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黎智英案| 黎指示英文版著重疫情反中情緒 要求提供新聞熱話助Twitter帖文 涉制裁名單

HotTV

HotTV

HotTV

黎智英案| 黎指示英文版著重疫情反中情緒 要求提供新聞熱話助Twitter帖文 涉制裁名單

2024年02月21日 12:15 最後更新:02月22日 08:48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2月21日展開第三十天聆訊。《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第九日作供稱,黎指示英文版應著重報道疫情掀起的反中情緒,《蘋果》管理層即制訂工作流程執行其指令;而黎又要求陳沛敏提供每日新聞熱話,讓其在個人Twitter中帖文,當時陳曾提議「賣國賊」、「制裁名單」,黎接納其建議。

黎點名邀劉慧卿為英文版撰文

更多相片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2月21日展開第三十天聆訊。《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第九日作供稱,黎指示英文版應著重報道疫情掀起的反中情緒,《蘋果》管理層即制訂工作流程執行其指令;而黎又要求陳沛敏提供每日新聞熱話,讓其在個人Twitter中帖文,當時陳曾提議「賣國賊」、「制裁名單」,黎接納其建議。

前民主黨主席劉慧卿 (資料圖片)

黎點名邀劉慧卿為英文版撰文

登《蘋果》頭版廣告撐示威

載着陳沛敏的囚車今早到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指示英文版應著重疫情後反中情緒

黎智英的家人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開設Twitter帳戶 要求陳沛敏提供新聞熱話 涉「賣國賊」「制裁名單」

陳沛敏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黎智英今穿米色西裝、白恤衫和淺藍褲,入庭後與前來旁聽的家人揮手,亦有向旁聽人士做出雙手合十手勢,其妻女及長子都有前來聽審。

穿淺啡外套到庭的陳沛敏續接受控方主問。控方圍繞《蘋果》英文版事宜續提問,指黎智英在2020年5月13日曾發WhatsApp訊息給陳沛敏,內容為「寫英文文章寫得好還有劉慧卿,請邀她寫」,接着發送「FYI. Thanks.」。控方問及,劉慧卿有否受邀為《蘋果》寫文章,陳稱不是很有印象,即使有、也不多;至於黎把訊息發送給陳「FYI」,陳指「覺得(黎)係純粹畀我知道囉」。控方追問,陳有否協助為英文版尋找寫手撰文?陳指記憶中沒有,而她自己亦無為英文版找寫手。

前民主黨主席劉慧卿 (資料圖片)

前民主黨主席劉慧卿 (資料圖片)

登《蘋果》頭版廣告撐示威  

控方展示前蘋果動新聞平台總監張志偉同日發送到WhatsApp群組「English News」的對話訊息,指「這班人眾籌落《蘋果》頭版廣告,尚差$7,800多美元就達標!」,並附上連結和一個《蘋果》頭版廣告的圖片檔案,圖片上寫有「在美港人全力撐」及「光時」口號 。

陳解釋,「這班人」可能是指打算在《蘋果》登廣告的海外港人,但她不肯定,她也不知道張志偉發訊息到群組的原因,而接到此訊息之前,她對事件沒了解。控方問陳是否知道此廣告如何成為報紙頭版?陳表示不知道,因由廣告部負責。

廣告背景為美國國旗 附「光時」等口號 

控方展示,2020年5月21日《蘋果》頭版廣告是純白背景上有美國國旗,國旗上寫有「在美港人全力撐」,下方則寫了「五大訴求」 及「光時」口號,《蘋果》標誌下預告內文新聞標題「蔡英文就職堅拒一國兩制」。

陳沛敏指,張志偉負責管理廣告編輯,她只在每日「初會」獲通知報紙版位變動,如A1頭版有廣告,她便會知道A1頭版不會放置新聞,她沒印象獲告知更多廣告內容的資訊,又指「個客俾夠錢,買頭版廣告,我哋就落」,又指A1頭版廣告「最貴」。

《蘋果》刊港聞靜態組新疆專題 

張志偉在2020年5月13日向群組「English News」發訊息「老闆、張生、各位,我們《蘋果》港聞靜態組之前做了『囚牢之疆』專題調查minisite」,講及新疆集中營的少數民族實況,而此專題獲得由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香港記者協會和香港外國記者會合辦的 「2020年人權新聞獎」之「多媒體(中文)」大獎」。

陳沛敏指,該分類專題網頁主要「講新疆⋯有人被政府拉入去重新教化啲設施」,「當政府拘捕少數民族或維吾爾族,擺佢哋入去懲教設施」,而「minisite」則為網上分類專題。控方問報紙上有否刊登此專題,陳指應該有。

庭上顯示相關網頁版面,當中提及「像惡魔降臨,本來少數民族百花齊放的新疆,在中共治下變作囚城,被困的無力抵擋…」。陳形容,文章主要講述曾住在相關設施的人。她指,張志偉的訊息主要通知黎及張劍虹此專題獲獎的消息,「我哋一早知道攞咗獎」。

黎指示英文版應著重疫情後反中情緒 

控方再展示,2020年5月13日黎發送的訊息,當中提及「我越想越覺得英文版應該著重大陸新聞,專題和文章花絮等。在疫情肆虐後掀起的反中情緒,這些是美國人最需要看。我們把大陸方面內容質量做到最好尤其重要,訂閱我們的都會是有識之士,對新聞要求比一般人高。我們的目標是提供外國人在南華早報看不到的中國新聞,打破南早在這方便(面)的壟斷,本港新聞專題和評論每天佔十一、二篇,而大陸的十篇八篇,每天總共二十一,二篇加上影片和漫畫花絮就足夠了」。控方問及,最終有否執行黎的指示,陳確認有,並指「我覺得黎生呢度落緊一個指示,嚟緊英文版要點做」,遂回應指收到。

羅偉光制訂英文版工作流程 《蘋果》實體版及電子版協調執行 

至於最終如何執行指示,陳指「對我嚟講冇咩嘢要執行,都係網上操作」,她知道有相關新聞,網上版同事完成後,實體報紙亦會使用。 法官李運騰追問,陳早前供稱可能其下屬要執行相關工作?陳指,例如黎想中國新聞講在疫情下國際社會的質疑,當時電子版、中國組同事需執行其指示,但報紙亦有中國版,故實體版同事要處理電子版同事的報道,在報紙上刊登,「所以我話冇咩嘢要執行,我哋係比較被動嘅」。

控方再展示,《蘋果》前總編輯羅偉光在2020年5月13日傳訊息到群組,指「與同事討論後建議,(工作流程)供大家參考,正在聯絡外判翻譯及編輯,預計下周三至周五(2022年5月20至22日)可開始trial run(試行)」。陳解釋,記憶中曾向前執行總編輯林文宗提及英文版試行事宜,但忘記曾否向各組同事正式宣布此事,認為「初會」時「應該向各組同事提及過,講返有咁嘅project」。

陳沛敏同日在群組傳訊息指:「紙本要不要擷取好的評論刊登?例如每周一版?」,她指,她傳這個訊息是希望確認多一次黎的取態,刻意問及英文版評論文章需否每星期定期刊登在報紙上。她指:「黎生話好個啲就登,但最後好似都無做到」,「黎生回應俾我感覺係,好先至用」,而她不清楚曾否有英文版評論文章反倒被翻譯成中文,在報紙刊登,「楊清奇(前社論主筆)會清楚啲,因為我一打開份報紙,睇到中文文章,我唔會知佢係咪由英文譯返嚟」。控方指,楊清奇並非WhatsApp群組「English News」的成員。

控方問《蘋果》報道《國安法」角度 陳:反映對法治人權影響 

控方展示2020年5月21日陳及黎之間WhatsApp對話,內容提及當時即將實施的《國安法》。控方問及,當時黎有否指示《蘋果》要如何報道《國安法》,陳指當時尚未有《國安法》內容,「(黎)當然想知道嗰個具體內容啦,咁亦都擔心會唔會對法治有影響,做新聞機構、人權嗰啲影響。」控方再追問,當時《蘋果》以甚麼角度報道《國安法》,陳形容是反映當時的擔心、會否影響法治、對人權的影響。

控方再問,當時有否就《國安法》的事宜開會討論,陳指不肯定有否特意為《國安法》開會,抑或在恆常會議討論,但當時「都係重視呢單新聞,可能都要做好多配套嘅報道囉。」但她印象中,黎沒有出席這些會議。

同年5月22日,黎轉發訊息給陳沛敏,指「劍虹,因我有機會見人邀他訂閱英文版,請在6月1號launch我們的英文版。」陳解釋,黎轉發的訊息是想讓她知道英文版會在6月啟動,但她不知黎提到的「見人」是見甚麼人。

載着陳沛敏的囚車今早到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載着陳沛敏的囚車今早到庭。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開設Twitter帳戶 要求陳沛敏提供新聞熱話 涉「賣國賊」「制裁名單」 

控方續展示,同日黎向陳發的語音訊息,提及黎開設Twitter 帳戶,著陳就每日的新聞提供發帖的內容提議。陳指,據當時理解是要為黎每日提供新聞讓他發帖。陳沛敏在2020年5月23日傳送《港區人大和政協發表聲明支持設立港區國安法》的新聞,陳解釋,當時黎希望大家「搵新聞熱話俾佢寫啲嘢tweet或者retweet,我咪應佢要求,搵咗當日網上好多人討論嘅新聞」。

陳其後亦發訊息予黎指:「賣港賊?制裁名單?」,黎回覆「I see. Good suggest(好提議)」。陳解釋,是應黎的要求建議新聞熱話主題,她當時向黎傳送一張相片,相片內有一群中國官員包括唐英年手持「支持國安立法 護航一國兩制」的紅色橫幅,她指「張相和唐英年的發言令很多香港人生厭」。黎遂把該照片上載至Twitter,並發文指:「美國政府應否把他們都加入制裁名單?」陳沛敏指,她只是建議新聞熱話,沒參與在黎發表Twitter帖文的事宜。

控方再展示,黎於同年5 月23日的Twitter帖文,當中標注了「#MagnitskyAct」。控方問及,當陳向黎提議內容時,有否想到此「Magnitsky Act(馬格尼茨基人權法)」?陳表示沒有。

黎智英的家人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的家人續到庭聽審。 巴士的報記者攝

黎智英今穿米色西裝、白恤衫和淺藍褲,入庭後與前來旁聽的家人揮手,亦有向旁聽人士做出雙手合十手勢,其妻女及長子都有前來聽審。

在第二十九天聆訊中, 陳沛敏供稱,黎智英採納專欄作家馮晞乾建議創辦《蘋果》英文版, 打破《南華早報》壟斷,並打國際文宣線,爭取國際社會關注香港,認為有保護作用;黎又指示Mark Simon邀時任美副總統彭斯等政治人物訂閱,爭取美國社會支持《蘋果》及黎本人,從而向特區政府施壓;黎又訂出英文版挑選新聞內容準則,要「貴精不貴多」,毋須「平衡」、只要「偏黃」、帶批判性的中國新聞等,並推薦部分KOL寫評論文章。陳沛敏又指,2021年6月首次被捕獲保釋,她代表同事問董事局《蘋果》會否倒閉等,而她認為「應該要結束」,因無法擔保繼續下去同事會否被捕。

陳沛敏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陳沛敏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Tags:

Whatsapp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3間相關公司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案,第六十一日聆訊下午繼續。 第五名從犯證人、律師助理陳梓華續供稱,2019年11月13日到黎智英住所飯局期間,黎提及若勇武派濫用暴力,會令反修例運動失去道德高地對抗政府,並失去國際支持,又要求陳再次聯絡勇武派領袖;而針對中大校園衝突及理大暴動事件,陳著黎留意部分勇武派名字,指牽涉屠龍小隊等。此外,黎籲「勇武派」在同年11.24區選前別生事,冀建立跨越勇武及「和理非」的「大台」,之後區選泛民大勝,黎指要配合街頭、議會及國際力量,推爆政府,逼迫政府回應訴求。

控方下午續問及2019年11月13日、陳與黎智英、林卓廷、李永達及李卓人在黎住所的飯局。陳指,黎當時向他介紹林卓廷、李永達及李卓人,陳指曾在電視上見過3人。陳稱,黎就反修例運動發表意見,「佢大力咁批評馬鞍山個放火燒人嗰件事,佢問我識唔識嗰個人,我話唔識」。

陳引述黎批評馬鞍山火燒人 指勇武派會失去道德高地  

陳續指,李卓人等亦附和黎的說法,黎席間又指覺得「勇武派」沒組織、沒分寸,「然後愈嚟愈濫用暴力,如果搞出人命嘅話,咁整個運動就會失去咗道德高地,去對抗香港政府,仲會失去國際嘅支持」。

陳稱,黎又提及「黃藍係政見,黑白係良知,有啲底線係需要堅守嘅」,黎當時再次要求他聯絡「勇武派」領袖,「說服佢哋去對話啦,要克制啲啦」,黎重申應該以「和理非」抗爭手段,作為一個主要手段,「今次就更加清晰啦,就希望我將呢啲佢啱啱講嘅訊息,去傳遞畀其他嘅年青人」。陳稱,黎指「年青人如果做唔到嘅嘢,佢可以以傳媒嘅力量做到」,加上同場有3個泛民領袖,「佢(黎)認為泛民都擁有足夠嘅本土資源,同埋國際地位,去爭取到香港政府回應」。

控方問及,爭取香港政府回應指甚麼?陳指,黎沒有說明,但根據其理解,是指反修例運動的主旋律「五大訴求」﹐因為坊間有很多「五大訴求」,「佢(黎)希望香港政府回應嘅係落實雙普選」。

陳:黎要證明國際力量重要 分享HKDC文件

控方又問及,黎指可以用「傳媒嘅力量做到」是甚麼意思?陳稱,黎沒仔細具體說明,「就話 Apple Daily 唔係要報道啲勇武,只要唔報道佢哋,佢哋嘅影響力已經細咗好多」。陳當時回應「嘗試吓」,即找勇武領袖及與他們談話,「甚或乎如果佢哋願意,就直接將佢聯絡方式畀黎智英」。

控方展示2019年11月15日黎與陳的對話內容,當時黎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即將投票表決,形容是「好消息」,並附有「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的文件,陳回覆著他留意記者會。控方問到,HKDC是甚麼?陳指是一個美國華人團體,唯一註冊的游說者(lobbyist)是朱牧民,就是與HKDC 有關,「但不肯定朱牧民是否HKDC的領導人。」控方問黎為何與他分享HKDC文件?陳稱,黎想證明國際力量很重要,「同埋美國並沒有離棄,或者係唔理香港發生緊咩事」。

中大校園衝突。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中大校園衝突。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黎轉發中大校園衝突通告 問及黑衣人身份  陳指涉屠龍小隊  

控方續展示同年11月16日黎與陳的對話,黎轉發一個中大校友的公告:「請通知各中大校友留意最新發展:據中大校內人士最新消息,中大校園已給示威人士(黑衣人)佔據了,他們有些根本不是中大學生。黑衣人把出入校園的三個行車道都封了」,黎當時問陳「你知道這些黑衣人到底是誰人嗎?」,陳回答是不同群組人士,「由屠龍及Black Bloc等隊伍為首,形成一幫沒有紀律人士」。

控方問到,陳如何得知這些資料?陳指是「人搭人」知悉,因當時未能進入中大,要靠大家傳遞訊息,「但喺佢(黎)send 呢個notice之前,其實我已經不斷問緊、了解緊,而我得返嚟嗰啲 message得咁多,我就話返畀佢(黎)聽」。控方續問,陳為何要不斷了解此事,陳指「因為好誇張,個畫面好誇張」。法官李運騰追問,陳指當時在網上討論區看到有人稱「啲嘢全部打爛咗,連嗰啲工程車都塗晒鴉,所以第一我就想知道,現場係咪真係發生緊咁嘅事,二嚟想知道嗰度係咪會有集會」。

陳著黎留意部分勇武派名字  指部分《蘋果》曾採訪

控方續展示黎與陳於同年11月17日的對話,陳著黎多加留意「屠龍、中移動、閃燈、V小隊、毒蛇、粉紅、Pink Team」,形容「These are taking lead for unacceptable escalating violence(他們領導著令人無法接受的暴力升級)」,陳又向黎稱《蘋果》曾採訪當中小隊成員及領袖Max,而Max正領導理大衝突的防守。控方問陳為何著黎多加留意這些隊伍?陳指,當時他在網上搜尋過這些小隊名字,「據我所知,其實傳媒好早已經報道過呢啲小隊」,因黎一直希望聯絡勇武隊,「我接觸唔到呢啲人,但我諗佢可以留意吓,以下呢幾隊嘅勇武小隊」。法官杜麗冰問及,他特別提及《蘋果》曾訪問小隊,是否指能協助黎聯絡他們?陳同意。

陳又指,當時有「文宣群組」早於2019年6月12日已成立,該群組成員「可以好大量咁攞到勇武隊嘅資料」。法官李運騰問到,「勇武」是否亦希望得到有利自己一方的文宣,陳稱最初是這樣,「一開始佢地只不過係對峙,同警方,打爛紅綠燈」、「去到後來因為佢地自己愈來愈暴力」便減少曝光,可能只會與在6至7月時已認識的示威者保持聯繫。

理大暴動事件。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理大暴動事件。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理大暴動事件 黎:「把我最精銳的人一網打盡」

控方再展示陳與黎於同年11 月18日對話訊息,當時黎稱「這次警方大勝,把我最精銳的人一網打盡,希望昨天逃出來的人都是勇武精銳份子,但這次我們太天真了」,陳回應「真正精銳在外面反制 元氣大傷」。陳解釋,兩人討論理大暴動,當時他透過新聞、網上資訊及 Telegram群組了解現場情況,「覺得成件事好古怪,你點會走入去一個,走唔到嘅地方去做示威,咁我又諗係咪一個陰謀」。陳指,當時他在TG群組看到「好犀利嘅評論」,指「成個理大係圍點打援嘅行動」,他同意此分析,故與黎討論。

控方問及為何黎稱「把我最精銳的人一網打盡」,陳認為黎「純粹將呢啲人視為係同路人」,因當時社會氣氛是「無論你係勇武嘅,你係和理非嘅,都有一句口號或者立場,係和勇不分」,「所以我會理解呢一句說話,並唔係話呢一堆勇武份子或者精銳分子,隸屬於佢」。

同日黎再發訊息問陳:「屠龍那些關鍵人物應該已逃出來了吧?」,陳當時回覆「第一代領軍者在內,現在隊員不在內」。控方問到為何黎關注勇武隊情況?陳指「我認為佢當時係希望勇武影響力愈少,就對整個(反修例)運動愈健康」。陳解釋,勇武愈少,就愈少暴力畫面,「可以迎合返西方嘅期望」。

陳引述黎指美政府內部消息 針對港府的民間訴求或指控未必有證據 

陳續指,「迎合西方期望」是指「究竟美國政府內部係點諗」,「我先明白黎智英一直以嚟,並唔係純粹咁想爭取國際支持,而係佢已經知道某啲嘅要求,然後盡量去滿足呢啲嘅要求」。控方問及,美國有甚麼要求?陳指「整個反修例運動裡面,唔可以有警察死亡,亦都唔可以有示威嘅民眾死亡,同埋唔可以有無止境嘅暴力」。陳指,黎其後曾向他說美國政府內部消息,即美國政府覺得針對港府的民間訴求或者指控,未必有證據。

陳:黎呼籲11.24區選前別生事   要建立跨越勇武及「和理非」的「大台」

控方展示黎與陳於同年11月20日的對話訊息,當時陳稱「聽說小樺被捕了」,黎稱「可惜,但在裡面是意料中事吧?」陳稱「對。只是剛好前天和她說上話,有點感觸。我已經呼籲大家24日前別生事」。控方問及,11月24日是甚麼日子?陳稱是區議會選舉,「佢(黎)希望喺區議會選舉前同埋當日,尤其當日,勇武派唔好暴力抗爭住,當時佢認為應該集中個焦點喺區議會選舉」。

陳續指,黎想「建立一個領袖團隊,以我嘅理解,就係我噚日講嘅『大台』」。法官李運騰問到,是否勇武派「大台」?陳指是橫跨勇武派及「和理非」,又指早前與黎會面時已提過「11 月 24 日前別生事」。

到同年11月25日,黎對陳稱「It’s time we should think about the next step(我們是時候考慮下一步)」。控方問及「下一步」是甚麼?陳指是指區議會大勝後的下一步。

兩人相約黎座駕內見面 

到11月27日兩人的對話訊息顯示,黎稱「自從理大失著,我也這樣想,現在是組織領袖團隊的時候,我星期三與泛民大佬傾好後,請你找幾位同儕一同商討可以嗎?」、「今晚見泛民大佬之前想聽聽你的意見」,陳稱「好」。陳解釋,黎希望他可以在這個領袖團隊裡面,「亦都希望我去搵到幾個同路人,去同佢傾」,當日亦是他與黎第三次見面。

陳稱,兩人在停泊於金鐘法院道的車輛內聊天。法官李運騰關注,這情況是否違例泊車?陳同意。他續指,兩人見面時,黎的司機下車,他亦交出手機。陳向黎稱,當時聯絡不到「勇武派」領袖,但經歷中大、理大事件後,陳找到聲稱認識「勇武派」領袖的人,並與對方交談。

陳:「勇武派」覺得「大台」想法很衰 不相信他和黎會協助 

陳續指,認識「勇武派」領袖的人覺得,陳要求有「大台」的想法「好衰」,認為「打就係佢哋打,喺前線係佢哋、俾人拉又係佢哋,然後你(陳)就想有個大台」。陳當時指,這不是他的想法,是黎智英的想法,對方則稱「黎智英?我特朗普㖭呀」。法官李運騰問到,即對方不相信陳?陳同意,又指李宇軒亦曾不相信黎智英會幫他。

黎曾相約張崑陽及其團隊見面 要配合區選泛民大勝 推爆政府 

陳續指,當他向黎指聯絡不到「勇武派」時,黎稱不要緊,「佢已經大致掌握勇武派資料同動向」,又指自己與另一年輕人(已流亡的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見面,「問我識唔識佢」,指黎對他評價很高。陳稱,張崑陽與團隊曾與黎見面,談及贊助事宜,但根據其當日理解,張不需要黎贊助,因靠眾籌處理好資金。他又指,黎稱「眾籌真係好過佢一個人嘅贊助,因為眾籌代表件事有認受性」。

陳稱,因曾參與兩次眾籌,黎認為「正正突破佢哋傳統泛民個框架,所以佢好重視眾籌呢樣嘢」。黎又提過區選「泛民大勝」,「佢覺得嚟緊應該要結合街頭力量、議會力量同埋國際力量,先可以延續反修例運動嘅熱情,同埋推爆個政府(push the government to the edge),去逼迫個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