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轉型很痛苦,不轉型更痛苦

博客文章

轉型很痛苦,不轉型更痛苦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轉型很痛苦,不轉型更痛苦

2024年04月08日 17:08 最後更新:17:28

 

作者:周春玲,全國政協委員,香港高昇基金執行主席

進入龍年,港人北上消費方興未艾,春節、復活節、清明幾個假期,回內地人數一再突破疫後新高,珠三角呈現喜慶熱辣,而香港本地餐飲等行業卻遍地哀鴻,不少人對前景悲觀看淡。

好消息來了。上週公佈的最新數據,大灣區經濟總量突破人民幣14萬億元,5年增長了3.2萬億元。

無論是人口規模、地區生產總值總量、產業競爭力,還是創新資源等方面,粵港澳大灣區這一世界級灣區無疑將對中國乃至全球經濟產生越來越重要的影響。

粵港澳大灣區的協同發展已經來到了由量變到質變的臨界點,下一階段,新的合作領域如何佈局,以及包括橫琴、前海、南沙和河套在內的四大合作平台如何發展,是三地政府、商界和社會共同努力的方向。

過去一百年,大灣區的增長主要依託「港口經濟」

自隋唐以來,在河運和海運貿易的加持下,粵港澳大灣區以廣州為首,逐漸成為了中國的經濟中心之一。

到了清代,這裏更是成為了對外通商的唯一窗口。

一百年的發展歷程中,大灣區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不論是通過主動或被動的方式,客觀上成為了中國對外交往的最前沿,廣州、香港也先後憑藉港口經濟的壯大,成為東南沿海的璀璨明珠。

未來一百年,要著力構建「科技」和「人文」灣區

綜觀中央和廣東省有關部門最近的幾次新聞發佈會,都特別強調在「科技灣區」領域的發展機遇。

粵港澳大灣區從百年前的中國對外貿易樞紐,到今天的中國科技沃土,歷史定位和經濟功能發生了深刻變化,作為灣區的一份子,每一個成員都需要充分理解並參與進來。

上世紀七十年代,香港依託勞動力優勢大力發展輕工業,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

八十年代,自深圳被確立為經濟特區,廣東改革開放的序幕正式開啟。

大灣區範圍內的大中型城市,普遍借助外部產業轉移的需求和內部改革開放的政策優勢,歷經「三來一補」出口加工業的發展,逐步吸引了大量的資金、設備和技術,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世界工廠」。

九十年代開始,深圳、廣州、東莞、佛山開始從加工業向高精尖技術產業轉型,搭配香港的技術、金融資源和商貿網絡優勢,大灣區區域陸續完成產業轉型。

形成了如今功能高度互補,資源不斷匯聚,新興科技產業快速培育的良好局面。

國家十四五的建設週期已經過半,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高水平人才高地等建設工作也正在加快展開,其中的第二、第三產業的發展機會。

將更多集中在傳統行業數字化以及數字產業化等領域,配合面向未來的生物科技、海洋科技等領域的佈局,大灣區的這顆「科技樹」根深葉茂,足以為中國經濟走出短期週期提供庇蔭。

科技硬實力的構建要搭配文化吸引力

綜觀全球市場發展,任何一個高附加值產業集群的形成,背後都有文化作為支撐。

因此,粵港澳大灣區還應該大力補足文化底蘊的短板,在借助文化吸引力打造新的品牌和經濟增長點上做多一些工作。

一百年前發生的另一個故事值得思考。

當時巴黎是全球的文化藝術中心,而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紐約逐漸取代了巴黎,成為新的全球文化藝術中心。

之後的幾十年,世界上最先進的藝術思想和最重要的藝術家更多地集中在紐約。與之同步的,是紐約及其引領的紐約灣區在金融、貿易領域的強勢增長。

粵港澳大灣區現已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城市群,全球文化藝術中心的價值和角色也正在向粵港澳大灣區轉移,有望成為與紐約並列的新的全球文化之都。

一直以來,東方文化與西洋文化在這裡交流、碰撞、融合,是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以及人文科學與自然科學相輔相成、繁榮發展的最佳地區。

雖然粵港澳大灣區已經形成了強大的文化產品的購買力,但專業畫廊,專業藝術品拍賣公司和藝術會展仍不足。

依託香港這一重要的國際藝術和奢侈品交易平台,粵港澳大灣區未來要吸引和鼓勵更多高端畫廊、跨國出版集團、主流拍賣公司。

借助品牌的打造和交易平台的搭建,帶動創作迸發,逐步打造成為新的世界文化藝術中心。

科技硬實力與文化吸引力,決定了一個地區在國際產業鏈、價值鏈的位置,「科技」和「人文」灣區協同發展是最理想狀態和最佳選項。




簡思智庫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潑天的富貴靠運氣?

2024年06月17日 14:15 最後更新:14:20

作者:李達詩,資深政經評論人。

為刺激香港消費,香港政府請求中央開放更多的自由行城市,在社會開展“禮貌運動”,試圖加快恢復餐飲、零售和旅遊業市道,讓經濟重回正軌。
內地各省市也面對如何刺激消費的大題目,大家是各顯神通,各花各樣,不少城市立足於自身優勢,在推介方面下足功夫,帶出了“潑天的富貴”。
這句話的字面意思是取得巨大關注度,伴隨著榮耀和成果,但仔細分析,內地省市的“潑天富貴”,都離不開發揮自身特長。
哈爾濱的“冰雪世界”、甘肅天水的“麻辣滾燙”等,香港不易複製,但我想選一個案例,或者可以讓香港決策者有所借鑒。
新疆比照香港從外觀看一點都不像,那是一個多民族的西部區域,文化、歷史、宗教都很不相同。
但從內觀又有一絲相似,前些年也發生了“疆獨”分子搞暴動,干擾社會穩定,美國等西方國家以人權為由,對新疆無理制裁,當地的政治、經濟也曾有很大的挑戰。
但近年新疆像換了外貌,美麗動人。他們的主要做法:
第一步,新疆以文化藝術的感染力,著力推廣旅遊。

新疆是個好地方

,贊427

今天主要講新疆的阿勒泰,春夏秋冬都是旅遊旺季,它是怎麼做成的?
一是利用文學作品的魅力。
將作家李娟2010年出版的原著《我的阿勒泰》,改編成十集電視劇,通過飽含流動的日常,富有生活的肌理和質感,克制而雋永的情感描繪了阿勒泰遊牧民族的生活準則和交往方式,以及自己在阿勒泰的成長經歷。

這種真實而溫暖的敘述,讓觀者產生了共鳴。
二是獨特的北疆邊地風光。
《我的阿勒泰》展現了阿勒泰地區的自然風光,如鬱鬱蔥蔥的森林、高聳入雲的雪山、肆意奔跑的馬群等。
這些美景通過4K超高清鏡頭呈現,讓觀眾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魅力。
三是傳統與現代的碰撞與融合。
劇中展現了傳統文明與現代文明的碰撞與融合,讓觀眾看到了阿勒泰地區的多元文化和生活方式。這種碰撞與融合也讓觀眾思考了現代社會中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係。


四是新媒體的傳播。
在《我的阿勒泰》電視劇成功播出後,利用互聯網的優勢,又作了二次再創作,讓人們看到了藝術與自然、真情與民風交融的文藝作品,充分體現文化藝術的價值和生命力,吸引更多的人心嚮往之。
第二步,新疆借大勢,展示其發展的魄力和前景。
日前,中國-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鐵路項目三國政府間協定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

根據規劃,中吉烏鐵路計畫從我國新疆的喀什向西出境,經吉爾吉斯斯坦進入烏茲別克斯坦境內。
全長約523公里,其中我國境內有213公里,吉爾吉斯斯坦境內有260公里,烏茲別克斯坦境內有50公里。
這條鐵路不僅為新疆增添一條陸路走向歐洲的國際通道,還是中國聯通東亞、中東和南歐最短的通道。
中吉烏鐵路的起點在喀什,也就是南疆地區。
中央批准了喀什為內陸第一個、也是最年輕的經濟特區,依託國際貿易物流通道優勢,創建亞歐黃金通道和我國向西開放的橋頭堡。
喀什可以成為一個外向型的經濟特區,熟悉新疆政治經濟情況的人,可能覺得匪夷所思,但它就是讓人刮目相看。首先是抓住變化再造市場。
這條鐵路商談經年,直至2022年市場出現變化,中國和中亞五國貿易總額超過702億美元,2023年接近900億美元,同比增長27.2%,創下歷史最高水準,較原本計畫在2030年實現700億美元目標時間大大提前。
而新疆對中亞五國進出口值同比增長28.1%,喀什地區外貿進出口總值330.9億元,同比增長64.7%。
為此,各方迅速將中吉烏鐵路由設想變為現實。
有專家估計,鑒於目前中歐班列持續增長的運力,中吉烏鐵路很有可能出現“開通即滿負荷運營”的狀態,未來利用率將十分可觀。
其次是抓住需求讓水到渠成。
中亞國家豐富的能源、礦產資源和農產品,亟待拓展其在全球市場的銷售管道,擴大在全球市場的影響力。
而鐵路運輸因效率高、成本較低、安全性高等特點,一直是大宗商品運輸的常見選擇。中歐班列雖然仍在高速增長,但面對歐美國家消費需求下降、國際地區衝突局勢的影響,需要在中歐班列西向通道增加新的鐵路網路。
該線路正是由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的吐爾尕特和喀什地區的伊爾克什坦口岸出境,與即將開建的中吉烏鐵路連接,通向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國,而後通達歐洲,讓更多中亞國家納入中歐班列的“朋友圈”。
再次是抓住機遇讓“特區”有特。
喀什和霍爾果斯一道獲批成為全國僅有的兩個內陸經濟特區。
對於喀什而言,一條帶動城市發展的“快速通道”正從規劃走向現實;而對於整個新疆來說,有望成為新疆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的一個節點。

喀什要“大力推動進口資源落地加工”“打造聯通中亞、南亞等市場的商品加工集散基地”。換句話說,喀什的發展重點是讓通道的“流量”轉化為經濟的“留量”。
快有快的優勢,慢有慢的後著。
有專家指,喀什的“延遲戰略”,不是提前預測,而是得到了確定的市場需求資訊後,形成準確滿足市場需求的戰略機制。
隨著更多礦產資源從中亞國家經由喀什口岸進入,使喀什從過去缺乏資源,而向資源能源加工基地轉化,這“潑天的富貴”能不來嗎?
香港可否從中獲得啟示,追尋新一輪的富貴?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