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acebook Feature Image

「新疆棉禁令」導致原料短缺 歐洲軍火商就嚟頂唔順 歐盟已無力援烏足夠炮彈

博客文章

「新疆棉禁令」導致原料短缺 歐洲軍火商就嚟頂唔順 歐盟已無力援烏足夠炮彈
博客文章

博客文章

「新疆棉禁令」導致原料短缺 歐洲軍火商就嚟頂唔順 歐盟已無力援烏足夠炮彈

2024年04月14日 16:50 最後更新:17:00

歐盟早前無中生有地挑起「新疆棉禁令」,導致彈藥原料短缺情況惡化,現今已無力援助烏克蘭足夠的大口徑炮彈。

根據環球時報「樞密院十號」,越來越多的歐洲軍火商直言,歐洲彈藥產量嚴重依賴從中國進口的「特種棉花」——其實主要就是新疆短絨棉,但歐洲議會和歐洲理事會在3月就「全面禁止新疆棉」達成原則性決定。在這樣的背景下,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直言「今年3月前向烏克蘭提供100萬發大口徑炮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俄羅斯方面更是跟著放聲嘲諷,歐盟禁止進口新疆棉的政治決定實際上表明瞭歐洲官僚的短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截圖

據俄羅斯衛星網4月12日報道,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歐洲與國際綜合研究中心主任瓦西里·卡申明確表示,歐盟在援助烏克蘭炮彈時面臨的困境,根本就是自己造成的。他表示:「從2022年9月開始,歐盟委員會和歐盟其他機構一直在制定一項禁止進口所謂『強迫勞動產品』的法案,該法案幾乎就是完全針對中國。但在此期間,歐盟,包括歐洲軍火公司,繼續購買中國棉花以滿足自身需求。」

現代炮彈廣泛使用硝化棉作為發射藥,硝化棉的基本原材料就是棉短絨,而棉短絨則是棉花生產的重要副產品,更是一種戰略資源。長期以來,新疆是中國棉花的核心產地,因此歐洲想從中國引進棉短絨,根本就繞不過「新疆棉花」。

事實上,西方媒體也對此心知肚明,但因為所謂的「政治正確」,他們在報道歐洲軍火工業當前的困境時,故意用「中國特殊棉花」「中國棉短絨」取代「新疆棉」,生怕外界注意到這是被「西方制裁新疆棉」的回旋鏢砸到了。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英國《金融時報》稱,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人民網資料圖片

例如最近英國《金融時報》就提到,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棉短絨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的棉短絨貿易量佔到了全球棉短絨貿易總量的一半。德國萊茵金屬公司首席執行官阿明·帕佩格就承認,「歐洲起碼有七成的棉短絨要依賴中國,考慮到現在的國際形勢,中國可能出於地緣政治原因等扣留我們棉短絨,所以我們只能在平時盡可能多買貨囤貨,以備不時之需。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萊茵金屬已經囤積了至少可供使用3年的中國棉短絨。即便是到了現在,萊茵金屬仍然會每月按時從中國購入棉短絨。」

為了改變歐洲對「中國棉短絨」——準確的是「新疆棉短絨」的依賴,歐洲第二大軍火製造商瑞典薩博公司表示,從長遠來看,各公司必須尋找製造關鍵材料的替代方法,以確保歐洲彈藥生產生態系統的安全。目前,正在開展用木材生產硝化棉的準備工作,但大規模生產尚未開始。薩博公司承認,這項技術仍然處在實驗室階段,而且成本非常昂貴。

換句話說,歐洲軍火企業們目前根本就沒有能力擺脫對「新疆棉」的依賴。

俄羅斯衛星網稱,德國防長皮斯托里烏斯率先表示,不可能在3月前生產出100萬發炮彈以滿足烏克蘭的需求。歐盟外交與安全事務高級代表何塞普·博雷利與他展開了辯論,要求歐盟各國的國防部長應該「做得更多、更快」,以實現增加彈藥生產的既定目標。但歐洲軍火製造商對這些只知道耍嘴皮子的政客發出明確警告:如果棉短絨供應問題得不到解決,不僅不可能增加產量,甚至不可能生產出以前的炮彈數量。

相關統計顯示,歐盟在彈藥生產領域對其他國家的依賴程度大幅增加,自2021年以來,歐盟增加了硝化棉相關產品的進口量。如2021年歐盟從其他國家進口的硝化棉產品總量為1.4萬噸,2022年為1.52萬噸,而2023年的總進口量達到1.76萬噸,為2017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卡申表示,按照歐盟的最新要求,如果放棄從中國引進短絨棉,也可以從美國和部分歐盟國家引進,但問題是每個國家的產量份額都非常小,因此供應將非常分散。他強調,這是一個明顯的規劃錯誤,歐洲人將為此付出時間和金錢的代價——未來兩年內,歐洲基本不用指望能建立取代「中國棉花」的供應鏈,更將付出天價費用。而烏克蘭能否等得起,恐怕就更不樂觀了。




深喉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2020年曝光的南韓「N號房」事件轟動全球,時隔四年,首爾大學再爆第二單「N號房」事件,目前已確認的受害女性多達61人,多為主犯大學校友或熟人。

設計圖片

設計圖片

據南韓《中央日報》22日報道,首爾警察廳網絡調查科21日表示,該部門已逮捕了5名團夥作案嫌疑人,其中2名主犯是首爾大學的畢業生,他們涉嫌從2021年7月至今年4月製作並在即時通信軟件Telegram上私密傳播用「深度偽造」技術換臉合成的色情照片或視頻,受害女性多為其大學校友或熟人。

南韓警方稱,已於上月11日被移交拘留的男性主犯首爾大學畢業生朴某(40歲)製作了1852份換臉色情照片及視頻,傳播了約100條視頻,受害者包含首爾女大學生以及未成年人在內的48名女性。據悉,這些受害者是朴某在學校讀書的10多年間認識的,他用受害者的社交平台頭像合成色情圖像,其中還包括未成年人。

據調查,朴某傳播的大部分視頻是由另一位共犯姜某(31歲)製作的。案件被查獲時,姜某仍是首爾大學法學院的在校生,現已畢業,本月16日姜某被移交拘留。姜某將女同學的畢業照以及社交媒體上傳的照片合成裸照,製作成所謂的「換臉視頻」後提供給朴某。在從姜某那裏得到合成物和受害者的身份信息後,朴某將這些內容上傳到直播間。

南韓警方還逮捕了另外3名以熟人為對象製作和散布非法合成物的嫌犯。南韓警方稱,這5名犯罪嫌疑人以提供女性熟人非法合成物為「報酬」、索要其餘熟人合成物的方式連續作案4年,開設的私密直播間多達200個,而單個私密直播間參與人數最多可達50人。他們還將合成的淫穢製品直接發送給受害者,犯下「凌辱罪」。韓媒稱,這與5年前「N號房」主犯趙周斌的作案手法類似。

《中央日報》稱,這與當年「N號房」主犯趙主彬的作案手法類似。南韓警方表示,朴某等主犯的犯罪目的不是為了營利,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

警方還透露,他們在抓捕朴某的過程中,得到了首次報道「N號房」事件的民間團體「追踪團火花」的大力協助,該團體的一名成員將自己偽裝成男性,在私密直播間潜伏兩年,與朴某建立聯繫。今年早些時候,該成員開始引誘朴某到綫下見面。經過幾次嘗試,警方於上月3日在首爾大學門口將朴某抓獲。

「首爾大學發生了讓人聯想起『N號房』的數字性犯罪事件。」《中央日報》在22日的社論中寫道。

2020年,南韓曾曝出臭名昭著的「N號房」事件,罪犯同樣是在Telegram的加密聊天室中傳播非法拍攝的淫穢影像文件,至少74名女性受害者被强迫拍攝性剝削視頻。此事在南韓引起軒然大波,時任南韓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主犯趙主彬最終獲刑42年,另一名主犯文亨旭獲刑34年。

《中央日報》指出,在最新發生的這起案件中,警方的初步反應亟待改進。一些直接或間接受到影響的女性曾分別向四個警察局提出投訴,警方此後却以「無法確認嫌疑人」為由,决定停止調查或不將案件移交檢察院。直到警察廳網絡調查科在南韓國家調查局的指導下重新調查,才讓情况發生變化。

文章還提到,在性犯罪日益巧妙和多樣化的現實中,應該制定多方面的根本性對策。首先,需要確保受害者不會因受到「二次傷害」遭受痛苦。對於性犯罪加害者,要迅速、堅持不懈地進行調查,並追究其應有的罪責。重要的是要讓他們認識到,無論何時何地,只要實施性犯罪,將無法逃脫,將受到嚴重的處罰。

據《東亞日報》22日報道,首爾大學當天召開首次「數字性犯罪特別工作組會議」,决定成立「性暴力受害者舉報中心」,為受害者提供支持。今年1月,首爾大學校長柳弘林就有關案件成立特別工作組,以保護受害者並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你 或 有 興 趣 的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