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賴清德勝選,俄烏戰爭會不會複刻到台海?(上)

博客文章

賴清德勝選,俄烏戰爭會不會複刻到台海?(上)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賴清德勝選,俄烏戰爭會不會複刻到台海?(上)

2024年04月12日 11:20 最後更新:11:35

作者:趙歡笑,智庫研究總監。

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結果已經出爐,「務實台獨工作者」賴清德勝選,民進黨將繼續執政,陰雲未來四年仍將籠罩在台海上空。

民進黨和賴清德頑固堅持「台獨」立場,以往通過切香腸的方式推動漸進式「台獨」,「綠化」和「去中國化」效果明顯。

未來四年是否會做出孤注一擲的行為,值得關注。

更值得密切留意的是,「台獨」勢力幕後的美國未來四年究竟會如何使用台灣這個「棋子」,以達成其遏制中國的戰略目標。

很多人都擔心美國會不會把俄烏戰爭複刻到台灣,通過代理人戰爭削弱甚至中斷中國的復興進程。這種擔心並不多餘。

畢竟,對美國來說,俄烏這場代理人戰爭實在是太划算了。

一本萬利的買賣

在長達二十年的阿富汗戰爭中,美軍赤膊上陣,耗費2萬億美元,陣亡2300餘人,付出了巨的代價後,最終灰溜溜撤軍了。

而自2022年2月俄烏衝突爆發以來,拜登政府未公開向烏克蘭派出一兵一卒,只是提供了1000多億美元援助,就達到了多重戰略目標,困住了俄羅斯,削弱了歐盟,拉攏了印度,鞏固了盟友,也讓中國陷入兩難境地。

怎麼看,這都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豐富的代理人戰爭經驗

美國以戰爭立國,歷史上鮮有不打仗的年份,打代理人戰爭也是熟門熟路。此次俄烏戰爭是冷戰結束後首個以主要大國為戰爭對手的代理人戰爭,就是說,俄羅斯必須親自下場,而美國只需支持烏克蘭作戰,自己並不需要與俄在戰場上直接交鋒。

美國通過此次代理人戰爭至少收穫了以下好處:

一是戰略上既能夠使俄羅斯這樣的大國深陷戰爭泥潭,暴露了俄外強中乾的底色,又有效避免了美、俄這兩個核大國因「熱戰」而必然導致的巨大災難。

二是政治上綁架了幾乎所有盟友,原本躍躍欲試尋求戰略自主的法國、德國、義大利等國家被迫歸隊,只有匈牙利、土耳其還敢偶爾發出不同聲音。

三是外交上鞏固了盟邦,借機逼迫全球各國選邊站隊,最大限度地孤立了俄羅斯,連瑞典和芬蘭這兩個具有百年中立歷史的國家也都拋棄中立地位轉而加入北約。

四是軍事上通過參與烏克蘭戰爭指揮、所謂「雇傭兵」參與作戰行動、各種武器裝備實戰運用,積累了與大國進行中等烈度戰爭的經驗。

同時借機進一步將軍力部署至俄羅斯周邊國家,使俄羅斯的戰略縱深大幅壓縮,莫斯科已直接暴露於北約炮火射程內。

五是完整演練了除美國直接下場廝殺以外,包括經貿戰、能源戰、金融戰、網路戰等在內的全方位立體戰。

如何爭奪和控制輿論,如何全面制裁實行堅壁清野,如何切斷或阻撓對手的航路、財路、糧路、油路、網路,如何動員美國科技公司支持烏方軍事行動,都在實施和運用中探索了做法、積累了經驗。

戰爭的爆發還迫使全球資本特別是歐洲資本流向美國,緩解了美債危機,能源價格飆漲又迫使歐洲工業不斷外遷,有的直接遷至美國。

不止衝動,還有實際行動

看看,花一千多億美元,賣一些武器彈藥,死幾十萬烏克蘭人,這麼點代價,就能獲得那麼多巨大的好處。

你猜,美國有沒有將這個經驗複刻到台海的衝動?

當然有。不光有衝動,還有行動。

(美國有哪些行動,又達成了怎樣的效果,我們下回分解。)




簡思智庫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歐洲大佬們坐不住了

2024年06月11日 10:33 最後更新:10:42

作者:李達詩,自由撰稿人 

歐洲政壇發生巨變,大佬們不淡定了,歐洲作為香港的最大交易夥伴之一,對此不能視而不見,必須要作出分析和瞭解。

兩天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廣邀賓朋,在西北部卡爾瓦多斯省舉行諾曼地登陸80周年紀念活動。法國、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等20多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以及部分參加過諾曼第戰役的老兵參加了當天的紀念活動。

最為隆重的是,當天上午,在諾曼第的朱諾海灘舉行法英聯合紀念活動。

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國王查理斯三世、英國首相蘇納克等出席活動並向紀念碑敬獻花圈。

這場活動很奇怪,戰勝國俄羅斯未受邀請,但戰敗國德國總理朔爾茨卻成了主要嘉賓,反正該去的、不該去的歐洲領袖,在紀念二戰時期著名諾曼地登陸戰役80周年活動上紛紛露臉,以戰勝者姿態笑臉相擁。

僅僅是眨了下眼睛的功夫,剛完成的5年一次的歐洲議會選舉,極右翼異軍團突起,取得前所未有的大勝,讓這些大佬懵了,歐洲政壇變天,他們不得不趕緊回家處理後院著火。

隨後,馬克龍發表電視講話,承認他所在的政黨在歐洲議會選舉輸給了對手,輸得很丟面子,指這一結果是“民族主義者和煽動者的崛起,對我們的國家來說是一個危險”。他當即宣佈,解散法國國民議會,重新大選。

德國朔爾茨所在的政黨也好不到哪裡去,美聯社形容他經歷了“一個痛苦的夜晚”,因為他領導的社民黨,取得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成績。

比利時首相亞歷山大·德克羅所在黨派,在聯邦、地區、歐洲議會“三合一”選舉中,失去了在議會中形成多數派的能力,德克羅在大選後辭去首相一職,宣佈將組建新政府,德克羅將繼續擔任看守首相,直到新執政聯盟成立為止。

歐洲政壇一夜間發生巨變,讓大佬們始料不及。

除法國、德國、比利時外,義大利、西班牙、荷蘭、奧地利的極右翼,選票都大幅上升。不排除其中一些國家,不久後將會由右翼掌權。

為什麼中右翼可以在歐洲議會選舉中佔優勢?

筆者長期觀察歐盟政壇近年的波動,起碼有以下幾個方面的情況值得關注:

經濟和社會問題:近年來,歐洲面臨了一系列經濟和社會挑戰,如經濟衰退、難民危機、恐怖主義威脅等。

一些國家領袖在街頭被槍擊或者挨揍,有的接到恐嚇信,這些問題反映了民眾對傳統政黨的不滿和失望。

一些選民轉向支持右翼政黨,因為他們通常承諾採取更強硬的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

移民和難民問題:移民和難民問題是歐洲近年來面臨的一個重要挑戰。

大量的移民和難民湧入歐洲,引發了社會和安全方面的擔憂。右翼政黨通常主張採取更嚴格的移民政策,限制移民和難民的入境,這一立場在一些選民中得到了支持。

民族主義和身份認同:一些右翼政黨強調民族主義和身份認同,主張保護本國文化和傳統,反對全球化和多元文化主義。

這種立場在一些國家中引起了共鳴,尤其是在那些對本國文化和身份感到擔憂的人群中。

對歐盟的不滿:歐盟在一些問題上的決策和政策,缺乏自主性,盲目聽從某大國的指使,沒有安全主權,引發了不少國家和民眾的不滿。

右翼政黨通常對歐盟的權力和干預持批評態度,主張更多的國家主權和自主決策。這種對歐盟的不滿情緒也為右翼政黨的崛起提供了一定的支援。

當然,歐洲議會的權力相對有限,其決策需要得到歐盟成員國政府的批准,即使右翼政黨在歐洲議會中佔據優勢,並不意味著他們能夠直接實施自己的政策主張。

歐洲政壇的重大變化,印證了我們國家正處於世界的大變局中,香港也不能獨善其身。當下我們唯有沉著應對,堅持發展經濟這一王道,才有可能立於不敗之地。

這次歐洲政壇的變動,最為諷刺的是,可能讓正在美國總統大選苦苦纏鬥中的特朗普,或許看到了一絲希望。他正在竊喜中。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