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公民黨為激進派孭鑊

政事

公民黨為激進派孭鑊
政事

政事

公民黨為激進派孭鑊

2015年08月03日 16:58 最後更新:08月04日 16:35

港大遴選副校長風波持續發酵,港大校委之一麥嘉軒當日離場時被示威者圍困停車場半小時,她的丈夫前中大校長劉遵義今日在報章發表文章,形容太太在校委會會議後,被一群「暴徒」追截、圍堵、嘲弄、咒罵。他又形容學生是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是一班「被寵壞的小混蛋們」,直指他們應受懲誡,「 比如監禁一天,或做100個小時的社會服務,會對這些年輕人大有好處」。

劉遵義話,青年對不同觀點應持開放態度,因不同意見並不一定是錯的意見,認為參與行動的學生是遭成年人利用慫湧,質疑學生是否已有準備承擔作為成年人的責任。他大反問納稅人的金錢是否應繼續用在「驕縱這些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的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身上?」

港大校友關注組成員、公民黨黨魁梁家傑當晚有在現場附近示威。梁大狀指劉遵義批評學生前, 應考慮導致社會撕裂和學生憤怒的原因,強調「等埋首席副校長」 才委任副校長是荒謬。

劉遵義的太太當日被圍,梁家傑有到場示威並遠觀包圍校委的事件,雙方都和事件有關,立場相反亦好自然。

不過有政界人士話,公民黨和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在今次事件中食到應孭晒鑊,因為他們有參與發動到校委會示威,但行動中最激的卻是街外來的本土派,這批人罵粗口也罵得最厲害。最後演成包圍校委事件,事發時梁家傑余若薇在現場附近,他們只做旁觀者,雖然沒有包圍,但亦無勸阻包圍校委的示威者。

佢話成件事等如佔中翻版,激進者搞完就散咗,唔使負責,但梁家傑和葉建源就日日出來答問題, 佢地當然對激進行為無半句譴責,等如孭咗上身。鋒頭雖然出咗, 但對公民黨明年選立法會不利,因為愛激的市民,會直接投票俾激進派,無乜新選票會益到佢地,但佢地本來較溫和的支持者, 就可能被公民黨支持呢啲激進行為嚇怕咗。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早前刊憲公布6名「指明潛逃者」,根據《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第91條,禁止任何人直接或間接將不動產租賃予或以其他方式提供予有關潛逃者;或直接或間接向有關潛逃者租入不動產,任何人違反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監禁7年。

有八卦友質疑,6名潛逃者已經身處外地,就算可能仍在香港有房屋、商鋪、大廈單位等資產,要點樣追查到錢銀交易?

高人就話,要追查潛逃者的不動產對警方而言絕非難事,所有不動產交易,包括買賣、租賃、轉讓等皆有房產註冊紀錄。警方檢視相關註冊資料及篩查與潛逃者資金來往的紀錄,定可識別涉及潛逃者的不動產相關紀錄。換言之,任何人與潛逃者就不動產有任何瓜葛,最終亦難逃法網。

警方成功追查亦有先例可循,接連有人因協助罪犯租賃不動產而被警方國安處拘捕。

2021年7月,警方國安處搗破恐怖組織「光城者」炸彈及武器庫及拘捕多人,當中就包括為組織租用工廈倉庫存放武器的倉務員蔡永傑,最終判入獄5年3個月。

2022年7月,警方國安處亦成功拘捕準備潛逃外地的「健仔」等人,包括為健仔等人租賃匿藏地點的倉務員葉豪,最終判入獄20個月。

高人話,這些先例足證與罪犯有任何就不動產的租賃關係,都會被警方一一識破及追究到底,大家應盡早與「指明潛逃者」割蓆,避免惹上官非。

根據《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條例》,任何人不得與潛逃者有任何不動產相關的活動,以下列舉部份違法情況:

任何人直接或間接將不動產租賃給潛逃者,無論是住宅、商業場所或土地,例如將一個房屋租給潛逃者;

任何人直接或間接以其他方式提供不動產給潛逃者,包括以租賃以外的方式提供不動產,如出借、轉讓或贈與等;

任何人直接或間接向潛逃者租用不動產,意味著一但知道對方是潛逃者,就不能以租賃方式獲得該不動產的使用權;

現有租客在租約期滿時,續租潛逃者名下的不動產,會被視為有關潛逃者成為有關潛逃者當日之後產生的合約、協定或 義務,租客可能因此違法;

任何人將名下的海外不動產租賃給潛逃者,亦可能違法,但需視乎個案具體情況,包括有關部分行為是否在特區境內發生,不能一概而論。但無論如何,市民應該避免與潛逃者有任何金錢上的瓜葛;

任何人直接或間接將不動產租賃予或以其他方式提供予潛逃者;或直接或間接向潛逃者租入不動產,均會招致法律後果。不但被捲入法律程序,耗費大量時間和金錢,亦會影響其不動產的正常交易程序,導致可能錯過交易最佳時機,更可能面臨刑事指控及牢獄之災。

有業內人士提醒,除法律風險外,一旦與「指明潛逃者」進行任何有關不動產的動,相關人士的所有不動產亦有機會受影響,如同「兇宅」,評估該不動產的物業價值時,相信必會大大貶值。

除該不動產被貶值外,連帶其他同層單位或上下單位亦有機會受影響,銀行甚至不願就該不動產提供按揭,可見若任何不動產與潛逃者連上任何關係,不僅該不動產受影響,還可能對其他附近的物業產生嚴重影響。

這些潛逃者不僅「累街坊」,他們的家人更遭受牽連。近日就有網上消息傳出,羅冠聰家人於東涌逸東邨的公屋單位已被收回,而被收回原因,相信係因為羅冠聰惡行間接揭穿其家人「呃公屋」計謀:警方約談羅冠聰的父母期間,發現羅一家三口霸佔兩間公屋。

浪費及濫用社會資源,間屋被收回亦都非常合理,不過房屋署16日就不點名回應收屋原因指,根據紀錄,該單位曾出現欠租情況違反租約,因此今年3月發出遷出通知書終止有關單位的租約,並於6月完成相關程序後收回有關單位。

不知羅冠聰在風騷打緊「國際線」之際,會否顧念到屋企人呢?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