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從新的領導團隊對新加坡的定位,看區域競合關係

博客文章

從新的領導團隊對新加坡的定位,看區域競合關係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從新的領導團隊對新加坡的定位,看區域競合關係

2024年04月22日 14:33 最後更新:14:42

 

作者:周春玲,全國政協委員,香港高昇基金執行主席

新加坡總理公署4月15日發表聲明說,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議員一致支持黃循財擔任新總理。

新總理將於5月15日20時在新加坡總統府宣誓就職。接棒總理的是51歲的副總理兼財政部長黃循財。

70後的黃循財,2011年才進入新加坡政壇。他並非出身政治世家,曾任李顯龍總理私人秘書。

黃循財原本知名度不高,歷任過文化部、教育部、國家發展部、財政部等不同職位,曾任新加坡抗擊新冠疫情工作組負責人,在新冠疫情期間被普遍認為抗疫有功,擊敗了當時聲量高的貿工部長陳振聲、交通部長王乙康等人,成為接班黑馬。

「新加坡攜手前進」報告

2022年中,以黃循財為首的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第四代領導團隊啓動「新加坡攜手前進」(Forward Singapore)運動。

啟動大會上,黃循財曾表示這一運動的目標是「更新社會契約,讓新加坡社會和制度惠及多數人、珍視擁有不同才能者,並給予所有人向上流動的機會。」

一年內,有20多萬名新加坡國民向政府提出意見。

2023年10月,人民行動黨公佈了長達177頁的「新加坡攜手前進」運動中期報告——題為「建設我們共同的未來」(Building Our Shared Future),全面勾勒了新加坡面臨的挑戰與機遇,還提出了涉及教育、就業等方面的七大改變。

這一報告有助於我們瞭解黃循財團隊的施政思路。

從報告釐定的挑戰,看香港與新加坡的合作空間

報告釐定了新加坡面臨的挑戰來自內外部。

總結而言包括:第一,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正在導致新加坡等小國的發展環境變得更加不友善。

第二,科技進步導致現有工作變得過時。

第三,不平等加劇和社會流動性放緩已經導致許多發達國家社會分裂,並將在新加坡社會產生類似的壓力。

第四,新加坡人口迅速老齡化,土地和勞動力有限。

第五,在處理上述挑戰的同時,必須實現減排目標。

從這一章節來看,新加坡似乎與香港面臨諸多類似的挑戰,這些挑戰來自地緣政治、技術發展、社會結構的改變。

既然兩地面對的挑戰有相通之處,那就一定會有深化合作以克服挑戰的機會。
這些機會舉例而言,包括第一,共同構建數字化貿易平台、維護區域供應鏈安全穩定。

第二,共同制定數字經濟領域亞太標準,迎接web 3.0發展機遇。

第三,加強跨境金融監管,共同維護股票債券和金融衍生品市場繁榮穩定。

第四,合作開拓東南亞及中國內地市場,發展銀髮經濟和生物醫藥產業。

第五,探索碳交易市場互聯互通,在綠色債券、碳排放標準制定上互相配合,服務全球氣候治理。

從新的領導團隊對新加坡的定位,看區域競合關係

在思考新加坡當前整體定位時,人民行動黨領導層使用的表述原文如下:「我國雖然比過去更加發達,但始終是小國寡民,也因此有許多脆弱之處。當我們陷入困境時,其他國家沒有義務伸出援手。因此,我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抵擋風雨,齊心協力,共創未來。」

可見,黃循財為代表的新的領導團隊對新加坡的定位延續了李光耀時期的思路,即在大國的交鋒中求生存並謀求發展利益。

上年10月,黃循財在華盛頓出席智庫對話會時表示「中美競爭不是一場零和競賽——不是一方獲勝,另一方失敗。世界足夠大,容得下美國和中國,兩國可以共存、共同發展。中美關係既有競爭的因素,也有許多建設性接觸的因素。」

對中國,黃曾表態繼續期望中國為地區可持續發展和穩定發揮重要作用,歡迎並支持中方加入《數字經濟伙伴關係協定》和《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

新方希望和中國一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維護世貿組織規則,維護公平、開放、包容的合作框架。

對美國,黃循財也曾表態「珍視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要存在,希望繼續發展包括防務在內的新美雙邊夥伴關係(新加坡已經從美國購買了F-35戰鬥機,這是作為美國重要防務夥伴的標誌之一)。

此外,黃循財的另一個特點是,他更願意強調新加坡作為東盟領導者的角色,希望代表東盟開展對外政治經濟活動。

他本人曾多次在採訪中強調,「從新加坡和東南亞所有國家的角度來看,美國一直是我們的好朋友。而中國現在也是東南亞所有國家的好朋友。我們希望與這兩個國家都成為朋友。畢竟,最好的朋友應該不止一個」。

早在2017年6月,黃循財也曾在新加坡參與香港駐新加坡經濟貿易辦事處的活動,當時他正擔任新加坡國家發展部長兼財政部第二部長。

同樣也是站在東盟立場上,提出了東盟與香港通過自貿協定建立更緊密經貿聯繫的積極意義。「東盟是香港第二大交易夥伴,新加坡非常樂於協助促進香港與東盟的關係」。

香港社會各界都要把握時機積極作為

新加坡既是香港第五大貿易夥伴,也是香港在亞太地區的主要競爭者,特別是在貿易、航運服務等領域。

香港社會各界都有必要充分了解新加坡新執政團隊的施政思路,爭取在其權力交接期積極作為,與新的班子建立良好的互動關係。




簡思智庫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潑天的富貴靠運氣?

2024年06月17日 14:15 最後更新:15:50

作者:李達詩,資深政經評論人

為刺激香港消費,香港政府請求中央開放更多的自由行城市,在社會開展“禮貌運動”,試圖加快恢復餐飲、零售和旅遊業市道,讓經濟重回正軌。

內地各省市也面對如何刺激消費的大題目,大家是各顯神通,各花各樣,不少城市立足於自身優勢,在推介方面下足功夫,帶出了“潑天的富貴”。

這句話的字面意思是取得巨大關注度,伴隨著榮耀和成果,但仔細分析,內地省市的“潑天富貴”,都離不開發揮自身特長。

哈爾濱的“冰雪世界”、甘肅天水的“麻辣滾燙”等,香港不易複製,但我想選一個案例,或者可以讓香港決策者有所借鑒。

新疆比照香港從外觀看一點都不像,那是一個多民族的西部區域,文化、歷史、宗教都很不相同。

但從內觀又有一絲相似,前些年也發生了“疆獨”分子搞暴動,干擾社會穩定,美國等西方國家以人權為由,對新疆無理制裁,當地的政治、經濟也曾有很大的挑戰。

但近年新疆像換了外貌,美麗動人。他們的主要做法:

第一步,新疆以文化藝術的感染力,著力推廣旅遊。

今天主要講新疆的阿勒泰,春夏秋冬都是旅遊旺季,它是怎麼做成的?

一是利用文學作品的魅力。

將作家李娟2010年出版的原著《我的阿勒泰》,改編成十集電視劇,通過飽含流動的日常,富有生活的肌理和質感,克制而雋永的情感描繪了阿勒泰遊牧民族的生活準則和交往方式,以及自己在阿勒泰的成長經歷。這種真實而溫暖的敘述,讓觀者產生了共鳴。

二是獨特的北疆邊地風光。

《我的阿勒泰》展現了阿勒泰地區的自然風光,如鬱鬱蔥蔥的森林、高聳入雲的雪山、肆意奔跑的馬群等。

這些美景通過4K超高清鏡頭呈現,讓觀眾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魅力。

三是傳統與現代的碰撞與融合。

劇中展現了傳統文明與現代文明的碰撞與融合,讓觀眾看到了阿勒泰地區的多元文化和生活方式。這種碰撞與融合也讓觀眾思考了現代社會中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係。

四是新媒體的傳播。

在《我的阿勒泰》電視劇成功播出後,利用互聯網的優勢,又作了二次再創作,讓人們看到了藝術與自然、真情與民風交融的文藝作品,充分體現文化藝術的價值和生命力,吸引更多的人心嚮往之。

第二步,新疆借大勢,展示其發展的魄力和前景。

日前,中國-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鐵路項目三國政府間協定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

根據規劃,中吉烏鐵路計畫從我國新疆的喀什向西出境,經吉爾吉斯斯坦進入烏茲別克斯坦境內。

全長約523公里,其中我國境內有213公里,吉爾吉斯斯坦境內有260公里,烏茲別克斯坦境內有50公里。

這條鐵路不僅為新疆增添一條陸路走向歐洲的國際通道,還是中國聯通東亞、中東和南歐最短的通道。

中吉烏鐵路的起點在喀什,也就是南疆地區。

中央批准了喀什為內陸第一個、也是最年輕的經濟特區,依託國際貿易物流通道優勢,創建亞歐黃金通道和我國向西開放的橋頭堡。

喀什可以成為一個外向型的經濟特區,熟悉新疆政治經濟情況的人,可能覺得匪夷所思,但它就是讓人刮目相看。

首先是抓住變化再造市場。

這條鐵路商談經年,直至2022年市場出現變化,中國和中亞五國貿易總額超過702億美元,2023年接近900億美元,同比增長27.2%,創下歷史最高水準,較原本計畫在2030年實現700億美元目標時間大大提前。

而新疆對中亞五國進出口值同比增長28.1%,喀什地區外貿進出口總值330.9億元,同比增長64.7%。

為此,各方迅速將中吉烏鐵路由設想變為現實。

有專家估計,鑒於目前中歐班列持續增長的運力,中吉烏鐵路很有可能出現“開通即滿負荷運營”的狀態,未來利用率將十分可觀。

其次是抓住需求讓水到渠成。

中亞國家豐富的能源、礦產資源和農產品,亟待拓展其在全球市場的銷售管道,擴大在全球市場的影響力。

而鐵路運輸因效率高、成本較低、安全性高等特點,一直是大宗商品運輸的常見選擇。中歐班列雖然仍在高速增長,但面對歐美國家消費需求下降、國際地區衝突局勢的影響,需要在中歐班列西向通道增加新的鐵路網路。

該線路正是由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的吐爾尕特和喀什地區的伊爾克什坦口岸出境,與即將開建的中吉烏鐵路連接,通向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國,而後通達歐洲,讓更多中亞國家納入中歐班列的“朋友圈”。

再次是抓住機遇讓“特區”有特。

喀什和霍爾果斯一道獲批成為全國僅有的兩個內陸經濟特區。

對於喀什而言,一條帶動城市發展的“快速通道”正從規劃走向現實;而對於整個新疆來說,有望成為新疆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的一個節點。

喀什要“大力推動進口資源落地加工”“打造聯通中亞、南亞等市場的商品加工集散基地”。換句話說,喀什的發展重點是讓通道的“流量”轉化為經濟的“留量”。

快有快的優勢,慢有慢的後著。

有專家指,喀什的“延遲戰略”,不是提前預測,而是得到了確定的市場需求資訊後,形成準確滿足市場需求的戰略機制。

隨著更多礦產資源從中亞國家經由喀什口岸進入,使喀什從過去缺乏資源,而向資源能源加工基地轉化,這“潑天的富貴”能不來嗎?

香港可否從中獲得啟示,追尋新一輪的富貴?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