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一線搜查|樂翠臺授權票箱終重見天日 授權票竟多過屋苑單位總數 驚現已去世十幾年業主「簽署」授權票

社會事

一線搜查|樂翠臺授權票箱終重見天日 授權票竟多過屋苑單位總數 驚現已去世十幾年業主「簽署」授權票
社會事

社會事

一線搜查|樂翠臺授權票箱終重見天日 授權票竟多過屋苑單位總數 驚現已去世十幾年業主「簽署」授權票

2024年06月14日 13:30 最後更新:16:59

HOY TV節目《一線搜查》三個月前跟進並報道有關的柴灣樂翠臺驚人維修費一事,現在有新的進展。

當時樂翠臺前法團在屋苑未收到維修令的情況下,堅持進行一筆逾億元的大維修工程。加上維修的帳目不清兼細節未明,引起一眾居民不滿,並要求召開特別業主大會。在開會前,八個授權票箱被人塞滿,不過當時前主席寧願放棄授權票也不願意在居民面前開票箱。雖然在特別業主大會中,居民最後成功以選票踢走當時的業主立案法團,不過事件餘波未了,那些塞滿授權票的票箱一直被封印保存,直至近日由現任法團解封。

更多相片
在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開會前, 八個授權票箱被人塞滿,但前法團主席不願意在居民面前開票箱,引起業主質疑,因此一批業主守護這些票箱;前法團主席因取不到票箱,宣佈授權票作廢。而這些塞滿授權票的票箱一直被封印保存,直至近日由現任法團解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在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開會前, 八個授權票箱被人塞滿,但前法團主席不願意在居民面前開票箱,引起業主質疑,因此一批業主守護這些票箱;前法團主席因取不到票箱,宣佈授權票作廢。而這些塞滿授權票的票箱一直被封印保存,直至近日由現任法團解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現任法團在4月確認成功在土地註冊處註冊後,第一時間以管委會委員身份,公開打開八個授權票箱。(《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現任法團在4月確認成功在土地註冊處註冊後,第一時間以管委會委員身份,公開打開八個授權票箱。(《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的單位數目是1,190個,但在三個月前特別業主大會的八個授權票箱中,授權書總數竟然是1,362張,比本身單位的數目還要多。(《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的單位數目是1,190個,但在三個月前特別業主大會的八個授權票箱中,授權書總數竟然是1,362張,比本身單位的數目還要多。(《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虛假授權票集中地授權給廿多個人,尤其是姓瞿的前法團主席。(《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虛假授權票集中地授權給廿多個人,尤其是姓瞿的前法團主席。(《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業主陳先生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怒斥:「非常之生氣,為何冒認我們先人的名呢?我要報警追究。他犯了法,就應該受到法律制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業主陳先生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怒斥:「非常之生氣,為何冒認我們先人的名呢?我要報警追究。他犯了法,就應該受到法律制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業主徐生和徐太亦遇到類似情況,被人以他們去世多年的先人資料,冒簽授權書「授權」給前法團主席。徐生和徐太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時表示,希望有關執法部門幫手追究,將犯法的人繩之於法。(《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業主徐生和徐太亦遇到類似情況,被人以他們去世多年的先人資料,冒簽授權書「授權」給前法團主席。徐生和徐太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時表示,希望有關執法部門幫手追究,將犯法的人繩之於法。(《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在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開會前, 八個授權票箱被人塞滿,但前法團主席不願意在居民面前開票箱,引起業主質疑,因此一批業主守護這些票箱;前法團主席因取不到票箱,宣佈授權票作廢。而這些塞滿授權票的票箱一直被封印保存,直至近日由現任法團解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在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開會前, 八個授權票箱被人塞滿,但前法團主席不願意在居民面前開票箱,引起業主質疑,因此一批業主守護這些票箱;前法團主席因取不到票箱,宣佈授權票作廢。而這些塞滿授權票的票箱一直被封印保存,直至近日由現任法團解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現任法團在4月確認成功在土地註冊處註冊後,第一時間以管委會委員身份,公開打開八個授權票箱,點票後卻發現,授權票竟多過屋苑單位總數。法團委員葉先生指出,樂翠臺的單位數目是1,190個,但特別業主大會的授權書總數竟然是1,362張,比本身單位的數目還要多;更離譜的是,現任法團委員發現很多授權票也是冒認離世的業主。

現任法團在4月確認成功在土地註冊處註冊後,第一時間以管委會委員身份,公開打開八個授權票箱。(《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現任法團在4月確認成功在土地註冊處註冊後,第一時間以管委會委員身份,公開打開八個授權票箱。(《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在發現這些有問題的授權票後,現任法團成員便逐一聯絡有關業主,並把授權票的收條交還,全部業主知悉事件後都非常憤怒,目前約有800多張授權票是懷疑被人假冒,幾乎一半以上受影響業主表示要追究。

樂翠臺的單位數目是1,190個,但在三個月前特別業主大會的八個授權票箱中,授權書總數竟然是1,362張,比本身單位的數目還要多。(《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的單位數目是1,190個,但在三個月前特別業主大會的八個授權票箱中,授權書總數竟然是1,362張,比本身單位的數目還要多。(《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對於這些有問題的授權票,現任法團委員葉先生則分析,因為法團業主名冊多年沒有更新過資料,而這些有問題的授權票很多都是第一代業主的名字,所以不法分子可能是從儲存在管業處的法團業主名冊中,取得業主資料製造虛假授權票,並集中地授權給廿多個人,尤其是姓瞿的前法團主席。

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虛假授權票集中地授權給廿多個人,尤其是姓瞿的前法團主席。(《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三個月前的特別業主大會虛假授權票集中地授權給廿多個人,尤其是姓瞿的前法團主席。(《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業主陳先生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指自己與其父親共同持有物業,雖然父親已離世多年,卻一直沒有更新屋苑管業處登記冊中父親的資料。當陳先生收到現任法團通知有人冒認陳先生已故的父親「簽」授權票,感到十分氣憤,指出三個月前自己是親身去開特別業主大會,而父親是1995年離世,不會認識前法團成員,認為不可能授權給他們,陳先生隨後亦表示會報警追究,怒斥:「非常之生氣,為何冒認我們先人的名呢?我要報警追究。他犯了法,就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樂翠臺業主陳先生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怒斥:「非常之生氣,為何冒認我們先人的名呢?我要報警追究。他犯了法,就應該受到法律制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業主陳先生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怒斥:「非常之生氣,為何冒認我們先人的名呢?我要報警追究。他犯了法,就應該受到法律制裁。」(《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另一業主徐生和徐太亦遇到類似情況,被人以他們去世多年的先人資料,冒簽授權書「授權」給前法團主席。徐生和徐太接受《一線搜查》訪問,表示他們的一位家人已離世十多年,不過他們並沒有向管業處申請轉名,管理費帳單仍沿用先人名字。因此徐生和徐太推測對方並不是根據土地註冊處的資料,而是使用管業處沒有更新的名單上資料,填寫並冒簽授權票。徐生指責冒簽授權票的人,無論對業主還是先人也十分不專重,直言:「這樣也做得出,其實他們夜晚能否睡得著?」希望有關執法部門幫手追究,將犯法的人繩之於法。

樂翠臺業主徐生和徐太亦遇到類似情況,被人以他們去世多年的先人資料,冒簽授權書「授權」給前法團主席。徐生和徐太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時表示,希望有關執法部門幫手追究,將犯法的人繩之於法。(《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業主徐生和徐太亦遇到類似情況,被人以他們去世多年的先人資料,冒簽授權書「授權」給前法團主席。徐生和徐太接受《一線搜查》訪問時表示,希望有關執法部門幫手追究,將犯法的人繩之於法。(《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樂翠臺的現任法團已經正式到警署報案,指控懷疑有人使用虛假授權。由於當中可能涉及幾百名業戶,警方將會逐一安排落取口供。警方回覆表示,在4月底接獲樂翠臺居民報案,案件列作「使用虛假文書」處理,暫時未有人被捕。

不過,在是次發現虛假授權票的一事中,其實業主亦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業主應持續向管業處跟進業權的資料,以免讓人有機可乘。而現任法團承諾將會更新業主名冊,方便日後運作。同時會公開開票箱和點票,以增加透明度;之後的所有授權票均會給予業主一份副本,避免再次出現虛假授權票的事件。

更多詳情請到網站收看:HOY TV《一線搜查》

對輪椅人士而言,居住環境的無障礙設施十分重要。有獨居公屋的輪椅人士就向HOY TV《一線搜查》表示,每次出門口倒垃圾如「過五關斬六將」,輪椅輪子隨時被防煙門卡住進退不得。

有關注團體希望房署提升公共屋邨的無障礙設施,以便利殘障人士日常的起居生活。

輪椅人士珠姐到梯間掉垃圾,首先要面對開門困難的問題。(《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輪椅人士珠姐到梯間掉垃圾,首先要面對開門困難的問題。(《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現年70歲的珠姐獨居九龍灣啟業邨,對她一個輪椅人士而言,出門到梯間掉垃圾其實是一件苦事。被問到掉垃圾時有何不便,珠姐說:「兩度門(防煙門)閂咗一來我哋入唔到,要推門入去;二來我哋唔夠力(開度門),咁樣用輪椅推門隨時壞。」她又補充,掉垃圾時好大機會發生意外,亦試過夾到手幾次。而最困難的,是掉完垃圾出來時,輪椅需要向後退才可開門;加上樓層內垃圾房的防煙門很難開,有時開不到門,她唯有叫喊,向經過的街坊求救。珠姐又指,防煙門通道好窄,輪椅人士只開到一邊門,輪椅的輪子有時會被卡住,很難出來。

輪椅人士一般手力不夠,垃圾桶的揭蓋設計十分不便。(《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輪椅人士一般手力不夠,垃圾桶的揭蓋設計十分不便。(《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雖然可以等清潔工人幫忙收垃圾,但珠姐表示,有時會錯過掉垃圾的時間,又不想湯渣等廚餘放過夜招惹蚊蟲蟑螂,所以只好自己到梯間掉垃圾。

垃圾房門口狹窄,輪椅的輪子有機會被門卡住,珠姐難以進出。(《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垃圾房門口狹窄,輪椅的輪子有機會被門卡住,珠姐難以進出。(《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就屋邨無障礙設施不足的問題,關注團體自強協會在2022年組成無障公屋垃圾房關注小組,去信房署要求改善無障礙設計。同為輪椅人士的註冊社工曉恩舉例,輪椅人士其實難以使用公屋的廢物回收箱。她說就算有些新式的回收箱有腳踏設計,但輪椅人士根本用不到腳踏。而且垃圾房的門口及通道都十分狹窄,令輪椅出入極之困難。

社工曉恩指屋邨的廢物回收箱設計對輪椅人士十分不便。(《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社工曉恩指屋邨的廢物回收箱設計對輪椅人士十分不便。(《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曉恩坦言,現時屋邨的無障礙設施其實有很多障礙。因為輪椅人士一般手部是不夠力發力,所以例如當他們回家進入屋苑時,自己是拉不開樓宇大門,要人幫手;升降機按鈕位置太高,又不便他們按鈕;舊式屋邨的廁所空間狹窄,四輪之友都難以進入;另外晾衣架設計亦太高,這除了會影響輪椅人士的起居生活,也會影響他們的自尊。曉恩就期望當局可改善設計,她舉例,可以考慮設立按掣開蓋的自動垃圾桶,方便他們按鈕便可以自行掉垃圾;晾衣方面可以增設自動衣架,讓輪椅人士更易掛衣服。曉恩又指,無障礙設施足夠與否,會影響輪椅人士外出意欲。

輪椅人士在單位內晾衫很吃力。(《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輪椅人士在單位內晾衫很吃力。(《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去年審計署曾派員到友愛邨、小西灣邨、葵涌邨、石硤尾邨實地視察,發現其中三個屋邨偏離了屋宇署於2008年修訂的設計手冊。例如當中有屋邨沒有在門前、斜道頂部、底部或樓梯鋪設觸覺警示帶。

有公共屋邨不夠無障礙設施,沒有在門前、斜道頂部、底部或樓梯鋪設觸覺警示帶。(《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有公共屋邨不夠無障礙設施,沒有在門前、斜道頂部、底部或樓梯鋪設觸覺警示帶。(《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有關監察屋邨的無障礙設施,房委會原來設有無障礙主任的崗位,主要協助殘疾人士進出或使用場地,以及處理投訴。無障礙主任還要負責定期檢查邨內設施,確保保養得宜,和提交季度報表。不過,曉恩指不知道有無障礙主任的角色,她表示作為一間服務肢體殘障人士的機構都不知道有無障礙主任,更何況一個普通坐輪椅的市民。曉恩認為房屋署應該要主動行多一步,多些關心輪椅朋友的需要,特別是像珠姐這類獨居、有自我照顧和自理困難的四輪之友。

審計署建議房署須加強監察無障礙主任,提交檢查無障礙設施結果情況,並加強巡邏。(《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審計署建議房署須加強監察無障礙主任,提交檢查無障礙設施結果情況,並加強巡邏。(《一線搜查》影片截圖)

更多詳情請到網站收看:《一線搜查》: 527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