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毛澤東訪蘇期間神秘消失十多天之真相


毛澤東與斯大林等人在一起(資料圖)

毛澤東的確受到了斯大林的禮遇。

他到達莫斯科的當天,斯大林就在克里姆林宮與他舉行了會談。

斯大林那天顯得很精神,一身筆挺的軍服。他破格地站在了廳門口,而且是幾乎所有的政治局委員都在這裏列隊,這在蘇聯是不多見的。

還有一件事也是罕見的,斯大林竟然沒有要一名蘇聯的翻譯,只是由中國方面的翻譯師哲一個人全權代表。這足以看出斯大林對中國方面的信任。

當毛澤東出現在大廳門口時,斯大林迎了上去,他緊緊握住毛澤東的手,說:「您好!您很年輕,很了不起!很了不起!」

毛澤東說:「見到了斯大林同志十分高興!」

斯大林對毛澤東非常讚賞,他接連說了好幾句:「偉大,真偉大!你是中國人民的好兒子!你對中國人民的貢獻很大!我們祝你健康!」

會談的氣氛的確十分熱烈。但也出現了一些不和諧的音符。關於這次會談,師哲有一段詳細的回憶:

毛澤東同志說:「我是長期受到打擊排擠的人,有話無處說……」

不等主席講完,斯大林立即插話:「勝利者是不受審判的,不能譴責勝利者,這是一般的公理。」斯大林的這句話使毛主席沒有把內心的話說出來。

大家邊談邊徐徐入座,斯大林坐在主席的座位上,蘇方官員列坐在他的右側,毛澤東及我坐在左側。

正式會談開始了。斯大林關切地詢問毛澤東的健康狀況,希望他多保重。斯大林說:「中國革命勝利在望,中國人將獲得徹底解放,共產黨的力量是不可戰勝的。中國革命的勝利將會改變世界的天平,加重國際革命的砝碼。」

「恢復經濟和建設國家將是你們頭等重要而艱巨的任務,但你們有最寶貴、最豐裕的人力,這是取得最後勝利和向前發展的最可靠的保障和力量。你們獲得全面勝利是無疑的。但敵人並不會甘心,也是無疑的。然而今天敵人在你們面前是無能為力的。我們全心全意祝賀你們的勝利,希望你們取得更多更大的勝利!」

雙方的談話海闊天空,從前線的軍事情況談到經濟建設、糧食收穫、土地改革以及群眾工作等。從一開始就使人感到斯大林在揣摩毛澤東此行的意圖和願望。談話歷時兩個多小時,蘇方只有斯大林一個人說話,其他人都未插話。

斯大林再三問毛澤東:「你來一趟是不容易的,那麼我們這次應該做些什麼?你有些什麼想法和願望?」

毛澤東表示:「這次來,一是為祝賀斯大林同志的70壽辰,二是看一看蘇聯,從南到北,從東到西都想看一看。」

斯大林說:「你這次遠道而來,不能空手回去,咱們要不要搞個什麼東西?」

7月份斯大林和劉少奇談話時已經表示要等毛澤東到蘇聯後簽訂一個條約。這次我感覺到斯大林不願先提出自己的想法,以免日後有人說他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他可能考慮到過去他對中國革命出了些不正確的主意,有些不妥的做法,因此表現得很謹慎。

毛主席說:「恐怕是要經過雙方協商搞個什麼東西,這個東西應該是既好看,又好吃。」

這話充滿了哲理和幽默,但是如果我直譯出來,蘇聯同志肯定不明白,所以我在翻譯時作了解釋:「好看就是形式上好看,要做給世界上的人看,冠冕堂皇;好吃就是有內容,有味道,實實在在。」

然而蘇聯人仍然不理解那是何物,全都目瞪口呆,只有貝利亞失聲笑了起來。

斯大林不理解東方人的智慧,但他沉著冷靜,婉轉地繼續詢問。

毛澤東不肯明說,他認為蘇方有經驗,應該主動提出幫助我們,不提是不誠懇的。他對斯大林說:「我想叫周恩來總理來一趟。」

斯大林表示驚訝,反問道:「如果我們不能確定要完成什麼事情,為什麼還要叫他來,他來幹什麼?」顯然斯大林在刨根問底,但毛主席沒有再回答。

斯大林和毛澤東都沒有猜透對方的心理和意圖,因而發生了某種誤解。有一種說法是:斯大林的內心打算是,不管中蘇雙方簽訂什麼條約或協定,都得由他親自簽署,對方必須是毛澤東簽字,這樣才門當戶對,冠冕堂皇。這是斯大林內心的最大願望和如意算盤。但毛澤東卻一心要把擔任總理兼外長的周恩來請到莫斯科來完成這項任務。斯大林雖是總理(部長會議主席)卻非外長。他不能理解,為什麼毛澤東不願意代表5億人民簽署這樣的條約?

這是雙方首次會談所遇到的難題及產生的隔閡和不愉快。

這些隔閡和不愉快,是通過斯大林的讓步而解決的,當然也埋下了中蘇關係的一些不和諧的種子。

這期間,斯大林派了好幾個人來摸毛澤東的底,還親自打電話來詢問毛澤東的一些具體想法。

毛澤東又一次表現出獨特的個性。有一天他對來看他的科瓦廖夫發起了脾氣,他說:「你們把我叫到這裏來,什麼事也不辦,什麼事情也不談,難道我是來這裏天天吃飯,天天來拉屎、睡覺?」

這期間發生了一件沒有料到的事情。英國路透社發了一條聳人聽聞的消息:毛澤東在蘇聯被斯大林軟禁起來了,據說消息來源還很可靠。

這一下子蘇聯方面緊張起來了。他們大概也感到10多天沒有毛澤東的消息,沒有辦法向世界交代,就急忙派員來和中共方面商量,怎樣對待這條消息。

還是中國駐蘇聯大使王稼祥想出了一個主意,說以毛澤東個人的名義發表一個答記者問,這樣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本文摘自《釣魚台往事追蹤報告》,董保存 著,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