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羅奇「香港玩完論」不會犯23條 預測帶偏見隨時再做「燈神」

博客文章

羅奇「香港玩完論」不會犯23條 預測帶偏見隨時再做「燈神」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羅奇「香港玩完論」不會犯23條 預測帶偏見隨時再做「燈神」

2024年02月14日 20:19 最後更新:22:15

新春佳節,人人都會講吉利說話,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卻「攞景贈興」,根據3個因素說「香港玩完」,即時引起一陣迴響。有人乘機製造恐慌,說23條立法後,如轉載「玩完論」分分鐘會觸犯法例,我就此詢問一位熟悉保安事務的朋友,他說如果轉載評論的人沒有煽動意圖,背後沒外國勢力干預,也不危害國安,只是學術性討論,當然不會犯法。另外亦有人借羅奇的預測唱衰香港,但財經界朋友指,羅奇向來「語不驚人死不休」,4年前曾預測美元崩潰,事實證明全錯,今次可能又再做「燈神」。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提出「香港玩完論」,有人乘機製造恐慌,說23條立法後如轉載此評論會觸犯法例,明顯不符事實,危言聳聽。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提出「香港玩完論」,有人乘機製造恐慌,說23條立法後如轉載此評論會觸犯法例,明顯不符事實,危言聳聽。

羅奇在《金融時報》撰文,指「香港玩完」( Hong Kong is over),有傳媒在報道前,向政府查詢,日後23條立法後,如發表或轉載「玩完論」文章,會否觸犯法例?政府回應說不評論個別例子,某行為、文字或刊物是否具煽動意圖,需按相關情況和背景考慮。

雖然政府作了回答,仍有人故意散播恐慌,某社媒平台專頁就有帖文說,「23條通過後,第一個就要拉佢」,講到好似羅奇一踏足香港被會被捕,明顯是危言聳聽。

熟悉保安事務的朋友說,單是報道一位經濟學家就香港股市和經濟的評論,背後並沒有影響香港政治的意圖,當然不會犯法。其實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早前解釋23條立法時,也講得很清楚,轉載海外人士的言論會否觸犯「境外干預」罪,主要看幾個元素,包括是否有境外干預、有否作出不當的干預、有否達致干預的效果及意圖,難以簡單地一概而論。

朋友又引述律政司司長林定國的說法,不論那個行業,只要守法,對外交流或做學術研究,都不會有問題。我聽完朋友之言,感到近期的確多了人亂舉例子,指23條立法扼殺所有自由,目的是將之「妖魔化」,當局必須及時澄清。

羅奇「語不驚人死不休」並不犯法,但他所言是否客觀、預測是否中肯,卻很值得商榷。財經界朋友同我講,經濟學家與分析師的預測,許多時都不準,曾有人對35年的研究預測做過分析,大多數是「明燈」,即實情與預言差別很大,甚至相反。

羅奇指3大因素令「香港玩完」,欠缺客觀,帶有偏見,與他3年多前預測美元崩潰一樣,隨時再做「燈神」。

羅奇指3大因素令「香港玩完」,欠缺客觀,帶有偏見,與他3年多前預測美元崩潰一樣,隨時再做「燈神」。

羅奇同樣曾做過「燈神」,他於2020年9月時警告,美元將於2021年底崩潰,美國經濟雙底衰退的可能性超過50%,結果預言沒有成真,而他好像患了失憶症,又繼續做其他「語不驚人」的預測了。

羅奇今次提出「香港玩完論」,基於3個因素:首先是本地政治,香港於2019年推動《逃犯條例》修訂,引發《香港國安法》實施,削弱香港自治,導致股市變差。此推論在邏輯上難以成立,亞洲另一國際金融中心新加坡,有更嚴厲的《國安法》,而勁辣的《網絡犯罪危害法案》亦於最近生效,外商並沒有因此卻步不前,繼續投資。

他指出的另一因素,是內地經濟正面對房地產市場,以及地方政府財困等結構性問題。對這講法,可用心理學的「半杯水」理論反駁,悲觀者說只有半杯水,樂觀者認為有半杯水已不錯。摩根大通的全球資產策略主管 John Bilton就屬於後者,認為中國雖面臨挑戰,但個別分析師建議不可投資中國,絕非正確選擇。事實上,2023年中國全年經濟增長達5.2%,高於德英法等發達國家不少。

羅奇提出令「香港玩完」的第3個因素,是中美競爭趨於激烈,香港受制於美國外交政策,它於亞洲區內的盟友被迫在中美之間靠邊站,形成隔閡。他這說法,忽略了中國內地經濟發展對香港的帶動作用,以及香港與中東、東南亞、一帶一路國家加強經貿金融關係的潛力,因而殊不客觀地「睇衰」香港。

外國經濟學家說「香港已死」、「香港玩完」等等 ,羅奇並非首位,97回歸時《財富》雜誌便曾大字標題公布「死訊」,但20多年來香港「命大」沒有死,反而不斷壯大。羅奇今次帶着偏見的預言,相信同樣會失準,再次成為市場的「明燈」。




時人物語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亂港「最佳拍檔」重逢風光不再 羅冠聰與佩洛西早結「黑」緣

2024年04月25日 21:15 最後更新:21:25

世事如戲,某些人物的新聞,睇落很有「電影感」。例如潛逃英國的羅冠聰,在社交平台帖文,說昨天在美駐英大使館與眾議院前議長佩洛西重逢,並登出一張兩人笑容可掬的合照。一個是正被通緝的過氣「抗爭領袖」,一個是美國政壇過氣「大姐大」,兩人皆漸受冷落,風光不再,卻念念不忘當年把香港搞到天翻地覆的「威水事跡」,在冷宮中圍爐取暖。翻看資料,那段黑暗日子,他們的關係十分微妙,絕不止「老朋友」那麼簡單,兩人在2019年黑暴爆發前已經搭上,佩洛西早已扮演「黑手」角色,幸而她現時的政治能量已不如前,只能與羅冠聰懷緬一番。

羅冠聰在帖文中,稱佩洛西是「我非常敬佩的前輩」,又對她抽空在倫敦與「老朋友」一聚,了解香港的「政治困局」,表示感激,語氣頗為肉麻。他又指,佩洛西在交談中對黎智英、陳日君樞機、黃之鋒等「民主派戰友」都念念不忘,又批評三藩市市長最近訪華的舉措,指中國人權問題必須談及,不應因商業利益而不予批評,可見她那「對華鷹派」的死性仍未改。

羅冠聰與佩洛西在倫敦重逢,但兩人皆漸多冷落,風光已不再,不過對當年一段「黑色淵源」,仍念念不忘。

羅冠聰與佩洛西在倫敦重逢,但兩人皆漸多冷落,風光已不再,不過對當年一段「黑色淵源」,仍念念不忘。

羅冠聰與這位「尊敬的戰友」重逢,表現得如此冗奮,並不奇怪,因為兩人的「黑色淵源」的確很深。一位長期留意佩洛西的政圈朋友說,早在2019年6月黑暴爆發之前,她與一批「鷹派」人物,已與羅冠聰等後來的搞手頻频接觸,密謀合力展開一場大攻勢。

朋友翻查2019年上半年發生的事,佩洛西早在當年3月已登場,她以眾議院議長的身份,與訪美的泛民代表陳方安生、郭榮鏗和莫乃光會面,之後3人即往國務卿辦公室,與負責撰寫《香港政策法報告》的官員開會。

到了當年5月14日,李柱銘率領泛民人馬,包括李卓人、羅冠聰等,出席有中情局影子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舉辦的香港問題研討會,該會主席格什曼更稱李柱銘為「多年好友」。

兩天之後,佩洛西再出場,與包括李柱銘和羅冠聰等的一眾泛民代表見面,進一步討論香港的形勢。她當時對泛民代表團的反修例立場表示支持,態度積極。在同一天,他們又去與時任國務卿的蓬佩奧開會,這次會面是蓬佩奧2017年上任後的首次,會後國務院即發表聲明,支持香港保護人權、自由和民主價值。

在2019年中黑暴爆發前幾個月,佩洛西已頻密會晤泛民代表,「黑手」角色呼之欲出。

在2019年中黑暴爆發前幾個月,佩洛西已頻密會晤泛民代表,「黑手」角色呼之欲出。

佩洛西等在此時為香港反對派撐腰,時間上並非巧合,6月12日香港立法會原定恢復《逃犯條例》當日,示威演變成騷亂,而在同一天,美國國會議員即提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立法,要求每年認證香港自治情況,才決定如何處理對港的貿易待遇,等於把繩索圈在香港的頸上。

到了當年9月,香港暴亂之火越燒越烈,黃之鋒和何韻詩赴華盛頓出席國會聽證會,佩洛西又站出來為他們打氣,表示力撐香港的「抗爭」。

在往後半年,黑暴把香港搞到天翻地覆, 阿爺終於出重手,於2020年6月底實施《香港國安法》,羅冠聰等潛逃海外,但佩洛西和一批「鷹派」議員卻未收手,2021年9月與幾名「通緝犯」,包括羅冠聰、梁繼平和周永康等會面,商討如何推動《香港避風港法案》,繼續向特區政府施壓。

其後佩洛西去英國訪問,除了會見新疆獨立的代表,還特別與「老朋友」羅冠聰重聚,仍然相keep住這隻棋子,為「鷹派」所用。

由幾年來這些或明或暗的活動,可以見到,羅冠聰與佩洛西等一直緊密串連,說是互相支持也好,互相利用也好,結果導致香港天翻地覆,大亂一場。

今次他們又再重逢,但都漸成nobody,風光已不再,而形勢也有了根本改變,兩人只能緬懷一番,再難有什麼大動作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