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出嚟行預咗還,北約好自為之

博客文章

出嚟行預咗還,北約好自為之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出嚟行預咗還,北約好自為之

2024年06月18日 18:32 最後更新:18:54

擁有32個國家軍事力量的組織負責人,公然表示中國如果不遵守它們立下的規矩,便要付出代價。請問,我們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你自己又準備好未?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AP圖片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AP圖片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昨日警告北京,如果中國繼續為俄羅斯提供軍事技術,在烏克蘭戰爭中幫助普京,北約讓中國付出代價——China should face consequences。斯托爾滕貝格在華盛頓發表講話時指出,烏克蘭戰事成為全球安全問題,「尤其是因為我們知道俄羅斯得到了中國和其他國家的支持」。

中國外交部網頁介紹︰「冷戰期間,北約主要針對蘇聯和華約。冷戰結束後,北約安全威脅認知發生重大變化,逐步調整轉型,將周邊地區衝突、核擴散和恐怖主義視為主要挑戰,先後推出危機反應戰略和『新戰略構想』。」蘇聯和華約已經不存在,北約沒有解甲歸田,卻就地轉改編成為一支全球性的「保安大隊」,地位受到各方質疑。

北約自稱是「防禦性聯盟」,卻鼓動成員國不斷增加軍費,擴軍備戰。北約不停越界擴權,將本應由聯合國和專門國際機構處理的網路空間和太空問題納入其集體防禦範疇。北約宣稱要捍衛「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卻無視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干涉別國內政,捲入多場戰爭,執迷於搞「小圈子」和集團政治,強化意識形態對立和陣營對抗。——外交部網頁

外交部認為,「2022年烏克蘭危機以來,北約成員國向烏提供大量軍事援助,將俄羅斯視作北約盟國安全和地區和平穩定的最重大、最直接的威脅。」北約以俄羅斯為對手,拱火助燃軍事衝突,路人皆見,為什麼要把中國牽連在內,理據在哪?托爾滕貝格有備而來細數中國的不是︰一、北京對俄供應軍民兩用的高端技術,包括半導體芯片,估計2023年俄軍利用中國電子零部件產品,大量製造飛機、導彈和坦克;二、北約發現中國向俄羅斯提供性能高超的衛星導航設備,讓烏軍在前線遭受致命的打擊;三、中國的種種供應還鞏固了俄羅斯的國防工業,使其適應戰事經濟建設,令西方的全面制裁失效。托爾滕貝格直接對中國最高層喊話,「在支持俄羅斯和維護與西方關係關係兩者之間,北京必須作出抉擇」。

北約其實有不能說的秘密,瑞士《新蘇黎世報》評論指出,一個既不能獲勝、但也不戰敗的俄羅斯,最為符合中國的戰略利益。分析如下︰如果在中國支持下俄羅斯獲勝,莫斯科實力就會增強,同時西方將全面疏遠北京,中國變成「雙失」;要是俄羅斯戰敗,普京政權不穩,出現政變甚至崩潰,俄羅斯一旦變成「西方化」,中國便失去享有俄羅斯廉價能源和市場,此外,中俄攜手共建的北極通道、一帶一路,便因此告吹,最後,美國還會乘勝追擊,把戰略重點全放在亞太地區,如是者,中國便要處於下風。

原來俄羅斯對中國有那麼多好處,北約是那麼妒忌中國,西方是那麼焦慮俄烏戰事拖延下去造成的後果。有分析預期,繼制裁供俄中企之後,美國勢必進一步推動對華金融封鎖。

出嚟行,大家預咗還,我有consequences,你有consequences!打不贏普京,嚇不怕北京,北約吊吊揈。托爾滕貝格,有本事東擴到亞太地區吧,依家大家相隔一個印度洋,我們聽不清楚你在喃呢什麼。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

美國槍響,西方向右轉

2024年07月15日 18:39 最後更新:18:55

特朗普槍擊案留下諸多謎團,但可以肯定的是,全球右翼勢必乘時而起,西方價值的圓心半徑萎縮,美國領導力隨之雲散,2024年世界掀開新一頁。

AP圖片

AP圖片

特朗普是全球右翼的總代言人,在政壇崛起之後,造就南美洲、歐洲多國的「特朗普式」領袖出現,首先出場的是荷蘭右翼自由黨(PVV)去年取得議會選舉勝利,代表保守自由民主的首相呂特退下,其他歐洲極右翼代表人物,據BBC報導稱,還有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法國國民聯盟的勒龐、意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德國的選擇黨(AfD)領袖魏德爾,阿根廷總統米萊更有「南美洲特朗普」之稱號。

奉行特朗普主義就是親特朗普?請別望文生義,其實他們是世界民粹主義浪潮下的一員,不會以全球化政治價值、民主自由意識型態為己任,如是者,除了米萊說要「親美疏中」,歐爾班以中俄關係來平衡美國;荷蘭右翼反移民;薩爾維尼公然反對北約擴大支持烏克蘭作戰。至於AfD,事先張揚一旦上台馬上推動脫歐公投。可想而知,右翼以「本國優先」、「本國偉大」為前提,不設對西方殖民主義、資本霸權作「傳宗接代」之想。

關於民粹,遍查西方媒體的論述都很學術性,期期艾艾教大眾不知所以然,內地有一位網紅時評員「一個壞土豆」的解說很直白很貼地,他說︰左翼,代表就是環保小公主,是白左,就是吃飽了撐的。右翼,代表就是德國小鬍子(二次大戰前後那位德國領袖),還有美國紅脖子(特朗普的鐵票來源),就是吃不起飯了餓的。

左翼自由主義,核心是拔高道德價值,過去受惠於全球化,西方富強,「堅離地」沒有問題,於是一齊「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去指責別人,就要環保,要動保,就要支持移民,要全球化自由貿易,要誰弱誰有理,要搞LGBT,高呼共同價值觀和普世價值觀。」可是,今天以美西方利益為主導的全球化無以為繼,加上特朗普始作俑者,發起制裁中國的逆全球化運動,對華實施全面科技制裁,不惜把西方的飯碗搞崩了,「經濟衰退了,吃不飽飯了,就要右轉」,無人再做道德教主、道德信徒。

不過,右翼之風與世無益,特朗普主張對外擴張,要向全世界收取「美國優先稅」,歐洲不依,叫俄羅斯搞你,亞太地區的日韓菲、新加坡,都要學習「台灣精神」——當美國區內戰略的看門狗,不單只要自帶骨頭,未來還要向美國購買額外的「狗糧」,例如被徵收更多的進口美國關稅。

特朗普民望因為刺殺不遂一度飆升至70%,成為右翼美雄榜樣,弄出這樣的成績,大家都不好說了,即使有黑天鵝飛出來叼走特朗普,「特朗普精神」已留在人世間,一個特朗普背後還有千百名「特朗普」…。

特朗普或「特朗普」上台,必然繼續對華展開貿易科技戰,不容「中美緩和」的幻想,此外,美國經濟不行,於是繼印銀紙,50萬億美元國債可期。這對中國是不是有利?我說,走到這個地步,何必曰利?習近平一早提示當前是「百年未有之變局」,無論如何我們也得闖過去,把危化為機,成就為新秩序建立者,重振全球化,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

一句話︰西方的事我們管不了,但未來世界也將沒有西方的事了。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