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我看普京訪華之行

博客文章

我看普京訪華之行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我看普京訪華之行

2024年05月20日 13:49 最後更新:14:56

 

作者:周春玲,全國政協委員,香港高昇基金執行主席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18日發表講話時,引用了俄羅斯政治學家德米特裏·特雷寧(Dmitry Trenin)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寫道:“至少在一代人的時間裏,歐洲與我們的關係與合作夥伴無關。”

如果用這句話來看普京上週旋風式訪華,印证了中國與俄羅斯的肩並肩、背靠背的關係,是美西方國家推動的。

本月初普京宣誓就任俄羅斯聯邦第八屆總統,也宣布本屆總統任期內的首訪國家為中國。

5月16到17號,普京第19次以總統身份訪華,除了外長拉夫羅夫,俄方此行還來了六位副總理,以及財長、央行行長、銀行與石油公司CEO等。

兩日的訪華之行也是亮點頻頻,不僅僅在國際關係層面帶來新的突破,同時對於香港特區乃至全國對外經貿的發展也意義重大。

一、從小範圍增互信、到大範圍促合作、再到一對一謀和平

普京訪華首日在北京度過,最先舉行的是一場小範圍會談。

普京在會談中提到,此次訪華是他就任新一屆俄羅斯總統後的外出首訪。去年3月,中國國家元首也在連任後不久即對俄進行國事訪問。

兩國元首互相首訪,已經形成了中俄兩國新的友好傳統。

此前普京就職總統的「首訪國」,四次選擇了原獨聯體國家,一次選擇了奧地利。這從側面顯示出,當下的俄羅斯對加強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重視程度。

兩國元首隨後主持了大範圍會談,聽取了兩國政府間各合作委員會匯報投資、能源、經貿、東北-遠東、人文、國際等領域工作情況,實打實地交流合作進展。

會後兩國元首共同簽署並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在兩國建交75周年之際關於深化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並共同見證簽署經貿、自然保護等領域十餘份雙邊合作文件。表明了中俄雙方繼續深化和拓展合作的決心。

16號晚間,兩國元首更是在中南海茶敘,交流關於全球眾多議題的看法,中方重申全球安全倡議,倡導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支持適時召開俄烏雙方認可、各方平等參與、公平討論所有方案的國際和會。

二、出席中俄博覽會,哈爾濱承載了兩國商貿合作新突破

17日凌晨,普京總統離開北京抵達黑龍江哈爾濱。

在他過去的18次訪華中,曾到訪西安秦始皇兵馬俑、河南嵩山少林寺,在杭州、青島參加國際會議、也曾體驗搭高鐵去往天津。

此次到訪的黑龍江省,是中國對俄經貿合作的最重要省份,不僅同俄羅斯東部五個州區接壤,擁有2981公裡邊境線,還留有寶貴的歷史文化記憶,與俄羅斯各領域合作基礎最成熟。

訪問行程中最重要的一項活動,是出席第八屆中國-俄羅斯博覽會和第四屆俄中地方合作論壇開幕式。

普京在開幕式致辭時表示,俄羅斯支持中方在俄境內進行本地化生產,並願意為投資者提供優惠、幫助和支持。還強調兩國間運輸物流通道的蓬勃發展,並承諾將繼續縮短俄中邊境貨物和車輛的檢查時間等。

隨著經俄羅斯聯接歐洲的東部陸海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加緊謀劃,黑龍江必將在中國對外開放、對俄經貿合作中發揮著更加舉足輕重的作用,也必將帶動中國東北部的開放和發展。

三、香港也可以把握中俄經貿新機會

儘管西方對俄羅斯實施了前所未有的制裁,但俄羅斯經濟仍表現出韌性,2023年GDP增長3.5%。俄羅斯自給自足的工業、製造業和農業潛力,加上豐富的自然資源,為經濟穩健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去年中俄貿易額達到2000億美元,超過了早前設定的目標。

同期,香港與俄羅斯的貿易額增加至58億美元。

俄羅斯已經成為香港在中東歐地區最大的貿易夥伴及進出口市場。在投資方面,香港是俄羅斯投資者在亞洲第四大最受歡迎的目的地,和俄羅斯在亞洲的第六大投資來源地。

本屆中俄博覽會期間,將舉辦100余場產品首發、新品推介、首秀直播,預計將有200余個項目在近20個專場簽約儀式上集中簽約。

將重點聚焦特色商品、人文藝術、青年交流、綠色食品等方面展示中俄兩國商貿合作成果。

中俄互動日漸頻密,香港不應停留於看客的角色。

社會各界要儘快行動起來,憑藉自身在跨境電商、文化旅遊、新消費新零售等領域的發展基礎,積極探索和把握包括中俄博覽會在內的國際經貿新機會。

有理由相信,在當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俄羅斯與香港的經貿聯繫還會進一步深化。




簡思智庫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歐洲大佬們坐不住了

2024年06月11日 10:33 最後更新:10:42

作者:李達詩,自由撰稿人 

歐洲政壇發生巨變,大佬們不淡定了,歐洲作為香港的最大交易夥伴之一,對此不能視而不見,必須要作出分析和瞭解。

兩天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廣邀賓朋,在西北部卡爾瓦多斯省舉行諾曼地登陸80周年紀念活動。法國、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等20多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以及部分參加過諾曼第戰役的老兵參加了當天的紀念活動。

最為隆重的是,當天上午,在諾曼第的朱諾海灘舉行法英聯合紀念活動。

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國王查理斯三世、英國首相蘇納克等出席活動並向紀念碑敬獻花圈。

這場活動很奇怪,戰勝國俄羅斯未受邀請,但戰敗國德國總理朔爾茨卻成了主要嘉賓,反正該去的、不該去的歐洲領袖,在紀念二戰時期著名諾曼地登陸戰役80周年活動上紛紛露臉,以戰勝者姿態笑臉相擁。

僅僅是眨了下眼睛的功夫,剛完成的5年一次的歐洲議會選舉,極右翼異軍團突起,取得前所未有的大勝,讓這些大佬懵了,歐洲政壇變天,他們不得不趕緊回家處理後院著火。

隨後,馬克龍發表電視講話,承認他所在的政黨在歐洲議會選舉輸給了對手,輸得很丟面子,指這一結果是“民族主義者和煽動者的崛起,對我們的國家來說是一個危險”。他當即宣佈,解散法國國民議會,重新大選。

德國朔爾茨所在的政黨也好不到哪裡去,美聯社形容他經歷了“一個痛苦的夜晚”,因為他領導的社民黨,取得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成績。

比利時首相亞歷山大·德克羅所在黨派,在聯邦、地區、歐洲議會“三合一”選舉中,失去了在議會中形成多數派的能力,德克羅在大選後辭去首相一職,宣佈將組建新政府,德克羅將繼續擔任看守首相,直到新執政聯盟成立為止。

歐洲政壇一夜間發生巨變,讓大佬們始料不及。

除法國、德國、比利時外,義大利、西班牙、荷蘭、奧地利的極右翼,選票都大幅上升。不排除其中一些國家,不久後將會由右翼掌權。

為什麼中右翼可以在歐洲議會選舉中佔優勢?

筆者長期觀察歐盟政壇近年的波動,起碼有以下幾個方面的情況值得關注:

經濟和社會問題:近年來,歐洲面臨了一系列經濟和社會挑戰,如經濟衰退、難民危機、恐怖主義威脅等。

一些國家領袖在街頭被槍擊或者挨揍,有的接到恐嚇信,這些問題反映了民眾對傳統政黨的不滿和失望。

一些選民轉向支持右翼政黨,因為他們通常承諾採取更強硬的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

移民和難民問題:移民和難民問題是歐洲近年來面臨的一個重要挑戰。

大量的移民和難民湧入歐洲,引發了社會和安全方面的擔憂。右翼政黨通常主張採取更嚴格的移民政策,限制移民和難民的入境,這一立場在一些選民中得到了支持。

民族主義和身份認同:一些右翼政黨強調民族主義和身份認同,主張保護本國文化和傳統,反對全球化和多元文化主義。

這種立場在一些國家中引起了共鳴,尤其是在那些對本國文化和身份感到擔憂的人群中。

對歐盟的不滿:歐盟在一些問題上的決策和政策,缺乏自主性,盲目聽從某大國的指使,沒有安全主權,引發了不少國家和民眾的不滿。

右翼政黨通常對歐盟的權力和干預持批評態度,主張更多的國家主權和自主決策。這種對歐盟的不滿情緒也為右翼政黨的崛起提供了一定的支援。

當然,歐洲議會的權力相對有限,其決策需要得到歐盟成員國政府的批准,即使右翼政黨在歐洲議會中佔據優勢,並不意味著他們能夠直接實施自己的政策主張。

歐洲政壇的重大變化,印證了我們國家正處於世界的大變局中,香港也不能獨善其身。當下我們唯有沉著應對,堅持發展經濟這一王道,才有可能立於不敗之地。

這次歐洲政壇的變動,最為諷刺的是,可能讓正在美國總統大選苦苦纏鬥中的特朗普,或許看到了一絲希望。他正在竊喜中。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