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潑天的富貴靠運氣?

博客文章

潑天的富貴靠運氣?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潑天的富貴靠運氣?

2024年06月17日 14:15 最後更新:15:50

作者:李達詩,資深政經評論人

為刺激香港消費,香港政府請求中央開放更多的自由行城市,在社會開展“禮貌運動”,試圖加快恢復餐飲、零售和旅遊業市道,讓經濟重回正軌。

內地各省市也面對如何刺激消費的大題目,大家是各顯神通,各花各樣,不少城市立足於自身優勢,在推介方面下足功夫,帶出了“潑天的富貴”。

這句話的字面意思是取得巨大關注度,伴隨著榮耀和成果,但仔細分析,內地省市的“潑天富貴”,都離不開發揮自身特長。

哈爾濱的“冰雪世界”、甘肅天水的“麻辣滾燙”等,香港不易複製,但我想選一個案例,或者可以讓香港決策者有所借鑒。

新疆比照香港從外觀看一點都不像,那是一個多民族的西部區域,文化、歷史、宗教都很不相同。

但從內觀又有一絲相似,前些年也發生了“疆獨”分子搞暴動,干擾社會穩定,美國等西方國家以人權為由,對新疆無理制裁,當地的政治、經濟也曾有很大的挑戰。

但近年新疆像換了外貌,美麗動人。他們的主要做法:

第一步,新疆以文化藝術的感染力,著力推廣旅遊。

今天主要講新疆的阿勒泰,春夏秋冬都是旅遊旺季,它是怎麼做成的?

一是利用文學作品的魅力。

將作家李娟2010年出版的原著《我的阿勒泰》,改編成十集電視劇,通過飽含流動的日常,富有生活的肌理和質感,克制而雋永的情感描繪了阿勒泰遊牧民族的生活準則和交往方式,以及自己在阿勒泰的成長經歷。這種真實而溫暖的敘述,讓觀者產生了共鳴。

二是獨特的北疆邊地風光。

《我的阿勒泰》展現了阿勒泰地區的自然風光,如鬱鬱蔥蔥的森林、高聳入雲的雪山、肆意奔跑的馬群等。

這些美景通過4K超高清鏡頭呈現,讓觀眾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魅力。

三是傳統與現代的碰撞與融合。

劇中展現了傳統文明與現代文明的碰撞與融合,讓觀眾看到了阿勒泰地區的多元文化和生活方式。這種碰撞與融合也讓觀眾思考了現代社會中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係。

四是新媒體的傳播。

在《我的阿勒泰》電視劇成功播出後,利用互聯網的優勢,又作了二次再創作,讓人們看到了藝術與自然、真情與民風交融的文藝作品,充分體現文化藝術的價值和生命力,吸引更多的人心嚮往之。

第二步,新疆借大勢,展示其發展的魄力和前景。

日前,中國-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鐵路項目三國政府間協定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

根據規劃,中吉烏鐵路計畫從我國新疆的喀什向西出境,經吉爾吉斯斯坦進入烏茲別克斯坦境內。

全長約523公里,其中我國境內有213公里,吉爾吉斯斯坦境內有260公里,烏茲別克斯坦境內有50公里。

這條鐵路不僅為新疆增添一條陸路走向歐洲的國際通道,還是中國聯通東亞、中東和南歐最短的通道。

中吉烏鐵路的起點在喀什,也就是南疆地區。

中央批准了喀什為內陸第一個、也是最年輕的經濟特區,依託國際貿易物流通道優勢,創建亞歐黃金通道和我國向西開放的橋頭堡。

喀什可以成為一個外向型的經濟特區,熟悉新疆政治經濟情況的人,可能覺得匪夷所思,但它就是讓人刮目相看。

首先是抓住變化再造市場。

這條鐵路商談經年,直至2022年市場出現變化,中國和中亞五國貿易總額超過702億美元,2023年接近900億美元,同比增長27.2%,創下歷史最高水準,較原本計畫在2030年實現700億美元目標時間大大提前。

而新疆對中亞五國進出口值同比增長28.1%,喀什地區外貿進出口總值330.9億元,同比增長64.7%。

為此,各方迅速將中吉烏鐵路由設想變為現實。

有專家估計,鑒於目前中歐班列持續增長的運力,中吉烏鐵路很有可能出現“開通即滿負荷運營”的狀態,未來利用率將十分可觀。

其次是抓住需求讓水到渠成。

中亞國家豐富的能源、礦產資源和農產品,亟待拓展其在全球市場的銷售管道,擴大在全球市場的影響力。

而鐵路運輸因效率高、成本較低、安全性高等特點,一直是大宗商品運輸的常見選擇。中歐班列雖然仍在高速增長,但面對歐美國家消費需求下降、國際地區衝突局勢的影響,需要在中歐班列西向通道增加新的鐵路網路。

該線路正是由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的吐爾尕特和喀什地區的伊爾克什坦口岸出境,與即將開建的中吉烏鐵路連接,通向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國,而後通達歐洲,讓更多中亞國家納入中歐班列的“朋友圈”。

再次是抓住機遇讓“特區”有特。

喀什和霍爾果斯一道獲批成為全國僅有的兩個內陸經濟特區。

對於喀什而言,一條帶動城市發展的“快速通道”正從規劃走向現實;而對於整個新疆來說,有望成為新疆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的一個節點。

喀什要“大力推動進口資源落地加工”“打造聯通中亞、南亞等市場的商品加工集散基地”。換句話說,喀什的發展重點是讓通道的“流量”轉化為經濟的“留量”。

快有快的優勢,慢有慢的後著。

有專家指,喀什的“延遲戰略”,不是提前預測,而是得到了確定的市場需求資訊後,形成準確滿足市場需求的戰略機制。

隨著更多礦產資源從中亞國家經由喀什口岸進入,使喀什從過去缺乏資源,而向資源能源加工基地轉化,這“潑天的富貴”能不來嗎?

香港可否從中獲得啟示,追尋新一輪的富貴?




簡思智庫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土耳其

往下看更多文章

吉爾吉斯坦粉碎政變,幹得漂亮!

2024年07月15日 12:16 最後更新:12:27

作者:陸海豪,香港警隊前總督察、筆名狹路相逢勇者勝

上合組織峰會剛結束不到24小時,其中一成員國吉爾吉斯斯坦就傳出一則重大新聞,稱其挫敗了一起未遂的武裝政變。

據該國國家安全委員會(UKMK)新聞處宣佈,當地時間2024年7月5日,特工部門挫敗一起武裝政變的陰謀。

他們對武裝分子的住處和交通工具進行了搜查,發現了一批武器(包括美制突擊步槍等)、22.5萬發子彈、200多件軍警制服、38件防彈衣、2架無人機、多個對講機、爆炸裝置、恐怖主義宣傳品和其它物資。

策劃武裝政變的五名頭目已全部落網,目前警方正在對其進行審訊。

據調查,該團夥計畫在8月31日(吉爾吉斯斯坦獨立日)前幾天,利用首都比斯凱克舉辦慶祝活動和運動會的機會,“集中來自全國各地的大量年輕人”到比斯凱克舉行“和平集會”,同時邀請某些“反對派領袖”參加集會,讓他們帶領年輕人徒步前往總統府、議會大廈,當軍警出動維護秩序時,就製造更大混亂,癱瘓首都交通,再通過西方網路平臺的煽動,鼓動更多的年輕人從外省湧入首都比斯凱克,以迫使總統辭職或出逃,隨後宣佈建立臨時政府。

假如200多位穿著警服的假員警,向人群掃射 20多萬發子彈,首都比斯凱克血流成河,反對派嫁禍于政府,這個國家將如何面對不明真相的憤怒群眾?

此情此景,後果不堪設想。

在粉碎之後,不妨追根尋源,為什麼吉爾吉斯坦會發生這起未遂政變?

凡事總有其特定的規律。翻查一下吉國在脫離前蘇聯後的歷史軌跡,不難探出其中的必然性。

吉爾吉斯斯坦獨立之後,曾與美國簽定了《瑪納斯空軍基地協定》,一年收取美國2.1億美元租金,美軍戰機隨時可以從瑪納斯空軍基地襲擊俄羅斯“要害部位”。

直至於2014年,在俄羅斯採取強硬態度,絕不允許西方國家在其身旁設置軍事基地,吉爾吉斯斯坦政府終於下決心廢除該協議,美軍被迫離開在中亞的唯一基地。

同時,美國駐該國大使(搞顏色革命老手)在該吉國大力搞NGO組織,包括慈善的、公益的、人權的、環保的、動保的、女權的、宗教的、LGBT的……應有盡有,被歐亞地區稱為之為NGO之國。

有些NGO是由美國國會直接撥款,有些則是由“索羅斯-吉爾吉斯斯坦基金會”、索羅斯“開放社會基金會”等白手套發錢。

有報導指,2022年哈薩克發生大規模的社會騷亂,有些暴徒是從吉爾吉斯斯坦趕過來,每天報酬9萬堅戈(約合206美元)。

利用NGO搞政變、搞社會動亂,是西方政治集團的基本套路。香港在2019年的動亂,手法無異於其他。

這起政變被粉碎,無疑是對吉爾吉斯坦以及歐亞地區,都是一起重大新聞。

奇怪的是,西方媒體完全沒有反應,是因為國家太小不值一提,還是因這起政變以失敗而告終,讓他們感到沮喪?

這起政變的時機實在是太巧合了:

一是在中吉烏三國於6月6日簽署了《關於中吉烏鐵路專案三國政府間協定》後,中吉烏鐵路正準備擇日開建,將進一步鞏固中吉烏三國在地緣政治、經濟發展的合作,穩定三國的鄰里關係。

對這一合作,不排除有人看不順眼,欲在中國周邊插釘子的西方政治團夥大有人在,對吉國下手總比在中國下手要容易得多。

二是上合組織峰會剛剛結束,維護國家安全是發起國的初心。

在這次峰會上,參與國都提出了對維護地區安全與穩定的重視,各國需要對潛在的安全威脅保持警惕並加強合作,共同應對各種挑戰,確保國家的安全和穩定。

這些倡議,觸動了霸權國的不滿,因此,採取破壞上合組織相關國的政治安全,削弱上合組織國間的團結,以達到破壞上合組織的目的。

三是西方政治利益集團往往選擇從最弱的地方入手。

吉爾吉斯坦是俄羅斯的腹地,也是中國的鄰國,他們不敢用軍事手段強行入境來硬的,而是利用該國經濟落後、社會貧窮的環境來進行滲透,將其搞亂,再利用這個亂源將混亂輻射到中亞,建立他們的傀儡政權。

這些手法,是他們的一貫操作,稍為有些警惕性,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起未遂政變的背後,還要看到另外深層的意義。

中亞地區經濟發展的歷史機遇已經到來,特別是中亞地區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而吉爾吉斯斯坦是上合組織成員國之一,與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有不少合作專案,比較大的專案如中吉烏鐵路建設。

該鐵路將為地區發展帶來積極影響,可能引起了某些勢力的不安和關注。

美國為了霸權,可以不惜犧牲中亞地區任何人的生命和福祉。

但是,中亞地區要發展經濟,就必須有強有力的軍事和安全保障。

上合組織不是與西方集團對抗的組織,但也不會是他們的“追隨”者。

共同維護成員國的安全與穩定,是上合組織自成立時確定的共識,經過這些年的磨礪,面對當下的地緣政治環境,只會越走越近,越走越團結。

吉爾吉斯坦國家安全部門背靠著上合組織,及時果斷地粉碎這起政變,幹得漂亮!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