樣描述道:這時的大鵬城,每當曙光初現,威武的出操口令聲和喊殺聲響徹大地;暮色四合,嘹亮的歌聲此起彼落,呈現出生氣勃勃的景象。學員們通過軍事知識、遊擊戰術、政權建設等課程學習考核後,被分配到部隊各個連隊或司令部、政治部、後勤機關等各個部門工作。縱隊首長曾生、尹林平、王作堯、楊康華等人曾親自給學員上課。廣大學員們通過培訓班的學習,大大提高了作戰指揮能力和對部隊的管理水準,從而加強了部隊建設,在抗戰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1938年10月至1940年3月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和東寶惠邊人民抗日游擊大隊等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活動地區示意圖。(資料圖片)

1938年10月至1940年3月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和東寶惠邊人民抗日游擊大隊等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活動地區示意圖。(資料圖片)

1943年,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打開了東江游擊戰爭的新局面。12月,改編為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圖為坪山軍民慶祝東江縱隊成立大會情景。(資料圖片)

1943年,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打開了東江游擊戰爭的新局面。12月,改編為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圖為坪山軍民慶祝東江縱隊成立大會情景。(資料圖片)

1944年7月,隨著抗日鬥爭的深入,東江縱隊力量不斷擴大,由原來的幾十人發展到近萬人。為了提高部隊的戰鬥力和幹部的文化水準,根據黨中央批示,東江縱隊在東山寺開辦了「東江縱隊抗日軍政幹部學校」,由東江縱隊副司令員王作堯兼任校長,後經中共中央批准,這裡成為抗日軍政大學第七分校。從當年8月起,先後開辦幹部訓練班兩期。第一期對連、排級幹部進行政治、軍事、文化教育培訓,學員200多人,設軍事隊和政治隊兩個培訓隊。第二期除培訓排、班級幹部外,還招收一批中學生、高校生和海外愛國華僑,共400多人,設黨員隊、學生隊,學制為半年,教員由各大隊選派的優秀幹部擔任。1945年2月,東江縱隊抗日軍政幹部學校遷往博羅橫河圩。7月以後又隨軍輾轉粵北地區。東山寺於1950年代被毀。1992年,古寺重新修繕。寺門的右側鑲嵌曾生題字的石匾:「一九四四年七月東江抗日軍政幹部學校創建于此。」2013年3月,遺址建成東江抗日軍政幹部學校舊址牌坊。

東江縱隊歷史沿革表 (資料圖片)

東江縱隊歷史沿革表 (資料圖片)

1988年7月,大鵬所城被深圳市人民政府公佈為第三批深圳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9年6月,被廣東省人民政府公佈為第三批廣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1年6月,被國務院公佈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5年4月,被中共深圳市委員會、深圳市人民政府公佈為深圳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文章文字版權由廣東人民出版社許可

往下看更多文章

「歧路亡羊」促思考 治學不專恐一無所獲

2024年07月22日 20:00

「歧路亡羊」這個成語最早的相關典故是出自於戰國列子所寫的《列子.說符》,當中有提及:「大道以多歧亡羊,學者以多方喪生。」

戰國時期哲學家楊朱以「為我」、「貴生」、「樂生」等概念為中心,憑一己之力改革了道家思想學派,甚至他所創立的楊朱學派當時曾與儒、墨兩家形成鼎足而三的局勢。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有天,楊朱的鄰居牧羊人丟失了一只羊,在遍尋不獲的情況下只好前來尋求楊朱的幫忙。幸好,楊朱家童僕眾多,多派幾個人也不礙事。不料,到了黃昏也沒有傳來好消息。看著牧羊人耷拉著腦袋,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楊朱也不好意思跟他搭話,只好悄悄地問一邊的童僕:「不就一隻羊嗎?怎麼這麽多人去追也沒找到呢?」童僕聽到楊朱的問話,只得低著頭說:「小的真的盡力了!不過岔路實在太多,岔路間甚至還有岔路,實在不知往哪邊追,只得無功而返⋯⋯」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聽過童僕的一番話,楊朱的心情也一下子沉鬱了起來。他不僅眉頭緊鎖、臉色灰暗,甚至童僕詢問他接下來該如何是好,也只是一言不發。有見及此,童僕們都心感奇怪,不解地問:「羊又不是什麽值錢的牲畜,就算丟了一隻也不是什麼大事。況且,這又不是先生您的羊,為甚麼先生要如此失落呢?」見童僕提問,楊朱說終於抬起頭說:「你們說得沒錯,確實不是我的羊。哪怕是我的羊,也用不著為牠心疼。令我憂慮的,並非那隻迷途之羊,而是我想到要是我們治學的人求學不專,是否就會像在你們岔路找羊一樣,一無所獲呢?」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後世便根據楊朱的話引申出「歧路亡羊」這個成語,其原意是指因岔路太多而無法追尋丟失了的羊,現今多比喻事物複雜多變,沒有正確的方向容易誤入歧途。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