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前高官評政府今次救災:有進步 動員協調勝從前 官員踩40個鐘冇瞓

博客文章

前高官評政府今次救災:有進步 動員協調勝從前 官員踩40個鐘冇瞓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前高官評政府今次救災:有進步 動員協調勝從前 官員踩40個鐘冇瞓

2023年09月10日 20:59 最後更新:21:55

在短短幾日之間,政府連打兩場大仗,先是迎戰超強颱風蘇拉,因早有精密布防,災情比預期細,接着世紀暴雨驟至,來勢迅猛,政府應變難度更大,初期曾有短暫忙亂,幸而之前「打好了底」 ,強化部門協調、建立全面動員機制「雙軌」有效運行,明顯發揮作用。一位前高官與我談起政府今次表現,說在兩方面比過往進步。

前高官指,政府今次應對世紀黑雨災難,動員和內部協調都比過往有進步,動員力及效率皆見提高,此並非偶然,皆因在防範蘇拉時「打好了底」。圖為特首今午召開跨部門會議,聽取善後工作匯報。

前高官指,政府今次應對世紀黑雨災難,動員和內部協調都比過往有進步,動員力及效率皆見提高,此並非偶然,皆因在防範蘇拉時「打好了底」。圖為特首今午召開跨部門會議,聽取善後工作匯報。

這位前高官說,以他的觀察,今次世紀黑雨來得極急極大,政府要即時自動極速反應,並非易事。不過政府整體隨即全面展開行動,應變十分快,部門之間沒出現「你推我讓,事不關己」的現象,石澳居民撤離、地鐵復原、水浸與山泥傾瀉處理、交通恢復、災民支援等,都見到高效率,比從前有明顯進步。

他說有此表現並非偶然,之前政府內部已做了不少功夫,早在蘇拉來襲前,特首超哥已指示政務司司長陳國基統籌防風,吹雞叫齊20幾個部門,召開督導委員會會議,把行動提升至「全政府動員」級別,各政策局及部門在行動和通訊方面,都須「互相打通」,高度協調,做好超前部署。

由於防範蘇拉時已擺好陣式,內部運作及執行官員心態都有了「打整體戰」的部署,故到世紀黑雨來襲時,沒有出現各行其事、陣腳凌亂的情況。前高官說,2018年超強颱風「山竹」襲港時,政府內部調動不夠快,以至人手和清理工具如電鋸等,都有十個樽七個蓋的情況,主要因為對重大事故應變及協調能力不足,部門之間墨守成規,今次則未見這弊處,整體公務員動員力加強了很多。

我記得當日陳國基開完跨部門會議後,一字排開見記者,有朋友笑言「使唔使咁大陣仗呀」,如今看來,這樣做絕對有必要,應對大災難的確需「打大仗」的部署和心態。

據知由黑雨當晚一開始,政府內部即進入作戰狀態,在兩個層面進行協作,政務司司長與副司長深夜用電話協調各個與災情有關的政策局局長,做好中央指揮,而保安局的緊急事故監援中心亦即時啟動,指揮救災工作。

至於不同局的局長,則加強屬下部門協作,其中保安局長調動各紀律部隊、民安隊和醫療輔助隊投入救災;發展局長指揮土力工程署、渠務署等應對山泥傾瀉和水浸等;運輸及物流局長協調路政署和港鐵恢復交通;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負責支援地區民眾;房屋局長則與水務署等合力,確保受災公屋通水及安全。

各高官當時都瞓晒身做嘢,據知他們於黑雨開始後,當晚都一直沒睡,不少官員連踩近40小時,為救災與善後爭分奪秒。官埸朋友同我講,當晚第一時間即有40多隊人出動去救援,又馬上設立10多個庇護中心,速度真係好高。此外,石澳車路一晚後即通車,區內居民同時由水路撤離,而黃大仙站水浸後一日就重開,復常之快,都好唔簡單。

整個救災行動的「中心人物」,則是特首超哥,他今午就召開高層會議,聽取政務司司長和各有關官員匯報善後情況,並部署周一返工返學安排,並作出指示和提醒。

律政司、廉署、稅務局等非負責救災部門,今次出動數百公務員落區參與支援,前高官指這做法以前沒出現過。

律政司、廉署、稅務局等非負責救災部門,今次出動數百公務員落區參與支援,前高官指這做法以前沒出現過。

前高官特別提到今次的「全政府動員」,7個職責上與救災無關的部門,動員了數百名公務員落區支援,他說這做法過往是沒有的,可以扭轉公務員慣常的「事不關己」心態,確是好事。

我初步看一看這批公務員來自何方,發現律政司、廉政公署、稅務局等與災情沾不上邊的部門也有人出動,頗有「全民皆兵」意味,值得一讚。

前高官說,政府今次比以前大有進步,但亦有須改善之處,就是政府初時着重於迅速處理災情,在更快發放訊息方面,未做得足夠 ,這值得進行「賽後檢討」,在下次出現大災難時,能做得更好。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美國吹噓「學術自由」因一事露底 哥大《法律評論》得罪以色列被封

2024年06月17日 20:33 最後更新:20:56

美國政客開口埋口說香港已失去自由,黎智英之流亦曾大聲疾呼,叫港人為美國的「自由民主」價值而戰,一位法律界朋友愈聽愈唔順氣,向我講述最近哥倫比亞法學院發生的一件事,說明美國吹噓的「學術自由」正受到政治打壓,話ban就ban。此事涉及一本權威學刋《哥倫比亞法律評論》,因刊出一篇文章評論以色列在加沙的不人道「罪行」,遭刊物的董事會封殺,學術自由蕩然無存,令學界爆怒火。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學刊《法律評論》,因刊登文章評論以色列在加沙的「罪行」,遭到刊物董事會封殺。美國吹噓的「學術自由 」成為空話。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學刊《法律評論》,因刊登文章評論以色列在加沙的「罪行」,遭到刊物董事會封殺。美國吹噓的「學術自由 」成為空話。

美國一些名牌大學的法學院都有學刊,《哥倫比亞法律評論》由法學院學生負責出版,學術地位頗高,編輯可自行決定選登文章,一向相安無事,但最近就鬧出一場大風波。

事件源頭是一名哈佛大學博士候選人埃巴里亞,這位學者寫了一篇文章,指以色列在加沙觸犯了一連串「反人類罪」,認為當地巴勒斯坦人受到以色列系統性壓迫的處境,可以用一個名為 Nakba的新法律概念來界定。在阿拉伯語中,Nakba是「災難」之意。

他原來將文章交給《哈佛法律評論》發表,哈佛出了名親以,當然把文章彈回。其後他把文章拿到《哥倫比亞法律評論》,獲刊物編委會接受,同意刊登。

因編輯們預見這篇文會很「爆炸性」,擔心未出街就被叫停,所以只由編委會拍板,未在內部廣泛傳閱,到最後一刻才放上網。

刊物出街後,因文章直指以色列的「罪行」,觀點尖銳,令成員包括校方高層的學刊董事會大為震怒,嚴斥編委會未經正常審查,就把該文刊出,不符合理程序,要求編輯將文章抽起,但遭到拒絕,繼續將文章放在該刊的網頁。董事會見編輯執意抗命,亦出撒手鐧,下令把網頁「暫時關閉」,外界上網只會見到「網頁正維修中」字句,其他一片空白,等於將文章封殺。

董事會對這篇文章重手打壓,令不少學者嘩然,法學院一名教授就講中要害,說如果此文是評論其他事情,相信董事會不會對程序問題如此緊張。該文作者埃巴里亞亦回應指,事件是「美國大學對這類評論廣泛壓制的縮影」。

他說得很對,事件展示了美國大學有兩個潛規則:1是凡事都要看猶太金主面色,即使學術評論,也不能越過「反以色列」的界綫,所謂學術自由,同樣有種種無形規限;2是校方手中永遠握着「尚方寶劍」,可以隨時發威,不會讓學生和教職員為所欲為。

法律界朋友還舉出另一例子,戮破美國「學術自由」的神話。早前多間大學學生爆發校園示威,聲討以色列暴行,大部分校方都施鐵腕遏止,其中紐約大學更出一「奇招」,向參加示威被捕的學生發出通知,如想重返校園,須修畢一個「誠信精神課程」,包括讀晒49頁課文,並完成習作,目的是令學生在「道德論證」和「道德決策」上有所得益。

話說得好聽,其實是變相「洗腦」,與美國一直宣傳的思想自由背道而馳。所以紐大法律學教授梅菲致函校方直言,這做法是「對學術的羞辱」 。

紐約大學示威學生被校方要求修畢變相「洗腦」課程,才可復學,被指是「對學術的羞辱」。

紐約大學示威學生被校方要求修畢變相「洗腦」課程,才可復學,被指是「對學術的羞辱」。

一場巴以衝突,恍如照妖鏡,把美國這種「我做就得,你做就錯」的醜陋雙標,暴露得清清楚楚。經此一照,它以後要繼續將美式「自由」神話化,就難得多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