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致命師生戀 俄羅斯著名學者殘忍分屍24歲女學生

話稱,在環繞該市的莫伊卡河中發現一名上了年紀的男性,男子身上還穿著拿破崙時代的制服。救援人員立刻趕往現場,將男子從水中撈了出來,並將其送往醫院治療。

然而,救援人員在檢查男子隨身包時有了震驚的發現,包里赫然躺著一支槍和女性的雙臂。

經過調查,掉入河中的男性是俄羅斯著名的歷史學家、聖彼得堡國立大學副教授奧列格·索科洛夫。而他包里的女性雙臂,屬於他的學生兼情人、24歲的阿納斯塔西亞·葉申科。


▲葉申科(左)和索科洛夫(右)。圖據《共青團真理報》

當天,63歲的索科洛夫承認了謀殺罪行,並向警方坦白,自己在一場爭吵中殺死了葉申科,然後鋸掉了她的頭、胳膊和腿。他原本計劃處理完屍體後扮成拿破崙自殺,結果卻因醉酒失足掉進了河裏被逮個正著。目前,他已被警方拘捕。

或因嫉妒爆發爭吵 情人遭射殺分屍

這起慘案發生在11月7日,索科洛夫位於聖彼得堡莫伊卡河岸的公寓內。

索科洛夫在審訊中供述,7日當天,兩人在家中發生了爭吵,在情緒激動之下,他用小口徑手槍打死了葉申科。隨後,索科洛夫把屍體藏在了公寓裏,第二天還在家中接待了客人,然而沒人察覺出了異常。

9日,索科洛夫決定將屍體直接並拋屍,將其扔進莫伊卡河。結果裝有部分屍體的背包沒有沉入水底,他還一不小心失足掉進了河裏。隨後,警方在其居住的公寓裏,發現了一具無頭、無臂的屍體,遍地的血跡以及一把鋸子。


▲索科洛夫拋屍的聖彼得堡莫伊卡河段。圖據俄新社

索科洛夫告訴調查人員,他當時已經處於醉酒狀態,原本準備處理完葉申科的屍體後,就穿上拿破崙制服,前往著名景點彼得要塞,當著遊客的面自殺。他還稱,自己計劃寫一封解釋犯罪動機的信,並打算在家裏留下一份遺囑。

謀殺的動機暫不確定。根據初步信息,可能是葉申科出於嫉妒,不喜歡索科洛夫的兩個女兒,從而導致了激烈的爭吵。葉申科的哥哥告訴媒體,她曾哭著給他打了個電話,說兩人大吵了一架,她打算回學生宿舍過夜。

因「拿破崙」而生的婚外師生戀

索科洛夫是一位著名歷史學家,有著「法國軍事史專家」的美譽。自2000年起,他擔任聖彼得堡國立大學近現代史系副教授,還在巴黎索邦大學擔任過客座教授,著有大量有關拿破崙戰爭時期的書籍,發表了上百篇的論文和專著,作品在俄羅斯、法國、西班牙和捷克出版。2003年,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簽署一項法令,授予索科洛夫法國榮譽軍團勳章,以表彰他對法國國家及其軍隊的歷史研究和普及做出的巨大貢獻。

在學生們眼中,索科洛夫不僅是一位會講法語、模仿拿破崙惟妙惟肖的天才講師,他還是一個「怪人」,他稱自己的情人為“約瑟芬”(拿破崙的第一任妻子),還要求別人稱呼他為“陛下”。他的同事、歷史學博士維科夫也稱,“他痴迷於研究拿破崙,經常模仿拿破崙的穿著,還要求人們稱他為拿破崙。”

而被害者葉申科今年24歲,正在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歷史系攻讀碩士,導師正是索科洛夫。兩人一起研究有關拿破崙的課題,共同署名撰寫過多篇學術論文,還合著了幾部歷史著作。兩人的這段婚外戀情正是結緣於拿破崙研究。據身邊人介紹,他們都熱衷於拿破崙時期的法國服裝,索科洛夫教授特別喜歡打扮成拿破崙。


▲被害人阿納斯塔西亞·葉申科。圖據《共青團真理報》

葉申科的同學稱,兩人的戀情始於2016年。葉申科與這位已婚教授長達三年的戀情,在學校里幾乎人盡皆知。

在朋友們的描述中,葉申科是一名優等生,非常聰明,和索科洛夫一樣對拿破崙的歷史充滿熱情。而索科洛夫則是「古怪但不好鬥」的性格,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歷史學家波納謝科夫稱,大家都知道是索科洛夫引誘了他的學生,後來二人同居了。

「在眾人眼裏,索科洛夫是一名出色的老師和優秀的歷史學家,學生們都很喜歡他,他還獲得過法國最高獎項——法國榮譽軍團勳章。因此,我們都對此事感到非常震驚。」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歷史學院院長阿卜杜拉·達烏多夫說道。他還表示,自己前幾天才和索科洛夫交談過,認為他性格開朗,無法相信他會做出如此殘忍之事。

此前曾有試圖施暴「案底」  

然而,歷史學家尤金·帕納森科夫卻有不同的看法。「我早就警告說他很危險,但沒有人聽我的,」他對360電視台表示。

帕納森科夫稱,索科洛夫近年來屢次因不當行為身陷嚴重的醜聞風波之中。他說,索科洛夫以性情不定和奇怪的好鬥行為而聞名。例如,他不止一次被指控毆打學生,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據稱索科洛夫毆打了一名想與他斷絕關係的學生。「我一直在說,這一切都很糟糕,他瘋了。」帕納森科夫說道。


▲以性情不定和好鬥行為聞名的索科洛夫,還特別喜歡打扮成拿破崙。圖據俄新社。 

類似的事情在2008年就曾發生過,當時,索科洛夫被指控試圖殺死自己的學生兼情人。這位名叫伊萬諾娃的女性表示,當索科洛夫知道她要離開自己後,就開始凌辱她並威脅要奪走她的生命:「他舉著插電的熨斗走到我面前,威脅說要毀滅我的一生。然後他開始毆打我的臉、頭、胸部和腹部,還揚言要殺死我,再將屍體埋在附近的建築工地。」她還表示,索科洛夫甚至用繩子勒她的喉嚨,然而,在她報了警後,卻因為學校等機構都為他辯護,最終沒有立案。

在悲劇發生後,索科洛夫的同事和學生都感到非常震驚。他的同事波納謝科夫卻表示:「我認為,學校對這起慘案負有責任。大家都知道索科洛夫和葉申科之間的關係,學校早就應當對此事做出處理。在此前,索科洛夫就曾對學生有過暴力行為,但沒有引起校領導的重視。」 

  來源:紅星新聞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