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兩高中生姦殺教師獲無期 第三人因侮辱屍體罪被訴

(原標題:冷水江兩高中生姦殺教師案「真凶」疑雲)

晚上9點多,仍沒有見母親回家。小雨(化名)多次撥打她的手機號碼,但始終無人接聽。後來,他母親在居住的一棟6層樓高的頂樓被發現:她躺在兩個水塔中間的角落喘息,只穿了一隻鞋子……

湖南省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2010)婁字刑一初字第19號判決書記錄了小雨對當時第一現場的描述。

這是發生在2009年8月25日的場景,小雨母親劉某是一名教師,她有上所居住頂樓的平台進行散步的習慣。


▲ 案發的鹼廠生活一區11棟

案發後,兩名年僅16歲的高中生很快歸案,並因犯強姦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不服,上訴。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裁定書。

後來,兩名學生的親屬從婁底中院拿到湖南省公安廳於2009年12月18日作出的「公(湘)鑒(法物)字1760號」《法醫物證鑒定書》顯示,死者劉某身上沒有查到前述兩名高中生的DNA,但顯示“另有一名男性”。

關押十年多後,到現在,兩名高中生已滿27歲,並朝而立之年邁進。這時,《法醫物證鑒定書》上的「另一男子」落網了。落網的這名男子張某,生於1990年8月,現年30歲,案發時他19歲。

張某是真凶嗎?這是否意味著原先對兩名高中生的判決需要啟動再審?過去一周多,紅星新聞前往廣州、湖南長沙、冷水江等地,進行調查。

女教師被姦殺,兩高中生被判無期

廠,依舊煙塵滾滾。

多年前,制鹼廠一生活區11棟的樓頂,一名女教師遇害——

2010年8月19日,湖南省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顯示:

2009年8月25日晚,冷水江制鹼廠一生活區11棟的樓頂,有一中年女性赤裸倒在樓頂的水塔附近,她嘴吐血泡,呼吸困難。

該女性被親屬發現後,送到冷水江市人民醫院搶救,但最終去世。

2009年8月29日,冷水江市公安局出具的法醫學屍體檢驗鑒定書顯示,「死者系生前被他人持鈍器及拳頭致傷頭部、面部,造成頭皮廣泛性淤血,蛛網膜下廣泛性出血,鈍性外力致傷頸項部、手堵嘴壓迫呼吸道、造成窒息,導致呼吸、循環衰竭死亡。」

死者是制鹼廠子弟學校英語老師劉某,歿年41歲。不到一周,即2009年8月30日,當時均未滿17歲的劉滸和謝偉雙雙被刑拘。

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劉滸、謝偉違背婦女意志,共同以暴力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關係並致其死亡,其行為構成強姦罪,依法應予懲處。

劉滸和謝偉是鹼廠職工子弟,當時,他們的身份是冷水江市第六中學學生。遇害者劉某,曾是他們的老師。

此事在當時引發軒然大波。今年1月上旬,劉滸母親許小紅告訴紅星新聞:「當年,警察帶著這兩個孩子指認現場時,鹼廠很多人喊著要打死這兩個小孩。」

劉滸父親劉肅洞在鹼廠上班,他更是抬不起頭來,他告訴紅星新聞:「壓力非常大。」同樣被這種氛圍壓抑著的,還有謝偉父母。

案發一年後,劉滸、謝偉均因犯「強姦罪」,被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對判決不滿,他們上訴至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0年12月8日,湖南省高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十年來,除因犯「包庇罪」被關押的那段時間外,謝偉和劉滸的父母一直為孩子的遭遇喊屈叫冤,多方奔走。

謝偉和劉滸也通過他們的父母傳話:「要麼清清白白走出監獄,要麼就把牢底坐穿。」

十年後,DNA中的「另一男性」

過去十年,兩名學生的父母之所以多方奔走、喊屈叫冤,主要是因為,他們認為,法院的判決主要是「以口供為主,缺乏人證物證的支撐,甚至不排除存在刑訊逼供。」

對「刑訊逼供」一說,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判決書中載明,“劉滸、謝偉在公安機關的供述,有其班主任老師在場見證,並在公訴機關對其提審訊問時,其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能夠排除刑訊逼供。”

基於此,當兩人在庭審中均否認強姦時,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翻供不成立」。

法院認為,證明劉滸、謝偉使用暴力強姦劉某的證據有二被告人在公安機關和公訴機關的供述,二人對犯罪的起因、事實經過等事實供述一致,謝在第一次庭審中也供認不諱,且二人的供述與許小紅、謝國東的供述、證人證言、現場勘查筆錄等相互印證。

家屬口中的人證、物證缺乏,主要指哪些?推動此案核查的法援律師、華南理工大學副教授葉竹盛在廣州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表示,主要有兩點:一是案發現場是鹼廠一生活區11棟樓頂的平台,在11棟斜對面是14棟。當天,沒人看見這兩個孩子走到11棟,僅有人看到這兩個孩子走上斜對面的14棟。

「以此就聯想到這兩個孩子會走上11棟實施犯罪行為,缺乏人證。」葉竹盛說,“第二點是,DNA的鑒定結果顯示,死者身上沒有檢出這兩個孩子的DNA等生物成分,缺乏物證。”

葉竹盛所說的物證缺乏,主要是指2009年12月18日,湖南省公安廳出具的《法醫物證鑒定書》,該《鑒定書》顯示,送檢的劉某乳罩上的血跡「系受害者劉某與另一男性共同所留」。

紅星新聞從這份《法醫物證鑒定書》上看到,當時送檢的物證及樣本除死者劉某連衣裙上的斑跡、乳罩上的血跡,以及她身體私隱部位的擦拭物外,還有三個人被採樣了,他們分別是:劉某丈夫劉國榮、犯罪嫌疑人謝偉、犯罪嫌疑人劉滸。

「DNA檢測結果顯示,劉某乳罩上的血跡系她與另一男性共同所留。」葉竹盛表示,這意味著,這重要的物證“排除了”被納入採樣的這3個男人。而在這3個男人之外,“另有一名男性”。

這神秘的「另一男性」,究竟是誰?進入2020年,“兩中學生姦殺教師的真凶已經落網”的消息,在湖南省冷水江市逐漸瀰漫開來。

坊間傳聞是:「真凶」張某出獄後,因辦理身份證、錄入指紋顯示,他和湖南省公安廳那份鑒定書中指出的「另一男性」相吻合,因而落網。

張某是冷水江市人,生於1990年8月17日,是該市沙塘灣街道辦沙塘灣社區人。

就坊間傳聞,1月14日下午,紅星新聞來到冷水江市公安局向相關負責人求證:張某是否和十年前「兩高中生姦殺教師」一案有關。對此,該負責人兩度用肯定的語句表示:“當然有關係!”

不過,對紅星新聞提出的「張某是否就是此案的真凶?如果是,是否意味著那兩個被關押了十年的學生,屬被冤枉?」該負責人沒有直接回答,他表示:“並不像外界傳的那樣的。”“有的案件表面上看有問題,深入去看,沒有問題的。”他說,“一個案件是公安、檢察、法院的行家,一層一層過的(把關),(媒體)隔行如隔山,不要輕易下結論,這個案件你到法院問問,應該快判了。”

消息人士告訴紅星新聞,和此案有關的張某,目前關押在冷水江市看守所,法院已經基本確定了主審法官是刑庭庭長張潔,是以侮辱屍體罪的名義起訴的。

紅星新聞就此致電冷水江市人民法院法官張潔,張潔稱:「目前,市裡有個涉黑案件,我被抽調到這個涉黑案件的專案組工作,所以庭里的常規案件,我不了解。」

1月15日,紅星新聞和冷水江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伍國軍取得聯繫,他表示:「張某的這個案件,你要跟冷水江市委宣傳部去了解,通過市委宣傳部來聯繫採訪事宜。」

對於該案「是否以侮辱屍體罪」的名義起訴張某的追問,伍國軍表示,“不大清楚”。

紅星新聞就此到冷水江市委宣傳部做進一步採訪的溝通聯繫,冷水江市委宣傳部副部長謝立松以無法核實記者身份為由,婉拒採訪要求。

紅星新聞從冷水江看守所了解到,目前,張某確實關押在該所,等待開庭時間。

張某的辯護律師告訴紅星新聞,張某案件可能要等到年後才開庭。但他沒有向記者透露案件的詳情和起訴的罪名。

張某曾犯搶劫罪、盜竊罪被判刑

隨著調查深入,案發十年後的意外落網者張某的畫像,逐漸浮出水面。

在沙塘灣社區,村民自建的一棟棟高樓掩映中,張某的破敗瓦房顯得格外扎眼。1月16日早上,紅星新聞來到他家發現,門是上鎖的。他鄰居說:「平時,只有張某父親張某海(化名)一人在家,他的兩個孩子常年在外打工。」

張某母親,則在5年前和他父親離婚,並改嫁了。

村民透露,張某海目前生病住院,沒人照顧他,平時也就他一個人照顧自己。

不過,沙塘灣社區居委會多名幹部告訴紅星新聞,張某海智識和表達能力與常人存在較大差異。「一句話說半天都說不清楚的那種」社區幹部說。

紅星新聞就此撥通張某海的電話,但就「在哪個醫院住院部的幾樓看病」等問題,也無法完成溝通,只好通過他的旁人翻譯和協助表達。

張某在成長過程中,更多得益於母親段某某(化名)的教育。

1月16日下午,紅星新聞找到段某某,她告訴記者,張某是在2019年3月14日被抓的,被抓並不是坊間傳說的「在辦理身份證時被抓」,而是“從廣州抓回來”。

被抓的原因,據她透露,警察向她轉述是「猥褻或侮辱屍體」。對此,段某某感到很驚訝,也覺得“不可能”。

因為,在她眼中,張某一直是個熱愛學習的乖乖兒形象。她告訴紅星新聞:「小時候,張某的獎狀貼滿了屋內的整個牆壁,在村裡,也從不惹事。」

在看守所期間,張某經常給父母寫信。段某某提供給紅星新聞的信件顯示,在幾封信件中,他都說自己衣服夠穿了,「不要再送了」,他也沒主動向父母張嘴要錢,而是希望父母多給他送幾本書過去看看,因為“三本書一個星期就看完了”。

在段某某眼中,張某孝順、懂事。所以,在向紅星新聞回憶兒子點滴時,她捂住胸口,流著淚說:「心疼,難受!不知道和誰傾訴。」

「張某平時在村裡很少出門,也很少和別人說話。」村裡多位村民告訴紅星新聞,“他在村裡從沒犯事,但在外面,聽說經常進派出所,我們也覺得奇怪。”

社區村幹部向紅星新聞透露,前幾年,張某在外犯過事,還被關了幾年。紅星新聞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查詢了解到,2013年5月26日,張某曾在杭州市下城區的一家休閑按摩店進行搶劫,他用隨身攜帶的水果刀抵住被害人的脖子,搶走了被害人身上的580元。

張某也因此被判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十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6000元。

此外,早前,張某還因犯盜竊罪於2011年7月25日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1000元。

因為有了這些「黑材料」和“黑歷史”,當張某再次落網,且牽扯到十年前一樁轟動冷水江舊事的案件時,很多人都將這個案件的「真凶」很自然地和他捆綁在一起。

「如果見到一個女人身上流血、頻臨死亡,正常人是否還有勇氣去實施性侵行為?落網者是否僅僅是猥褻或侮辱屍體?」葉竹盛告訴紅星新聞,從目前證據來看,如果張某不是真凶,那更沒有理由懷疑那兩個學生是真凶,因為死者身上連他們的DNA都沒有。

同樣疑問也出現在段某某腦海中,她告訴紅星新聞:「看到一個40多歲的婦女受傷、被凌辱,我那當時只有19歲的兒子,還會有性衝動嗎?」

在她看來,受害者身上之所以有兒子的DNA,「很可能就是看到她那樣了,所以過去幫忙扶起來,想去救她的。」

隨著張某的「意外落網」,早前,“冷水江兩學生姦殺教師案”的判決,是否需要啟動再審?紅星新聞聯繫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李宇先,他表示“這個事我不大清楚,我不了解這個情況”之後,掛斷了電話。再撥打時,沒有接聽。

真凶現身?熱心救助?或只屬於「猥褻或侮辱屍體罪」這樣一出“意外的插曲”?

真相,有待法律之錘,審慎落下。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