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願榮光》歌曲發行商 將歌曲從全球各大音樂平台下架 高人:政府申請臨時禁制令有效

博客文章

《願榮光》歌曲發行商 將歌曲從全球各大音樂平台下架 高人:政府申請臨時禁制令有效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願榮光》歌曲發行商 將歌曲從全球各大音樂平台下架 高人:政府申請臨時禁制令有效

2024年05月26日 13:08 最後更新:13:17

上訴庭早前裁定律政司就歌曲《願榮光歸香港》申請臨時禁制令的上訴得直,法庭同意該歌曲違反《香港國安法》,不用禁制令無法制止歌曲被誤作香港國歌。 政府獲得的臨時禁制令開始收到效果。

香港上訴庭對反修例風波歌曲《願榮光歸香港》批出禁制令後,歌曲創作團隊接獲發行商通知,稱歌曲將從全球各大音樂平台下架。

《願榮光》創作團隊DGX Music星期五(5月24日)在臉書發文說,接獲該歌曲的英國蘇格蘭音樂發行商Emubands通知,它們會把《願榮光歸香港》將從全球各大音樂平台下架。

DGX Music的貼文說,音樂發行商Emubands收到香港法庭的臨時禁制令通知,將在各大平台下架《願榮光》一曲。團體隨即嘗試在各平台搜尋,確認歌曲已從音樂串流平台iTunes和Apple Music下架。也有網民說從Spotify平台同樣無法搜索到該歌曲。

DGX Music已向Emubands表達反對意見,指法庭頒佈的臨時禁制令在香港以外並無效力,他們又辯稱歌曲本身沒有違反禁令,希望可儘快將歌曲重新上架。

但DGX Music說,根據Emubands的最新回應,會將歌曲重新上架的可能性非常低。

EmuBands 是一家數碼音樂發行服務公司,成立於 2005 年,它的總部位於英國蘇格蘭格拉斯哥。它為自主發行的藝術家和獨立唱片公司提供了一個平台,讓他們可以在 Spotify、Apple Music、Amazon Music、Deezer 和 Tidal 等各種數碼流媒體平台上發行自己創作的音樂。EmuBands顯然不想因為發行《願榮光》歌曲,而觸犯香港的法律。

另外YouTube早前已表明,雖然不同意香港法庭的決定,但還是會遵循禁制令在香港屏閉《願榮光》相關視頻。

港府發言人說,已得悉一些社交平台採取措施遵從禁令,並重申臨時禁制令針對與一首歌曲有關的四項指明刑事行為,包括具有相關犯罪意圖而以任何方式廣播或發佈該歌曲。「所有人應遵守禁制令的所有要求。」

高人話,特區政府去年向法庭申請禁制《願榮光》歌曲, 當時有反對意見,認為法庭未必批准, 而即使批准也不會有效,因為各大國際平台不會遵從香港的禁制令。

律政司林定國成功打贏申請禁制《願榮光》歌曲的上訴官司。資料圖片

律政司林定國成功打贏申請禁制《願榮光》歌曲的上訴官司。資料圖片

律政司的行動初時遇到挫折,高院去年駁回申請,拒批臨時禁制令。律政司不服決定提出上訴,最後上訴庭在本月8日頒下判詞,推翻高院的決定,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頒下臨時禁制令。特區政府先贏一局。

特首李家超成功推動禁制《願榮光》歌曲。 他表示,當局會繼續監察情況,檢視會否有違反法庭命令的情況,如有發現,會通知相關平台。資料圖片

特首李家超成功推動禁制《願榮光》歌曲。 他表示,當局會繼續監察情況,檢視會否有違反法庭命令的情況,如有發現,會通知相關平台。資料圖片

高人話,後來YouTube同意在香港屏閉《願榮光》相關視頻,而音樂發行商Emubands又在各大平台下架《願榮光》歌曲,再次證明特區政府申請的臨時禁制令有效,採取法律行動,可以達至阻止此歌曲錯誤傳播的效果。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Tags:

國安法

往下看更多文章

潛逃者無間斷危害國安「偉蹟」一文睇晒 高人:加辣打擊有必要

2024年06月13日 17:22 最後更新:17:38

保安局在6月12日刊憲,根據《維護國家安全條例》針對6名潛逃者,施加一系列措施,包括禁止提供資金等或處理資金、撤銷護照等。這些通緝犯已逃亡海外,為何打擊措施還要不斷加辣?

6名「指明潛逃者」為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已經解散的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社運人士、網名「攬炒巴」的劉祖迪、前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職員鄭文傑,以及營運網台「升旗易得道」的霍嘉誌和蔡明達。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昨日就提到,這6個指明潛逃者在英國獲得庇佑,在當地繼續公然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勾當,繼續肆意勾結外部勢力包庇其惡行,故有需要採取今次行動,強調措施是為應對、打擊、阻嚇及防止潛逃行為,促使他們「攞出勇氣返香港接受返司法程序」。

警方早前依法向法院申請拘捕令,並分別於2023年7月及12月通緝各人,並對每人懸紅百萬。不過,被依法通緝及《維護國家安全條例》成功立法後,這6個潛逃者依然沒有絲毫反省,仍透過不同方式抹黑、詆毀香港特區。

羅冠聰:多次勾結外力呼籲制裁

羅冠聰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前,就長期勾結外國反華勢力。2020年2月,他曾列席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會發表的國情咨文演說。而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前數日,他就秘密逃港赴英。2020年7月1日,他以視訊方式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在7月21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赴英訪問期間特別與羅見面,而羅趁機煽動美國加大對中國的制裁,抹黑中央及特區政府。

由於羅冠聰多次在社交媒體、參與美國國會聽證會及會見外國議員時呼籲各國向中國及香港作出制裁,涉嫌干犯「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2020年7月22日,羅冠聰被警方通緝。

2021年3月,羅冠聰又在網上發起《2021香港約章》呼籲海外港人抗爭,結束一黨專政,涉嫌干犯「煽惑分裂國家」罪,同年5月5日被警方通緝。

其後羅冠聰持續於個人網上社交平台發佈煽動仇恨中央及特區政府的信息,抹黑《維護國家安全條例》中的條文「非常辣」及「荒謬」,以及發帖紀念「六四」及反修例風波。羅又聯同其他反華分子,於倫敦舉行「六四」集會,公開高喊反華及港獨口號。

蒙兆達:借國際工運平台抹黑中央及特區

至於曾長期擔任「職工盟」總幹事的蒙兆達,為避免被《香港國安法》追責而潛逃英國。抵英後,他聯同前「職工盟」舊部於英國成立勞權組織「香港勞權監察」,利用組織名義出席多個海外工會活動,以香港工運遭受打壓為名聲援李卓人、吳敏兒及余慧明等人。

蒙兆達其後持續利用國際工運平台宣揚對抗所謂中國「專制政權」,以撰寫報告或出席會議的形式,於聯合國假借勞權議題,抹黑中央及特區政府,宣揚廢除《香港國安法》。2022年6月18日,蒙於其個人 Facebook 發文,表示自己獲邀出席法國工會於法國里昂進行的大會並進行演講,強調話:「最後我以廣東話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結束這次演講。」

劉祖廸:創辦亂港媒體《棱角》續打「國際線」

根據黎智英案庭審透露,2020年初,劉祖廸與陳梓華一同到台灣與黎智英會面,當時黎智英談及利用制裁、集合民怨達至內地「支爆」,又建議劉利用「攬炒團隊」資源推動針對中央及特區政府的制裁,希望劉牽頭接棒,而劉表示願意跟隨黎智英「打國際線」。

2019年6月,劉祖廸於連登以「我要攬炒」網名提出攬炒概念並發起組織「攬炒團隊」,以「Stand With Hong Kong」名義推動國際戰線聲援香港,其後「攬炒團隊」多次在網絡平台發表要求國際制裁中央及特區政府等言論。

潛逃英國之後,劉祖廸聯同一眾反中亂港人士創辦反華媒體《棱角》,透過報導海外亂港組織的活動及轉載海外反華人士的專欄博客,將反中及「港獨」意識倒灌香港。

在《維護國家安全條例》通過當日,他又聯同其他反華分子,於倫敦舉行集會,現場除了劉發表抹黑條例的言論外,也有示威者揮動「港獨」旗幟。

鄭文傑:成立數個亂港組織籲外力制裁

鄭文傑在反修例風波期間因嫖娼而失聯,後來跑到英國同梁繼平及黃台仰等人搞「避風驛」,協助其他違反《香港國安法》而流亡海外的人士申請政治庇護、亦成立了「影子議會」倡議港獨主張,另多次呼籲美國制裁中國及香港官員、亦於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中大肆批評國安法打壓人權。

其創立的「英國港僑協會」每年獲取英國政府資助而日漸壯大,吸納多名竄逃英國的前香港區議員加入麾下,並透過協助移英港人融入當地生活建立反政府網絡,更公開表示考慮參選「香港議會」。

在《維護國家安全條例》通過當日,鄭文傑聯同其他反華分子,於倫敦舉行集會,並在香港駐倫敦經貿辦外踐踏香港特區區旗。其後,他又捏造自己被「監視及跟蹤」,妄想中央政府透過「了解其生活規律」,「制訂方法」逼其回港受審,呼籲英國政府制裁香港。

霍嘉誌、蔡明達:透過「升旗易得道」貶損中央及特區

營運網台「升旗易得道」的霍嘉誌和蔡明達,持續發佈貶損中國內地及香港特區的政治、經濟、施政的影片,又透過頻道及社交平台呼籲聯署聲援「35+顛覆案」罪犯。

值得留意的是,兩人均為「香港議會」籌委會成員,一直協助袁弓夷籌備及推廣「香港議會」,霍、蔡二人更經常利用其網台《升旗易得道》,透過評論時政散佈反中情緒,甚至協助「黑暴」被捕人潛逃海外,以及組織海外人士接受軍事訓練。

蔡明達曾於「升旗易得道」承認協助包括被控暴動罪男子曾志健等4名正等候審訊的人士棄保潛逃;又曾在節目中講述成立「拯救香港行動 Operation RHKTF (Rescue Hong Kong Tactical Force)」及「RHKTF Academy」軍事訓練學校,並稱聲已召集約50名義工,正進行「Air Rifle(氣步槍)」訓練,為將來與中共開戰作出準備,影片見各成員均戴上黑頭套蒙面。

高人話,這些逃犯劣跡斑斑,潛逃之後仍然無間斷危害國安,加上英國政府打住「以港遏華」牌,炮製「港諜案」,政治施壓法官辭職,令潛逃者以為有外部勢力撐腰,就更加積極配合反華,因此加辣打擊相當有必要,合情合理合法。

鄧炳強表示,《維護國家安全條例》只是針對少部分想危害國家安全的人,涉案者是以匿名方式在一個社交平台專頁,利用某個將至的敏感日子,持續發布具煽動意圖的帖文。他亦指,市民不會因為提及敏感日子而違法,重點是如果他們根據這些課題挑起市民對中央政府的憎恨,煽動市民作出危害國安行為,便是違法。

鄧炳強重申,客觀批評政府並無問題,23條生效後至今,對各項自由並無影響。他希望市民看清這些人並非簡單批評政府,而是透過發布煽動性言辭,借敏感日子,希望煽動市民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